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芙慧仙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芙慧仙子

炎鑫真君輕咳一聲
身邊的夫人一身雪白如蓮花綻開廣袖百褶流仙裙,發間幾顆清透琉璃點綴,讓她整個看上去便給人一種清雅不染凡塵之感。
真的,她堅信,她早晚會掐回來的!
「師父,什麼叫被魔女所誤?」
說完看一眼驚訝的小徒弟,同時提醒他們師兄弟幾人
「是師父,那我這就回去閉關築基。」
千川真君神色淡淡,對四人道:
玄宿是個煉丹的也掏出一玉瓶道:
周軒一笑點頭
「不用急著恭喜我,你這一身修為一至圓融通達之境,怕是不日便可築基!」
「師兄們真不用同情我,」
「說起來,這位流觴真君還是真是為師的師叔,你們的師叔祖。
只是誤會?
「說來,」
趙紫玥和周軒,一個去閉關築基,一個去鞏固修為,剩下的四個徒弟見此,恭敬的給炎鑫真君見禮后對著他身邊的芙慧真君行禮。
千川真君在一旁嘆口氣,一團水靈力在她脖頸上轉了兩hetubook.com.com圈兒,她脖子上紅紅的指印便只剩下淡粉的印子。
千川真君說到這裏,一臉惆悵之色搖頭繼續道:
深吸一口氣后才緩過來,不知說什麼好了,這到底是誰潑的髒水?
「師父,我這修為就不跟那些練氣弟子比試了,有欺負小弟子之嫌,不如築基后,直接跟築基弟子比試的好!」
「恭喜你結嬰成功,不然我可要愧疚難安了。」
「對了,師父您還沒說那魔女,怎麼就誤了流觴真君?」
等他們走後,炎鑫真君和他的夫人聯袂而來,炎鑫真君一身火紅長袍同他的單一火系靈根一般。
「我這裏正好還有一瓶無暇膏,給,白玉無瑕,小師妹你擦了就能好。」
無獨有偶,跟趙紫玥心裏想法一樣的還有她的幾位師兄。
「那我就多謝幾位師兄了。」
「日後你們也莫要稱呼錯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趙紫玥搖頭,知道千川師父想要問的是什https://m.hetubook.com.com麼,她可不想再等上兩年。
趙紫玥頓了下,什麼叫,被魔女所誤?
千川真君想起這個就又想要嘆氣,一副惋惜又諱莫如深的模樣搖頭,但到底還是給他們說道:
她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幹了什麼了?
「是!我已決定這次回去就築基!」
不懂就問
說了這兩個字他忽然就想起來什麼,看著趙紫玥,然後在師徒幾人周圍打下隔音結界后,才一臉嚴肅的道:
四人對視一眼離開,心裏好奇的要死,卻不敢回頭去看,之前就隱隱聽說他們師父是因為那位芙慧真君而離開宗門的,如今總算是見到這位芙慧仙子這人。
他同為師的父親一起,都是為師祖父的弟子,若非是被魔女所誤,應該早就可以衝擊化神了才對。」
趙紫玥對他們擠出一個笑,見他們那同情的眼神有些無語
這讓周軒俊美的容顏上劍眉再次狠狠蹙起,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抹,拿出一和_圖_書瓶藥膏遞給小丫頭。
「你也且去鞏固修為,等你小師妹出關一起。」
目光在她被掐紅的脖頸上頓了下,那白如暖玉般的頸項上,如今五個紅紅的指印很是明顯。
「等以後父親出關再說吧!我一直忙於閉關修鍊,還沒有好好教導一番幾個徒弟,作為師父,我實在不是個稱職的。」
「不必多禮!」
自己當真是收了兩個有大造化的徒弟!
「為師想起來了,你凡人界的名字竟然是同那,」
「同修仙界以前的一位魔女紫玥魔尊的道號相同,日後且不可再用你這名字,就只用為師給你起的道號吧!」
炎鑫真君對他們一笑點頭
「見過炎鑫真君,見過芙慧真君!」
「師妹你沒事吧?」
特么的只是誤會老娘差點被你掐死,你給我等著吧!等我修為上去……
好心塞……
同時還不忘記問問,自己到底怎麼了流觴真君,兩人雖然在她飛升之前有個五百多年沒見面,可都有傳音啊!
「大道和-圖-書一途誘惑甚多,那魔女勾引你們流觴師叔祖,被柏松尊者打傷后,又挑撥離間他們的師徒感情,當真是可惡,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也活該她最後沒能渡劫飛升。」
自己勾引流觴真君?還挑撥他們師徒關係?哦,還被柏松那老傢伙打傷?
這中間應該沒什麼誤會吧?
「小師妹放心,原本我們以前也是喊你小師妹的,你凡人界的名字只有我們幾個知道,不會有事的。」
周軒說完,趙紫玥也道:
「且先各自回去修鍊吧!」
「結嬰大典?」
千川真人搖頭嘆氣
「你當真決定這麼快就進入築基期?兩年後就是練氣弟子的小比,」
「是師父!」
師兄弟幾人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都不由同情的看一眼小師妹。
「是么!那很好!」
「這白玉膏你拿去擦,日後躲著些那人。」
「好!甚好!為師能收你二人為徒是為師的造化,等你築基之後為師便親自教導你二人一段時間。」
「沒事,對了和_圖_書還沒有恭喜師兄成功進階築基!」
深呼吸!明明是自己看在他是流觴真君師父的份兒上,手下留情了好么?
千川真君暗自深吸一口氣,生意一如之前一樣淡漠如水般
周軒目光沉寂,看著這位流觴真君離開的背影眉頭微微蹙,轉頭去看趙紫玥。
聽她這般說,千川真人讚許點頭
大師兄這安慰還不如不安慰,趙紫玥苦笑一聲點頭
原本趙紫玥還想要再將體內靈力再反覆壓縮的,可如今看這情況,這無極宗還真是,不宜久留,走為上!
「咳咳咳!她,我,他,這,」
說著對周軒道:
千川真君聽他們對話不由欣慰幾分,這兩個徒弟自己都沒怎麼教導就一個築基,一個即將要築基。
罷了罷了,反正紫玥魔尊已死,她日後若是還能讓人給冤枉到,那可真是白活了。
他們走後, 芙慧仙子對千川真人微一點頭道:
「多謝!芙慧仙子想多了,我遲遲未能結嬰不過是沒有參悟透一些事而已,如今卻是豁然開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