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58章 入谷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58章 入谷

既可以觀摩見學,還能一飽眼福,何樂而不為?
也是。
穩妥起見,咱還是按既定規則對她實施考核吧,免得慘遭打臉。若她真在半日之內成功領悟了混元乾坤指,倒是一位可造之才。
上萬人匯聚成河。
五長老嫌李梵音武功太弱,無意招攬於她?
聶仲昆:「願聞其詳!」
聶仲昆:「原則上講,此域最多只允許帝君的存在。但有無大帝存在,就不好說了。畢意,到了大帝這個級別,一切都不好妄測。」
「招兵買馬!」
凌九霄:「如此,公主殿下才師出有名。記住,公主殿下只能以『給屬下報仇的名義』覆滅公孫家族,而不是打著剷除反賊的旗號!」
凌九霄:「主上是否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
眾人的表情也是形形色|色:羡慕、傾慕、仰慕、愛慕、嫉妒、狂喜、失落、不敢置信……
「我頭也有點昏,我想靜靜。」
不過也說不定,萬千世界,無奇不有。
「規則是可以帶領十五人進入好不好。」
「當然不缺!」
這麼說來,宇宙之主竟然是帝尊?
莫衷一是。
眾皆愣住。
「那麼,以她超強的修鍊天賦,二十余歲的年紀怎麼可能還是二品大圓滿?」
短短片刻之間,石碑廣場再無盤坐感悟者。
「對對,那小仙子的膚色確實非本域人士。」
他們聽說有人正在參加入谷考核,而且還是位妙齡美女,哪能錯過圍觀機會?
「都是誰?」
可反面,則大不相同。
「不錯,二品大圓滿真的太低了。」
「可是,洪賓三兄弟看樣子只是她的隨從?她武功只是二品大圓滿,如果她真是來自廢星,哪有什麼資格收洪賓三兄弟為仆?」
音妹這張通行令是一根灰色手指,代表是通過指法考核所得;而鍾重山那張貴賓貼,則是寫著『鍾重山』三個血色大字,代表著其身份。
凌九霄再問:「那聶兄身上有無強大的底牌?嗯,能夠力保我等十五人全身而退的那種。」
可以想見,若是大帝使出此指和-圖-書,又會是何種景況?
端的變化莫測!
聶仲昆:「還望凌兄保密。」
凌九霄一行十五人的舉動,震驚了石碑廣場上的近萬修鍊者。
「附議!」
一瞧之下,不由向聶仲昆傳音道:「噫,這通行令跟鍾重山的貴賓貼相比,正面完全相同。
凌九霄心下冷哼,自是求之不得。
凌九霄:「聶兄儘管放心,絕不入他人之耳!同時,感謝公主殿下和聶兄對在下的信任。」
凌九霄:「聶兄低調了。」
聶仲昆:「為何?」
聶仲昆:「怎麼說?」
從這段對話不難看出,這些人雖然知曉洪賓三兄弟的名頭,但對『洪石流』劫匪團伙之事,卻並不知曉。
看著竟是李梵音參加考核,五長老頗為吃驚——
……
凌九霄:「因為,主上尚未做好跟羸氏家族全面開戰的準備,此時不宜打草驚蛇,只可悄然剪除其羽翼。」
「你怎麼又想靜靜了?這小仙子的來歷頗有些詭異!無論如何,切不可輕舉妄動,老三管好你的褲腰帶!」
……
「多半如此!」
聶仲昆:「既然兩位大帝和凌兄都感覺公孫家族不對勁,那他們就真的不對勁!此次,咱們得好好核計一番。」
出於好奇,凌九霄從李梵音拿過通行令。
說完黑瘦漢子一跳而起,拔腿欲追。
「先別急於否定,自已蠢,不代表別人也蠢。」
遠處的低聲議論,就有見識得多了——
一潭死水,確實需要石子來激活。
否則,就會真正變成死水。
……
免卻一番口舌不是?
兀自向李梵音請教混元乾坤指的洪賓、靈遠等人,並不知道凌九霄和聶仲昆已經商定了行動之策。
好像並沒有這樣的先例吧。
黑瘦漢子兩眼一眯,猴頭搖擺不休:「嫌棄我的人多了,她算老幾!」
高聲議論者,驚嘆連連者,肆意唿嘯者,大聲喝彩者,微微嘆息者……
這一幕,再次引發一番議論——
當是『指出天地亂,一指震乾坤。』
凌九霄若有所思:「看m.hetubook.com.com來那道意念不足為憑,咱們還得小心行事。」
自已看走眼了?
畢竟是世家子弟,還是排位靠前的序列繼位者。
遠處,還有更多的人停止感悟,加入了吃瓜隊伍。
……
只可惜,二品大圓滿……實在太弱了!
「我就奇怪了,以小仙子所表現出來的高貴氣質,應該出身不凡吧?」
卻被同伴一把按住:「你可拉倒吧,就你這又黑又瘦的丑模樣,人家會帶上你?」
人數既少,又從未有過打劫行動……
配上絕世的容顏、曼妙的身姿,讓眾人瞧得如痴如醉,直嘆此女只應天上有,哪可人間染凡塵。
「他們不都是家族棄子嗎?怎麼跟那些異界來客混在一起?還有,他們這是要進入生死谷了嗎?看樣子,難道是那名美得不像話的女子徹底領悟了這套指法?」
但見她嫩白如蔥的十指,或屈或彈,或點或戳,或擊或捏,或划或拉,或敲或抓,或夾或拿……
李梵音也不廢話,直接按照五長老的要求演繹起來。
凌九霄:「第一個疑點,公孫家族真會為了天精硅膠和天精隕石,放棄進入第三維度空間領域發展的機會?」
沉吟片刻后,凌九霄點頭道:「嗯,公孫家族至少有兩個疑點。」
……
「對啊?這是怎麼回事?」
……
沒有先例,並不代表就一定不存在。
凌九霄大喜:「那就妥了!」
……
……
考核的方式很簡單,只須將所領悟的指法演繹一遍即可,既無對戰切磋,也無硬性要求。
凌九霄:「以切磋武功和求購天精硅膠、天精隕石之名,深入公孫家族腹地,查找蛛絲馬跡。如有發現,則不動聲色地告辭而退,返回后立即稟告那兩位大帝前輩。」
李梵音目不斜視,謝過五長老后直接率眾而入。
一張通行證而已,竟然搞得如此麻煩。」
「對啊?迷糊了!」
這次輪到聶仲昆倒吸涼氣了:「覆滅?凌兄打算將公孫家族一網打盡?」
「廢星的修鍊資源,包括功和_圖_書法,真的很廢。」
聶仲昆:「所以,公孫家族留在生死谷並非本心。」
聶仲昆和凌九霄幾乎異口同聲,相視而笑。
在凌九霄的示意下,眾人擁簇著李梵音走向谷口。
他們感覺公孫家族不同尋常。」
「嘶!」
烏拉烏拉地,聲勢頗為浩大。
……
「仙子等等我,帶上我一個。」
通過之前與眾人的共同探討,李梵音剛剛領悟的指法已然徹底成型。
「呃……」
「這麼說來,還差一個名額?」
此次入谷通行證,就由李梵音解決。
……
更不知道,凌九霄竟圖謀覆滅公孫家族。
「別管那麼多了!看戲,且看戲!」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她還會缺少修鍊資源么?」
凌九霄兩眼一厲,霸氣側漏:「不出手則已,出手必殺!而且還要順藤摸瓜,將公孫家族的上線一併幹掉。」
凌九霄一行人的身後,很快就跟隨了大彪人馬。
「老大放心,三弟省得!」
『洪石流』劫匪團伙,自然不為人所知。
可是,領悟指法還能促進武功等級提升?
一時之間,議論四起。
可惜了!
徒留一地雞毛。
「咦,此次五長老怎未派人相送?」
這些人,或是從李梵音的演繹中有所得,或是對李梵音心生愛意,或是自慚形穢,或是滿腹嫉妒……
「咱在這裏已經呆了快一年了,只看到一人完成領悟,並且成功地通過了考核。」
公孫家族做事,都是這麼心細的么?
「洪賓、石厚生和劉定全。」
『洪石流』劫匪團伙剛剛組建不久,人數不到一百。而且,打劫凌九霄,是他們第一次出手。
幸虧咱並無二心,否則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也在納悶著呢!聽說但凡通過考核者,要麼是五長老親自陪同入內,要麼是派人相送。此次,卻只是發放通行令了事……貌似瞧不起那通過考核的小仙子?」
並無資格成為我公孫家的客卿。
……
聞者無不大笑。
當五長老朗聲喊出「恭喜通過考核」的話語,並遞給一塊和_圖_書通行令時,現場頓時炸開了鍋。
嚦,都是『通行令』三顆血紅大字。
聶仲昆以怪異的眼神看向凌九霄:「就依兄弟之策行事!沒想到凌兄弟年紀輕輕,行事卻是如此老成狠辣!幸虧有你相助,不然我怕是要壞事吶。哈哈,兩位大帝前輩果然沒有看錯人!」
難道她之前所爆發出來的罡氣波動,是因為徹底領悟了混元乾坤指的緣故?
凌九霄第四倒吸涼氣——
聶仲昆:「其實,真正決定告訴你這個秘密任務的,是那兩位大帝,他們認可了你的忠心和才幹。二位大帝,才是此次行動的主導。」
……
混元乾坤指,當真不凡!
一名黑瘦漢子詫異地道:「她們這一行剛好十五人?難道就這麼篤定能領悟這石碑上的指法?」
后怕之餘,凌九霄哈哈大笑道:「兩名大帝護衛?宇宙之主對十九公主,那是真愛啊!就說十九公主身份如此尊貴,身邊護衛最強者不可能只是一名帝君嘛。」
凌九霄驚嘆道:「高!主上這一招,實在是高!」
身為公孫家族的五長老,雖說未必就一定就能修成混元乾坤指,但耳濡目染之下,辨別真偽的能力還是有的。
……
「對啊!」
「你不蠢怎麼在這裏一呆數月?」
對於此種情況,長年駐守谷口的五長老其實已習以為常。而且,還喜聞樂見。
凌九霄:「深入虎穴,伺機挑事。」
「那三人在下倒是識得。」
聶仲昆:「不知凌兄有何妙策?」
「嗯,那小仙子雖說修鍊天賦極高,但自身的武功等級確實太低了。既無切磋價值,也無培養意義。」
片刻后,一位紅臉老者說出了自已的看法:「只有一個解釋,他們來自廢星!」
我之所以告訴你這個秘密任務,也是出自於他們的授意,目的就是讓我倆配合行動。
由她出面,已然足夠。
「嘶!」
「我也認為不可能,咱都在這裏感悟整整一個月了,也不過堪堪入門而已。那小美女不過二品大圓滿之境,怎麼可能短短半日就已徹底領悟?m.hetubook.com•com
「不能吧,他們不過剛剛抵達半日而已。」
身為指揮官,凌九霄並不想過早暴露自已。
聶天雅身邊竟然隱藏著兩位大帝?
「至少是大家族或大勢力的嫡系。」
「噫,他們的面孔好陌生。」
雖說李梵音只是二品大圓滿,雖說她用了五成力道,雖說她並未掌握空間規則,但每一指點出,仍能感覺到勁風激蕩、氣勢如虹,甚至連空間都在微微震動……
聶仲昆:「出發前,公主殿下給了我一道封存完好的大帝意念。說是用此意念包裹已身可瞬移萬里之外,也不知管不管用。」
聶仲昆:「受傷遭罪?這是為何?」
是以,除了鍾重山這個耳目眾多且職責所在的域主外,又有幾人知道他們三兄弟會去做劫匪?
對他們來說,那可是不折不扣的龐然大物啊!
凌九霄:「那就沒事找事,強逼他們出手!聶兄還必須得受點傷,遭點罪。而且,最好是重傷!」
凌九霄:「不錯,維度空間領域越高級,修鍊資源就越多,發展壯大的機會也就越大。天精硅膠和天精隕石雖然難得,但它們並非修鍊資源,無法直接助人提升武功。」
內心暗自得意:這算不算小人物的大局觀?
這組議論相當於一個搞笑小品,毫無營養價值。
聶仲昆:「沒有!據說三百年前那一戰,主上的筋脈受了重創,如今仍未恢復到巔峰狀態。否則,哪有可能讓羸氏家族苟延殘喘?」
凌九霄:「第二個疑點,公孫家族已屹立第二維度空間領域近千年,招攬英才的腳步為何從未停止?甚至不惜以神級武技作誘餌。他們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
聶仲昆:「正常而言,不太可能。」
聶仲昆:「如無發現呢?」
眾目睽睽之下,想來負責考核的五長老也不會故意為難。否則,那不是自掘墳墓嗎?
不愧混元乾坤指之名。
聶仲昆:「我之所以主動要求與你同赴生死谷,其實是他們的意思,目的就是藉機調查公孫家族。
「對!除了三人之外,其餘好像都是異界之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