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02章 毒計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02章 毒計

可事實上,誠如蘇老弟所說,雙方各有顧忌。
蘇哈克:「正義盟怎麼還未到來?」
蘇哈克原本跟『老富城五傑』素不相識,是凌九霄將他們串聯在了一起。
『老富城五傑』也是喬裝成富商模樣。
就算這一次殺不死凌九霄,那他跟正義盟的仇恨也將越結越深,定成不死不休之勢。
十人確實無時無刻都在防備隔牆之耳,可又怎能防範得了聽力達到二十里開外的天耳通?
就在六人舉杯慶祝之時,一縷淡不可見的青煙緩緩從靠近蘇哈克的那根樹枝上飄走。
別說六人正自商業互吹了,就是細心查看,在濃濃的夜色中也未必能發現那縷悄無聲息的青煙。
蚍蜉撼大樹?
隱瞞武功?
……
為方便議事,為掩人耳目,崔家主直接包下了最頂層的三樓:他們五兄弟和蘇哈克一人一間,蘇哈克的四名隨從每兩人一間,八間客房正好住滿。
這樣,便於收拾房間、整治衛生不是?
至於蘇哈克那四名隨從,還沒有資格參与密談。他們,此刻正奉命在一頭一尾的房間內警戒呢。
按說雙方一見面,應該是天雷勾地火般大戰一場。
當然,只有江汐武林盟慶典大會期間,富貴客棧的生意才會如此火爆,平時是不可能客滿的。
崔家主緩緩呷入一口藥酒:「剛才不是說了么?唯今之計,只有煽風點火!
畢竟,凌九霄先後坑殺了六大門派數百優秀弟子和入品高手;而大光明寺也曾多次追殺凌九霄,甚至還讓其首上懸賞榜……
蘇哈克:「不顧一切的那種?」
想親自參加慶典盛會,又擔心被惹不起的仇家給盯上,那就只有喬裝改扮嘍。
蘇哈克果然回應積極:「如之奈何?」
邱家主:「二哥所言極是!依照不成文的規矩,大人物不都是最後一個出場么?」
此番相約而來江汐府,他們並不是為了正面硬剛凌霄盟和凌九霄,而是伺機殺人放火和落井下石。
馬家主:「如果只是hetubook•com.com這樣的話,咱們這一趟怕是白跑了。唉,連打醬油都算不上,最多只是吃個瓜。」
巴不得一人一舉包下整個客棧呢。
那段時間,凌九霄是九死一生吶。
這一招,他早在黑山森林反殺六大門派圍山之人時,就屢有施展,此刻用起得可謂輕車熟路。
……
將相鄰的客房全部親自察看一遍,並緊閉門窗之後,這才悄然返回,重新落座。
若非凌九霄習成了天耳通,若非近日來一直在不間斷地以天耳通尋找岳友群這個擅長隱藏的毒蛇,若非擁有木屬性體系……
跟崔英傑一樣,崔家主也頗有幾分計謀,也是一個陰死人不償命的主,四位義弟對其也是言聽計從。
十人逼真的偽裝,謹慎的言行,確實瞞過了黑虎幫暗機壇的明查暗訪和凌霄盟的嚴密警戒。
他們知道崔家主分析得有道理,但他們很難受。
……
……
蘇哈克:「這個無妨!事後如何脫身?」
任何人不得靠近蘇哈克的房間。
莫斯科不相信眼淚,世上也沒有如果。
不滅掉正義盟,李朝歌、段遜等人豈非很沒面子?就算他們不在乎面子,總得在乎女兒的感受吧?
蘇哈克:「也就是說,正義盟此行,只是為了打臉凌霄盟?凌九霄並不會遭受什麼危險?」
崔家主:「試探凌霄盟的整體實力,試探李朝歌會有什麼反應。」
此策,可謂兵不血刃就能達到報仇目的。
其餘四人,也是紛紛擊節讚歎。
喬裝改扮?
為何都喜歡裝扮成有錢人?
見崔家主如此鄭重其事、如此小心謹慎,眾人都知曉他接下來的說話內容,定然非同小可,皆是興緻大增。
崔家主略一沉吟,陰惻惻地低聲道:「既然他們兩家打不起來,不如咱們從中……」
崔家主:「崔某跟天地道的外事長老頗有幾分交情,就以閑聊之名靠近天地道吧。只是得委屈蘇兄弟了,你得扮成我的貼身保鏢。」
m.hetubook.com•com蘇哈克:「因為正義盟擔心凌霄盟事後全力報復,而缺少李朝歌的凌霄盟干不過由玄妙帶隊的正義盟。這個,崔大哥剛才已有所分析啊?」
崔家主不愧是老狐狸。
蘇哈克:「那要如何做才能消除兩家的顧忌?」
事實上,他們所想所謀確實很精彩!
崔家主:「此言大善!兩家確實各有顧忌。」
因為他的計劃能否順利實施,蘇哈克是關鍵。
如今的凌九霄,對他們來說無異於參天大樹。
月黑風高,陰雲密布。
防不勝防啊!
……
崔家主:「記住,穩妥起見,咱們最好找那些武功不高,資質卻不弱的年輕弟子下手。」
兩家互相仇視,這是沒跑的了。
崔家主:「哦?怎麼個簡單法?且說說看。」
當即再次起身,穿窗而出,親自將那棵古老的大槐樹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搜查了一遍。
兩家有顧忌,說明理智尚存,說明怒火還不夠猛。
蘇哈克:「很簡單!」
蘇哈克:「崔大哥是說由我出手,然後嫁禍於凌九霄和胡益明二人?」
年代久遠,不知樹齡幾何。
十人剛剛入住富貴客棧,就已被凌九霄『掃描』入耳。只不過,他一開始並未引起重視。
崔家主:「咱們預先服下解藥,然後跟天地道的中毒者一樣,躺下、死去。嗯,連中毒癥狀都要一模一樣!在兩家徹底爆發大戰之後,咱們再趁亂脫身。」
蘇哈克:「不知不覺地放翻?用毒?」
認為密謀場所萬無一失,認為所謀之事萬無一失,六人提前舉杯慶祝,實也無可厚非。
還讓蘇哈克對四名隨從作了嚴肅的叮囑?
『鬼域宗』只來了五人,由二品大成境的大師兄蘇哈克帶隊,裝扮成前來做生意的域外富商模樣。
一旦發現可疑形跡者,立即大聲喝問,以示提醒。
可是凌霄盟在解散之前,定會雷霆出手。
仰頭喝乾杯中酒,崔家主這才慢條斯理地道:「敢問蘇兄弟,他們兩家為何m.hetubook.com•com打不起來?」
為何要有意討好蘇哈克?
蘇哈克頗為疑惑:「為何?正義盟不是要跟凌霄盟爭當天下第一勢力嗎?凌霄盟唯一的半步超品李朝歌不來,不是正好趁機拍死凌九霄這個盟主么?」
……
寶寶心理苦啊!
富貴客棧共三層樓,每層樓八間客房。
客棧是按房間收費,掌柜自然毫無異議。
崔家主說完,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陰笑。
……
陳家主:「試探?」
而且,凌九霄的記憶中好像並無蘇姓友人。
凌九霄第三次『掃描』時,崔家主過分謹慎的一系列舉動,頓時讓他感覺很不對勁,從而牢牢將之鎖定。
正是『老富城五傑』和蘇哈克。
客棧雖小,名字卻很喜慶,叫富貴客棧。
讓他的四位義弟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正面硬剛的事,就交給正義盟和玄妙去做吧。
肖逸笑以凌九霄的身份,先後在馬夫雲、猛虎寨、惡龍崗做下大案后,蘇哈克曾與『老富城五傑』不約而同的前往追殺。
可是,他們又怎逃得過凌九霄的天耳通?
富貴客棧地處江汐武林盟十里之外,由於價格便宜、環境舒適,距離江汐府又不是太遠,因此倒也被各界人士住得滿滿當當。
說到這裏,頓住、起身、掠上屋頂。
說完,崔家主連連搖頭嘆息。
也算是忘年交吧。
明明是他自已分析所得,他卻強調『誠如蘇老弟所說』。這樣做,無疑更容易得到蘇哈克的積極回應。
五人都是三品巔峰境,分別是『富城五傑』的父親,為便於稱呼,姑且叫做『老富城五傑』。
崔家主:「煽風點火!
陳家主:「一巴掌恐怕拍不死吧。」
馬家主:「四哥言之有理!凌九霄那小賊雖說只是一品初期,但他越級戰鬥的能力實在太強了。玄妙雖說是半步超品,僅僅一巴掌未必能建功,我猜至少得三巴掌!」
蘇哈克擊掌嘆道:「好計!只要成功,何愁兩家不打得天崩地裂?到時咱們再四處和*圖*書點火……嘿嘿,妙!可是,要如何靠近正義盟?」
好不容易有人敢對凌九霄出手,到頭來卻只是不痛不癢的懲戒?
夜色漸深。
蘇哈克雖然只是二品大成境,但一身毒功非同小可,尋常一品大能也未必是他之敵。
……
氣勢洶洶而來,丟下數百具屍體后狼狽而去?
此一時彼一時。
苟家主:「蘇兄弟別急,該來的總會來。」
這種情況下就該咱們出手了,通過煽風點火,將本就苦大仇深的兩家變得怒火滔天,徹底失去理智。」
因為,『崔大哥』、『蘇兄弟』這些稱呼太過尋常。
剛一落座,似又想到了什麼。
……
蘇哈克:「大善!」
是夜。
蘇哈克:「這個怕有難度吧!玄妙雖然素喜爭強好勝,但控制力一直很強的。」
崔家主:「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蘇兄弟不是正好擅長使毒么?凌九霄和胡益明不也擅長用毒么?」
他們哪知凌九霄竟然不聲不響的習成了此功?
若非運氣爆棚,再加上有點小手段、小聰明,恐怕凌小賊子一百命都不夠取的。因此,說他們兩家水火不容都嫌輕了,妥妥的血海深仇啊!
看起來疹人之極!
……
在此次慶典大會期間,這樣的事、這樣的人還少么?人在江湖飄,誰沒有幾個惹不起的仇家?
犬子和蘇老弟的三位師弟,就是想殺人領賞,這才死於凌小賊的暗算之下。
……
蘇哈克單獨居住的那間位置居中的客房內,六人正在一面小酌,一面輕聲交談。
馬家主立即開口附和:「對啊?凌霄盟是由凌九霄串聯而建。他一死,凌霄盟勢必分崩離析。」
預示著暴風雨就要來臨。
他和正義盟還有何顏面存活於世?」
即便如此,崔家主仍不放心,請蘇哈克親自去叮囑他的四名隨從,務必提高警惕。
崔家主:「無須嫁禍,玄妙自會想到他們。」
崔家主:「不錯!就算玄妙仍然控制得住,莫名其妙被翻車的死者親友,也必定會怒而出手。如和_圖_書此一來,玄妙除了殺神附體、血洗江汐武林盟之外,再無他途。
因為如今江汐府的地面上,攜刀佩劍的武者和大腹便便的富商這兩類人最多,湮滅于眾才不易惹人注目。
蘇哈克:「當然是暴跳如雷!」
崔家主的計劃,還真有可能得逞。
不問可知,那縷青煙正是凌九霄所化。
崔家主:「控制力強,是因為事態還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不知不覺地放翻正義盟成百上千人,而且還是無可救藥那種,玄妙會有何反應?」
幾次三番之後,六人竟然成了好友。
崔家主:「正是這樣!讓玄妙發瘋,從而產生一個念頭『先乾死對方再說,那管他事後洪水滔天!』」
瞬間消失不見。
……
這是要搞事的節奏啊!
剛剛組建不久的正義盟,顯然承受不住凌霄盟的怒火。所以,玄妙不敢對凌九霄下狠手。
更何況,崔家主事先還親自細察了一番?
崔家主:「理是這麼個理!
如果任由事態按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明日慶典時,大戲多辦不會上演,最多只是出台一些邊角小戲。」
富貴客棧之所以如此吸引客人,是因為院中有棵古槐樹。樹冠大如華蓋、樹榦須得五名成年人牽手合抱、樹根交錯盤節……
他們還沒有愚蠢到那個地步。
畢竟蘇哈克『只有』五十余歲,而『老富城五傑』皆年近八旬。
……
別說拍死了,就是重創都不敢。」
蘇哈克:「有道理!那咱們該如何行動?」
崔家主說完后,眾人陷入沉默。
『富城五大家族』來的則是五位家主。
崔家主搖頭道:「玄妙未必敢下狠手。」
有其父必有其子。
崔家主:「打臉凌霄盟是肯定的!踩低敵人,就等於拔高自已。此外,恐怕還有試探的成分在內。」
蘇哈克:「善!」
蘇哈克:「五位家主,你們說玄妙會不會一巴掌拍死凌九霄那小惡賊?」
常常空房過半。
任何人不得攀上那棵大槐樹。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