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十二章 渡化他

第七十二章 渡化他

「師兄,我這鬼嬰是我養母流掉的那個孩子。」
這個師兄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讓她對其身後的『師父』越加看不透。
「此番多謝七皇子出手相助,老夫感激不盡,七皇可要留下來用頓便飯?」
聽他停頓,趙紫玥好奇看他,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化解這鬼嬰身上的怨煞戾氣。
「行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忒的打擊人了吧!
「寺廟中哪裡有什麼高僧,唯一的兩三個也是修為不夠,
根本無法化解他身上的怨煞戾氣,唯一的辦法就是,」
「我的天啊!這得多高的武功啊!」
見這小丫頭點頭,周軒蹙眉想了想道:
趙紫玥接過玉佩,就見他看著邪修掉落的儲物袋蹙眉,然後拿起那邪修的長劍灌入靈力,竟然將那邪修的儲物袋給廢了……
見二人說完話,老侯爺和齊氏他們這才上前
還有之前不解皇帝為何忽然對七皇子寵愛,如今懂了,七皇子竟然也那麼厲害,這簡直就讓人和*圖*書覺得是做夢一樣。
見周軒戰鬥力這麼強,老道邪修就生了要逃走的心,周軒哪裡會讓他逃走?
周軒說著將那邪修掉落的一枚黑色玉佩給攝入手中,將其放入玉佩中遞給趙紫玥。
老侯爺一臉敬仰的看著周軒道:
「你想渡化他?」
「除非你帶著他去收集足夠的信仰之力和功德之光,才能助他化解身上的怨煞戾氣助他轉世投胎。
「小師妹儘快回去恢復靈力對你修鍊有好處,告辭!」
「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好辦的,也不急在一朝一夕,他被煉製的時間還尚短,若是過了百年時間就更加麻煩了。」
邪修老道見他衝著自己來,便也不懼,他就不信他活了快百年還對付不了這兩個年輕人,他還有鬼嬰呢!
周衍蹙眉,在打量她一番后搖頭
她一向是將最厲害的保命手段留在最後,不過她也不反駁,至少她自己就不能做到同時使用兩種或者幾種法術對敵,這點面和圖書前少年卻是做的到,並且做的很好。
當年原身偷偷看了眼趙氏流掉的嬰孩,面容同這鬼嬰是一樣的。
趙紫玥看著那裡面因為邪修老道隕落而沉睡的鬼嬰。
趙紫玥點頭,周軒的相助之情她記下了,只是即便他不來,自己也能在最後關頭反殺那老道。
她前世沒去過什麼宗門,也就不像人家宗門修士可以去閱讀各種典籍。
周軒可不僅會同時使用兩種法術,他甚至會同時使用四種法術對敵,最後一種火系法術直接穿透老道的身體,將他從裡到外燒了個內焦外酥。
「那是誰?」
否則地府是不會收他的,說不定還會直接將他扔到十八層地獄的火海中,受無盡業火焚燒之苦。」
那也是她不知道人家內里是仙君分出來的分身,她不過是個連靈界都沒有飛升上去的化神而已,這中間差了靈界和仙界,兩個界面的差距呢!
趙紫玥點頭承認
信仰之力只要她去幫那些凡人解救困苦,病痛https://www.hetubook.com.com什麼的,再站在天上露個臉,就能得到他們的信仰之力。
老道的屍體掉落在地上,被他一個火球術給燒成灰燼后,伸手抓過那被水球包裹的鬼嬰遞到趙紫玥面前冷臉問
說著抬手,手上是一絲微弱的功德之光,讓他不免有些無語,想著回頭將這功德之光轉給那丫頭吧,對付邪修她也是出力了的,結果功德之光卻是到了自己身上。
「這邪修的儲物袋中盡數都是邪修用的東西和功法,就連那儲物袋都污穢不堪,不可留!」
說完便是一個御風訣飛身離開,回到皇子府後,他才捂著心口咳上幾口
他神識一動,鬼嬰就朝著周軒抓去。
「嘶~信仰之力好得,可功德之光,怕是不好整啊!」
趙紫玥無語,這邪修還挺好學的,但周軒會告訴他才怪。
「師兄說的對,日後我會更加努力修鍊的,只是這鬼嬰身上的怨煞戾氣,可能送去寺廟中找高僧化解也好讓他能轉世投胎去?」
和-圖-書周軒臉上沒什麼表情的看他一眼
到底是什麼樣的修士,願意這般傾力培養一個四靈根弟子,難道真是慧眼識珠看上了他的悟性?
周軒眉頭再次蹙起,一個水球術就將鬼嬰給籠罩在內,然後朝著邪修而去,邪修見他法術運用嫻熟,卻是沒有法器就笑了。
見事情結束了,靜賢侯府眾人都鬆了口氣,這變化實在是太快,讓他們都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這身體強度還是太弱了,看樣子還要找篇煉體的法訣才行。」
「憑你也配知道?」
「為何不讓我傷他?你可知道這鬼嬰是極凶之物,萬萬不能留的。」
「不了,」然後趙紫玥道:
「七皇子!七皇子你都不認識!」
雖說之後她遇到過老和尚結了點善緣,可人家也不會教她這個,這點真是她的盲區!
「那另外一個老頭看著一身灰氣的,一看著就不像是個好東西。」
「哎哎,仙人打架也不過如此了吧?」
功德之光就要她實打實的去滅幾個邪修老巢,捨身和*圖*書解救一些凡人才能得到,愁人!
「見過七皇子!」
二人在靜賢侯府上空打鬥,下面京城眾人都驚訝敬仰的看著靜賢侯府上空的打鬥。
剛才還仙風道骨的仙長,下一刻就成了要對他們動手的壞人,而他們從鄉下扒拉出來的嫡女,竟然那麼厲害!
控制飛劍攻擊周軒,周軒直接就一手金系法術,凝聚一柄金系飛劍對上他的飛劍,另外一手一道木系靈力幻化出桃樹枝朝著他打去。
她唯一去過的就是她那個小家族的藏書樓,還只能在一樓二樓,小家族的藏書畢竟有限,多數都是針對修鍊的,沒有這種關於佛修該乾的事。
「你這修為還是太差,今天若是我不能趕來,你豈不是要喪命于那邪修之手?」
「除非什麼?」
這就是人家說的,長江後浪推前浪,她這個前浪要被後浪拍死在沙灘上了?
「免禮!」
「師兄那,」
「好小子,你竟然能同時幻化使用兩種靈力對敵,你是怎麼做到的?」
「師兄,不要傷了那鬼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