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23章 三大神算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23章 三大神算

……
這,著實勾起了凌九霄一行的好奇心。
連自已的猜測也一併告知。
三人再次迅速確認一番眼神后,立即按下了微微躁動的氣息。
哪裡像是生意人?
紛紛以憐惜的眼神看向凌九霄,並忙不迭地遠離。
一番激戰之後,傷痕纍纍的二人,雙雙跌入紅岩河,就此消失不見。
「為何?」
數月下來,他的生意越來越差,門可羅雀。名氣傳開后,根本沒人找他卜算,生意不差才怪。
此事雖說多少有些出乎谷正華意料,但她的應對之策,無疑正確之極。
靈遠一聽,額頭頓時冷汗直冒。
此人太過毒舌,還是遠離為妙!
他要試探一下對方的深淺。
他卜算是要挑人的,有大氣運之人他一概拒絕卜算。被他卜算過人的,要麼死、要麼殘,無不應驗。
不由自責道:「盟主所言極是!是我疏忽了。」
凌九霄也不著惱,還很大方地丟出一錠銀子。
「厲害!今晚不得休息,提高警惕,及時預警!」
無論顧客是誰,無論你詢問與否,只要你來到他的案桌前,他都會迫不及待地一口道破你的心思,根本不會顧全你的臉面。
「所以力求自保即可!試想,你這裏出手力戰,如果再有人拖住谷前輩,誰來保護我?而且一旦打草驚蛇,何處捉蛇?讓其潛伏在暗處絕非上策,咱們要一網打盡!」
「六品強者竟有如此武功?」
跟直鉤釣魚的姜太公,頗有幾分相似。
由於相隔不遠,凌九霄與靈遠傳音時間又較長,是以三大神算已然感覺到了空氣的波動。
將死之人,多有穢氣,還是不要遠離的好。
無論凌九霄怎麼詢問,再不肯多置一詞。
那位瘋狂的丈夫,更是狀若瘋虎。
靈遠和谷正華都瞧不透三大神算武功等級,凌九霄為何能看透?
在他們想來,這三大神算除了精通看相、知曉氣運之術外,應該還懂得讀心術。
……
余神算對周圍的喝彩聲充耳不聞。
凌九霄微和_圖_書微一驚:「三人武功幾何?」
……
陳神算冷眼觀看數息,搖頭嘆息道:「死人的相,本大師不看,請回吧!」
靈遠一怔:「???」
顯然,在她眼裡,李梵音的命比其他人都金貴,包括凌九霄這個盟主兼姑爺在內。
「誰知道呢?神算的想法,誰能揣摸?」
這一番變故,除了少數二品以上大能感覺到了些許不對勁之外,其餘武者都是毫無所覺。
交流結束后,凌九霄又傳音谷正華,讓她保護好眾人。待感到罡氣罩體后,這才與靈遠並肩走向三大神算。
……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二人一面思付,一面向其餘諸人傳音示警。
即便發生突發|情況,李梵音也可確保安全。
這麼一大坨銀子,自已去大吃大喝一頓多好?或者,去青樓瀟洒走一回也成啊?
凌九霄第一個接觸的對象,正是三大神算中位置最靠左的『一語成讖』陳神算:「這位大師,能否麻煩你瞧瞧我的氣運?」
黃神算為何要害掉人家三條命?
不是大寧皇室之人,難道是岳友群請來的高手?
……
數十息后,除了凌九霄、靈遠和谷正華之外,其餘十人無不失望之極:就這?區區六品也敢枉稱高手?
因此,但凡心懷鬼胎者,或者是做過虧心事之人,都不敢找他卜算。
他也瞧不透。
在紅岩河這彈丸之地,三位一品大成境聯手,當是無敵的存在吧,想謀求什麼不是手到擒來?
陳神算名號『一語成讖』。
「如果是段大掌柜、沈家主那類一品,可扛十數息。一般的一品,至少可扛一炷香時間吧。」
而且,還是全力以赴。
……
而且,他有理由這麼做:自已毀了雲義山莊的名義,毀了岳家父子光明的前程,豈能不恨死自已?
因為,三大神算之中,他是最正常的一個,也是最可愛的一個。
這手功夫一露,頓時彩聲一片。
難道是刻意在此等和_圖_書候,想要報復我的大寧高手?
……
此言一出,附近之人無不嘩然。
就是死,也做一個飽死鬼或者風流鬼吧。
至於大光明寺、鬼域宗和富城五大家族,雖然也恨不得將自已抽筋剝皮,但絕無如此魄力!
聽完凌九霄來意,余神算打量凌九霄半晌,只說了四個字:「命不久矣!」
確認過眼神,遇上對的人。
其中一人將聲音壓得極低,以不確定的語氣問道:「你說三大神算會不會是一夥的?」
聽得她當眾承認與丈夫的好兄弟關係齷齪,現場頓時一片刻指責唾罵之聲。
「叮,謹慎宿主之命!」
看著從紅岩河大橋緩步而來的凌九霄一行,相距並不甚遠的三大神算不由眼前一亮。
若真是高手,又為何淪落至此?
聽得三人都是一品大成境,而且還很可能是沖凌九霄而來時,谷正華的第一反應,是貼近李梵音。
這個老不要臉的,什麼事做不出來?
知道靈遠誤會了自已,凌九霄繼續傳音道:「他們的目標是我,所以我越是遠離李梵音等人,她們就越安全。」
三位一品大成境聯手,對付自已這名二品大圓滿,竟然還要搞這些陰謀詭計。
他相信自已的猜測,更相信母玉佩的預警能力。
悄無聲息間,即嵌得平平整整。
這也讓人心生疑問:到底是他卜算靈驗?還是他會施展大詛咒之術?
凌九霄只得無奈離去,臨行前仍然取出了一錠銀子。這一次,他直接將銀子按入眼前堅硬的大理石案桌中。
幾乎所有武林人士都在議論他們。
「余神算應該是隱藏了實力。」
余神算為人冷漠生硬,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三人都是一品大成境?
從此以後,『一針見血』黃神算的外號又多了一個:『一針飆血』。從字面意思理解,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後者的下場卻要凄慘得多。
長夜漫漫,何須著急?
即便如此,他的生意卻是三大神算中最好的一個。
走近,www.hetubook•com•com觀察,確認眼神,再觀察……
但凡他們魄力大一些,自已也不會活到現在。
……
第一次較量,就這麼波瀾不驚地悄然結束。
「前輩篤定他們只有三人?」
各懷心思的二人,再未對視一眼。
試探的結果,讓凌九霄大吃一驚:對方竟然雲淡風輕的接住了!此人戰力,絕非普通一品大成境可比!
眾人猜想,其之所以如此冷酷無情,多半有過頭頂一片綠的悲慘往事。
況且,寧國主不是派遣自已的皇弟,帶著許多珍貴禮物前來大淵賠罪了么?
爾後,三人仍是雙目微閉,靜候生意上門,再未向凌九霄等人多瞧一眼。
「叮,他們都修鍊了隱匿武功等級的功法,非半步超品看不透。」
谷正華的第二反應,是暗中凝聚罡氣罩。
人家都判處你死刑了,說話還如此不客氣,你反而給人家一大錠銀子,不是蛇精病是什麼?
石屑並未灑下半點,銀子也是完好無損。
好像之前那錠銀子嵌入,不過是個錯覺。
……
只不知,她是為誰殉情。
自感無顏留存於世的女子,也縱身跳河殉情。
現在看來,收服靈遠前輩之舉,當真正確之極!
「既然刻意隱藏,剛才又為何要主動暴露?取出那錠銀子時表現得費力點不就好了么?」
有一次,從外地來的二男一女三名年輕武者,由於缺少江湖經驗,尚未打聽清楚黃姓神算的特點就前來找他卜算。他一開口,就直言那美貌女子腳踏兩隻船。
雖說成大事必須心狠手辣,但這也太狠心了吧。
說完后,立即緊閉雙目。
是了,他們這是怕了靈遠前輩。
不愧是經歷血雨腥風考驗之人!
「叮,都是一品大成境。任何一個,宿主最多只能支撐百招。」
還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他們不知道,一場可能會殃及他們的激烈碰撞,在那帥氣小哥三言兩語之下,就此消彌于無形。
母玉佩不但將三大神算的武功等級告知了凌hetubook.com.com九霄,還對他進行了久違的預警:「叮,宿主小心,這三人對你懷有敵意。而且,他們都在努力收斂敵意。」
傻子才會這麼做!
「靈遠、谷正華兩位前輩都是一品大能中的佼佼者,為何他們都不看透三名神算的武功等級?」
有問題!
表面上看,那錠銀子去勢甚緩,並無多大力道,就算是不會武功的普通人都可徒手接住。
凌九霄第二個接觸的對象,正是三大神算中位置居中的『一語中的』余神算。
招招都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沒問題!」
「待會前輩以罡氣罩護衛於我,咱探他一探。」
岳友群不要臉之極,所找的幫手也是同類貨色。
江湖卜算而已,怎麼可能懂得這麼多?
與母玉佩交流結束之後,凌九霄不動聲色地靠近了靈遠,並示意其餘眾人緊隨谷正華。
性命攸關,委實大意不得。
……
原本極為喧鬧的卜算區域,頓時鴉雀無聲。
熟悉三大神算的武者,驚駭之餘無不心生疑問,到處都是刻意壓低了音量的議論聲——
如此武功,怎會在此做一名神棍?
右袖看似不經意地拂過桌面,不但那錠銀子消失不見,就連大理石桌面都已恢復如初。
果然是傳說中的惜字如金!
只不過,卻是瞞不過母玉佩。
女子面紅耳赤,辯白無力。
陳神算也是暗自吃驚:九道暗勁?而且還一道更比一道強?難怪寧長天不敵,這小子果然有些門道!
由於妖魔市子時才會開啟,而且相距紅岩河大橋不過三百里地,因此路標牌下的卜算區,越是天色近黃昏,生意就越是興隆。
應該不是。
……
與此同時,他採取凝音成線之術,分別向靈遠和谷正華說明了三大神算的武功等級。
黃姓神算外號『一針見血』。
當即微不可察地迅速確認了一下眼神。
光滑平整,並無絲毫凹陷的痕迹。
就好像是故意顯擺似的。
……
敢於夜探妖魔市之人,至少得是七品以上武者。區區三百里的距離和_圖_書,在他們足下頂天也就一個時辰的事。
很久沒有人找陳、黃兩位神算看相了,今日他們本想傾聽一番二人的毒舌,沒想到竟然這麼生猛,直接就判處人家死刑了!
暗中較量的一幕,旁觀者自然皆不知情,他們皆認為凌九霄怕是病得不輕。
靈遠、谷正華俱都眉頭緊鎖:身懷隱匿功法的寶物?抑或是修鍊了隱匿武功的功法?這三人果然有古怪!
「無法確定。」
靈遠恍然:「此言有理!」
「可是,他為何要隱藏實力?」
她打算必要時,以罡氣罩護住眾人。
從紅岩府一路行來,三大神算之名已然如雷貫耳。
那些想要看凌九霄好戲之人,無不心中暗凜:如此功夫,至少得是四品強者吧。此子並不好惹!所謂禍從口出,咱還是安心看戲為妙!將死之人,還是給予一定尊重的好。待他真正成為死人後,再口誅筆伐也不遲。
兩名親如兄弟的男子當場反目成仇、拔刀相向。
凌九霄則是暗暗納罕——
女子攔之不住,就將怒火對準他這個始作俑者,不曾想卻被輕鬆制住,並逼她當眾承認了自已的醜事。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給這個討厭的毒舌,白瞎了!
「那就沒問題了!一旦情勢險惡,前輩只管以罡氣罩護著我逃逸就好。」
實際上,凌九霄用上了九重暗勁。
可是,他們所圖為何?
……
大寧皇室沒有那個膽子!
「前輩無須自責,你經歷的生死搏殺不多,小看了其間險惡罷。對了,前輩的罡氣罩可扛住一品大能攻擊多長時間?」
這三人,好生奇怪!
聽得凌九霄傳音,靈遠心下不由一緊,當即毫不猶豫地迴音道:「凌盟主不妨率眾遠離,待老朽擒下他們。」
還真有可能。
……
凌九霄微微搖頭:「不妥!」
「當是不可能!難道我這個六品強者是假的?」
為了一個廢人,賭上大寧皇室的前程性命?
一個出手闊綽,一個收得坦然。
因為這個時候,前往妖魔市的武者才會頻頻出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