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37章 大戰重力獸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37章 大戰重力獸

「難道你與眾人為敵?」
昨晚剛一進入妖魔市就遭遇莫名其妙的伏殺,今晚在距離入口不遠處即被重力獸莫名其妙的圍攻。
小心駛得萬年船。
妖魔市關閉了。
做人要懂得知足。
昨晚的一幕會不會重演?
……
以身為餌的凌九霄,也未達成目標,甚至依然未能在妖魔市瀟洒走一回。
「嘶!」
無他,因為妖魔市就要關閉了。
不,應該是絕無僅有!
先後兩次突破晉階,都形成了彩色靈力漩渦,還能吸收轉化重力和毒之力……
所謂做賊心虛。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啊?」
他是怎麼做到的?
三大神算不愧是神仙般人物,當真厲害!
「對啊,少酋長地位何等尊崇,豈會甘為隨從?」
「不知他要咱們聽從什麼招呼呢?」
「如此強大的隨從陣容,小哥到底是何方高人?」
其他人見之大驚,連忙四散飛出。
他的重力屬性體系要想變得強大,還得指望這些重力獸吶。戰鬥時間雖久,他卻仍是一副氣定神閑之態。
不過,正常情況下,它們並不好鬥,更不會無緣無故地對人類發起攻擊。
「媽呀,這背景也太強大了,誰敢與之爭鋒?」
……
「這位小哥如此作為,所謀為何?」
……
……
難怪三人無一例外地都無法兩眼視物。
「竟然是他?」
凌小子眼力極強,這我早就知道,不然五位夫人也不會個個都這般優秀,不然麾下也不可能強手如雲,可何時變得如此犀利了?
否則,以其超強輕功,老大那一劍恐怕傷他不得。
一直隱身暗處的三大神算,並未等來出手良機。
即便置身森林,即便木之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那也是需要時間來吸收轉化的吧。
眾人大駭,紛紛驚叫起來——
殺神之名,果非妄傳。
誰惹了他,日子都不會好過。
但戰場的廝殺卻愈加激烈。
這是害怕被自已的眼神出賣啊!
這不是運氣,而是實力使然吶。
「莫非是哪hetubook.com.com國太子?或者是某部落少酋長?」
「對對,咱們身上之物,陣法大宗師當然不稀罕,但妖魔市裡面的寶物就說不準了。」
它們進攻的目標,是那些滿地散落的乾癟屍身。
「呃……」
我大宇除了國主之外,恐怕再無人是其敵手。
有年長武者道:「據說,妖魔市之所以白日關閉、晚間開啟,裏面的場景之所以如此複雜多變,是因為妖魔市本身就是一個龐大而繁蕪的陣法。」
三人先喜后驚。
雖然未能斬殺三大神算,未能徹底消除隱患,凌九霄對今晚的收穫已是非常滿意。
那種感覺雖然只是一閃即逝,但三人卻是不敢大意,立即向密林的方向飛身急躥。
這三人或披頭散髮,或鼻青臉腫,或衣袍破裂,或鬚髮焦卷,或兩眼全瞎,或眼角溢血緊閉雙眼,或眼球皆是白仁……要多醜就有多醜,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可面對數之不盡的重力獸圍剿,面對它們那怪異無比的重力場,武功高又能如何?
就在這時,一道冷冰冰的聲音打斷了眾人的議論:「各位休驚!只要你們聽招呼,性命定然無礙。」
……
都不帶客氣的。
為怪獸的意外助攻而喜——
「你可拉倒吧,少酋長會淪為隨從?」
當是如此!
那麼,疑問又來了。
「此陣是何人所布?難道小哥身邊除了擁有兩名大高手之外,還有一名陣法大宗師?」
原因是,爭食的兇猛異獸越來越多,猛獸間的廝殺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凶。
這小子到底修鍊了什麼妖孽功法?
「噫,說到少酋長,我倒感覺小哥的隨從中有兩人頗為眼熟,好像在哪見過,依稀記得有人稱呼其為少酋長。」
即便如此,各自心懷鬼胎的雙方也是頗有收穫。
面對海量的重力獸,不逃還能怎麼著?
「如此級別的陣法師,天下少有,哪個不是德高望重之輩?當是不會跟咱們開玩笑吧,怎會在此布設困陣?」
https://www•hetubook.com.com真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
尤其是感覺到四周或綿長、或粗重的呼吸聲越來越多之後,凌九霄愈加謹慎起來。
多半如此!
……
這一幕,被隱身暗處的三大神算盡收眼底。
自已別說擒住他們了,恐怕連發現目標都難。
重力獸的數量在逐漸減少,攻勢也在逐漸減弱。
「兄弟識得此陣?快快破之。」
兩次都是剛剛進入妖魔市,就遇到了大戰。
「一年前,在大淵九公主訂婚大宴上發生的事,你們難道不知道?」
又賴得誰來?
這些喜食重力,自身可產生重力場的重力獸,『無敵』組合早就領教過它們的厲害。
……
……
「有道理!」
好一場大戰!
他真的不貪。
『呯呯呯!』
他的注意力,主要還是集中在防備人禍上。
還真是印堂發黑、死氣當頭啊!
然而,片刻之後,他們驚呆了——
對於特徵極為明顯的重力獸,他們或多或少知曉一些,自然不敢貿然參戰。
「對對,瞧這作派,小哥絕非等閑之輩!」
知道凌九霄擁有木屬性體系,可以吸收木之力的靈遠尚且如此震驚,其他人當然只有掉眼球的份了。
昨晚的伏殺是人禍,還可以賴在三大神算頭上。說他們的神算之名,是通過『先預言后暗殺』的卑劣手段獲得。
……
……
一位年約六旬的黃衫老者輕拈鬍鬚,若有所思地道:「兩名絕世高手、一名陣法大宗師甘為隨從,擁有五位美貌嬌妻,武功不弱,出手大方……不是他又能是誰?特徵如此明顯,老夫卻如此後知后覺,還真是老得不中用了啊!」
這些吃瓜者,既有聞著血腥味而來的兇猛異獸,也有聞在打鬥聲而來的尋寶武者。
怎麼僅僅相隔一日,他就無懼重力場了?
這些,對他們接下來的計劃非常重要。
「這是困陣?是誰要圍困我等?」
眾人正思緒飄飛間,突然身子一輕,不由自主騰空而起,如天降人雨一般和-圖-書紛紛向妖魔市出口處飛去。
此番大戰,凌九霄不知揮出了多少拳,不知刺出了多少劍,不知擊殺了多少重力獸,不知收集了烏黑血塊,不知驚爆了多少眼球……
跟他們有相同感覺、有相似反應者,還有十數人。
聞風而至的吃瓜者已是越來越多,樹上樹下、巨石后、草叢中……到處都有呼吸聲傳出。
清脆的響聲連成一片,急躥者無一例外被撞得倒飛而回。急躥的力度越大、速度越快,倒飛的距離就越遠。
難道他也修成了天眼之類的神通?
如此功法,真是世所罕見啊!
天下之大,藏龍卧虎啊!
他們曾在重力獸面前狼狽而逃。
「出口處被設置了陣法?」
想到這裏,三大神棍不約而同地打了寒顫:幸好他並不知曉咱們的覺歷,不然我兄弟三人哪裡還有活路?天下雖大,也絕對無法逃過凌霄盟的追殺啊!
性急者頓時紛紛叫道——
哈哈,看來無須我兄弟三人出手,這些很難殺死的重力獸就能要了凌九霄的小命!
跟他相處越久,就越容易被他吸引,這或許就是個人魅力?難怪人家能夠輕鬆擁有五位嬌妻。
……
然並卵。
理智者則顯得較為平靜,言詞也很理智。既像是詢問凌九霄,又像是互相探討——
「這事都傳遍天下了,誰不知道啊?」
重力獸為何會瘋狂攻擊凌九霄?
此子殺性之重,生平僅見啊!
「那可不一定!」
然而。
可是,他為何要收集那些血塊?
眾人急視之,說話者正是之前在妖魔市大戰重力獸的青年小哥。
「莫不是想要打劫?」
笑話!
什麼情況?
誰都不知道。
見凌九霄陷入苦戰,一些對三大神算崇拜有加的武者心情很是美妙——
只可惜,三大神算恐怕再難實施新的計劃了。
只是比昨晚多行了數十丈而已。
呃,妖魔市本就天昏地暗,本就日月無光。
成年壯漢跟幼兒過招,需要竭盡全力么?即便對手甚眾,但每一擊都能幹飛一大片,https://www•hetubook.com•com又能有多大消耗?
今日是怎麼回事?
該殺就殺,該搶就搶。
「聽你老這麼一分析,十有八九是他了。」
三大神算的收穫是,知道了凌九霄不畏重力的秘密,還真正見識了其強大的戰鬥力。
小妖精再變化多端,又如何逃得過齊天大聖的火眼金睛?昊天鏡下,三大神算根本無所遁形。
飛得越快,摔得越慘。
凌九霄的收穫,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是新境界徹底穩固;二是分身的戰鬥力大大提高,且與分身真正做到了心意相通;三是收穫了海量的烏黑血塊。
至於那些尋寶武者,則只是純粹的看客。
「此陣是你所布?」
三大神算能指揮得了重力獸?
雖有強大的靈遠在一旁掠陣,但雙拳難敵四手,誰知道暗中潛伏得有多少敵人?
難道是為了牽制住怪獸,從而一網打盡?
但苦於無法脫身,只得如縮頭烏龜一般悄然躲藏在人群中。他們不發一言,唯恐引起凌九霄和靈遠的注意。
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今晚重力獸的圍攻呢?
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流走。
他的出手非但未顯疲態,反而愈加兇狠。
「這麼說來,眼前小哥還真有可能是他。」
加入戰鬥的,自然是見血發狂的凶獸。
靈遠武功之高,確實深不可測。
甫一著地,三人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他從未全力施為過。
「陣法大宗師?」
難道說他已經惹得天怒獸怨了?
有思維遲鈍者問道:「他究竟是誰?」
「你可拉倒吧,陣法大宗師哪個不是富可敵國?會稀罕咱們這些小魚小蝦之物?」
混在同樣狼狽的人群中,很不起眼。
再說了,凌九霄跟他們素無交情,誰會跟他並肩戰鬥?看戲不比拼殺來得更酸爽?
他們都有一種被毒蛇盯住的心悸感覺。
重力場對重力獸而言,是加持、是強化。
凌九霄的持久戰鬥力,讓靈遠也頗為驚訝——
對於綿軟溫熱的烏黑血塊,對重力氣息愈加濃郁的凌九霄,對似瘋似癲的重力hetubook•com.com獸根本就是視而不見。
如無重力場影響,這些重力獸根本無法對他們三兄弟構成威脅。但在重力場影響下,他們只有逃跑的份。
莫非,他尋到了可以抵消重力場的寶物?
對其他生物而言,是束縛、是掣肘。
能自保就算很了不起了,哪能顧得了凌九霄?
聽凌九霄傳音,說『人群密集處,分別裝扮成瞎眼頭陀、眼角受傷行者、白仁眼道士模樣,且相互間保持數尺距離的三人就是目標人物』時,靈遠頗感驚訝——
兇猛異獸只是為了重力獸的屍身而來,尋寶武者只是純粹的看客……如此一來,凌九霄與重力獸之間的大戰,幾乎未受到什麼影響。
「這麼大型的困陣,咱別說破解了,今日還是第一次見到呢。能布此陣之人,至少是陣法大宗師!」
唉,原以為天底下除了李國主之外,自已罕有敵手。哪想到,卻接二連三的栽在小小的『無敵』組合手中。
「當今最炙手可熱的那一位!」
凌九霄竟然不懼重力?
「還不打開陣法放我們出去?」
感覺得身陷困陣時,三大神算就已立知不妙。
「切!說得拋開背景,你就可以跟他爭鋒似的。不說人家身旁高手如雲了,就是跟他單挑,你有丁點勝算么?」
他們只是神仙般人物,而不是真正的神仙。
戰鬥持續一個時辰后。
此時,凌九霄已大戰了兩個時辰之久。
誠如他們所言,此子果然命不久矣。
「如此說來,難道陣法大宗師想從咱們口中知道點什麼?若真是這樣,倒也不必驚慌。」
……
……
它們的對手,赫然就是它們自已。
好狡詐的『無敵』組合!如果沒有此陣,如果不是凌小子眼神犀利……
有的吃瓜者甚至已經迫不及待地加入了戰鬥。
如此慘樣,會是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三大神棍?
昨晚在重力場的掣肘下,他還步履維艱啊?
「聽說北荒、西厥兩位少酋長比試失敗后,非要當眾拜全程碾壓自已的對手為老大,這事你們都知道吧?」
……
隨取隨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