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65章 授人以漁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65章 授人以漁

鄭正權直身、抬頭、對視,滿眼皆是真誠。
「如何借用?」
凌九霄將小瓷瓶遞給鄭正權:「這枚仙級療傷丹,凌某專門為鄭兄煉製。服下它,保你傷勢恢復如初!」
可以預見,藥王閣的煉丹團隊入駐之後,寧泉王家的影響將會越來越大,生意也將越做越火。
借用凌九霄之名和投入凌霄盟麾下,完全是兩個概念。前者只是狐假虎威,經不起社會的錘打;後者則成了老虎真正的小弟,從此再無人敢心生輕慢。
「嘶!」
張晟、劉旭、陳瑋三人既然知曉凌九霄威勢無倆,何不直接投效於他?為何要費心勞力地重振雲義山莊?
唉,這些年他和司馬兄想必歷經不少驚險。
事態的發展,雖然與張晟等三人的初衷並不相同,但他們皆是樂見其成。
況且,他還冒著生命危險揭露了岳友群的醜惡嘴臉,為我找到了殺父仇人呢。
對於鄭正權,江湖中人大都是心存同情的。
論才情武功,三人雖然都邁入了大能之列,但三品強者在如今的本盟主眼裡,與螻蟻無異。
為此,岳友群那奸賊還重金懸賞於他。
好一個深謀遠慮的傢伙!
名氣之大,甚至超過了六大門派等老牌傳統勢力。
……
對於散修來說,有一個穩定的家,比什麼都重要。
對此,凌九霄坦然受之。
……
「張某正是如此之想。」
凌九霄一言不發,只是直直地盯著鄭正權。
沈白薇點點頭:「這著棋倒是不錯!以小凌子的影響力和關注度,即日起,雲義山莊勢必會被人劃歸為凌霄盟的朋友。如此一來,倒是無人再敢覬覦雲義山莊。」
已成了大衍王朝的頂尖勢力。
至少在散修心目中是這樣。
看著凌九霄手上的小瓷瓶,鄭正權、張晟、劉旭、陳瑋四人雖有猜測,但卻完全不敢置信。
「已經借用了。」
哪怕鄭正權只是一個傀儡莊主,但也像模像樣,莊主該有的東西絕對不可或缺。
如果鄭正權服用和_圖_書此丹之後,真能恢復如實,那凌九霄無疑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王家的變化,大衍武林皆瞧在眼裡。
最重要的是,寧泉王家的實力和在江湖上的身份地位,皆是得到了質的飛躍。以前的寧泉王家,只能在寧泉鎮這樣的小地方稱王稱霸。
……
而鄭正權想要手刃仇敵,還任重道遠。
就因為咱跟司馬無望關係不錯?
更何況,有了此丹,鄭正權不但可以重新修鍊,還可以繼承父親發展壯大雲義山莊的夙願,還有希望親手斬殺岳友群報仇雪恨。
凌公子在雲義山莊做供奉期間,好像跟我並無多少交集啊?為何會送出如此大禮?
扇動翅膀的蝴蝶,自然就是凌九霄。
「所以,在下斗膽代表鄭少莊主和二位兄弟,懇請各位在此多滯留一些時日。」
原因有二:
這樣,方能報答萬一。
讓鄭正權親自手刃仇敵,正是他故意放走岳家父子的原因所在。
否則,凌九霄這面大旗就被打臉了。
看著鄭正權期盼而哀求的眼神,凌九霄不由為他心痛。雖說自已也曾被袍澤兄弟背後捅刀,但早已連本帶利地清算完畢。
可是,這三人怎麼就敢篤定自已會接納他們?
難怪他煉製的是療傷類仙級丹,難怪他會硬生生地從吳閣主手下搶走這枚丹藥,原來他早有打算。
……
「正是如此,還請張兄解惑。」
真是迷之自信!
鄭正權不手刃仇敵,心氣自然難平。心氣不平,對武道就會產生影響。如此一來,資質極佳的他,就很難在武道上走得更遠。
只是略一思付,即明白了張晟、劉旭等三人為何如此熱心相助鄭正權的原因所在。
用之換取一城一池,一府一地,都毫無問題。
「一句話,我們想輔佐鄭少莊主重拾舊山河。」
凌九霄向來愛才,不忍眼睜睜地看著鄭正權淪為平庸。最重要的是,他需要雲義山莊來揚他大俠之名,來助他收割天道之力。
雖有猜測,但和圖書怎敢相信?
看官要問,投入凌霄盟不還是鳳尾么?
對今日這個局面,他其實早有準備。
個性豪放,也正是凌九霄願意相助的原因之一。
仙級療傷丹,就是他授給鄭正權的漁。
而輔助鄭正權重振山莊就不一樣了。
……
這點,他頗有乃父之風。
眾人皆看向凌九霄。
所謂故土難離,正是如此。
其二,故土難離。
好好習武,重振山莊,並將山莊劃歸于凌公子名下,畢一生之力為凌霄盟招攬人才。
在大光明寺上門尋仇時,這三人都曾出手相助。
「可是,這遠遠不夠啊?沒人敢動雲義山莊,不代表雲義山莊就能重振雄風吧?」
如此貴重之物,如今卻贈送給了自已這個無關之人,鄭正權怎敢坦然受之?
這個說法毫不誇張!
他的打算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畢竟,皇級丹雖也很貴重,但總歸有價可依。而仙級丹,在此之前卻是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傳說。
換成岳友群名聲敗壞之前的雲義山莊,完全有資格成為凌九霄的小弟。
盟主、老大、夫君、朋友,無論哪個身份,他都做得無可挑剔,威望自是與日俱增。
不然,也不會與豪爽的司馬無望一見如故。
藉助凌九霄小弟這個身份,寧泉王家不但輕鬆擁有了血衣樓這個實力強大的打手,生意上還遍地開花。
他的話,在凌霄盟那就是聖旨。
他正無人可用,自已完全就是元老級人物吶。
凌九霄跟岳友群其實並無仇,也就談不上有多恨。
在凌九霄眼神的鼓勵下,鄭正權站起身來,毫無猶豫地俯身跪地,並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靈遠等十一名隨行人員,更是滿臉的驚愕——
我凌霄盟高手如雲,他們哪裡來的自信?
正是鄭正權、張晟、劉旭、陳瑋四人所發。
大家都是明白人。
此刻,他們的心情極度緊張。
今生怎麼還得起?
無可爭議的無價之寶!
……
「妙策只有一個,那就是和_圖_書凌兄!」
若是換成皇級療傷丹藥,他絕不會如此躊躇。
就這麼干!
當然,藥王閣、沈家、血衣樓、第九當鋪這些凌霄盟的勢力也可以加入,只是無論加入哪一家都不可能受到重用。如此一來,又怎能讓妻兒過上幸福生活?
這,是三人討論的焦點。
儘管鄭正權想好了報恩之策,儘管他恨不得立刻服下這枚可以讓他重歸武者行列的仙級療傷丹,可仍然不敢伸手相接。
……
「我?此言何意?」
鄭正權那原本光潔飽滿的額頭上,頓時鼓起了三個雞蛋大小的血皰,看得讓人觸目驚心。
「借用凌兄之名!」
無人擔心他們會成為第二個岳友群。
他當得起這個江湖中最隆重的大禮。
略一思付,凌九霄當即恍然——
非也!
只是沒想到張晟、劉旭、陳瑋三人會送上如此強有力的助攻。
這可是當今世上絕無僅有的仙級丹啊?
他們雖說並非岳友群心腹,但跟鄭正權的關係也並不親密,如今雲義山莊千瘡百孔,他們為何不肯離去?
凌霄盟的大本營在大淵,他們三人都已娶妻生子,只想過安穩的日子,連離開雲義山莊另謀出路都不願意,更遑論拖家帶口地去境外討生活了。
……
多半如此!
因為,這枚仙級丹實在太貴重了!
有了雲義山莊,凌霄盟的號召力就要大得多了。
連續響起四道吸氣聲。
張晟、劉旭、陳瑋三人兩眼發直,呆如雕塑。
凌九霄之所以大張旗鼓前來大淵,卻遲遲不來雲義山莊,正是給岳家父子創造逃走的機會;明知岳友群早已逃逸,還故意前來撲空,自然是有他的打算。
……
看來,咱凌霄盟又要添加新勢力了。
對三人的那點小算盤,眾人覺得無可厚非。
凌九霄麾下高手如雲,以他們三人並不出眾的才情武功,以他們跟凌九霄不算太鐵的關係,加入凌霄盟后最多只是混口飯吃,根本不會受到重用。
難道,他要將此丹贈與和-圖-書鄭正權?
這點無可爭議!
這小瓷瓶內裝的不正是那枚仙級丹么?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這話雖然不錯,但也當不得如此大禮吧?
自已會來雲義山莊。
鄭正權饒是早已練就古井無波的心境,腦海此刻亦是波濤洶湧,宛如擠滿了漿糊——
……
他早就有大恩於我啊!
既然他們扯了凌九霄這面大旗,那就得時刻維護這面大旗不受風雨侵蝕。
凌九霄這是何意?
因為無論實力,還是名氣,身為大衍武林正道旗幟之一的雲義山莊,皆非小小的寧泉王家可以比擬。
躬身接過小瓷瓶,鄭正權擲地有聲:「即日起,雲義山莊跟寧泉王家一樣,唯凌盟主馬首是瞻!」
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寧泉王家只用了五年時間。
反正凌九霄正在想方設法叫響大俠名號,讓以鄭正權為首的雲義山莊借用一下名頭,豈非好事一件?
他們作為無根之萍,要想尋到一個好東家,天底下還有誰比自已更加合適?
雲義山莊當然也不例外,張晟三兄弟除了羡慕之外,也曾在私下裡議論此事。
……
一番見禮寒喧之後,緊接著就是接風宴。
龍映雪對這個敢妄稱自家夫君為凌兄之人,卻是沒有好臉色:「快說!」
站在鄭正權的立場來說,自然希望張晟兄弟扯起凌九霄這面大旗。
他們多半是在等候自已!
以個體的方式加入和整體加入,有著本質的不同,看看洪劍飛和寧泉王家的區別就知道了。
論交情,談不上有多鐵。
寧泉王家頭上雖然坐著凌九霄這個太上皇,但行動上卻有極大的自主權:一切花銷用度,只要合理,凌九霄概不過問;一切行動,只要守法,皆無須報備。
其一,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哦?此乃大義之舉啊!三位兄長有心了。可是,雲義山莊已是千瘡百孔,你們有何妙策讓其起死回生?」
張晟連連點頭:「正是如此!」
與其在寶馬車上哭,不如在自行車上笑。
這點,https://www•hetubook•com.com只要稍微了解自已的人,都不難猜測得到。因為,自已從未掩飾過睚眥必報的性格。
畢竟,現在的凌九霄絕非他們可以招惹的存在。
嗯,凌霄盟勢力雖多,但真正稱得上俠義的勢力,卻一個也無。
其實,他並非扭捏之人,相反還很豪放。
整個雲義山莊,要說跟自已勉強稱得上朋友的,也就只有這三人和鄭正權了。
被凌九霄所認可之人,無一不是豪放洒脫之輩。
凌九霄雖並未刻意釋放氣場,但長期上位者的威壓,卻壓得張晟、劉旭、陳瑋三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張晟哈哈一笑,這才道出答案:「只要凌兄到了雲義山莊,並願意與鄭少莊主,以及我們三兄弟同席進餐,就算是借用了凌兄之名。」
說到行程問題,決定權當然在凌九霄手上。
討論的結果讓他們很失望:不可能!
現在呢?
……
這一說辭頓時引起了眾人興緻,段姝馨更是性急的嚷道:「小凌子剛剛到達此地,你是如何借用的?我怎麼不知道?你就別賣關子了,快快從實招來!」
即便李梵音生成九陰之體后,做起不可描述之事來戰力大增,也仍非戰力同樣大進的凌九霄之敵。
沈白薇若有所思:「扯虎皮豎大旗?」
之所以二上懸賞榜,是岳友群跟他凌九霄有仇。
見沈白薇如此機智,張晟再不敢賣關子,而且語氣也不自覺地變得恭敬起來。
洪劍飛的日子確實過得很逍遙,但很難成就一番事業。這種生活模式顯然不適合拖家帶口,且懷有一番雄心壯志的張晟等三人。
雲義山莊,是否有成為第二個寧泉王家的可能?
對習武天才來說,沒有什麼比廢掉丹田更讓人絕望、更讓人難受的了。
堪堪酒過三巡,張晟就迫不及待地主動解開了凌九霄心中疑團:「凌兄或許會心生疑惑,我們兄弟三人為何會留守雲義山莊?」
這就是他們的真實想法。
這樣,他的生活和安全問題就有保證了。
……
舊恩未報,又添新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