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13章 摧枯拉朽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13章 摧枯拉朽

……
只可惜,寧長天想拚命,凌九霄卻不給他機會。
……
「從數月前南無山扛雷霆的表現來看,紫龍丹爐最多只能跟四方機打成平手。火靈龍不敵擒魔繩,凌公子明面戰力跟寧長天持平……這麼權衡下來,凌公子確實不敵。」
打不過認輸就好,何必玩什麼自爆呢?
這些輝煌的戰績,都得益於他的勤觀察、勤思考。
梅安德只是略一試探,即將死狗一般的寧長天丟給了大寧來客:「雖然丹田、神海俱已炸廢,性命卻是無礙,傷口你們自已處理吧。
身為裁判,豈能做出厚此薄彼之事?
在他採取同歸於盡的打法,準備以罡氣球自爆時,就算兩位裁判和李朝歌不出手阻止,他的隨從又豈能袖手旁觀?即便不敢攻擊凌九霄,但及時救下寧長天總沒問題吧?
人,可以傷,甚至可以殘,但卻不能死。
既然你們想讓我死,那我也不讓你們好受!
梅安德把手一招,吸住奄奄一息的寧長天,暫時性地當起了治療師。
寧長天拼著炸傷自已,終於瓦解了凌九霄以雷屬性體系的全力一擊,但卻避不開迷夢板磚的輕輕一敲。
同時,急令四方機轟然猛砸凌九霄。
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本性,欺軟怕硬的『特長』,被寧長天體現得淋漓盡致。
不看僧面看佛面,還是留他一命較為妥當。
它速度雖也不弱,但哪裡及得上紫龍丹爐的速度?
……
蘑菇雲升騰,所有雷霆、所有殘影均消散一空。
罡氣球轟然炸響。
太年輕了!」
付罷,右手一抖一振,一塊灰色四方印閃電砸出,攜裹著嗚嗚的風聲,直奔當空傲立的凌九霄而去。
身為大內總管,為皇上排憂解難,正是份內之事。
從四名鐵牌殺手的圍殺下死裡逃生。
「底牌頻出吶。」
就算敗,那也要拼個兩敗俱傷!
多方思慮之後,他至少弄了三套應對方案。
……
加之事發突然……
不過,這傢伙跟歐陽雄一樣,倒有幾分血https://www.hetubook.com.com性。
「寧長天也真夠狠的啊!」
「對自已都這麼狠?」
「他這是要跟凌公子同歸於盡呢,沒想到人家凌公子輕功卓絕,關鍵時刻避開了。然後,就自已炸殘了自已!」
好習慣,讓人終生受益。
嗯,還有直奔後腦勺的凌厲攻擊。
他們,顯然不會外泄此事。
「別方,凌九霄不是還有紫龍丹爐尚未動用么?」
不問可知,凌九霄施展的正是翻雲覆雨如意手。
過程不重要,目的達成就好。
如此明目張胆地作弊,裁判都不管的么?
兩大高手聯手夾擊,如何反抗?
當然,張高飛和歐陽雄的挑戰,還是多少有些出乎了凌九霄的意料。
大寧青年一代第一人兼三品大圓滿就這點本事?唉,系統空間那些躍躍欲試的毒寵沒口福了!
相較火靈龍和紫龍丹爐,他更忌憚凌九霄。
……
人家都自殘了,總不能真往死里打吧。
每一道影子,都包裹著一絲雷電之力。
除了戰略戰術得當,以及迷夢板磚這支奇兵非常給力之處,還因為他有一個好習慣。
摧枯拉朽!
……
梅安德話音未畢,現場已是議論四起。
空氣爆裂中,紫氣東來。
凌九霄的手段實在太多了!身法實在太快了!
屆時,天底下除了本太子,還有誰能配得上梵音妹妹?屆時,還有誰敢小瞧於我?
鮮血淋漓中,但覺後腦勺一痛,頓時昏死過去。
「嘶!這麼慘的嗎?」
『轟!』
「丹田、神海俱毀?」
喜歡觀察對手、喜歡洞悉戰場這個習慣,就讓凌九霄受益匪淺,無數次化險為夷——
寧長天心下發狠,口中則是一聲厲喝,手中長劍旋轉著脫手向上飛出,企圖阻擋偷襲者片刻。
……
上升不能,下墜不得。
大寧皇室有何神兵(器),寧長天挑戰的動機、目的、依仗,以及其雖然驚駭但卻仍然胸有成竹的模樣……這些,凌九霄都很重視。
「硬https://m.hetubook.com.com功、內功、輕功、刀法、劍法……所有武功,看來還是輕功最管用。從今往後,我要苦練輕功!」
見寧長天如此不堪一擊,凌九霄微微一愣——
寧天長一見,不驚反喜,當下毫不猶豫一掠而前,手中長劍抖動,盪起漫天劍罡,迅速罩向紫龍丹爐。
今日是九公主的訂婚大喜之期,實在不宜死人。
「我就知道會如此!」
自已則凌空一個倒翻,頭下腳上,雙掌交錯之間,空中元力如浪翻滾,一團氣勢磅礴的罡氣球已然出現在手中。爾後,以捨身炸雕堡之氣概,毅然決然地沖向凌九霄。
與此同時,寧長天一聲冷哼,一個千斤墜使出,身子如斷線的風箏,斜墜而下。
神通+兩大屬性體系,凌九霄此時的戰力,並不弱於普通二品大成境。
既廢掉了情敵,又可抱得美人歸,還能一舉排盡心中惡氣……妙,簡直妙不可言!
「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腳么?」
以少勝多力斬斧頭幫五大高手。
刀風如潮,滾滾而前。
……
反抗?
完美!
避無可避的寧長天,兩眼血紅,門牙都咬碎了兩顆,猛然將手中罡氣球向凌九霄的殘影狠狠扔出……
有高手從旁偷襲!
寧天長的如意算盤是——
以弱勝強打殘溫長安。
同時,令四方機無須他顧,只管狂砸凌九霄。
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靈遠和梅安德兩位裁判能及時站出來主持公道,拿下那個萬惡的背後偷襲者。
然而,他失望了。
而且,他還在翻雲覆雨如意手這個大神通之中,摻雜得有木之力和雷霆之力。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凌九霄為何勝得如此輕鬆?
「輕則成為可以藉助拐杖行走,但連口水都無法控制的腦癱;重則永遠無法睜開雙眼,成為腦死亡的植物人。」
無論惡客、食客,來者都是客。
如果將戰場選擇在觀禮台,他斷不會變成廢人。
……
難道面子比性命還重hetubook.com.com要?
他堅信,凌九霄橫練功夫再是了得,也受不住四方機全力一擊。直線飛行追之不及,咱守株待兔還不行么?
既如此,他們還湊什麼熱鬧?
地獄村左右逢源。
呼嘯而來的四方機,凌九霄直接視為無物。
而且,靈遠能不出手么?
黑山森林反殺顧振興、計殺胡氏三兄弟,以一人之力擊退六大門派。
他到底是個具有梟雄特質的狠角色。
他想以自爆的方式,跟凌九霄同歸於盡!
四方機儘管很想貫徹主人的指令,想要避開紫龍丹爐,奈何實力不允許。
更何況,寧天長好歹也是大寧大子,而寧宇跟李朝歌的私交還算不錯。
隨著響聲,一道紫色的光影,旋轉著撞向四方機。
在丟出寧長天之前,梅安德以微不可察的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抹去了迷夢板磚的『作案痕迹』。
再說了,李朝歌是何等人物?
「沒錯!丹田被廢還好說,傷口治愈之後,至少還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但神海被毀,就只能有兩種結果了。」
他並非怵了大寧皇室。
……
跟凌九霄玩智謀,寧長天顯然找錯了對象。
「兄台此話怎講?」
「哪兩種?」
無論李朝歌,還是兩位裁判,都是不動如松。
他的劍罡剛剛形成,突覺腦後風起。
發現岳友群的驚天大秘密……
思罷,暗令擒魔繩不可迎戰,只管繞圈飛逃,盡量給四方機創造機會。
因此,迷夢板磚輕拍寧長天後腦勺的一幕,普通一品大能都未能看得真切。真正瞧在眼裡者不過李朝歌、谷正華、靈遠、梅安德、段遜、沈千行等寥寥數人。
他可不敢跟凌九霄較量身法。
……
寧長天還以為突然提出挑戰,會打凌九霄一個措手不及呢,沒想到凌九霄早就等著他出招了。
「這下凌公子不好辦了!」
寧長天心中暗恨!
巨浪滔天中,青氣隱現。
藉助升騰的蘑菇雲掩護,迷夢板磚悄然而來,悄然而去,連手都未揮動,更沒有帶走一絲和-圖-書雲彩……只是輕輕一敲,即打碎了毫無防禦之力的寧長天神海。
「這就成了廢人?」
就這?
白龍瀑以一敵五,斬殺五大銀牌殺手。
讓以速度和束縛力見長的擒魔繩牽制住火靈龍和凌九霄,讓攻防俱佳的四方機伺機砸殘凌九霄,自已則拖住守強攻弱紫龍丹爐。
……
……
終於打出了最後一張底牌!
龍,本就以速度見長。
「好傢夥!又是一大神兵。」
「嗯,比廢人還廢人!即便能夠睜開眼睛,恐怕也無法開口說話、無法下地行走了。」
頭腦簡單的擒魔繩正全力對付火靈龍,哪想到有人會從旁攻擊?
這一舉動讓眾人大惑不解:所謂擒賊先擒王,拿下寧長天,擒魔繩就無人指揮,屆時還不是手到擒來?凌公子為何要捨本逐末?
李朝歌總不能將九公主嫁給一個廢人吧?
「還有我!」
統一江汐老街。
……
身子也如死狗一般直直掉落。
豈能讓乘龍快婿在自家眼皮子底下受傷?
寧長天此刻的想法是——
寧長天雖竭力下墜,但如芒在背在感覺始終存在。
更不是一個喜歡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的主。
戰場處於遠離地面的高空,罡氣球炸裂時聲勢浩大,迷夢板磚不但體型微縮成巴掌大小,而且速度還極快……
什麼狗屁裁判,明顯的幫親不幫理嘛!
指風如電,似天雷炸響。
雪上加霜的是,凌九霄突然閃現在其下墜的路徑上。甫一出現,就是毫不講理的印影、指影、劍影……
寧長天做夢都沒想到,他自作聰明地將戰場選在高空,卻是在自掘墳墓。
只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而已。
殘廢,就已達成目的!
迎接他的,是凌九霄留下的一道道似真似幻的殘影,還有划空而來的無數雷霆。
說好的單挑,怎麼變成群毆了?
如芒在背的感覺油然而生。
衣衫襤褸空中飛,血如驟雨隨風灑。
至少也要拼個兩敗俱傷。
尚未反應過來,凌厲而來的掌刀和指功,就已齊齊轟擊和圖書于身,頓時將它打得全身發麻,不由自主地鬆開火靈龍,直直往下掉落。
寧長天見狀大驚:凌九霄竟有如此強橫的戰力?擒魔繩不能有損,不然今日必輸無疑!
四方機與紫龍丹爐迎面相撞。
寧長天大駭之下,顧不得多想,無數劍罡瞬間束成長約兩丈的一道劍芒,毫不猶豫往後斬出。
「擒魔繩主攻,四方機主防,這兩件神兵向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擒魔繩已現,四方機焉能不至?」
寧長天悲劇了。
他一旦出手救凌九霄,自然也會救下寧長天。
好不容易在凌九霄的誘惑下脫離佛門苦海,豈能不儘力履行護衛職責?豈能白白失去飯票?
本太子確實不敢取你小命,但『失手』砸成殘廢總是情有可原的吧。戰鬥嘛,哪有不受傷的?
「寧天長竟然連四方機都帶來了?」
典型的自作自受!
「四方機?」
側閃?
對陰險詭詐、虎視眈眈的寧長天,同樣也是不管不顧,叫上火龍靈徑直追擊擒魔繩。
凌九霄一殘,此戰必勝。
四方印初時不過巴掌大小,臨近凌九霄時已大如華蓋。聲勢之猛,宛如山嶽倒塌。直遮得偌大廣場都失去了陽光,直嚇得李梵音等五大美女花容失色。
那可是很考較身法滴。
可寧長天要自已作死,那就怨不得別人了。
儘管事先已布設了三道護體罩,寧長天仍被轟得疾速倒飛。身上華麗的長袍瞬間被撕裂成爛布條,渾身皮開肉綻,口中鮮血狂噴……
好一招九九歸一!
拚死一擊的寧長天,沒有拼掉凌九霄的命,卻差點拼掉了自已的命。
寧長天卻是心下暗喜:敢小覷我四方機?想貪墨擒魔繩?正是個可愛的貪心鬼!
思付未畢,突然『嗡嗡』之聲大作。
火花四濺中,一灰一紫兩道影子急速反向彈開。
『嘭!』
……
因為,就算沒有凌九霄這匹黑馬橫空殺出,這二人也根本不可能獲得李梵音青睞。
桃花源力斬『黑白無常』、收服火靈蛟龍、生成火屬性體系、巧殺『西域三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