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512章 整體戰況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512章 整體戰況

妖族既已求援,說明它們本就扛不住以陳若鴻、司馬無望為首的人族大軍攻擊。再加上鳥盟和凌九霄所率領的生力軍,而且對鳥盟還全無防備……
……
反應較慢者,則是目瞪口呆。
這句話,凌九霄分別用人言鳥語說了一次。
至於空戰能力,那就更弱了。
儘管絕大數與宴者所喝的只是普通烈酒,並未喝到藥王酒;儘管人族和鳥族言語不通,只能以手勢比劃……但這並妨礙喝酒的心情。
正因為空戰力量嚴重不足,海族才會向鳥盟求救。
「不愧為祥瑞神獸!」
「鳥盟要向誰宣戰?」
這,也正是凌九霄要在歡慶宴開始前大面積療傷的目的。在他看來,既然是歡慶宴那就必須得全身心放鬆。
凌九霄之策,讓鳥盟眾高層再次驚為天人。
……
不過,它們倒是沒有劍拔弩張。
四域之敵的數量,同樣以海族為最。
「附議!」
坑殺比強殺,誰更酸爽?
亂星閣、西厥部落和聚賢山莊三大力量可不是蓋的。
雙方各有所圖,自然是按兵不動為妥。
殺聲喊得震天響,鮮血卻是未灑一滴。
如果這樣都還不能滅掉妖族,那凌九霄乾脆買塊豆腐一頭撞死得了!
與他相識相交,一生之幸也!
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妖王九尾狐也同意鳥王的觀點。
鳥盟速度快,可先行一步。
聽不懂的鳥語,突如其來的大叫和殺氣,嚇了與宴眾人一跳。反應較快者紛紛起身,一面抽刀掣劍,一面警惕地看向剛剛還在一起推杯換盞的酒友。
花開兩枝。
共兩項內容——
大不死鳥帶著鳥盟一眾高層起身向凌九霄敬酒。
……
……
每說一次,都是掌聲雷動。
大軍一到,立即發起強攻。
東路大軍——
強就強在亂星閣!
無不心下大驚:凌域主的戰力果然深不可測!
……
以玄妙大師任主將,統領原正義盟除四國之外的全體戰力,對抗以海族為首的來犯之敵。
跟我作對?
離地三尺,仍然保https://www•hetubook.com.com持著跪姿。
是以,凌九霄所提出來的戰略戰術,無一異議。
困獸猶鬥。
畢竟,所有人族都是笑臉,並無絲毫殺氣。
……
喝乾杯中酒後,它們突然出人意料地單膝下跪。就在眾人疑惑不解之時,大不死鳥朗聲道:「我代表鳥盟向凌域主請戰!」
西邊——
既無交情,大不死鳥為何要給你面子?
沒錯,就是平淡。
白澤一副虛弱之態,眾人皆看得心痛。
畢竟,鳥盟並不想真正與人族為敵。
畢竟,它們的空戰能力都很弱。
眾皆大笑。
一是其他主將跟鳥盟盟主並無交情。
「本域主正有滅掉妖族之意,既然鳥盟也有此意,那咱們就聯手而為,力爭一舉覆滅妖族!」
人族北路大軍以摘月崖陸思輝崖主為主將,以張酋長、李樓主皆為副將。
部分性格豪爽者,甚至直接就要擁抱身旁的鳥兒。
顯然,與宴才的心情都很不錯。
心無芥蒂,才敢大聲談笑。
與此同時,鳥盟在妖族背後暴起捅刀。
鳥盟到達之後,只是摸清妖族人馬的具體分佈即可,且不可輕舉妄動。
雖說白澤收起了祥瑞之氣(事實上它體內的祥瑞之氣已幾乎消耗一空,至少一個月才能回到滿血的狀態),但治療場內盤坐的人和鳥都沒有起身的意思。
這路大軍的實力很強。
歡呼聲驚天動地,並不比剛才鳥盟的喝聲稍弱。
這樣提升實力的機會,這一生恐怕也就這一次,自然得好好珍惜。
……
縱觀四路大軍,凌九霄率領的南路大軍,無疑最為輕鬆的一個,也是成效最為顯著的一個。
沒辦法,誰讓原正義盟要跟凌霄盟作對呢?
這,就是一場默契戰。
覆滅妖族的細節,也很快商定達成。
不言而喻。
「同意樓上意見。」
痛快倒是痛快了,但造成的傷亡必然不小。
他要用自已優異的表現,來實錘成為第二維度領域域主府供奉之呈和_圖_書
那好,你去死吧!
「誰讓你頂了?這不是咱自家人了嗎?」
唯一的弱點,是海族陸戰能力較弱。
誰讓玄妙自私自利,且立功心切呢?
得主如此,獸復何求?
那樣,歡慶二字才名副其實。
正因為海族空戰、陸戰能力弱,人族東路大軍才佔據了一定優勢。近萬三品以上大能在空中轟炸,十數萬入品以上高手在陸地正面推進,其餘人員在兩側補刀……
因為必須追求速度,在『鳥盟跟人族結盟』的秘密暴露之前結束戰鬥。
白澤獲得如此多的好處,感動得熱淚盈眶。
即便如此,換成其他主將,也未必贏得如此輕鬆。
有的在抓緊修鍊,以求突破。
凌九霄大手一揮,不動聲色地用上反向重力規則。
大不死鳥恭恭敬敬地凌空一拜:「感謝凌域主!」
……
妖族實力本就不弱,拚命之下殺傷力不可小視。
「起來說話!既已結盟,那就是一家!沒有誰需要跪著說話。」
北邊——
眼中的愛意,幾乎快要凝成實質。
強在哪裡?
依它們的脾性,已方實力都這麼強了,直接大軍開進,直接正面碾壓,豈不痛快?
不出凌九霄所料!
「你的感覺沒錯!因為我也是。」
這頓歡慶宴眾皆吃得笑逐顏開。
這份功力,駭人聽聞!
武力極強、還精通卜算,以妖族為首的異族拿什麼跟他們斗?文攻武略都不及吶。
二是其他主將沒有凌九霄的逆天手段。
……
第二項內容,戰略戰術。
白澤的震撼表現,讓聶天雅愈加愛不釋手。
「可取得全盟同意?」
而獸族的脾氣大都暴躁,又沒有妖族的腦子,是民北域的戰況比西路要激烈得多。若非凌九霄密令在先,人族只是據城死守,此刻恐怕早就分出勝負了。
除了鯤鵬、飛刀鯊、金槍鯨等少數種類可以凌空作戰外,其餘很難蹦躂起來。
為何叫閃電行動?
鳥盟請戰這個插曲,將歡慶宴推向了高潮。
「妖族!」
喝酒,https://m.hetubook.com.com喝的就是心情!
內外夾擊,妖族必滅!
妖王九尾狐為何會同意鳥王的觀點?
統領摘月崖、北荒部落和血衣樓三大勢力。
摘月崖跟亂星閣實力相當,北荒、西厥兩大部落的實力也相差無幾。
如果不是海王鯤鵬一族的空戰能力極強,恐怕海族早就被一波流擊退,灰溜溜地滾回海中。
進攻一方只是搖旗吶喊,防守一方只是擊鼓回應,能不平淡么?
略開鳥盟和人族南路大軍整裝待發不提,且說說人族其餘三路大軍的戰況。
妖王九尾狐在等待其他三域的戰況,它想保存實力,想渾水摸魚;陳若鴻閣主在等待援兵,在等待凌域主的下一步指示。
笑鬧不能拘束,喝酒不能勉強。
他們此時的做法多有不同。
凌九霄一行隨後跟進。
「確實厲害!」
……
事不遲疑,明日即向西域開進。
凌九霄聞之一愣。
戰術行動叫『出其不意,內外夾攻』。
誰讓四大部落,只有東突跟凌霄盟沒關係呢?
……
「鳥盟為何要滅掉妖族?」
何也?
而凌九霄一行則借支援西域人族之名,浩浩蕩蕩地大軍開進。
恨不得讓自已的腦袋代替那顆大白頭。
人族西路大軍,以亂星閣陳若鴻閣主為主將,以司馬無望、歐陽定酋長為副將,統領亂星閣、西厥部落和聚賢山莊三大勢力。
妖族兵分四路,哪能扛得住無數仇敵的坑殺?
或許,是因為妖族數量太小,仇敵又較多,所以才不敢分兵四路吧。
最先回到宴席旁的鳥盟高層,無不感嘆連連——
叫聲震天,殺氣瀰漫。
但卻是身不由己地騰空而起。
我鳥盟可以不大肆殺戮,但可以兵臨城下,拖住人族南路大軍,給其他三路大軍製造機會。
實力,同樣以海族為最。
好吧,你們贏了!
妖族確實不是人。
畢竟是一個組建多年的殺手組織,血衣樓的實力自然遠非聚賢山莊可比。
這一次,輪到鳥盟被嚇了一跳。
酒至半酣。
北路大軍的實力m•hetubook.com•com,要略強於西路大軍。
答案毫無疑問是前者!
它的虛弱,讓聶天雅心痛得不要不要的,兩隻纖纖玉手不住地輕撫其毛葺葺的大腦袋。
凌九霄給丹給酒的舉動,眾人(鳥)皆在眼裡。
接下來的酒宴,自是熱鬧非凡。
「對啊!大戰之後明明要心照不宣地休戰幾日,可有了此等神獸,人族戰將完全可以很快就重新變得生龍活虎,跟你連續作戰。跟他戰鬥,誰頂得住?」
有的在感受突如其來的舒爽……
鳥盟眾高層拚命下沉,卻是無濟於事。
有的在回味祥瑞之氣那種特別的感覺。
「療傷面積如此之廣,它卻能無差別顧及到。而且白蒙蒙的祥瑞之氣竟能持續一炷香之久,效果還出奇的好。」
相當於凌九霄隨手一揮,就以一人之力將數百鳥盟高層硬生生地悉數抬起。
不但不會差,只會更加好吧。
凌九霄見狀,連忙用人族語言重複了剛才鳥盟的訴求。眾人一聽,頓時大聲歡呼叫好。
這樣的盟友並不可靠,誰敢保證沒有背後捅刀者?
異族聯手,只是利益的暫時結合體。
這三點理由都很真實,無可辯駁。
鳥盟正好借支援之名,進入妖族腹地。
……
雙方都頗有默契地在靜觀其變,能不平淡么?
或者佯動佯攻。
儘管鳥盟一眾高層事先已約好,『凌域主不答應就不起身』,儘管它們努力穩住身體……
大不死鳥尚未回答,所有鳥兒迅速起身,齊齊縱聲大叫:「鳥盟誓滅妖族,請凌域主許可!」
當然,只是單純地擊潰來犯之敵,並不敢保證全殲陰險狡詐的妖族。
人族東南西北四路大軍,人數以東路為最,尖端戰力卻以東路最弱。非但沒有小至尊坐鎮,就連偽至尊也只有玄妙一人。
……
對他的佩服之情和崇拜之感,又平添了幾分。
「如此強大的療傷能力,還有改造身體機能之功,真是見所未見。」
身體無傷,才敢大口喝酒。
瞧得凌九霄都有些吃味。
沒想到他不但實力強,還很陰!
凌九hetubook.com.com霄同樣也很心痛,當即毫無猶豫就是一瓶補氣增元丹、三壇藥王酒甩出。
選錯了主子,那就得接受血淋淋的教訓。
戰略行動叫『閃電行動』,取迅雷不及掩耳之意。
額外,還悄悄地將一塊花果醬蜜直接塞入白澤口中。
雖說馴服白澤已久,這還是凌九霄第一次親眼見證其強大的治療能力呢,也是第一次看到它如此虛弱。
其實,海王鯤鵬、獸王桎椿不是沒有考慮過海陸空聯合作戰。就是打亂各族結構,讓四路進犯大軍,都有鳥、獸、海、妖四大異族。
「有此神獸在手,凌域主相當於多了一支數目龐大的精兵啊!」
如果不是凌九霄有密令,西路大軍恐怕早就凱旋了。
有的在體會身體的變化。
東路大軍的戰法打法,無疑將海族克制得死死的。
妖族不是向鳥盟尋求支援了嗎?
也正是因為妖王九尾狐極其狡猾,所以西域的戰況很平淡,廝殺雖然也有,但大都只是裝模作樣。
理由有三點:一是西域無海,海族無用武之地;二是北域高空的溫度太低,不利於鳥族凌空作戰;三是打亂結構,不利於組織指揮。
……
不過,北路以獸族為主進犯之敵也要強於西路。
二比二,該項提議自然不了了之。
然而,這個建議卻被大不死鳥否決了。
「我怎麼感覺自已好似年輕了許多?」
他對一介坐騎尚且如此關愛、如此暖心,對親人、兄弟、朋友、部屬……又能差到哪兒去?
畢竟,廢星是多海之域,除西域之外,其餘三域均環海,海洋麵積占居廢星一半還強。
第一項內容,出發時間。
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
不是人?
兩點理由——
因此海族數量龐大、實力強橫實也在情理之中。
比之水中,戰力至少要減半。
當然是強在血衣樓。
至於那些不會武功的尋常百姓,無不瑟瑟發抖。
並叮囑它趕緊入腹,不得聲張。
「因為它們不是人!」
……
藥王酒或許可以解決,但威懾力呢?登峰造極的醫術呢?爐火純青的煉丹術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