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42章 真相(下)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42章 真相(下)

費盡心思、吃盡苦頭想要保住楊皇后,想要護得親人周全,沒想到底頭來卻是一場空。
糊弄誰呢?
與此同時,十根細針倏地從包鐵武手中飛出,分別插入黃神算十塊指甲之下。
包鐵武的折磨,實在太狠了!
謀害皇上的罪名,比叛國通敵更加嚴重。
從大寧皇城將情報傳回大淵皇城,再從大淵皇城將情報傳遞至此……就花費的時間來說,至少比從大寧皇城直接傳遞到此要多上一倍!
眾人聽說紛紛點頭,表示認可包鐵武的說法。
殲滅大宇,人家凌霄盟出師有名啊!
誰都沒有想到三大神棍竟然如此硬氣、如此狡猾。
當然是!
以大寧皇室的手段,治愈只是遲早的事。嗯,說不定還能因禍得福,來個破而後立呢。
……
諸多刑具隨身攜帶,親自施刑駕輕就熟。
你說『無敵』組合是奉令行事,並無過錯?
在心旌動搖之時,實時摧殘肉體。
一些有識之士聞之,並無多大反應。
來了!
客觀而言,幕後主使是大寧楊皇后,這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基於此,三大神算打死都不敢供出皇后,只能委屈巴巴地忍受著非人的折磨。
下面進行第三步,作出處決。
根本沒毛病!
幕後主使是楊皇后,已擒獲。
之前叫囂著要嚴懲兇手,要滅掉大宇的五女,早就雙手捂臉,不忍直視。
恐怕沒有那般簡單!
目前,有資格出面阻止者,只有凌九霄一人。
殺掉幕後主使和兇手,再收取一筆數額不扉的賠償款,此案就算是完美了結。
現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朝歌仁厚的人品上了?
嗯,就住在紅岩府洪江波大人府上,拿到寧國主回復意見后,寧總兵、包司長只管前來尋我。如寧國主並無異議,那就與寧大人、包司長就此別過。」
然而,他卻是一臉淡然地看戲。
細針沒入的深度可謂恰到好處。
想棄卒保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無敵』組合扣上判通敵國的www.hetubook•com•com大帽子。
攻心戰,並非只有包鐵武擅長。
失去太子之位,再無可能登基……
不過,凡事追求利益最大化,一直都是凌九霄的行事風格。
三人的表現如出一轍,都一口咬定並無幕後主使,都強忍鑽心痛楚堅決不求饒。
強行拔牙、硬拽指甲蓋、灌尖椒水、坐仙人球、逐一捏碎手指節……手段繁多,花樣百出。
李梵音的信鴿只帶來三句話——幕後主使已然擒獲,是寧長天之母,也就是已經失寵的現任大宇楊皇后。
這點,楊皇后還能勉強接受。
前世身為特警,凌九霄的心理學知識並不差。
因為,直接危及到了皇上性命。
……
也能少吃些苦頭不是?
再說了,技不如人還要主動作死,怨得誰來?
這一記攻心大招,實力太猛了!
當真是痛得死去活來!
想這麼輕鬆地逃過審訊?
凌九霄,可是七大勢力的盟主啊!
不為已甚,大度放過大宇,不值得世人稱頌?
他之所以遲遲不開口向寧歸田說明,正是在施展心理壓力。對方越怕,賠償款自然就會越多。
現場雖有數千之眾,但此刻卻是鴉雀無聲。
這番話一出,至少有四成圍觀者認可了他的說法。
國戰,實力、後勤、鬥志、情報這四項殊為重要,在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情報就成了決定因素。
細針刺入十指,是為摧體。
更沒必要為其求情。
黃神算:「請包司長明鑒!真沒有幕後主使,咱們是閑來無事接的私活。當然,之所以接下這個活,也有替前太子出氣的因素在內。畢竟,他待我兄弟四人不薄。」
……
這一招,直接粉碎了他們保全親人的幻想。
包鐵武開始上手段了。
這番話聽在眾人耳中,包鐵武的語氣除了嚴厲一些,並無多大變化,但聽在黃神算耳中,卻是聲如炸雷。
心驚肉跳的陳、余也很快步了黃神算後塵。
包括凌九霄、寧歸田在內的眾和_圖_書人,皆心有不忍。
……
當然,五十萬兩黃金才是我們接活的關鍵!」
一個是正常調查,有大量的皇室人手可聽從調遣,而且還佔據了主場之利。
可憐天下父母心。
……
血跡、汗水,流了又干,幹了又流……
凌霄盟如果不願放手,那楊皇后就是替罪羊。
寧宇為何不親自發訊?
……
除了收穫海量賠償外,凌九霄還想藉機收穫一波『好人卡』。
這番有真有假,很有說服力。
說!你們到底是哪國姦細?為何要叛變給你們榮華富貴的大寧?」
凌霄盟如果願意放手,那楊皇后就是幕後主使。
如何處置此案,凌九霄其實早就在給李朝歌的書信中給出了答案。
……
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想撈取忠心護主之名?還想博取同情心?
是『君』的老婆,不是『君』本人!
他們內心非常清楚——
……
難怪寧國主會對大淵如此忌憚。
真要這般容易,他包鐵武就不叫『鬼見愁』了。
歸根結底,他才是罪魁禍首!
結黨營私的罪名,並不比叛國通敵輕多少。
……
充分說明,寧長天雖然還有搶救一下的希望,但寧宇卻唯恐惹得李朝歌、凌九霄不快,毫不猶豫地放棄了。
兩相夾擊,黃神算直接痛暈過去。
兩家情報工作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如此一來,他們的親人也就不會有性命之危。
大家都是聰明人,他們知道,一旦凌霄盟叫起勁來,大宇這一關怕是過不去了。
段姝馨念完信鴿所帶來的信息后,寧歸田思潮翻湧,暗自駭然——
想必是被氣病了!
眼快嘴快的段姝馨很快大聲讀完李梵音手中信箋。
為防止出現意外,隨行高手無數。
讓萬千百姓免遭戰火之苦,豈非功德無量?
……
私自拉攏,那就是結黨營私!
如有異議,就請他們儘快回訊。
以寧宇之智,也無須提起。
一個是秘密探查,人手必定不會太多,且只能採取迂迴取證的探查方式,天時和圖書、地利、人和全部不佔。
直震得七竅流血。
大淵的情報系統竟然如此厲害?
為何不以點穴手法控制母子二人,而是多此一舉地採取五花大綁的方式?
不過短短半個時辰,往日仙風道骨的三大神棍已完全不成人樣。
……
由於所有要穴均被宇歸田封死,黃神算根本無法運用內力抵抗痛苦,只能靠肉身硬抗。
兒子被凌九霄害得如此之慘,楊皇后還有什麼好顧忌的?自然是殺之而後快!
大不了,從頭再來就是。
更有甚者,新皇登基后,連性命都難以保全。
任你巧舌如簧,包鐵武仍是不為所動:「『無敵』組合有什麼資格替寧長天出氣?
這一招,是為攻心。
寧長天完好無損時,也沒見你們這般忠心啊?
既然是好兄弟,當然得『共苦』不是?
剛才已明言讓寧歸田全權負責審訊,他又怎能出爾反爾?況且,這三人並不值得同情。
這點,楊皇后就很難接受了。
這說明了什麼?
即便如此,人家花費的時間卻要少得多。
黃神算鋼牙咬破了嘴唇,整張臉密密麻麻地布滿了豆大的汗珠。
實在太慘了!
凌九霄的意見也很重要。
女人,大多是刀子嘴豆腐心。
只要他願意高抬貴手,以李朝歌的不喜擅動刀兵的脾性,或許能放過大宇。
而如實招供,固然可以摘掉『叛國通敵』這頂帽子,但後果卻更加嚴重。
……
包鐵武無疑是位合格的提刑司司長。
……
也不盡然!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其倒也硬氣,愣是口風不改。
細想起來,她這樣做其實也可理解——
這一放棄,不但意味著兒子與皇位無緣,也意味著他再難有出頭之日。
皇後跟皇室有名的殺手組合勾結在一起,想要謀殺誰?除了皇上,還有誰比皇后的身份更尊貴?
交出楊皇后這個幕後主使,就想息事寧人?
談判、審訊跟兩軍對壘一樣,都是攻心為上。
皇后都成了替罪羊,那幕後主使還能是誰和圖書
問題的關鍵,是他們所奉的命令來自何人?
軟硬不吃啊!
當然,礙於面子,賠償之事一字未提。
一招分筋錯骨手,黃神算很快痛醒,接下來就在『痛暈—痛醒』之間反覆徘徊,裡外不離一個『痛』字。
對自已的審訊手段極為自信的包鐵武,此刻也是騎虎難下:繼續下去吧,三大神棍眼看就要斷氣了;就此收手吧,未完成任務不說,還毀掉了一世英名。
寧歸田那隻信鴿所帶來的內容,要多上一些——
聖母,通常難成大事。
她也是習武之人,自然知曉武道之路的兇險。
凌霄盟七大勢力聯手,試問天下誰能敵?
寧長天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
受傷致殘,常有之事。
這頂罪名一旦坐實,別說保全親人了,連族人、朋友都再無活路。
……
三大神棍聞之,再也堅持不住,盡皆口噴鮮血而亡。身為殺手,他們知道自已很難善終,但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這種死亡方式。
落款署名是寧無望。
它們幾乎同時到達妖魔市廣場,其中一隻飛向李梵音,別一隻則飛向宇歸田。
也就是說,即便貴為皇后也是沒資格號令君臣的。
跟凌九霄一樣,他們對幕後主使早就有所猜測。
正好有人願出五十萬兩黃金買凌九霄項上人頭。
……
當我是三歲小孩?
包鐵武冷冷地盯著黃神算,語氣毫無波動:「替前太子出氣?他大鬧人家訂婚大宴,凌盟主大人大量,不取他性命就已經很是仁慈了,還想出氣?出哪門子的氣?」
本著既替主子出氣,又有實惠可拿的想法,咱們就偷偷地接下了這趟活。
畢竟,他才是此次謀殺案的受害者。
同父異母的兄弟,幾乎被他得罪了個遍。
說明大淵比大寧更早得知真相。
請音妹和寧大人作好記錄,此間事了后,迅速分頭傳給李國主和寧國主。
在寧歸田想來,這麼做,應該是寧國主為了向李朝歌表達真誠的認罪態度。
落款署名是李朝歌。
為了向李朝歌m.hetubook.com.com贖罪,連對『謀殺凌九霄事件』毫不知情的廢人寧長天也一併拿下。
就算是三大隱世宗門,恐怕也得掂量掂量吧。
把別人當傻子?
很明顯,那次訂婚風波他們亦是知情者。
雖然他不敢再有什麼明確表示,但身為臣子,看到他整日借酒澆愁,消瘦得不成樣子,心實難平。
……
兒子從風光無限的大宇第一青年高手,變成整日混吃等死的一介廢人……
就在審訊陷入僵局之時,兩隻信鴿突然划空而來。
早就如此,還不如一開始就招供了呢。
顯然,黃神算是位談判高手。
唉,如果大淵借題發揮、不依不饒,大宇危矣!
……
別整那些沒用的!
本官也在其中。
甚至還博得了少許點贊:難怪他們不敢暴露自已身份,原來是怕連累自家主子啊!這傢伙雖然行事陰險,倒也是一位合格的狗腿子,人也比較實誠。
只要不鬆口,包鐵武口中的『叛國通敵』就只是一頂莫須有的帽子,而非真實罪名。
言多必失。
此刻,被五花大綁的母子倆,由王爺寧武帶隊押解,正自向大淵皇城進發,以聽任凌盟主發落。
雙管齊下,端的厲害非常!
凌某會在紅岩河等候五日。
黃神算的口才頗為不錯:「理是這麼個理,可寧長天當眾丟臉不說,還成了廢人,還失了太子之位……
這麼做是想挑起大淵、大宇間的兩國戰爭!
我看你們是居心叵測。
見寧歸田臉色變幻不定,見眾人都在等著自已開口,凌九霄感覺時機差不多了:「第二步也已完美解決!包司長的審訊,很精彩!
既顫顫巍巍地隨風飄搖,又不會因痛苦抖動而掉落。
可兩隻信鴿卻是同時達到。
叛通敵國啊!
無論哪個朝廷,都有一條共同的律令,那就是後宮不得干涉朝政、不得結交文武百官。
只是沒想到,楊皇後身為一介女流,竟然真的敢出手謀害如日中天的凌九霄。
寧無望跟寧歸田關係極鐵,都深得寧宇信任,由他代為發訊也並無不妥。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