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32章 藉機敲打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32章 藉機敲打

恐怕只有送人頭的份吧。
現場眾人,有資格緩解尷尬的,唯有靈遠和李梵音兩人,然而未等他們開口,凌九霄已是站起身來,鄭重向谷正華深深一鞠躬:「是小子疏忽了!還請前輩見諒。
老逮著一隻羊拚命薅,這樣真的好么?」
……
眼見凌九霄差點淚奔,谷正華強忍笑意,繼續板著臉說道:「你的岳父沈千行,年齡比老身小了二十多歲,陣紋水準也強於老身,而且目前無所事事。
接下來妖魔市之行,就要簡單得多了。
……
所謂老人如小孩,正是如此。
而且擊殺之後,既無鮮血流出,也無屍體留下,好似憑空消失一般,易給人造成『生物從未出現』的錯覺。
為什麼就死盯著老身不放呢?
客觀而言,修鍊一途確實很辛苦。
其一,妖魔市活動著一些不明生物。
大淵和大衍,無須報備。
前輩作為凌霄盟年齡最大、輩分最高的老人,咱們敬重您都來不及,哪可能希望您出現什麼意外?
說完,又是深深兩鞠躬。
谷正華斜眼看向凌九霄:「老身的年紀,做你奶奶都綽綽有餘了。事實上,我也確實是梵音奶奶一輩。
沈白薇立即給予支持:「我也放棄進入妖魔市!」
只有三個要求:一是速度要快,二是姿勢要帥……呃,不對,應該是要確保安全;三是要嚴格保密。
這麼做只有一個原因:免得你們依賴外物。」
難道說,在你凌大盟主眼裡,老身已經是個死者?」
……
具體怎麼使用,視戰場態勢而定。」
剛剛來了興緻,就是當頭一盆冷水。
這些日子以來,沈千行對陣紋的痴狂,眾人都瞧在眼裡,整一個廢寢忘食啊!
你還知道老身年紀最大、輩分最高?
佛門也有金剛怒。
……
事先聲明一點,別說破符和隱身符尚未著手研製,成功與否尚未可知,就算能夠研製成功,暫時也不會配備給個人,必須由我統一保管。
與被敲打相比,敲打別https://www•hetubook•com•com人的感覺要好得多。
……
當然,也可以用於偷襲。
希望就在不遠處,正羞答答地向我招手啊!
無休無止的捶打、枯燥無味的吐納、極難熟練掌握的技能、並不舒坦的修鍊環境……
興緻越高,思維就越活躍。
因此,這口鍋,他得背。
好不容將陣紋研製成功,尚未全面構建呢,如今又要讓老身研究深奧難懂的符籙……
凌九霄:「&*&*」
小子只是想著能者多勞,而忽略了前輩的感受。
你不覺得太無情了么?
幾次迷路之後,咱們就在置身巷道的石柱上刻下了記號,然後認定了一個方向前行。
饒是他口才極佳,此刻也是無言以對;饒是他皮厚功了得,此刻也是臉頰潮|紅。
他並不知道發生在凌九霄身上的一切。
大有一符在手,天下我有之勢。
人,都有惰性。
……
五女不敢進入妖魔市,谷正華自然也不能進入。
還有,你一臉肅穆地對著老身深深三鞠躬是什麼意思?向死者告別么?
在看到曾令剛等人還算不錯的收穫后,她們也想進入妖魔市感受一番呢,此刻聽得其間妖魔鬼怪橫行,還會像遇到『鬼打牆』一樣在同一條巷道內無休止地的轉圈,哪裡還敢前去嘗試?
別說養尊處優的他們了,就是龍映雪、楊光、洪劍飛、曾令剛這樣的草根,都或多或少地產生了『真不想奮鬥了,只要抱緊凌霄盟這條粗大腿就好』的想法。
眼見眾人要被兩張符籙帶偏,凌九霄連忙變身『引路人』,一本正經地出言開導:「天下無敵?
都認為把此事交給沈千行更加合適。
好像壓了自已五十年的大山,被突然推開一般。
曾令剛說完之後,五女已是花容失色。
讓你殺,恐怕都殺不死吧。
凡事過猶不及。
符籙,比陣紋更加神秘深奧,他接到任務后還不得如獲至寶?
年紀大了之說,完全就是借口。
和-圖-書的五位夫人、三位小弟、兩位好友聞之,卻無不面紅耳赤。他們內心深處,還真有依靠外物取勝的想法。
段姝馨率先表示放棄:「這麼恐怖?算了,我還是留在廣場等你們吧。」
而且,他不是最喜歡鼓搗這些嗎?」
仍是由靈遠解答:「顧名思義,隱身符可以隱身。使用此符,據說可無聲無息的消失,半步超品以下無法感知。不過,好似只能隱身盞茶功夫。」
托著手裡裝有九公主和駙馬親筆信包裹,洪江波知曉事關重大,非常嚴肅應承而去。
那些生物雖然實力不強,但神出鬼沒的頗為嚇人。
其餘三女也紛紛表達了相同的意思。
使用得當,這些外物或許可以獲得局部戰爭的勝利,但無法決定整個戰場的勝負。
谷正華也不再拿捏,自顧自地觀察起最後一種符紙來。她說這番話,既有逗弄凌九霄的意思,也有敲打他的想法。當了一輩子下人,她不想再繼續下去。
……
而且,當『甩鍋俠』也不是他的風格。
完全招架不住啊!
所以,加強修鍊才是正途。
雖從未有人把她當作下人,但她卻有這樣的想法。
只不過,強大的能量碰撞,會撕毀隱身符。
為何只有三國三部落?
接下來,眾人繼續未竟的話題——聽曾令剛講述在妖魔市的感受和見聞。
這是什麼操作?
……
其二,在妖魔市容易迷失方向。
凌九霄的一席話,讓靈遠和谷正華暗自點頭:這傢伙頭腦清醒,頗有見地,難怪年紀輕輕就有偌大成就!
歐陽雄、楊光、五女等人皆是點頭認同。
頓時打消了剛剛萌生的尋寶念頭。
她身上的壓力,驟然輕了許多。
『無敵』組合這等陰險狠辣的小團體,靈遠本就深惡之。如今更是差點要了凌九霄的命,差點讓自已陷入萬劫不復之境,他哪裡還會心慈手軟?
完全可以讓他研究啊?
符籙、神兵、法器等再厲害,始終只是外物。
先是讓老身遠https://m•hetubook.com•com赴大衍,前接並保護你的兩個小嬌妻。
打鐵要趁熱。
眾人也七嘴八舌地議論起身擁符籙的美妙場景來。
當然,她這麼做,主要還是想把符籙研製這副重擔甩給沈千行。
你這是非要榨乾凈老身最後一滴油才甘心?
久壓之下,一旦得到放鬆,心情自然大好。
無論從哪個方向行走,結局都是一樣。
見眾人興緻極高,凌九霄讓曾令剛收起陰陽劍,讓眾人認真思考半個時辰。
就算她是武功高強的大能,也不例外。
靈遠同樣有所了解,他也拿起一張長方形符紙:「這就是傳說中的隱身符?」
我站著不閃不避,楊光你來偷襲我試試?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實在是有些自私了。」
「據典籍記載,破符堅固,經得起爆裂能量衝擊,但一張符只能使用一次;而隱身符易碎,二品大能就足以將之撕毀,不過卻可以反覆使用。
……
石頭放在那不動不移,你用雞蛋去偷襲試試?
……
原本以來製造符籙無望的眾人也是眼角一亮。
及時將出現偷懶苗頭的眾人帶回正軌,讓他們的未來,少了『成也凌九霄,敗也凌九霄』的遺憾。
否則,只怕會大軍壓境,直接對三大神算展開搜索了。駙馬爺在自已轄區差點被人弄死,這還了得?
……
自身實力不強,面對遠強於自已的對手時,擁有再多外物也是無用。你張高飛就算擁有無數寶物法器,又能拿靈遠前輩怎樣?
谷正華:「研究符籙這等高深之物,老身怕是不成了!唉,歲月不饒人吶!」
直到妖魔市關閉,才被排斥出來。」
兩位前輩站著不動,你們去偷襲試試?
「隱身符?」
接著又讓老身配合採購藥材,並保護你的五位夫人。
在眾人觀賞隱身符的間隙,凌九霄已然親自撰寫了一張信紙。信箋中,既有對兩種符籙的簡要介紹,也有請便宜岳父沈千行嘗試著進行研製的建議,還有自已晉階一品后前hetubook.com.com往三國三部落的報備申請。
這樣一來,就算擊殺了目標,自已恐怕也很逃脫。
用於進攻,隱身符必難保存完好,那麼就只能使用一次,遠不如用於逃逸划算。
女人天生怕黑、怕鬼、怕小爬蟲。
剛才只顧著道歉了,全然忘了這一茬。
合著他是你的親人,老身就是外人一個是吧。
反覆使用的前提條件是,完好無損。
「原來如此!」
修鍊,哪有遊山玩水、喝酒吃肉來得快活?
「此符易碎?」
自從凌九霄現身大淵后,與谷青苹、李梵音相關的一切,都好得不能再好。
這也是隱身符主要用於逃逸的原因所在。
凌九霄聞之大喜:「如此甚好!那就敬候谷前輩佳音了。我凌霄盟若能擁有一名符籙師,實力豈非突飛猛進?身揣符籙走天下,還何懼之有?」
去過的一次的南蠻部落,凌九霄暫時不會前往。
緊張兮兮五十余年,她早已身心俱疲。
心情一好,就難免會產生一些玩心,甚至童心。
可很快就會回到起點。
就問你小子還有沒有點良心?
仍是由凌九霄開口詢問:「隱身符又有何妙用?」
不喜說話之人,一旦發起飆來言詞果然犀利之極。
半個時辰之後,開始商議擊殺三大神棍之策。
……
緊接著就是研製陣紋。
張高飛插話道:「破符用於擊殺強敵,隱身符用於保存自已,兩符配合使用,豈非天下無敵?」
此言一出,凌九霄頓時冷汗淋漓。
讓張高飛、歐陽雄、李梵音、段姝馨、沈白薇、吳迤這樣身份尊貴的少酋長、公主和大小姐刻苦修鍊,確實有些為難他們了。
……
有時候,為了掌握一招技法,會反覆修習成千上萬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委實無趣之極。
谷正華對凌九霄是越瞧越順眼,見他眼角失望一閃而逝,頓時玩心大起,決定逗他一逗。
能藉助外物提高自已的戰力,誰想刻苦修鍊?
你別說,細想起來還真像是跟遺體告別。
「這麼神奇?那https://m.hetubook.com.com豈非是偷襲利器?」
真是難為你了!
谷正華冷哼道:「別解釋!解釋就是掩飾。
再不抗爭一下,苦悶研究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如果目標只有一人,且戰力只是略強於自已,使用此符偷襲,倒也可行。」
眾人:「???」
就連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靈遠,也不由興奮起來:「之前在妖魔市若有破符在手,區區三才陣如何拖得住老朽?三大神棍哪有機會溜走?一拳一個,嘎嘣脆!」
看到底是石頭破碎,還是雞蛋稀碎。
聽到入口處傳來的巨響時,我們當時也想前去一探究竟,可無論怎麼努力,就是無法走出那條巷道。
各位別忘了自已的階段目標!
自已強,才是真的強。
……
不得不說,凌九霄這番敲打來得頗為及時。
按普通人來算,還處於少年時代呢。
跟張高飛、歐陽雄、洪劍飛簡單交流之後,曾令剛說道:「妖魔市給我們的感受,跟凌兄弟所說的三點相同,就不再贅述了,只說說兩點見聞。
其他人仍是一臉的懵逼。
一品大能的壽元,大多在四百歲左右。七十來歲的一品,很老么?還不到四分之一好不好。
原本輕鬆愉快的氣氛,驟然變得尷尬起來。
「非也!老朽認為,此符的首要功用應該是逃逸。相比于逃逸,偷襲時產生能量波動要大得多,易被查覺。
誠然,遠赴大衍前接並保護沈白薇、吳迤之事,他事先並不知情,但他是實實在在的受益者。
因為,感覺她說得好有道理。
只有執行難度較大的任務時,才會酌情配備。
……
凌九霄聞之,猛地一拍大腿:「對啊!自么把他老人家給忘了?前輩別多心,進了凌霄盟的門,咱們都是一家人,根本沒有親人、外人之分。」
餘下的一種符,谷正華仍是不敢確定。
爾後,將自已和李梵音寫好的信箋,以及兩種符籙全部封印成包,交與洪江波,請他傳給李國主。
她,確實該活得更輕鬆一些了。
比如先緩緩靠近,臨近時再猛力出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