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11章 大刀闊斧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11章 大刀闊斧

當然,該上交的稅收,該落實的制度,還得落實。
至少不會成為受氣包。
六年前,弱雞凌九霄總是被白高峰調侃,如今好不容易翻身做了主人,怎能不加倍還回來?
我們的目標,是稱霸天下!
而且,定是有要事相詢。
否則,一直這麼準備下去,何時是個頭?
……
為此,他很感動——
凌九霄得勢不饒人:「你江汐分店掌柜這個身份不也是老大么?難道暗地裡還有什麼太上皇管著?莫非是背地裡有了老相好?坦白從寬!」
世界舞台那麼大,我要在上面盡情跳舞!
往大點說,他們還想不想繼續存在下去?
剛你不過,拿自已撒氣總可以吧。
……
以凌盟主行事之穩重,他既然當眾說出那一番話,顯然是對凌霄盟的實力很有信心。
這一次,既沒有掌聲,也沒有喝彩聲。
人都被雷成雕塑了,還怎麼鼓掌喝彩?
馬肯伍也是躍躍欲試。
……
這意味著他們的舞台將無限廣闊吶。
他雖說是專門負責凌霄盟的情報信息,但還有一個身份是風聞樓在江汐一帶的負責人。
總之,包堂主只管大刀闊斧地干。
一切落實之後,江汐武林盟的變化定然天翻地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還是那句話,只管大刀闊斧的干!天塌不下來,就算天塌了,也有我在前面頂著。
他負責的是聚賢山莊一帶,身份同樣是堂主。
忍一時心氣不平,退一步積鬱成疾。
免得一些心性不穩者好高騖遠。
畢竟江汐武林還得靠他坐鎮吶。
白高峰喝光壇中最後一滴酒,仰天長嘆道:「活了近五十年,我現在總算知道天下最毒之物是什麼了。」
一則凌九霄也是了江汐武林盟的建設,二則曾令剛、洪劍飛二人是凌九霄的朋友,三則凌九霄是大盟主,四則他的拳頭沒有凌九霄硬。
……
……
不落實,再完備的法令制度都只是擺設。
當然,在出手相助前,還得調侃白高峰一番。
和-圖-書既然決定把江汐武林盟打造成自已的主力軍,凌九霄當然從一開始就要夯實基礎。
這四條,無論哪一條都把白高峰吃得死死的。
「去去去,誰要跟你這酒漏斗比拼酒量了?」
為緩解尷尬,凌九霄連忙轉入正題。
所以,刑罰堂之人必須個個鐵面無私。
他是婁不言指定的風聞樓江汐分堂堂主。
可是,除了拿藥王酒撒氣還能怎麼著?
他是個聰明人。
雖說咱心中早就有此猜測,但沒想到凌九霄這麼快就當眾暴露了他的想法。
會後,就請各位按任務分工各自展開。
刑罰堂的人員,從各幫派選調。
他這幾日正在為拜見凌九霄的事發愁呢,若不是盼著這一天,馬肯伍當是早就走馬上任了。
同時表明,他是把自已當成了心腹中的心腹。
咱這不是求風聞樓辦事,是給他們送銀子吶。
從其言語之中,眾人已經隱隱瞧見了一支令行禁止、摧城拔寨的鐵軍模樣。而他們,將是這支鐵軍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是以,這些話盡量不要讓外人知曉。
一旁看戲的包鐵武很激動。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二位助理皆是二品大能,咱正準備帶著他們前往風聞樓江汐分舵以壯門面呢,卻被強硬截胡了!
刑罰堂,就是法令制度落實的督導者。
武功尚可,是為了便於執法;人品剛正,既是為了嚴格執法,也是為了樹形象、做表率。
要知道,咱們要打造的是一支凝聚力強、戰鬥力高的文明之師,而不是層層盤剝的腐朽軍隊!」
從白高峰、胡益明等人的表情,他不難知曉:凌九霄稱霸天下的野心,這些人之前並不知悉。
又擔心凌九霄悄然離去。
凌九霄微微一笑:「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包堂主只管埋頭研製法令和相關機制。
不過,凌九霄也並非不管白高峰死活。
果然是要稱霸天下!
以其並不算高的身份,能這麼快見到白高峰這個江汐武林盟主,豈能不和圖書激動?
這一次凌九霄雖未主動要掌聲,卻是掌聲滿堂。
顯然,他們都認為白高峰的顧慮沒毛病。
凌九霄這最後一句話,直把白高峰氣得七竅生煙,悶聲不響地只知一個勁地猛灌藥王酒。
而且,我這個大盟主還在江汐坐鎮呢。」
此次雖是白高峰召見,但在婁不言想來,這必定是出於凌九霄的授意。
……
「親自登門怎麼啦?咱這不是求著人家嗎?」
嗯,此處應該有掌聲。」
凌九霄地位太高,他夠不著,胡益明呢?
他風聞樓以後還想不想在江汐地域廝混了?
小的用於江汐武林盟,大的用於凌霄盟。
這種情況下,他哪敢前去打擾?
毒舌?
……
總有機會混個臉熟吧。
……
包鐵武更是被感動得熱淚盈眶:「感謝凌盟主對屬下的信任,我保證完成任務!沒說的,咱一百六十多斤,從今天開始就交給凌盟主了!」
凌九霄:「???」
「給婁副樓主捎個口信即可,就說你要見他。」
就先從刑罰堂自身嚴起,接著從白盟主、李掌兵、王軍師、包堂主、兩位盟主助理和六位長老嚴起,最後才是嚴格要求親衛軍和預備隊。
「唷,白老哥這是幹嘛呢?怎麼跟酒較上勁了?莫非你是看到我帶兩位助理在身邊做事,心頭高興?唉,你這就見外了哈,咱哥倆還分那麼清幹嘛?」
要求有兩點:一是武功尚可,二是人品剛正。
來來,喝酒喝酒!
這些基本道理,他門兒清。
他們雖然屬於江汐武林盟,但並不在我的戰力版圖之內。只要不作為非作歹之事即可,只要能源源不斷地給預備隊輸送人才就好。
嗯,素聞曾令剛和洪劍飛兩位助理心靈手巧,那就跟我一道製作傳單吧。好鋼,就要用在刀刃上啊!」
……
凌九霄語重心長地道:「老哥你還是沒想明白!
婁不言敢得罪凌霄盟的人?
本想調侃白老哥一番的,沒想到反被調侃了。
如此好事,和-圖-書婁不言還不跑得飛快?
根本沒有絲毫猶豫。
錯,那不是截胡,人家凌九霄那是天胡。
可以毫不謙虛地講,從今往後,我凌霄盟的新聞至少要佔據新聞界的半壁江山!
他只用一句話就教會了白高峰怎麼做大佬:「言歸正傳!跟風聞樓一個分般主洽談生意,還用你堂堂大盟主親自登門?你不嫌掉價我還燥得慌呢。」
沒有多大興奮感,靈遠鼓起掌來自然也就沒勁。
至於其他幫派,倒可以放之以寬。
因為凌九霄這一席話,可謂高屋建瓴。
「嘿嘿,那可不一定哦!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堆風姿卓絕的半老徐娘供老哥挑選?當然,只要你身體吃得消,全部收了也行,小孩才做選擇題不是?」
要知道,戰鬥才是成長壯大的最佳途徑。
人數的規模,暫定五百人。
……
凌霄盟麾下共有九大勢力,凌九霄獨獨對江汐武林盟如此勞心費力,意圖已經很明顯:那就是將江汐武林盟打造成征伐天下的主力軍!
此次不能見到鄭正權雖然微有失落,但整體來說還是樂於此行。因為凌九霄和胡益明這兩位大佬,都還在江汐武林盟吶。
其餘諸人,包括胡益明和白高峰在內,是直接被凌九霄的話給雷倒了。
眾人心海泛波——
自已所在的小江湖,倍受凌九霄這個大江湖的盟主信任,眾人怎能不拚命鼓掌?
頂著一個大腦袋的牛長發,同樣很是興奮。
傳單銷售生意,咱們第一個想到風聞樓,已經夠尊重他們了好不好!你白大盟主親自召見婁不言,並親自與之洽談,已經非常尊重他們了好不好!
「還一堆呢,滾!你小子吃長了,竟然開起老哥的玩笑來了。我這小小掌柜,手底下不過幾十號人,算得什麼老大。嚦,老夫塊頭倒是大、酒量倒是大。
「滾你的吧,就咱這頹廢不堪的小老頭,有誰會瞎眼瞧上咱?」
嚴人先嚴已。
商人的嘴,果然厲害!
不是天下最毒婦人心么?
hetubook.com.com連拼酒都拼不過,只能自已喝悶酒。
靈遠,是早就知曉了凌九霄大肆招兵買馬的真實意圖。而且,他也猜測舉事之期日益臨近。
……
本想厚著臉皮上門求見,奈何凌九霄這幾日都在組織江汐武林盟的高層議事。
由於包鐵武剛剛到來,對各幫派並不熟悉,因此刑罰堂的人員選調,由李錳一併完成。
為何要強調這兩點要求?
這才剛剛加入,還寸功未立呢,就被委以重任,就身居高位,就被引為心腹……
胡益明給出了非常精妙的一記助攻了:「噫,老哥你喝酒還喝出感悟來啦?我這個以毒為友者很想知道,天下最毒之物到底是什麼?」
如此胸襟和氣魄,果有明主之姿!
眾皆大笑。
凌九霄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
事事畏首畏尾,成何體統?
畢竟,凌霄盟麾下可不止江汐武林盟一家勢力。
包鐵武再次感動得熱淚盈眶。
稱霸天下?
眾皆大笑。
……
太欺負人了!
自已都做不到,有何資格去要求別人?
眾人為何掌聲熱烈?
嗯,你且先喝壇酒壓壓驚。
在自已的一畝三分地指手畫腳不說,還跟我搶人。
等凌九霄空閑下來后再行拜見?
跟白高峰搭上關係,對他日後的工作太重要了。
「呃……感覺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唉,這老九做習慣了,剛當上老大還真有些不習慣,魄力明顯不足啊!看來,我的行為準則還得加上倆字——霸氣!」
至少是一個好的開端。
與會之人,除了靈遠、胡益明之外,皆是一副言之有理的表情。
「呃……那依你怎麼著?」
睚眥必報,並沒有什麼不好。
心頭一萬句MMP飄過——
跟白高峰處好關係,對他百利而無一害。
見包鐵武哭得稀里嘩啦,凌九霄扔出一壇藥王酒:「包兄弟是不是被我的話雷到了?要做好心理準備,這種雷人之語、驚人之舉,不過是我的常規操作而已。
怎成了我的舌頭了?
「誰和圖書求誰?咱凌霄盟做事還用得求人?」
大寧皇室等級森嚴,官本位思想極其嚴重,當然不會出現這等現象。
……
……
有了較為完備的法令制度,這並非最重要的一步,最重要的是落實!
不然,江汐武林盟百廢待舉,身為盟主的白高峰不會在這個時候召見自已。話又說回來,即便不能見到凌九霄,見到白高峰也心滿意足了。
有了相對完備的法令制度,有了刑罰堂的強有力督導,江汐武林盟才會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如此良好的氛圍,正是他所想要的。
這個道理他們懂。
白高峰一本正經地道:「凌小子的舌頭!」
不出凌九霄所料。
「酒量大?來來,咱哥倆大戰三百回合。」
見氣氛有些凝重,凌九霄又甩出幾壇藥王酒:「這些目前都還只是鏡中花、水中月,距離真正浮出水面還有很長的路的要走。
此子,恁地可恨!
地基打得不牢固,房子建得越高就越危險。
一切麻煩有白盟主為你擺平,整個凌霄盟就是你堅強的後盾!」
典型的殺人誅心!
接到白高峰召見自已的傳信后,婁不言立即帶著自已的哼哈二將牛長發、馬肯伍直奔江汐武林盟總部。
共研製一大一小兩套。
然而事與願違。
另事明主之舉,當真正確之極。
凌九霄睃視眾人:「稱雄大衍?
「這樣做是否顯得不太尊重人家?」
不得不說,凌九霄對江汐武林盟的發展規劃,包括強收官道的管理權,確實很有大刀闊斧的意味。
凌九霄的九年制義務教育可不是白念的。
格局太小。
根本沒給自已出牌機會嘛。
這,才是天下第一勢力應有的逼格嘛!
就連靈遠的鼓掌,也是那麼的有氣無力。
眾人聽了頻頻點頭,滿臉振奮。
因為凌九霄這番話著實有些深重。
退一步說,就算沒有這等好事,你白盟主召見,他一個小小的舵主敢不來么?
除了靈遠一人之外,余者無一鼓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