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四章 烤串兒

第二十四章 烤串兒

接下的日子還算平靜,至於東子母子她是沒有再見過,想來是真的離開了。
「我娘就在屋裡您快看看!」
「你是說我,」她說著摸摸自己的肚子,「難不成已經有了?」
等它出來的時候,已經成了條黑蛇,將一旁看著的東子嚇了一大跳!
說著一道雷靈力打入火蛇體內,下一刻,那黑色小蛇就噴出一股黑色液體,整條蛇身又變成了通體火紅。
見他認同自己所作所為,沒有催促自己修鍊的意思,沈紫玥也願意跟他多嘮兩句
調料都準備好了,就差開整了!
聽到玄雷石這話,她就一邊端盤子上串兒喊
沈紫玥也是無語的伸出兩隻手指拎起小黑蛇晃了晃,這條小黑蛇這麼笨,自己要不要買只雞來做個龍鳳燉?
「這凡人界靈氣都稀薄,至於材料那就更少了,你繼續賣你的烤串兒吧,我幫忙你監視那狐妖。」
東子就見她抬手,從手腕上將一枚紅色玉鐲給取下,下一刻那紅色玉鐲m.hetubook.com.com竟然變成了一條紅色小蛇。
見眼前的小女孩兒打量他娘,他忍不住問
那綉工雖好,上面卻有點點暗黑的血跡,應該是咳上去的。
「那爹娘,我也能幫忙幹活的, 你們別不讓我幹活啊!我這幹活也是一種修行!」
什麼話也不說,默默纏繞上主人的手腕,寶寶心裏苦,寶寶不想說。
他一抹眼淚跟著沈紫玥進去,此時婦人身上氣息微弱,幾乎就是快要死了的徵兆,難道壽數已盡?
剛才她就用神識在這婦人身上細細檢查了下,這婦人心口的位置有一枚綠豆大小的黑點,這黑點形成一條黑線,直接到這婦人的頭頂,眼看就要接近頭頂中心位置,如果到了頭頂正中,那就是必死無疑了。
「娘,您別喊了,那小姑娘早就走遠了,她不想留您也留不住的,孩兒還想問您,您怎麼會中毒的?」
體內沒有毒素殘留的婦人睜開眼,沈紫玥卻是沒有理會他和*圖*書們,而是拎著小火蛇教訓
沈紫玥撤回神識,不能聽了,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她可不想在這凡人界沾惹太多因果。
你既然用了這身體,就要幫助她完成她的心愿,而你還幫她報了身死之仇,又幫著她的養父養母弄個孩子來,等再找到她的生母換了生恩,那就徹底圓滿了。」
沈紫玥傳音之餘也不耽誤給客人拿串,她難道他這麼心情格外好
沈紫玥只能一笑道:
再看這婦人,且不說她的頭髮,就說她的手她的指甲,她躺著的姿勢和她鞋的擺放,屋裡的乾淨整齊。
「大娘你醒了,我不過是恰好有條可以吸毒的小蛇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
小火蛇憤怒瞪視這個自己因為貪便宜弄來的主人,將自己當成看門狗就算了,還要讓自己去吸毒?
誰找來了?我們為什麼要馬上走啊?」
「成啊!那狐妖就交給你看著了,千萬別讓她挖人心,不然天道要是https://m.hetubook.com.com責怪我,我就將你扔出去!」
聽她這樣說,夫妻兩個也就沒有再讓她成天在家裡練功,晚上沈紫玥也會跟著趙氏和沈老三出去擺攤兒,幫忙傳菜端盤子之類的,白天還幫忙串串。
「他們找來了,我們必須馬上走,離開這裏。」
「爹娘,你們就別做早餐了,只做夜宵就好了,不然太辛苦我那小老弟要不來了。」
趙氏聞言一愣
如今沈老三夫婦除了早餐外還賣晚餐和夜宵,但這樣實在太辛苦了,這樣什麼時候能懷上孩子?
一邊傳音道:
沈紫玥將它往婦人身上一扔
「那可不,這修鍊難道就是挖個洞往裡一坐,成天打坐修鍊,運轉功法吸收靈力么?不不不,修鍊之餘也要修行,我這就是在修行,修心,你是石頭你不懂,」
沈老三搓搓手,自己真的又要有兒子了么?
玄雷石好歹是從仙界下來的,懂的真不比她少
「娘!」
「你娘中毒了。」
小火蛇磨磨后槽牙,https://m.hetubook.com.com只能鑽入這婦人的心口,對著那綠豆大小的黑點就開始吸。
婦人坐起來后打量一番面前這九歲的丫頭,和她放回手腕上的紅色小蛇,微微一笑。
「費什麼話,你個一階妖獸如果能被毒死那是你活該修鍊不到家,你身上的火屬性正好可以克制她身上的毒,趕緊的,不然……」
「娘,
東子懵了完全搞不清楚什麼情況
那這凡人界可夠熱鬧的,又是妖,又是邪修的。
沈紫玥抬手打斷他,轉頭上下打量他一番,東子被看的一臉懵。
「大叔您的十串豬肉十串羊肉的。」
「我如何就不懂了,我又沒說你做的不對,你說的不錯,做的也不錯。
婦人只好又坐下眼神幽深的看一眼身邊的兒子道:
「能不能用你的火系靈力將毒給逼出體外?難道你不想當火蛇想當走毒蛇的路子?」
狐妖那就當是幫天道做點事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我娘怎麼樣?」
「嘶!這這!」
沈紫玥這個時候再https://m.hetubook.com.com看她,坐姿筆直神態優雅,有故事,自己還是走為上策!
她說著直接轉身出去,不理會身後婦人的挽留,東子扶著他娘制止他娘對沈紫玥的挽留。
這毒,夠毒的!看手法,不太像凡人的手筆莫非這裏還有邪修不成?
「你乾的還挺起勁兒的。」
「你就不怕毒死我?」
「如果有煉器材料就好了,我也煉製一個血脈陣盤,這樣找原身的生母豈不是輕而易舉。」
「那行,咱就聽你的,只做晚上的白天不做了。」
「是這位姑娘救的我吧!」
離開這裏她走了幾家雜貨鋪和香料鋪子,終於在一家賣調味品的鋪子買到了一種叫八味香的調料,據說也是做菜用的,當時嘗了下也能將就著用。
「去將這婦人心口的毒吸出來!」
「閉嘴,我在救你娘!」說完對紅色小蛇道:
「中毒?這怎麼可能?我們吃的東西都一樣,為何我沒有中毒我娘怎麼會中毒呢?」
「快了,就這幾個月,所以你們真不能這麼累不然身體吃不消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