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72章 凌氏製造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372章 凌氏製造

比如沈千行和胡益明。
毒屬性體系既成,我也無須再四處遊歷尋找機緣了。嗯,就替他坐鎮聚賢山莊吧。
胡前輩還好說,可以暗中吞噬毒物修鍊。
凌九霄果然手段逆天。
因為根本隱瞞不住。
塵土飛揚中,胡益明閉目盤坐,兀自處於運功狀態,對外界發生的一切,根本就是不管不顧;靈遠負手而立,對眼前的亂象熟視無睹;唯有凌九霄如鬼魅般飄出……
如無敵襲,白天還堅固無比的練功房,又怎會突然殘破成這個樣子?很明顯,練功房之所以如此凄慘,剛才那聲炸響正是罪魁禍首。
沒想到他今日竟然如此厚待於我。
他,儼然已是全天下最了不起的製造商!
不管怎麼說,靈遠設置聚靈陣的原因,我還是傾向於快速補充凌九霄和胡前輩二人的消耗。
瞧二位前輩神采飛揚的模樣,以及坐在廢墟中飲酒的閒情逸緻,說明根本沒有敵襲啊?
強大的神魂力、入微的控制力、較強的毒屬性體系、多種藥力極強的丹藥……這些,缺一不可。
二人是忘年交,是鐵哥們,又都不喜繁文縟節,胡益明哪裡會向凌九霄道謝?
什麼情況?
他在觀察,在尋找——到底哪團毒力最適合做毒屬性體系之母體。
那是大恩不言謝?
僅僅只是一次碰撞,其餘四團毒力就怕了它。
在他們看來,凌九霄既然有這等妖孽手段,完全可以建立一個凌氏工廠,以大批量生產高手。
難道不堪的現場是他突破晉階造成的?
醉酒眾人,除了鄭正權、洪劍飛、曾令剛這三名二品之外,其餘人等毫無所覺。
咦,四周天地靈氣滾滾而來?
胡益明一聽更懵了:「那你為何說只成了一半?嚇死我了!那種痛苦滋味,咱可不想再次體會了。」
與抽取毒力時的緩慢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凌老大又去了何處?
照他的修鍊速度,半年時間突破一個小境界,就已經算是非常緩慢的了。
靈遠:「還需要我提和-圖-書供其他幫助么?」
就這麼把山莊的主人生生地晾在了門口。
……
它只有冷凍保鮮的功能。
不過也說不準,這傢伙就不能以常理論之。
是急於喝酒。
凌九霄搖搖頭:「只成了一半。」
鄭正權被震醒后,瞧見凌九霄、靈遠和胡益明等三大高手均不在現場,立知事有蹊蹺,當下毫不猶豫地奔向聲響發出之地。
五塊大小不一毒力氣團,在新丹田中碰撞不休,好像有五個齊天大聖在胡益明的肚子里翻騰一般。饒是胡益明忍耐力極強,也是痛得滿頭大汗。
生根這一步就很難了。
……
而且還是突破一個大境界!
身在空中,還不忘向洪劍飛和曾令剛傳音道:「請二位大俠留此保護,防止敵人調虎離山,我去去就回。」
……
這傢伙,還真是個干大事之人啊!
昔日我於他並無恩惠,只是性情機投而已。
系統空間,自成多維:有的空間可跟外界保持同步,有的空間則專門用來冷凍保鮮。
有此可能,他的武功等級咱瞧不透,想來應該已是二品大圓滿之境,突破至一品也很正常。
他們雖也很想前去瞧瞧,但守護之職更加重要。
選定了目標,接下來就是融合生根了。
如今雖然只是二品小成境,晚宴時雖然飲酒極多,但二品就是二品!感知力仍是遠超龍映雪、寧問道、張晟、劉旭、陳瑋等老牌三品。
嗯,還有正在廢墟中把酒言歡的靈遠和胡益明。
是胡前輩突破到了一品,實錘了!
靈遠和胡益明卻視如不見。
……
這小子也太夠意思了!
凌九霄尋找母體的速度極快。
錯!
融合這一步並不難。
賈克思付未畢。
為第九當鋪造紙廠提供核心技術,藥酒和藥王酒的創始人,突破晉階和生成屬性體系跟玩兒似的,皇級丹藥都可以批量煉製……
只見他身形飄忽不定,雙手似抓似吸。
二人談得最多的話題,是凌氏製造。
對了,既然已經https://m.hetubook.com.com大功告成,他們為何遲遲不出房屋?滿屋子的毒氣味,有什麼好留戀的?
凌九霄搞得如此神秘,多半是不想讓自已的逆天手段被人知曉。也是,他友人和小弟都極多,如果每個人都要求生成屬性體系,他還不得活活累死?
好在凌九霄的毒屬性體系還不算弱,好在凌九霄的神魂力足夠強大,好在胡益明的丹田非常適合毒屬性力居住。
凌九霄撤走神魂力的一剎那,胡益明的氣勢瞬間高漲。若非隔絕陣法的存在,恐怕練功房早就灰飛煙滅了。
不可能!
幸好凌九霄事先在毒力氣團外表裹上了一層神魂力。
……
錯!
凌九霄:「正是!」
五團毒力無縫融合,且已在新丹田牢牢生根。
……
這傢伙,還真是讓人驚喜連連看吶。
至於讓生成屬性體系的胡前輩和我成為聚賢山莊的底牌,這個當是不存在。
大功告成,凌九霄卻毫無喜色。
比如楊掌柜和寧問道。
從碰撞的表現來看,它不但速度快、力度強,而且毒性還最猛。
變得更加虛無飄渺和神秘莫測了!
他要逆天么?
胡益明正感慨間,突感一隻大手按上自已后心,耳中凌九霄獨特的磁性嗓音響起:「聚靈陣已然啟動,速速收攝心神,全力運轉內功心法!」
每一次閃爍,至少都達三丈之距。
如此一來,凌九霄練功房鬧出的動靜雖大,但持續時間卻很短,而且並未波及到周遭建築。
知足常樂的胡益明卻是一臉的喜色——
這一幕,讓鄭正權愈加發懵——
言罷,身形倏地一閃,已是消失不見。
凌九霄並未以神魂力阻止五團毒力的碰撞。
……
半個時辰后,一切都已OK!
脾氣很怪之人,未必真有本事。
直驚得賈克連連倒退。
照此下去,他恐怕很難籍此晉階一品。
至於那些向四方激射而去的勁氣,則以肉眼可見的粘稠度,迅速沒入凌九霄雙手,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https://www.hetubook.com•com
磅礴而又極為陌生的氣息?
付罷,胡益明就欲起身。
與凌九霄不同。
……
雙喜盈門啊!真是羡慕死了。
這二人,都毫無做客人的覺悟。
可惜天已漸明,今晚怕是不成了。
雖說來自胡益明身體的不同部位,但好歹也是同一具軀體不是?
媽呀,凌九霄這就超品了?
這動靜……竟然真的是突破?
成了!
鄭正權到達之時,只瞧見了滿在狼藉。
有這樣的騷操作嗎?
又或者,是胡益明前輩尋求晉階一品?
老大的藥王酒真有這般功效?
『咫尺天涯』輕功身法,當真不凡!
直接用最大的那團毒力為母體啊?
乾坤鐲就不行了。
洪劍飛、曾令剛感嘆之餘,當即一前一後地隱身於大廳棟樑之上。
還有,靈遠前輩為何突然進入室內?
如今,竟然連高手都可以成批塑造……
急於道謝?
畢竟,五團毒力源於一體。
要知道,這裏面可是有凌九霄的五位夫人、三位小弟吶,斷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擁有毒屬性體系,我『生死判官』之名,方才名副其實。凌小子的手段,當真匪夷所思!
凌九霄按入毒力氣團的速度,快到胡益明根本反應不過來。這番操作,可以用動如脫兔來形容。
或者,是迅速補充凌九霄和胡前輩二人的消耗?
凌九霄:「毒屬性體系確實成了。」
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似的。
聚靈陣!
……
靈遠前輩原來是為設置聚靈陣而來。
靈遠兩眼一瞟,已知凌九霄之意。
是了,應該是胡前輩的體質和所修鍊的功法,更有利於吸收藥王酒藥力的緣故。
因此,本是活力四射的毒力,一進入乾坤鐲就變成了死物。五團毒力都在哪兒挺屍呢,如何甄別誰強誰弱?
哈哈,成了!
據我所知,當今武林唯有他將這四者集於一身。
看官或許要問,這還用說么?
曾令剛數月前晉階到了二品。
可是,炸響從何而來?
嚇退『西域三鬼』?hetubook•com.com
錯!
鄭正權站在練功房門口直愣愣地猜測。
若他真看重這些禮節,他就不是『生死判官』了,也就不會跟凌九霄一見如故了。
片刻之間,如激流翻滾、如洪流咆哮的木屑、牆渣,統統變成了靜靜流淌的小溪,悉數乖乖回歸練功房。
嘿嘿,我的水屬性體系有望了。
……
胡益明兩眼還未痛得翻白,他就選定了目標——出乎意料的是,他選中的竟然是個頭最小的那一團。
胡益明很是大方地掏出兩壇藥王酒,正欲與凌九霄對飲,卻見凌九霄大手一揮收起隔絕陣盤。同時,向靈遠傳音道:「請前輩即刻來此!」
還有,他的武功等級竟然看不透了?
口味真重!
賈克大驚——
塊頭大,不一定力量就大,不一定是母體之選。
多辦如此!
練功房內的氣勢突然節節攀升,堅固的門窗無不『嘎吱』作響,就連堅實的牆壁也在瑟瑟發抖。
以二人的脾氣武功,以及跟凌九霄的特殊關係,他們確實有資格這麼做。
他剛剛在妖魔市獲得突破,距今還不到半年,而且自從返回大衍以來,他哪有時間修鍊?
……
頭腦清醒得如此之快,果然遠強於人!
真正有本事之人,脾氣大都很怪。
……
難道凌九霄又要突破了么?
多半如此!
這等強度的氣場,應該只是一品。超品大能的氣場咱雖未見識過,但想來不會這般弱。
我呢?
看官或許還會問,那在乾坤鐲時為何不事先確定好?這不是故意折騰我們家胡哥么?
噫,胡前輩的氣場貌似發生了很大變化?
……
凌九霄:「前輩只需設置聚靈陣就好!他離突破只差了那麼一點,有我出手想來已經足夠。嗯,為求穩妥,前輩就在一旁掠陣吧,分出一道神魂力巡視山莊即可。」
兩位平素不苟言笑的前輩,在滿地狼藉的廢墟之中談得眉飛色舞,喝得興高采烈。
直到此時,胡益明方才知道凌九霄的意圖,免不得又是感慨了一番——
從四處激蕩的無根https://m.hetubook.com.com之力,變成居有定所的有根之力,這是生成毒性體系的關鍵。
二人自顧自地碰壇喝酒,不時還丟一粒茴香豆在嘴裏,津津有味地嚼著。瞧那陶醉的模樣,他們喝的不是酒,而是快樂;嚼的也不是茴香豆,而是幸福。
因為,胡益明氣勢攀升的勢頭減弱了。
還要助我晉階一品?
咦,貌似不對!
更加讓他無語的是,所有增元丹、破壁丹之前都已被胡益明消耗一空。
在凌九霄撤去隔絕陣的那一刻,一直忐忑不安地守在房門外的賈克暗自竊喜——
無視胡益明疑惑的眼神:「聚靈陣?」
必須得去水資源充足之地修鍊吶。
胡益明聞之一怔:「只成了一半?不可能吧!我都能感受到丹田內太大的不同了啊?」
這當是胡益明毒屬性體系生成時所產生的氣場吧。
否則,胡益明只怕會痛得死去活來。
也只有這樣做才正常。
以他當初所擁有的超強輕功和妖孽的木屬性體系,即便打不過,在密林中脫身當是毫無問題。
『轟』!
這些,已經夠驚世駭俗了。
但聞風聲颯然,靈遠應聲而至:「成了?」
炸響聲中木屑紛飛,牆體崩塌,勁氣四處激射。
以自身的毒屬性力引導,以神魂力強行揉捏,再加上胡益明的全力配合……
可是,剛剛生成毒屬性體系就突破晉階武功等級?
練功房內勁氣翻騰……
非不願也,實不能耳。
賈克正胡思亂想間。
客觀而言,藥王酒的藥力確實不弱,但貌似沒有強大到如此地步。
難道生成毒屬性體系不消耗罡氣的么?
天色轉明,他們二人又消耗極大,要想保住今晚的秘密,只有通過聚靈陣來快速補充消耗。
對他也算不得什麼恩情。
而且,我的修鍊方式從吞噬氣血之力,突然轉化為吞噬水之力,這麼大的變化能瞞得過別人么?
胡益明根本沒有道謝的想法。
晚宴之時還是二品大圓滿呢,一頓大吃大喝下來竟然就突破到一品了?
這裏,可是我胡益明的福地吶,當然得看好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