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08章 高深莫測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08章 高深莫測

這傢伙恁地狡猾,知道凌公子各種殺手層出不窮,直接要求只比毒功,不比武功。也就是說,凌公子空有一身本領,卻只能疲於應付,而不能施以殺手。
這一拍一笑,嚇了眾人一跳。
眾人驚魂未定,歐陽雄又已出招。
喝普通烈酒就能成長?
近十萬之眾的現場,針落可聞。
「老色坯,哪裡走?」
用水屬性體系作弊?
這麼忌憚凌公子的么?
不然,正常人的肚子怎能裝得下千斤烈酒?
看向李梵庭的眼神頗為滿意,看向沈白薇的眼神則滿是讚許。李梵庭能這麼快想到這一層,他們甚是欣慰;沈白薇也反應如此之快,他們很是高興。
嗯,多半如此!
就連應對的手法,也跟之前如出一轍。
……
……
世界樹能長高寸許,凌九霄頗有些意外。
面對鋪天蓋地的毒物,凌九霄仍是不動聲色。
嗯,還有一絲結交之意。
凌九霄付畢,仍是負手而立,絲毫不見慌亂。
如今嘛,眾人並不認為他是在裝逼。
「臣,附議!」
有識得此蜂之人驚呼道:「虎頭蜂?」
就在眾人以為拼酒已然結束之時,突聽凌九霄喝道:「酒來!各位來賓見諒,並非凌某有意賣弄,實在是勾醒了酒蟲,不喝不快也!」
以凌九霄之品性,會做出厚此薄彼之事?
既如此,又何必出面挑釁?
觀禮台上所擺放的空酒罈,怕是不下百余個。
內視世界樹,竟然長高了寸許。
搶先發難?
眾人兀自震駭之時,李梵庭突然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我知道凌兄弟喝掉的那些酒去哪了!」
「凌公子無須解釋,我懂!」
……
大力士有必要在幼兒面前秀肌肉么?
震撼全場的目的,也達到了。
速度這麼慢?
敢情他們是同類人啊!
……
隨著凌九霄右手再次張開,那團黃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沒入掌心,消失不見。
李梵庭微微一笑,反問道:「敢問梅總管,烈酒比試的規矩,是不允許以m.hetubook.com.com內力將烈酒逼出體外對吧?」
趙虎搖搖頭:「都不是!」
紅袍大漢乙:「沒毛病!」
暗器后發先至。
「這才勾醒酒蟲?」
每一種毒蟲,都足以致命。
觀禮台周遭的天地,好似籠上了一層烏雲。
就在眾人讚嘆不已時,一位書生模樣的青年卻是滿臉不敢置信地道:「比拼時喝了十三壇,爾後又獨自飲了十四壇,總共二十七壇。每壇五斤,是不是一百三十五斤?」
現場彩聲頓起。
……
是了,當是凌公子第一場比試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嚇到了歐陽少酋長。
眾人所不知道的是,黃霧進入凌九霄掌心之後,立即沿著皮下表層到達胸口,並很快被母玉佩吸納。
張五更是不解:「那是為何?」
不同的是,罡氣圈變成了兩道,也大了許多。
李朝歌、谷青苹對視一眼,微微頷首。
那也是人家的硬實力。
紅袍大漢甲:「兄台的計算能力……真的好強!」
青年書生臉色一正:「凌公子的腹部仍是一如繼往的平坦,那這些酒到哪裡去了?」
毫無疑問,這些暗器都已染上劇毒。
數十息后,凌九霄氣定神閑地喝道:「酒來!」
……
「難怪會獲得五位絕世美人的青睞!」
「當然!只要不排之體外,只要肚子能裝得下,怎麼吸收都行。可是普通烈酒的主要成分是水,所蘊藏的能量並不多,又如何吸收?……噫,水屬性體系?差點把這茬忘了!凌駙馬治愈九公主時,可是用到了水屬性體系。」
紅袍大漢乙:「沒毛病!」
魚也能在陸地上遊走?
吃瓜眾人:「???」
紅袍大漢乙同樣愣住:「???」
青年書生根本不在意他們的譏諷:「若是在下沒有看錯,這些酒凌公子都實實在在地喝入腹中了,是吧?他既未用內力逼出,也未裝入器皿,對吧?」
『卟!』
紅袍大漢甲:「兄台的腦袋……真的好聰明!」
此人武功,和圖書雖只是四品大圓滿,但卻不能等閑視之。
偶的個蒼天!
這就好解釋了!
只用十根手指,歐陽雄是怎麼扔出這許多毒蟲的?
歐陽雄見狀大驚,急忙雙手飛揚,同時雙足也毫無章法的亂跳一通。
盞茶時間后,凌九霄仍是面不改色:「酒來!」
紅袍大漢甲:「兄台的眼神……真的好銳利!」
凌九霄五指猛地捏緊。
包括李朝歌在內,都形如雕塑。
僅僅一招,即重還觀禮台一片清明。
過猶不及吶。
有此實力,何須裝逼?
就連二品大能也不可能化解得如此輕鬆吧?
……
只見他背負的右手突然張開成爪,倏地划空揮出。
那就讓你多飛一會。
那就不是問題了。
眾人在思付,凌九霄同樣思緒電轉——
這傢伙竟然如此厲害?
數十息后。
兩團毒蟲合在一起,至少有上百之數。
此言一出,盡皆嘩然。
十數只來勢迅捷的虎頭蜂,瞬間被圈在罡氣團內。四處亂碰亂闖,卻是掙脫不得。
……
兩道若有若無的罡氣圈,像兩頭大口張開、瘋狂吸氣的巨獸,那些毒物很快被吸收一空。
除了搬運和放置酒罈的細微響聲,酒罈封泥被拍開的『啪啪聲』,吞酒入腹的『咕嚕聲』,以及『酒來』的呼喝聲,再無多餘聲響。
除了金蝎之外,赫然是一個毒蜘蛛的世界。
紅袍大漢乙:「沒毛病!」
……
沒聽說過『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么?沒聽說『太聰明的女人通常沒有好下場』這句話么?
眾人神色終於恢復正常,看向凌九霄的眼神少了一絲考究,多了一絲欽佩。
千斤烈酒,多半被弄成了異常凝實的水晶球。
「……」
左手揮出的那團毒蟲,為首者竟是大如山貓的金蝎。此外,還有排名第六的六眼沙蜘蛛,還有紅背蜘蛛、黑寡婦蜘蛛、遊走蛛……
完了還不忘裝波逼:「喝酒不在多,微醺就行!」
張五震驚之餘,不免有些疑惑:「上來就放大招?他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想速戰速決呢?還是為了搶佔先機呢?」
以內力吸酒上千斤,整整兩個時辰從容不迫,普通三品大圓滿誰能做到?
連續施展三大攻勢,歐陽雄即便是四品大圓滿,依然累得呼呼喘氣。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在驕陽的照射下更是晶瑩透亮。
這些可怕的毒蟲,他是如何隨身攜帶的?
歐陽雄一身是毒,凌公子又並不擅長毒功……
「還能喝?」
「但凡好酒之人都知道,喝酒不盡興,不如不喝酒,那滋味實在太難受了!就好像夫妻做那羞羞之事,一方正在興頭上,一方卻已繳械投降……」
梅安德輕聲問道:「駙馬爺不休整一會?」
而且速度還快如閃電?
梅安德點頭道:「不錯!」
「大胆!這等場合,怎可胡言亂語!」
直到又喝掉一百壇烈酒,凌九霄方才結束此次狂飲。畢竟這是獲得世界樹以來,第一次為它提供養料……
胸中疑惑盡去,心智自然重新恢復正常。
正紛亂間,又是二十壇烈酒送到。
……
這一幕,直瞧得眾人暗暗心驚——
梅安德強壓震驚,大手一揮:「上一百壇!」
莫非,他是酒仙降世?
紅袍大漢甲怔住:「???」
此後的一個時辰內,偌大現場只響徹著一個聲音。而且,無一例外的都是兩字:「酒來!」
對當眾挑釁自已的對手尚且如此尊重,凌九霄的品性得多麼仁厚?難怪素來仁德寬厚的李朝歌,會擇他為婿。
有作弊神器,自身武功也遠強於張高飛,可凌九霄非但並未表現得咄咄逼人,反而只是亦步亦趨地陪著對手。
即便相距數十丈之距,仍能聞到陣陣讓人作嘔欲吐的怪味。武功低弱者,甚至有一種頭暈目眩之感。
議論聲中,凌九霄終於出手了。
凌九霄長吐一口氣,一臉平靜地看向面色陰晴不定的寧長天和歐陽雄:「第二場比試誰來?」
一千斤烈酒所蘊藏的能量,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對二品以上大能來www•hetubook.com•com說,除了產生醉意之外,並無多大幫助;對常人來說,恐怕要醉死三百次。
按照之前的約定,每比試一場,凌九霄都可以休整半個時辰,無關勝負。
一千斤烈酒,差不多了。
趙虎點頭道:「噫,張五兄也不知虎頭蜂?不錯!這就是那高居毒蟲榜第四的虎頭蜂。不愧是歐陽少酋長,一出手就是如此劇毒之物!而且,還是十數只之多。」
以凌九霄之機智,會擺不平區區五人『後院』?
沈白薇如此機警,凌九霄有好幫手了。
凌九霄負手而立:「無須休整。」
青年書生微微一笑:「那就是說,這些酒全部裝進了凌公子的肚子?」
歐陽雄飛身躍上觀禮台:「待我來領教一番凌公子毒功!」說完,既不向李朝歌等人行禮,也不向對手見禮,右指輕揮,十數只黃毒蜂已是嗡叫撲向凌九霄。
這一局,凌公子怕是要敗吶。
趙虎突地降低聲調,用耳語般的音量道:「因為,歐陽雄行事本就如此急躁。」
李梵庭:「也就是說,直接吸收是可以的是吧。」
梅安德問出了現場絕大多數人心中疑惑:「請問三皇子,駙馬爺喝掉的上千斤烈酒是去哪了?」
酒罈、條桌等第一輪比式的道具,也全都撤離。
無論何種毒物,只要進入罡氣圈,就再也無法脫逃。
但見無數眼鏡王蛇、黑曼巴蛇、太攀蛇、棕蛇、騰蛇、蜱、藍環章魚、石頭魚、箱形水母從他身上游出,帶著可怕的『嘶嘶』聲,很快將凌九霄圍得水泄不通。
太乾脆利落了!
……
……
歐陽雄心下微驚,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
腥臭之味,愈加濃郁。
呼嘯聲中,捲起一陣風雲。
這就跟詭異難解的魔術一樣,一旦知曉了其中訣竅,也就不會再拍案驚奇了。
凌九霄如果在兩個時辰之前說這句話,他即便身為天下第一青年才俊,也定然會被千夫所指。
見過能喝的,沒見過這麼能喝的。
能在眾多兄弟中脫穎而出,被指定為少酋https://www•hetubook•com.com長,果然不是因為顏值!
右手揮出的那團毒蟲,則是以在十大毒蟲中排名第五的親吻蟲為首,還有排名第七的紅蜈蚣、排名第八的鐵鉗蟻、排名第九的三節蟻,排名第十的長翅彩鳳蝶,以及色彩鮮艷的毒劍蛙……
梅安德話音未落,現場頓時掌聲如雷。
尋常三品大圓滿,恐怕也不敢輕擄輕鋒啊!
可能對李梵音構成威脅?
得知原委后,眾人不由憐惜起張高飛來:跟生成水屬性體系之人拼酒?勇氣可嘉啊!為小張默哀三十息。
只能這樣才解釋得通。
並未涉及凌九霄的血液和筋脈。
「恕我孤陋寡聞,在下從未見過酒量如此厲害之人,開眼界了。」
梅安德搖搖頭:「沒有!腳下既無水漬,頭上也沒有散發水蒸汽,這些烈酒顯然還在駙馬爺體內。」
其同伴大吃一驚:「虎頭蜂?趙虎兄說這就是在十大毒蟲中排名第四的虎頭蜂?」
李梵庭:「凌九霄可有違規之處?」
……
五百斤烈酒下肚,凌九霄仍是淡然如初:臉不紅、氣不喘、腹不脹……就連喝酒的姿勢和速度,都跟喝第十四壇時別無二致。
虎頭蜂應聲變成一團黃霧,連毛都未餘下一根。
這次直接上了五十壇。
性急的段姝馨正欲詢問,突見沈白薇眼前一亮:「我也知道了!」
這不是他故意偏袒凌九霄。
一個丈許大小的罡氣圈隨之形成。
即便凌九霄不是靠硬酒量贏了張高飛,但他的表現仍然得到了眾人的認可。
梅安德點點頭,朗聲道:「下面進行第二場比試!寧太子和歐陽少酋長誰先來?」
「難怪他會被那麼多大佬認可,果非常人!」
一千斤烈酒,還說不多?還只是微有醉意?
長姿勢了!
他雙手籠于袖中,隨著身體一陣奇異抖動,但見牛毛細針、鐵砂、鐵蒺、鐵釘、飛鏢……多達十種暗器悄然射向凌九霄,密集如雨!
兩手邊揚,分別飛出兩團五光十色之物,雜亂的響聲、撲鼻的怪味,讓人頭皮發麻。
顯然,他已是全力以赴。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