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13章 商界奇才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13章 商界奇才

就算被他調侃擠兌,那也是整天好心情。
樓主失望之下,定會派人選接替自已。
哪有自已人商業互吹的道理?
可笑自已之前還想從中撈取一筆呢。
他被迫多次亮出自已的底線,自是毫無優勢可言。
他知道,白高峰所言非虛。其餘四家都有極強的銷售能力,自已並非不可或缺。
……
先是拋出誘人的魚餌,當你吞鉤后卻又不急於收竿,而是鞭辟入裡的一通打擊。在你感覺無望之時,準備認命之時,卻又還你自由,還給出更大且無鉤之餌……
既然百機門瞧不起我,咱憑什麼要高看他一眼?
而且,它既可收藏,也可當作門票使用。
這就是大佬的談判方式么?
這並不矛盾。
此次能否成功合作,其重要性當是遠遠大於交上白高峰這個朋友。咱馳騁商海數十年,還是第一次遇到讓人如此無所適從的對手。
因此,咱第一家就選中你風聞樓,看似偶然,實則必然。我相信,你們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傳單飛遍全球,讓各行各業的人知道四大秘境的存在!
凌盟主直到現在,也還是第九當鋪的合伙人呢。
還怎麼飛黃騰達?
除了風聞樓之外,我相信百機門也會對合作之事感興趣。還有,血衣樓的情報網路系統貌似也不弱。
甚至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崇拜者,在他的居所蹲守,對他進行圍追堵截,要求見他一面,企盼得到他的親筆簽名,或者是以留影石合影……
尤其凌九霄和李梵音,還是明星中的巨星,二人都擁有無數鐵粉。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
將帥有一個睿智的頭腦,實在太重要了!
當然,如果婁副樓主無意進行後續合作……那好,你們現在就可以走了。
漲姿勢了!
雖說有罵人的嫌疑,但婁不言哪會計較這麼多?
當真是出神入化的談判手段啊!
因為,製作精美的傳單,是鐵粉的必備名片。
凌九霄這小子對人性、對人心的把握,果然毫到毫巔!明和*圖*書明是咱求人辦事,現在反成了人求我辦事。
婁不言不敢接白高峰的話題,而是轉入傳單本身:「傳單是由凌盟主和他的五位夫人親手所制?難怪如此精細!這則消息也請白盟主一併通告天下。」
如果你風聞樓的胃口太大,那咱只能表示遺憾,只能期待下次合作了。嗯,既然同在一塊土地上刨食,咱們合作的機會還很多。」
見白高峰遲遲不切入正題,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既如此,白高峰又何必白費這半天勁?
很明顯,白高峰已經牢牢掌控了約談的主動權。
風聞樓江汐分堂堂主牛長發一聽大急——
既然已經決定了放長線釣大魚,他索性不求回報,出力只求賺個吆喝:「承蒙白盟主瞧得我風聞樓!這次合作,咱們不求收益,只是純粹幫忙售賣傳單,就當是出力交好白盟主您這個朋友,如何?」
既美觀又實用,市場當然可期。
白高峰點點頭:「那是當然!一切為了銀子嘛。」
接下來該怎麼合作還得怎麼合作。
他獲得此次合作機會的想法比牛長發更急迫——
白高峰這一席話,直說得婁不言喜上眉梢:跟被白高峰接納為朋友相比起來,此次合作與否就無關緊要了。
每次有類似生意,都要重新尋找合作夥伴?
……
「很簡單,風聞樓在江汐的實力最強!」
這是他暗中定位的分成數目。
此外,第九當鋪、寧泉王家的銷售能力並不差。
白高峰哪裡知道凌九霄其實做的是明星夢?
既然老哥如此仗義,非要讓咱也獲得一些好處,那就一九分成可好?
「不錯!在別人眼裡或許分文不值的東西,在收藏家眼裡很可能價值連城。」
峰迴路轉。
婁不言雖也是商界有名的老狐狸,是生意場上的談判高手,但在穩坐釣魚台的白高峰面前還稍顯嫩了點。
我可以與你交朋友,但卻不能跟你合作做生意。
下次合作?
實力弱,說明對我江汐武林盟不太看和_圖_書重。
這當然求之不得。
婁不言也是個果斷之人。
誠惶誠恐啊!」
嘿嘿,還嫩了點。
即便如此,他還擔心被拋棄、被放棄。
語氣略顯急促。
誰說朋友之間就不能合作做生意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此乃天下至理。
從一開始就聽其報價,直接同意不就完事了么?
……
實在太難對付了!
凌九霄和他的五位夫人,無疑是這塊大陸的明星。
「白盟主過獎。」
牢牢掌控談判主動權的白高峰不答反問:「合作?婁不回樓主不覺得現在談合作為時過早了嗎?」
如此一來,咱之前的想法就大錯特錯了。
既然是合作,當然就得互利互惠。
「婁副樓主高才!凌盟主的仰慕者數不勝數,這張傳單在這些人眼裡,多半就是珍藏品了。」
婁不言興奮地連連拱手:「多了這則消息,傳單的價格至少要翻上十倍!」
每一句話都滴水不漏,都必須得細細品味。
婁不言縱橫商海數十年,他當然都知道,約談中誰先亮出自已的底線,誰就是處於被動的一方。
跟著這小子混,心情就是酸爽。
因此,一個強大的風聞樓江汐分堂,更加符合我江汐武林盟的利益。
他的墨寶,萬金難求。
找他們合作,豈非更好?
朋友是對等的關係。
婁不言滿臉喜色,笑得合攏嘴:「能交上白盟主這樣的朋友,小的……」
……
而且,收集販賣與江汐武林盟相關的消息,這隻是你們工作的一部分。
如果婁副樓主想交我這個朋友……那好,你成功了!
……
「有道理!」
不過你們放心,咱仍會照顧風聞樓生意的。」
轉念一想——
既是意外驚喜,又是自已心目中的理想價位吶。
咱沒那閑功夫。
咱江汐武林盟,也會從你們購買訊息。
只見眼巴巴地瞅著白高峰道:「不知白盟主想要怎麼跟風聞樓合作傳單銷售事宜?」
風聞樓只拿一成。
沒想到白高峰直接給出了兩hetubook.com.com成的報酬。
聽白盟主話里話外的意思,他這是想通過此次合作,直接定下長期合伙人?
……
這就是年輕時,即有商界奇才之稱的大佬么?
哈哈,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婁不言聽得汗珠點點滴。
唉,說不得,只能白乾活以賺取一波吆喝了。
白高峰略一沉吟:「二八分成吧,你們二。」
傳單的材料、製作都是你們負責。而且,凌盟主還得往傳單內烙印罡氣。
他走過的路,被無數人尋蹤。
因為,談判結果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咱自掏腰包倒貼銀子成不成?
婁不言最後還是達成了自已的目的。
哪怕是賠本賺吆喝都可接受。
不對!
你說你是凌九霄和李梵音的狂熱愛慕者,證據呢?
連他們親手製作的傳單都沒有,你沒有資格自稱是他們的鐵粉!
它可讓自已鐵粉擁有優越感、大刷存在感。
可被白高峰一通說教之後,兩成直接變成了零分成。
他們親手製作的傳單被鐵粉哄搶,這並不奇怪。
一張紙都能賣出大價錢?
……
牛長發想跟白高峰搞好關係,婁不言又何嘗不想?
白高峰手一抬:「停!既然咱們已經是朋友了,怎能還以『盟主』、『小的』相稱?
此次這麼絕佳的機會都錯過了,還談何下次?
跟江汐武林盟合作傳單銷售,既可以跟白高峰處好關係,還有利可圖、有名可撈,甚至還有可能獲得凌九霄親自接見……
地球村上的明星,就是這等待遇。
一番商業互吹之後,白高峰不自覺地想起了凌九霄曾經多次做過,且多次跟他說起的夢——
……
面對婁不言三人可憐巴巴的眼情,白高峰拈鬚微微一笑:「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
下次江汐武林盟怎麼可能還有這樣的大動作?而且,四大秘境之事,咱還可以進行後續跟蹤報道吶。
「謝謝白盟主誇獎,小的愧不敢當!你老所言極是,不僅凌盟主的仰慕者、崇拜者會成為傳單的收藏和-圖-書家,五位夫人的傾慕者也會珍藏傳單。」
咱做了數十年生意,這次還真是大開眼界吶。
「十倍?這麼誇張?」
至於血衣樓、第九當鋪和寧泉王家,那都是我凌霄盟的自已人。雖說自已人用起來方便,但也得避嫌吶!
……
……
這是多麼資格的敲門磚啊,怎麼眼睜睜地看著它從手邊溜走?
明明是想將自家利益最大化,偏偏還說得如此慷慨激昂,偏偏咱這個談判對手還得對他感恩戴德。
……
感謝白老哥的看重,咱們還是接著談合作吧。
不過,聽他言下之意,他這是要朋友、合作都一起滿足我了啊!
很明顯,婁不言緊張了——
……
因此,百機門自然不會成為白某合作的首選。
可恨白高峰這隻老狐狸深諳談判之道。
穿過的球衣、球鞋、親筆簽名的專輯或書籍……都被粉絲狂熱追逐,有的甚至還在慈善拍賣會上拍出了高價。
「對對,這就是珍藏品的力量!」
他曾經穿過的衣物、用過的生活器具,都被人以高價收購,當成珍藏品悉心保管。
弄得不好,會在樓主心裏落下一個無能的印象。
跟我斗?
付罷,頻頻以眼色懇請婁不言努力爭取,無論如何都要搞定這次合作。
不過,正如你剛才所說,咱得待價而沽。
婁不言則是雙拳一抱:「如此,小的……呃,老婁!那我老婁就得罪了。
……
他知道,如果錯過了這次合作機會,那自已就任副樓主后的第一次考核,必定不合格。
而且,血衣樓、第九當鋪和寧泉王家,還與我江汐武林盟同屬凌霄盟。
只不過,早有計較的婁不言,聽得白高峰如是說,反倒暗中鬆了一口氣:此次合作成了!
又是裝逼,又是恐嚇的。
因為,江汐武林盟尋求的是長期合作夥伴,而不是一鎚子買賣。
還得再拿捏一下,讓其徹底失去討價還價之心。
付罷,白高峰連連搖頭:「白忙活一場?
白高峰非要給出部分利益,婁不言這才斗膽提出https://www•hetubook.com.com了一成的要求。
凌九霄說,他成為了名震天下的第一高手。
不過,他並無半點受挫的模樣。
至少,通過此次非常識趣的合作,可以搭上了白高峰這條線。如此,日後還怕沒有消息可收羅?
離開了凌霄盟這棵參天搖錢樹,自已的前途和錢途都會嚴重受損啊!
二?
兩成!
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從夢境變成了現實。
這樣吧,咱們都一大把年紀了,都在姓之前加一個『老』字如何?當然,也可以老兄、老哥相稱。」
這樣的大佬,我喜歡。
吃相太難看,這可不是白某人的風格。
即便只拿一成,我都感覺佔了天大便宜。
即便如此,咱也是穩賺不賠。
此次合作,絕不容許錯過!
婁不言眼珠一轉:「白盟主這是要待價而估?」
抹掉額頭汗珠之後,婁不言連連拱手道:「非常感謝白盟主對風聞樓的厚愛!對於白盟主為何第一家找上風聞樓,小的並不知曉個中緣由。」
這可不成!
婁副樓主可知白某為何第一家找上你們?」
……
『牛頭馬面』一聽,既是羡慕又是驚喜。
你們五家,任何一家都可順利完成傳單銷售。
畢竟,咱做的是無本買賣。
「一點也不誇張!甚至十倍都不止。白盟主掌管當鋪多年,自然比小的清楚一個道理:珍藏品的價值,根本無法用銀子來衡量。」
這老小子懂得取捨,倒也是號人物。
咱這是賤人多矯情呢?還是應了『人對了什麼都對』這句老話?
既然他如此知趣,這個朋友卻也值得一交。
魚兒入網了!
白高峰眼前一亮。
只能說,你想得太簡單了!
婁不言神態的細微變化,盡被白高峰收入眼底,他暗自好笑——
嗯,就當是放長線釣大魚吧。
當時自已只是哂然一笑,說他是白日做夢。
白高峰臉色突轉嚴肅:「並非客套,而是實情。江汐武林盟重建之後,百機門雖也立即在江汐設立了分舵,但跟風聞樓由你這個副樓主親自坐鎮相比,實力弱了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