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80章 調侃?調教?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80章 調侃?調教?

面對此人,肖逸笑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
他篤定李梵音會跟隨他馬踏江湖,那麼收集子玉佩一事,根本無法瞞得住。
肖逸笑倒吸一口涼氣。
……
李朝歌:「他們雖皆是一品,可無一進入神榜。」
在肖逸笑想來——
敢當著對方家長的面,敢對著皇帝和皇后的面說出這句話,不是傻冒,就是執著。
感嘆過後,肖逸笑接道:「請問陛下,其他四國的國主和四大部落的酋長,是否也是神榜中人?」
「四大部落的實力,是否要弱於五國?」
……
「同為神榜中人,豈能不知?」
年過二十,自身又如此優秀,卻沒有戀愛經歷,這說明了什麼?
李朝歌微微點頭:「既然沈白薇是沈老邪的女兒,那就好解釋了。嗯,怪不得你。可是,與藥王閣大小姐吳迤交換定情信物呢?又作何解釋?」
歸結起來,有六點——
說明他們大局觀極強,且並非自私自利之輩。
治療時的肌膚相觸,五個多月的朝夕相處,已經私訂終身的二人非但未有任何逾規之處,反而相敬如賓。
普通女子尚且如此,更何況貴為九公主乎?
強行否認?
信息量很大。
言盡於此。
愛女卧榻三年,做父母的誰不焦急?誰不心疼?
自已一旦成為大淵的駙馬,大光明寺、雲義山莊都不會再是威脅。懸賞榜即便不撤下肖逸笑,那也只是掛個名而已,哪個殺手組織還敢冒死追殺於他?
肖逸笑這番話一出,李梵音兩眼放光,看向愛郎的眼神愈加明亮。
「那有無可能出現第十把天子之劍?
而且,每一句都是實情。
同意吧,又恐所託非人。
皇宮人際關係之複雜,宮斗之殘酷,他前世可是知之甚多,數十部宮廷劇豈是白刷的?
如果是這樣,那你們談的是生意,不是感情。」
「陛下也是神榜中人?」
谷青苹一席話有理有據。
「排名神榜首位的『一帝』就是陛下?」這一次,輪到肖逸笑吃和圖書驚了,「敢問陛下武功等級?」
儘管谷青苹心底早就對這個駙馬一百二十分滿意,但夫君要調侃音兒,要考驗肖逸笑,她當然得全力支持。
「就是寡人!」
聽得李朝歌擊節叫好,聽得李梵音滿眼焦急。
心下思付,嘴上卻是有了應對之詞:「皇後娘娘明鑒!小生確實從未有過談情說愛的經歷,也不知道如何經營戀愛關係,但我相信自已的感覺。
男女授受不親。
一席話,說得李梵音猛點螓首。
這點,肖逸笑已經坦然承認。
說得李朝歌啞口無言。
若是尋常人家,即便對女兒喜歡的對象不怎麼入眼,出於內疚,恐怕也會遷就於她。
說明肖逸笑潔身自好,說明他眼界甚高,普通女子難入他之法眼。
這未來丈母娘口才既好,人又美貌,聲音還那麼好聽……越來越像妖精了!
說也奇怪,每當他武功大進之時,每當他獲得子玉佩之時,他都產生被人窺探的感覺。
擇偶確實得慎重,做父母的擇婿同樣得慎重。
谷青苹內心其實非常清楚,各方面都很優秀的肖逸笑,正是女兒最好的歸屬。
當時小生只是四品境界,而她身旁的容嬤嬤卻是三品大能,根本無法擺脫於她。
即便李梵音再三追問他的過往,他也只是挑一些趣事以博美人一笑。
但是……
李朝歌正色道:「你說音兒是你的初戀,那與你私奔的沈白薇和跟你互換定情信物的吳迤又是怎麼回事?」
……
從未踏出過大淵皇都,且在床榻上躺了三年的李梵音,哪裡知曉沈白薇、吳迤的存在?
這些,一查便知,請皇上明鑒!」
小生成為藥王閣弟子后,她又緊追至藥王閣,非要入住小生的院子。無奈之下,小生只得一直呆在煉丹塔。
李梵音雖說已與肖逸笑私訂終身,但對他的過往卻並不了解,而肖逸笑也並未主動述說過自已的往事。
那豈不是說愛女身份不高貴?頭腦不聰穎么?
兩情和-圖-書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那『一帝』你可知是誰?」
肖逸笑猜測,那個神鬼莫測的窺視者武功極其強橫,絕對不會弱於李朝歌。
見夫君出戰不利,谷青苹一撩滿頭秀髮,誘人紅唇輕啟:「不可否認,肖大師確實很優秀,你們倆也很般配。
李朝歌詫異地道:「沈白薇是沈老邪的女兒?」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句話,正是來自心靈的呼喊。
我們早已商定,未真正認定對方之前,不公開關係、不稟告雙親、不做任何親密舉動。
肖逸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怪大淵王朝能成為五國四部落之首。」
論打口水仗,本公子還從未怵過誰來。
對於絕大多數女子來說,婚姻就是她的全部。
肖逸笑口上謙遜,內心卻暗自狂喜:這個便宜岳父竟然如此大厲害!無懼岳友群矣。
言歸正傳。
換成他人,恐怕早就攜恩圖報,早就利用李梵音的純情,奪走了她的身子。
或者,她只是圖你玉樹臨風、武功高強,且醫術了得;你卻圖她貌美如花、性情嬌柔,且背景強大……
你們彼此有過深入了解嗎?
而且次數還很頻繁。
他雖然經常在朝堂上舌戰群臣,但卻從未有人敢以如此犀利的言詞懟他。
恐怕想多了。
雖然只是單純的窺探,並未有任何危害他的舉動,但這種感覺很不好。
偏偏音妹生於帝王家。
後宮之內,誰不嚮往自由?
人,可以選擇自已要走的路,卻沒法選擇出身。
音兒不諳世事,又很少與青年男子接觸,你又是她的救命恩人,與你私訂終身是否有感恩的因素在內?
雖然愛情讓人頭昏,但肖逸笑、李梵音兩人在頭昏之餘,仍然考慮到了李朝歌和谷青苹的感覺,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二人是真愛。
肖逸笑這番話洋洋洒洒,既有演戲的成份,又有藉機說道的考慮,還道出了自已和李梵音的心聲。
其五,李梵音嚮和_圖_書往自由,渴望自由。
寶寶心裏好苦啊!
相識半年時間不到就私訂終身,進度確實有點快,但我們不是正在談著嗎?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
聽說這兩人都與情郎關係曖昧,不由得花容失色。
畢竟,連名字都是假的,又有什麼好說的?
李朝歌滿意地點點頭:「小子能這麼快想到這一層,當真才思敏捷,不愧你才子之稱!」
眼中的崇拜之意,傻子都能瞧得出來。
在獲得第二塊子玉佩之時,他再次產生了被人窺探的感覺。雖然一閃即逝,但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
肖逸笑雙手一揖:「請陛下明示。」
「不錯!」
否則,也不會深入大淵皇宮。
他打算在晉階至一品大能后,再毫無保留的向心上人傾訴一切。
無須隱瞞,也隱瞞不住。
實不相瞞,音妹就不想做籠中鳥。
李朝歌則是擊掌大笑:「好一個『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不愧是名震天下的大才子。
「略有耳聞。」
可是,寡人仍有疑問。」
肖逸笑決定拋出一些實情。
如此一來,所有的威脅都會煙消雲散。
難怪便宜岳父對她如此寵愛,女人味真是太濃了。
其二,兩人是真愛。
夫唱婦隨。
一面淚流,一面思付。
也難怪肖逸笑會如此之想。
其三,兩情相悅的二人確實私定了終身。
現在康復如初,還有了心愛之人,哪有不高興的?
「並非定情信物!晚生只是冥冥中覺得,她佩戴的那塊玉佩對我有用,以物易物而已。」
……
跟地窖珍藏的美酒一樣,年限越久越香醇啊!
……
其一,李梵音是肖逸笑的初戀。
你們可以阻隔我們的視線,卻無法斬斷我們的思念!
那頂帽子雖說不算太綠,但總歸是綠帽子不是?
口中反覆念叨:「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竟似痴了一般。
「不知。」
直到離開藥王閣,也從未在自家院子住過一晚。
跟我飆演技也就https://www•hetubook.com.com罷了,還要與我比口才?
其四,肖逸笑不會輕易放棄李梵音。
否則,李朝歌也不會一無所覺。
四人的神態,肖逸笑盡收眼底。
那豈不是說自已這個半步超品不夠強大么?
『我們會為了自已的幸福而努力抗爭』這句話,既是心聲,也是決心,更是宣言。
難怪母玉佩竟然確定不了他的武功等級,原來竟然是半步超品。
不對,那個窺視者,仍是最大的威脅。
……
肖逸笑若有所思:「四大部落也相當四個國度,與五國合起來就是九大國度。九,乃數之極,確實不能再增加了。九大官方勢力中的五個國主,正好是九五之尊。」
「那他們何以威懾宵小?」
……
如果李梵音嫁給別人,豈非對人家不公?
……
可憐我梵音好不容易遇見一個讓自已心動的人,沒想到卻是一貪花好色的花|花|公|子……
籠中鳥那段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很多出身於帝王家的天之驕子,寧願做四處覓食、隨時可能成為獵物的麻雀,過那風吹日晒,卻自由自在的生活。卻不想做衣食無憂、讓人羡慕的籠中鳥。
晚生在映月湖奪得大衍武林第二才子之稱后,她就粘上了我,私奔之說是她的一家之言。
恐怕想多了!
李梵音傷心落淚,肖逸笑心痛莫名。
這進展是否太快了點?是否太衝動了點?
眼眶裡的淚水,怎麼也抑制不住。
肖逸笑由是內心暗付——
並非他信不過李梵音。
心頭暗罵李朝歌、谷青苹這兩個演技了得的老妖精,對李梵庭這個暴露了『秘密』的便宜大舅哥卻是暗暗感激,對李梵音的悲苦擔憂則是頗為心疼。
而是擔心隔牆有耳。
李梵庭雙肩抖動的頻率和幅度卻是都有所加大,像是打冷擺子一樣。
我們會為了自已的幸福而努力抗爭。
說明肖逸笑的自制力極強。
李朝歌拈鬚而笑:「他們最大的威懾力,是本國皇都特有的天子之氣所形成的天子之劍,此劍可與神榜https://www•hetubook•com•com中人一較高下。而寡人在我皇都,可與超品大能一決雌雄。」
不同意吧,又恐寒了女兒心。
她是擔心你們做父母的為難啊!
其六,二人大局觀都極強。
這句問話倒是出於真心,並無考較之意。
「沒此可能!九柄天子之劍,已是極數。」
而且,他也不想隱瞞此事。
生活是她自已過,只要她喜歡就好。
在這個超品大能隱世不出的時代,半步超品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李朝歌微微一笑:「『一帝二魔三邪四奇五怪六俠』之說,你可知曉?」
晚生別的不敢承諾,但至少可以給她想要的自由。
「半步超品。」
我願意跟著感覺走!
付罷,肖逸笑臉色一正:「陛下此言差矣!兩情相悅乃是人之常情,何來拐騙一說?九公主如此聰穎機智,若是心中無愛,誰能誘拐於她?九公主身份如此高貴,又有如此強大的父皇,誰敢誘拐於她?」
就很難得。
……
岳友群不過是並未進入神榜的普通一品而已,哪敢得罪李朝歌這個半步超品?
否則,曖昧的對象還得加上段姝馨和龍映雪。
肖逸笑顯然是後者。
看了李朝歌一眼后,肖逸笑決定迅速結束這場嘴炮仗:「沈白薇乃是沈千行之女,行事頗有乃父之風,有大衍武林第一才女之稱,同時也被很多人稱為小魔女。
……
所謂禍從口出,性命攸關之事,還是不提的好。
得罪之處,還請陛下和皇後娘娘寬囿。」
「嘶!」
這說明了什麼?
谷青苹則直接陷入了沉思。
李梵庭雙肩不再抖動。
音妹的父母明明就在身邊,卻為何要與我私訂終身?
毫無疑問,這近半年來李朝歌並未閑著,早將肖逸笑查了個底朝天。不過,即便實力強橫如大淵王朝,也未能發現其身份的秘密。
雖說是醫者和病人的關係,但到底是青年男女不是?到底是觸碰了私密之處不是?
……
想跟我飆演技?
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
「陛下知道沈前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