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40章 心,不能太軟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40章 心,不能太軟

連胖子、瘦猴這樣的話癆都噤若寒蟬。
累贅啊!
下官得令后,先是與副總兵交接皇城防務,再著手挑選精兵強將,這才率隊前來。
這一甩,不知甩掉了多少眼球。
意外之三,凌九霄竟然能想出『兩陣一通道』這般奇妙的排查兇手之策,而且還非常高效。
說完,又是鄭重一揖,這才走向困陣。
靠人襯托出來的范兒,才是上乘。
就是故意的!
那好,下次再遇到這種危急時刻,本夫君無須反抗,只管在心頭拚命地想念你們就好。」
面上卻是一副徵求意見的態度:「小魔女的意思是大敲一筆?可人家總兵大人都作揖打拱,誠懇道歉了啊?」
為了在下之事,連左臂右膀都一齊動用了。
一家六口心有靈犀的對視一笑。
靈遠內力一撤,自然煙消雲散。
就是要讓你們狗咬狗!
寧歸田雖無殺神之名,卻是位貨真價實的屠夫。
只見她憤憤不平地一跺腳,一扭腰:「不管怎麼說,大宇挑事在先,總得有所補償!如果只是簡單道歉就可揭過,那豈不是鼓勵他人犯錯?教訓不深刻嘛。」
……
帶頭者,當然是精靈古怪的沈白薇:「小凌子打算就這麼放過大宇皇室了?這不像你的風格啊?」
沈白薇:「道歉就完事了?你忘了他們是怎麼處心積慮地謀害你的?一次不行,還再來一次,簡直是沒完沒了!哼,要不是我們五姐妹福澤深厚,你早沒命了!」
私底下,她可以不給凌九霄這個孫子輩面子。但外人面前,她必須得維護凌霄盟盟主的權威。
兩大絕世高手往左右兩側一站,凌九霄的大腕范兒一下就體現出來了。恐怕就連大淵國主李朝歌,也沒有資格讓靈遠、谷正華這般拱衛吧。
意外之四,靈遠感知力竟然如此敏銳,還真被他找到了兇手,而『通道』也變身『關門打狗』之室。
谷正華殊無引路人的覺悟,還以怪異的眼神瞟了身側這個帥氣大男孩幾眼,hetubook.com•com暗自羡慕李梵音的好運好命。
意外之二,桃花運爆棚,且出手闊綽的帥氣小哥,竟然是當今世上最炙手可熱的凌九霄。
不愧是琴瑟和鳴、心有靈犀的夫妻。
那玩意本公子還真造不出。
人靠衣裝?
真要撕破了臉皮,無須李朝歌秋後算賬,僅眼前這兩位就能讓自已吃不了兜著走。
意外之七,飄逸出塵的三大神算竟然來自大宇皇室,還是威名遠揚的『無敵』組合。
「對啊?人家跟你講仁慈了么?」
這下宛如捅了馬蜂窩,五女紛紛叫嚷起來。
那是靈遠以陣盤為基,以內力為本形成的小陣法,並不具備自動吸收天地靈氣的功能。
心,不能太軟!
當然不是!
錦衣老者緊趨幾步來到凌九霄身前丈許處,雙手一揖:「這位小哥就是凌公子吧,老朽寧歸田,忝為大寧皇家衛隊總兵。此番率隊前來,是奉命緝拿擅自行動的『無敵』組合,還請凌公子行個方便。」
沒錯,就是未戰先怯。
人的名,樹的影。
……
凌九霄並沒有讓谷正華收起大小困陣的意思,也沒有親自擒拿三大神棍的意思。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未得凌九霄吩咐,谷正華當然不會自作主張。
這事兒玩大了啊!
那時,凌九霄不過區區六品。
凌九霄微不可察地以眼神給她瘋狂點贊,臉上卻是一本正經地道:「做人要寬厚仁慈!『毒蛇』,被咱殺了。而且,人家寧總兵也鄭重致歉了。還要索求賠償不太好吧?更何況,咱好像也沒有什麼損失?」
也是鄭重其事地拱手還禮。
見險情解除,無須凌九霄示意,谷正華迅速將李梵音、洪劍飛等人放了出來。雖身處困陣之中,但寧歸田跟凌九霄的對話,她們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跟其餘四女一道,心中直罵凌九霄獃子——
這番話沒毛病,聽得一眾吃瓜者連連點頭。
沈白薇一個大白眼甩出。
寧歸m.hetubook.com.com田:「感謝凌公子寬宏大量!幕後主使是由大內總管寧無望負責盤查,下官並不知情。」
……
以沈千行便宜岳父的那瘋勁,研製起各種符籙來,怕是需要大量符紙。
……
大寧武林的武者都知道,這個寧歸田既是頂尖高手,又是十足的狠人,死在他手上的江湖客不知凡幾。
意外之一,甫出妖魔市就陷入困陣之中。
見宇歸田如此身份、如此武功、如此年紀,對自已這個小年輕如此尊敬,凌九霄心下頗為滿意。
確實耽擱了些時間。
都成殺父大仇了,那還不得殺之而後快?
一席話說得沈白薇啞口無言。
凌九霄這麼做,既是考較,又是刁難。
不過,這個臭傢伙絕對是故意這麼說的!他就是要打擊我們,就是要咱們知道自已無用。不然,他那麼聰穎,哪能不知道咱們心理很難受、很愧疚?
這些人既然是來捉拿兇手的,那就是友非敵了。
那種深深的無力感,真是讓人心煩。
凌九霄氣質上的變化,別人毫無感覺。
既給凌霄盟裝飾了門面,又讓凌九霄減少了些許尷尬。否則,凌九霄身邊連個護衛都沒有,豈非太過跌份?
意外之五,三大神算竟然是謀害帥氣小哥的兇手。
合著你五姐妹福澤深厚,咱就可以趟贏?
你就不會給個面子順勢承情么?
……
眾女一到凌九霄身旁,就興奮地低聲商議起來。
看家狗越兇猛、越忠心,主人當然越高興。
「對對,除了必須處死幕後主使這個真兇和『無敵』組合這個幫凶外,大宇皇室還得給出讓我們滿意的補償!如果做不到,那就讓我父皇率領大軍親自去取。」
想要幫到郎君,想要跟他並肩作戰,還真得快速提升自已的修為才行啊!
不解風情,又怎能一舉捕獲五位背景不弱的絕世美人之芳心?又怎能讓她們和諧相處?又怎能夫綱大振?
敢在他面前放肆,怕是會立遭殺身之禍。
說考較m.hetubook.com.com——
不高興?
意外之六,儒雅的三大神算竟然如此抗打。
說刁難——
錯!
沒看到他身邊兩大高手的眼神頗為不滿么?
「好像沒有什麼損失?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
付罷,凌九霄語氣平淡地道:「寧總兵來得還真是時候,再晚來片刻,怕是連屍身都沒得收了。」
……
寧歸田舔狗的老毛病又犯了,連連拍胸脯保證:「凌九霄真是神勇,『無敵』組合在您面前簡直不堪一擊。一個時辰足夠了!凌公子請稍候。」
凌九霄:「寧國主做事很有魄力啊!
凌九霄一臉怪異地問道:「本夫君武功深不可測,危急時刻一招反殺神出鬼沒的『毒蛇』,跟你們五姐妹福澤深厚與否有半毛錢的關係?
「『毒蛇』那一劍直接捅進你背心不說,劍上還學浸染了劇毒。如果不是你修鍊毒功有成,哪裡還有命在?」
考較寧歸田的實力。
凌九霄雖有殺神之名,但卻不會濫殺無辜。
二人暗暗納罕:盟主的心境突破了?在常人眼裡難如登天的心境突破,怎麼在他那跟玩兒似的?
衣物,哪有人來得金貴?
之前咱還在為符紙的出處犯愁呢,這就有人送上門來了。嘿嘿,還真是瞌睡遇枕頭啊!
……
你大寧皇室的人三番五次跟我作對,甚至想方設法地謀害我,我刁難你一下怎麼啦?
這個竹扛,咱敲得理直氣壯。
凌九霄內心暗笑:不愧是小魔女!
意外之十,凌九霄好似知曉寧歸田要來妖魔市似的,對他的到來表現得極為淡定。
至於『罡氣通道』,在靈遠離開困陣之時,就已經自動消失了。
凌姓霄知道修鍊很辛苦,可為了她們擁有較強的自保之力和更長的壽元,他必須狠下心來逼迫。
眾目睽睽之下,不宜狂秀恩愛。
說遠,又是作揖打拱,姿態放得極低。
寧歸田的狠毒、武功和忠心,很快得到了寧宇的賞識,一路提拔重用,迅速坐上了皇家衛隊總兵之位。
和-圖-書看今朝,他已是一品大能,身擁底牌無數,而且身邊還有兩位頂級保鏢。
差不多就得了。
凌九霄點點頭:「寧總兵公務繁忙,倒也不是故意遲緩。這麼說來,你並不知曉幕後主使是誰?」
惡狗雖惡,那也是要看對象逞凶的。
打是親,罵是愛,心軟是傷害啊!
……
唉,姑且讓他奸計得逞吧。
好吧,『無敵』組合的老大『毒蛇』早已授首,餘下三人就在我身後困陣之中,請寧總兵自行緝拿、速速審問吧,本公子很好奇幕後主使到底是誰。
「素不相識都能下如此狠手,他們對仇家又會怎樣?麾下有如此惡人,大寧皇室恐怕也好不到哪兒去!」
此言一出,廣場上的嘈雜聲立止。
……
他迷戀權勢,上位之路絕對稱得上是一路腥風血雨,但凡擋道者,只有一個下場:死!
豈非皆大歡喜?
名震寰宇的凌霄盟盟主,就這范兒?
來咬我啊?
你道凌九霄真的不解風情?
近在身側的谷正華和靈遠,卻是立有所覺。
……
谷正華的舉動給凌九霄敲響了警鐘:做人當如是!就得勇往直前。太過惜命,不但會讓親人隨從失望,還會對自已的武道產生極大負面影響。
今日發生之事,大大出乎眾人意料。
很多事根本無須言明,只須一個眼神就已心領神會。
……
此次妖魔市之行表明,這種高手間的過招,咱們五姐妹非但幫不了夫君,反而成了被重點保護的對象。
想法太多,人就會變得優柔寡斷。
身居高位,人就會變得患得患失。
一個時辰夠不夠?」
「凌霄盟七大勢力組成聯軍,直接滅了大寧!」
在他跟前瞎嗶嗶幾句,小命當是無礙。
戰鬥起來,也根本不是對手。
拌嘴,其實也是秀恩愛的一種。
別的不要,就要符紙吧。
意外之九,『無敵』組合的份量竟如此之重,連寧歸田這個屠夫都會親自出動捉拿。
這樣,咱們就顯得不是那般沒用了。
他的人生信條是:擋和_圖_書我官路,無異於殺我父母。
內心更加強大、意志更加堅定、思緒更加淡定……整個人變得更加內斂,如一把在鞘利刀。
如果連困陣都破解不了,那寧歸田就沒有跟谷正華平等對話的資格。
不過,卻失去了斃敵掌下的銳氣。
就跟一年前廢掉大宇前太子寧長天一樣,今兒這事,咱仍然占理!
這一番心理磨礪之後,凌九霄的心境得到了極大提升,表面看來並無多大變化,卻讓他受益無窮。
這十大意外,足夠他們吹噓一輩子了。
靠衣物裝飾出來的范兒,只是下乘。
意外之八,『無敵』組合竟然敢擅自接私活。
錦衣老者這番舉動說明,谷正華的感知和猜測都沒有任何問題,她擅自出陣的做法更是正確之極。
寧歸田連連作揖道歉,又急忙解釋遲到原因:「接到李國主問責書後,寧國主高度重視,立即令下官全力緝拿兇手,不管天涯海角,必須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
向大宇皇室敲竹杠的機會,可不常有。
寧歸田就是媚上欺下之人。
論口才,五姐妹加在一塊都不是凌九霄對手。
不過,滿意歸滿意,該怎麼拿捏還得怎麼拿捏。
只知一味的逞凶,很快就會成為鍋中爛肉。
當初寧長天挑釁時,咱並未受傷,就能讓大宇皇室派遣專門的使節團登門賠罪,好處拿了一樁又一樁。如今咱可是差點丟掉小命,心意不誠豈能輕易原諒?
原因有二:一來牽挂變多了,不敢讓自已出現意外;二來『毒蛇』那宛如地獄魔神的一劍,讓他心有餘悸。
這是下官之錯,跟寧國主無關,還請凌公子見諒!」
媚上者必然欺下。
熟悉大寧皇室之人很詫異,這事竟然牽扯到了大寧皇室?肩負守衛皇城安危重任的皇家衛隊總兵,竟然會遠離皇城捉拿兇手?
幾位夫人猜的沒錯,凌九霄之所以如此『不解風情』,就是要讓她們知道自已無用,從而知恥后勇。
商議正事要緊。
凌九霄當面,他哪敢逞凶?
……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