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九章 自戕

第四十九章 自戕

「為什麼,為什麼?就因為我的身份對不對?那我可以還給身份的,我,我可以,我可以殺了那尚書府的小姐,幻化成她的樣子,這樣你是不是就可以娶我了?」
「娘,孩兒還是要娶顧琴為妻。」
蕭母說著從頭上拔下一根銀釵抵在心口,彷彿下一刻,只要她兒子不答應她就能把釵子插|進去一樣。
「娘,娘,娘這是做什麼,娘,娘你沒事吧?娘啊!你為何要這麼逼兒子啊!」
說完才反應過來,將手裡的瓜子皮一扔
也是真的流血了,但是,這本身就是秋天,穿的衣服有三層了,肚『兜』加裡衣,加外衣,三層之下還扎破皮了,說明這下手不輕。
蕭朗見她看來便道:
玄雷石煞風景的傳音
你既然那麼喜歡我兒,難道就不能為他著想,為他考慮嗎?他十年寒窗苦讀才考上狀元,日後的仕途不能就這麼斷送在你手上,我求你了,求你了!
他說著看向一旁的顧琴,顧琴和圖書淚眼朦朧的看著他,她自己也好難過,她只是想要嫁給蕭郎報恩,卻沒想到會是這樣。
「兒啊,你這是要娘的命啊!
我和你爹好不容易把你給養大了,又有咬緊牙關,勒緊褲腰帶,送你去讀書,如今你出息了就不要爹娘啦,你咋這麼狠心吶?」
「那你就娶那禮部尚書家的小姐,不然娘今天就死在你面前!」
「蕭郎,」
你娘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就讓天下人看看,為了一個女子,一個名分將自己的父母逼死的人,你們能有多心安理得的過一輩子!」
玄雷石:「我愛信不信,我又不是人。」
「這話,這話怎麼聽著那麼像是軟刀子呢?」
蕭朗眉頭微蹙,看她這樣心有不忍,伸手握住她的一雙柔夷
但到了在心愛之人和孝之間做選擇的時候,人們往往選擇的都是後者,你信不信?」
見他這般哭著搖頭,小狐妖淚如雨下,心痛如絞。
「爹https://www•hetubook.com.com,您快勸勸娘,我沒有不要你們二老,我只是想娶我喜歡的姑娘為妻。」
小狐妖心痛如絞,轉頭去看蕭郎。
坐在上首的蕭父蕭母,聽到他這樣說對視一眼,他們之前都是種地的泥腿子,家裡就這麼一個兒子。
「我求你成全我兒吧!
「對!」
「娘!您這是做什麼呀?」
趙紫玥磕著瓜子發表一句感慨。
「爹!你也要逼我么?我只是想要娶琴兒為妻,別的我都可以自己賺來的,真的!」
「絕!蕭朗這個爹是真絕啊!如今就看小狐妖願不願意了,好期待小狐妖的決定。」
「啊!糾結了,等一下,我就再看一下,看那小狐妖是怎麼個表態。」
蕭父上前幾步蹲下來扶著蕭母,一推兒子恨聲道:
蕭朗也是哭的眼淚一臉,不舍的看著身邊的顧琴,他想娶啊!
「你若不願我依舊還是會娶你為妻。」
我不是要拆散你們,你們既然是真心和圖書喜歡,為什麼就要在乎那麼個名分呢?好孩子,伯母知道你一定很愛我兒,伯母求你將正妻之位讓一讓好不好?伯母給你磕頭了!」
蕭朗懵了,他沒有不要爹娘了。
蕭母手裡的簪子是真的扎到了皮肉,
琴兒,對不起,是我負了你,我不能娶你,你,你恨我吧!日後再,再找個愛你的好男子,我不能,」
「娘,娘不要這樣,我,」
又在我最落魄的時候,出錢幫我買筆墨紙硯,助我讀書。在我眼裡你就很好,至於以後的仕途,我以都可以通過努力獲得,並不需要攀附別人獲得。」
那真是省吃儉用的供他讀書,如今考了狀元這好日子也來了。
「你娘找你回家吃飯!」
「娘不管,你今天要是不聽娘的話答應娶尚書府的小姐,娘就死在你面前。」
蕭朗震驚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娘,再去看看他爹,爹娘以前最疼他了怎麼這次竟然要以死相逼自己?
有人送田地,送宅子,送https://www.hetubook.com.com丫鬟的,可兒子卻偏偏看上了這個小孤女這怎麼行?
至於我爹說的那些,在我眼裡,你不比那些大家小姐差,你美麗,溫柔賢淑。
蕭母咬牙抬起簪子再次往心口扎去, 手被蕭朗握住,蕭朗是個讀聖人書的,如果真讓娘死在自己面前,就為了個名分的話,不說天下人會如何恥笑他,就是他自己也過不了心裏的坎兒。
蕭母撲通一聲就跪到了兒子面前,嚇得蕭朗趕緊也跪下,母子二人相對跪著
蕭母氣急,手裡的簪子一下就往心口扎去,驚的蕭朗差點魂兒都飛了
「對不起琴兒,我不能,我不能看著我娘這般自戕在我面前,她生我養我,供我讀書,我若不孝,我還是人么?
趙紫玥:「這個時候吃什麼飯啊!」
「嘖嘖,我發現有句話叫,自古忠孝難兩全,一般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會選擇前者,就是為國盡忠。
小狐妖自然還是不願意的,正妻和妾室雖然看起來只是個身份的不和-圖-書同,可其實卻是天差地別。
「你不孝啊!就為了一個女人,又不是不讓你娶,只是不做正妻而已,這你都不肯,我跟你娘真是白養你這麼多年了。
她剛一搖頭,蕭朗就點頭對他娘道:
「你說什麼?齊氏去我院子里找我了?」
而之前站在蕭朗旁邊的小狐妖,一直就站在那裡看著。
「琴兒,你放心,我既然已經答應娶你為妻,就斷然不會更改。
「伯母,求你成全我們,我和蕭郎是真心相愛的,尚書府小姐能為蕭郎帶來的,我一樣可以。」
小狐妖眼淚奪眶而出,心好疼。
見到蕭郎母親這樣她心中慌亂,她是真的很喜歡蕭郎。
「琴兒,我,我對不起你!」
蕭母膝行幾下來到小狐妖面前,對著小狐妖磕頭。
「蕭郎,我的心好疼,你真的就因為這樣就不要娶我了么?」
趙紫玥神識一直觀察者屋裡那幾人的舉動,就見小狐妖竟然上前幾步,膝蓋一彎,和蕭朗一起並排跪在蕭郎母親對面。
蕭母就哭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