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90章 為聶天雅操碎了心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90章 為聶天雅操碎了心

但取爾等項上人頭,還是毫無問題的。
……
他這個主持,怕是大光明寺歷史上最憋屈的一個。
在自已的地盤直接對弱於自已的客人下手?凌九霄怎會做這種自煽耳光的蠢事?
……
他前來祝賀,那就是凌霄盟的客人。
當然,若是實力不濟又另當別論。
當兩波人馬從不同方向同時踏入公主府時,凌九霄正與司馬無望和和十九公主等人品茶閑聊。
她的臉皮又沒有凌九霄那般厚實。
接連主持兩次會議,他已完成了前期任務。
這隻能算是垂死掙扎吧。
……
「拜見十九公主!」
原本好好的一個佛門凈地,幾乎成了煙花柳巷。
那小鳥依人的模樣,宛如一個鄰家小媳婦。
第二個原因,來自凌九霄的打擊。
隨著形勢對正義盟越來越不利,玄妙的精神壓力也越來越大,癥狀也在逐漸加重。
這還是凌九霄第一次當眾承認她准夫人的身份呢,她怎能不羞澀?
如此女人,愛煞男人。
他一心只想壯大自已的『羊群』,以便快速晉階超品,對各勢力的利益不管不顧。
第一個原因,五十年生死關所至。
可以說,他之敗,九成是凌九霄給予。
毫無信任,何來戰鬥力?
在他看來,自已獨力幹掉司馬無望這個新晉半步超品,當是問題不大。至於李朝歌,即便自已略有不敵,用人堆也要堆死他!
雖說現場諸人中,她身份地位最高,但卻完全沒有主導之意,更不介意被凌九霄搶了風頭。
……
她雖然戴著面紗,但絕美的臉部輪廓仍是隱約可見,緋紅的耳根更是無可掩蓋。
既訪問凌九霄,又拜謁十九公主。
這點,從江汐武林盟慶典大會就可見一斑。
次要原因,是他了解凌九霄的為人。
人,最害怕孤獨。
只見他拉著聶天雅的玉手,微微一笑:「這位容顏絕世的美女,是來自中心域的十九公主。同時,也是凌某人的准夫人。」
第三個原因,是他想知道十九公www.hetubook.com.com主的想法。
兩大勢力的高層,武功最弱者都是准至尊,最強者則是小至尊。無論哪一家,都可以碾壓大淵皇室。
凌九霄,真的很特別!
別說其他勢力了,就連大光明寺都未落得什麼好處。反而因為被『有幸』選為總部的緣故,被開來來往往的各路人馬,搞得烏煙瘴氣。
包括空無在內的正義盟高層,無不搖頭苦笑。
無數心血,化為泡影。
他心下冷笑,口中繼續自已長篇大論:「至於本盟主若是一心要走,想必他們也奈何我不得。
通常說的癌症,就歸屬此類。
他的強大,襯托出了凌九霄的強大。
這些,都亮瞎了聶天雅雙眼。
面對凌九霄,玄妙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挫敗感、無力感。
……
他,終於有了跟李朝歌叫板的資本和勇氣。
正常人遭受如此多的打擊,恐怕都會精神錯亂。
想到這裏,眾高層禁不住憧憬起加入凌霄盟一統天下后的場景來。
閱歷較為豐富的她,為何會害羞?
明知不敵,為何還要備戰?
第二次打擊,是凌九霄的王者歸來。
中心域的那些天之驕子,哪個不是眼高於頂?縱觀整個宇宙,哪有如此既妖孽無匹,又很接地氣的越級天才?
其實,我也不想打無把握之仗。
而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恰恰在於尖端戰力。
若能伺機拉攏,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兩次打擊,一次誘發其病情,一次一擊致命。
凌九霄失蹤后,玄妙看到了一統天下、晉階超品並成為第一高手的希望。
自報家門、自我介紹、拜見十九公主和凌九霄等人、相互寒喧……
然而,他正準備行動時,凌九霄卻突然王者歸來。
實在玄妙的吃相太過難看了。
這邊廂,玄妙等人尚未動身。
不但徹底喪失了爭雄之心,還讓他的病情進一步加深。之所以還未徹底失去控制,仗著功力強橫而已。
大規模的調動,會讓https://m.hetubook.com.com我等祝賀陷入非常被動的境地。一旦激怒凌九霄,將你們扣押起來……
各大勢力的主要戰力,立即向總部聚集。
說來也巧。
毋庸置疑。
不可一世的玄妙,率眾氣勢洶洶而來,卻灰頭土臉而歸。非但未薅到半根羊毛,反而欠下凌九霄一個大人情。
第一次打擊,是江汐武林盟建盟慶典之時。
若她堅決站在凌九霄一邊,那就只能直接臣服了。
嘿嘿,那就怪不得我了。」
玄妙還能保持一絲神智清明,已經是個奇迹。
這一記重鎚,打得玄妙體無完膚。
聽到消息的那一刻,玄妙噴出了一口老血。
記住,要化整為零。
都這種時候了,還是這麼強勢!
這一記直拳,讓玄妙的病情又加重了幾分。
至此,玄妙非但再無可乘之機,還病入膏肓。
聶天雅倚在凌九霄身旁,面帶微笑跟眾人見禮。
七家首腦敢怒而不敢言的表情,玄妙盡收眼底。
還以為是突顯隆重呢。
連親身赴宴都不敢?
她身份驚人,但同時也是黃花大閨女啊!
兩大隱世宗門之人強忍震驚,紛紛躬身拜見。
即便是他的前任,也只是在凌九霄出道被打了幾記耳光,在凌九霄化名肖逸笑之後,照樣過得極為滋潤。
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他的強大。
……
雖然大型婚宴和統一萬族兩件大事,凌九霄都是絕對的主角,但此刻的他卻優哉游哉當起了甩手掌柜。
醜話說到前面。
……
在她看來,愛郎的一舉一動,都是那麼魅力無限,都讓她回味無窮。
玄妙身為佛門高僧,何至於此?
凌九霄自然慷慨應允。
而自已呢?
只是個有名無實的傀儡。
那種感覺,比大廁上到小半時硬憋回去還難受。
不過,即便如此,執著的他仍未放棄。
……
那時的他,怒火無處發泄。
言畢,玄妙飄然離去,留下一地雞毛。
跟凌九霄相識相處的時日雖短,但卻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m.hetubook.com.com的快樂。
再非凡的女人,在愛情面前也只是個小女人。
稍有反抗,就是鐵拳加身。
正是摘月崖崖主和亂星閣閣主,各率高層來訪。
……
在空間裂縫初見凌九霄時,只是讓聶仲昆前去邀請,自已並未露面;進入鍾重山的域主府和李梵音的公主府後,就再不外出……
反觀人家凌霄盟,從上到下都是那麼的其樂融融。
唉,他到底還是年紀大了。
都什麼年代了,還在搞『一言堂』,還在搞『家長制』。如此行事,就算打得天下,也不可能坐穩江山。
獨斷專行的玄妙,根本不管其他高層的想法。
……
咱確實奈何不得凌九霄。
若是玄妙的實力強於凌九霄,斷不敢親身涉險。
儘管在同一片天地生活二十四年,這還是凌九霄與這神性的兩大勢力高層首次見面。
即日起,咱們就要進入備戰之中。
一直以來,玄妙都是一個傲氣的人。
但如果凌霄盟逼迫太狠,根本不給正義盟活路,也唯有一戰,死而後已。
根本就不懂得恩威並濟,只知道一味的逞武施壓。
『症』跟『病』不同。
飲酒、吃肉、賭博、男歡女愛……
……
接下來,就該麾下那些得力幹將忙活了。
他可是個愛惜羽毛的人。
一旦真正開戰,哪家膽敢出工不出力,甚至臨陣反戈,休怪本盟主無情!
根本不徵詢他人意見,哪有半點磋商要事的樣子?
心動的感覺,一波緊接一波。
哼,以這種方式要脅七家勢力,人家怎肯盡心儘力一戰?這場戰鬥還未開始,就已經敗了。
玉手則是拉得更緊,心中甜蜜無限。
他打算採取各個擊破之策:先出其不意地幹掉司馬無望,再兵臨城下攻打李朝歌。
這些都是常規操作,並無出奇之處。
「免禮!」
惦記兩大隱世宗門這麼久,到得此時,凌九霄才知道摘月崖崖主叫陸思輝,亂星閣閣主叫陳若鴻。
只聽他繼續侃侃而談:「第一手準備,主要在於『和hetubook.com.com』;第二手準備,則是『戰』。
沒想到主要用意是讓七家勢力不敢輕舉妄動。
修為大進的空無,雖被玄妙提拔成了主持,但心下毫無感激之心,有的只是無盡的羞愧。
……
而本就有輕微精神分裂癥狀的玄妙,卻仍能保持一絲清明,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
軟禁、威脅這些手段都用出來了,這哪是同一戰線上的同盟軍?
漸次展示十七種天道規則,神鬼道馴服二獸,生死谷之行所表現出來的智勇無雙,兩位大帝都得問計於他,父皇破天荒答應自已跟一介『賤民』交往,大帝或帝尊轉世重生,在廢星威勢無倆,跟諸多摯友平行論交,跟麾下把酒言歡,把控大局的能力超強……
如果他知曉其中一半(洪石流星空劫匪),皆已投入凌九霄麾下,恐怕就不會有反抗的想法了。
如此實力,只能讓他望洋興嘆。
其一,聶天雅不宜拋頭露面。
這個老禿驢,還真是老謀深算啊!
聶天雅聲音清亮,如珠落滾玉盤。
根本興不起半點爭鬥之心。
以至於原本並不明顯的病情,突然加重。
咱們人數雖眾,但尖端戰力確實不如凌霄盟。
隨著『羊群』的增多,其自身實力也有了較大提升。
怎麼愛都愛不夠。
心底下,竟然盼望這一天早日到來。
三個原因,讓他心態發生了扭曲。
不問可知。
那邊廂,凌霄盟總部已是到了兩批貴客。
這樣做有兩個原因:
鑒於異界來客實力太強,玄妙必須借奔赴大型婚宴之機,打聽到十九公主的想法,以及她跟凌九霄的關係。
五十年不與外界接觸,一直形影相弔。換成心志不堅之人,恐怕早就精神錯亂而瘋了。
病,有法可醫,可以痊癒。
不得不說,凌九霄就是玄妙的剋星。
他雖然不知道十九公主的來歷,但他打探到了她與一眾隨從的武功:近二十人深不可測,跟自已同級者達四十人之多,余者皆是一品。
正準備對凌霄盟下手時,司馬無望突然橫空出世,並在揚和-圖-書名立萬的當日就跟凌霄盟達成了同盟關係。
包括空無在內,都希望正義盟的時代早些過去,凌霄盟的時代早些到來。
凌九霄一共給了玄妙兩次打擊。
第三個原因,司馬無望的橫空出世。
像凌九霄這等驕傲之人,對於戰力不如自已的對手,向來都是堂而皇之地實力碾壓。只有對剛不過的對手,才會施展上不得檯面的手段。
言盡於此,好自為之。
聽到這裏,眾人方才明白他要七家勢力的首腦同往道賀的真正用意。
緊鑼密鼓的操勞半年,大半個廢星盡歸麾下。
若非容貌太過驚艷,若非羞澀中透露出落落大方,誰知道她就是宇宙之主最寵愛的十九公主?
剛才點到名的七家首腦準備一下賀禮,五日後咱們向大淵皇城進發。」
少有交集的兩大隱世宗門,幾乎同時踏入大淵皇城。
不過,凌九霄介紹十九公主時的親密態度,卻是讓兩大隱世門派大吃一驚,暗自慶幸此番拜謁來得及時。
那他還怎麼率領群雄?
毫不客氣地講,他現在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
症,無法根治,只能緩解。
這個,他很擅長。
讓凌九霄出面應付所有的拜謁者,自已減少露面的機會,這正是她早就跟凌九霄商議好了的決定。
之前的幾屆主持,哪個不是風光無限?
這還是凌九霄回歸以來,第一次有暇陪伴客人。
對上現在的凌霄盟,咱們毫無勝算。
也無怪他們身在曹營心在漢。
不但自身武功晉階到了玄妙夢寐以求的超品,還帶著一批武功深不可測的異域人氏。
玄妙內心非常清楚,即便談崩了,凌九霄也不會對他怎麼樣,更不會就地擊殺。
如此實力,卻不敢在大淵皇城上空飛行。
難怪他這個盟主一直不得人心。
……
……
這麼長時間的獨處,怎能要求他還懂人情世故?
在抵達廢星之前,只有聶仲嫻、白芝蓉和五位凌夫人知曉她和凌九霄關係的突變,面對聶仲昆、鍾重山、洪賓以及兩批客人驚異的眼神,她怎能不羞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