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小黑泥偶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小黑泥偶

「妹妹?」
「是!」
流觴真君唇角微勾的看她一眼,打量她一番,眉頭微蹙,眼神沉了沉,將手裡的鳥往她面前一扔道:
「去吧!」
趙紫玥看出了他的拘謹也只是笑笑,這小子和那個雙生丫頭,自己在他們小時候見過,上次還是她帶著鬼嬰去看他們的時候。
「為何,我總覺得你在喊我的時候,有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開始我還懷疑是不是她,或者她家族中有人去挖了你隨手捨棄的洞府,如今看來這個猜測更是不成立,就她那修為,就她家人都是凡人,就根本不可能。
人偶只有巴掌大小黑不溜秋的,是他用紫玥魔尊渡劫失敗那塊地方的泥土捏制的。
紫玥,你說我是不是魔障了?如果當初我決絕一些,是不是結果會不一樣?」
流觴真君撇一眼地上的笨鳥,嗤笑一聲
趙紫玥也想不到,流觴真君那個傢伙怎麼會來凡人界。
趙紫玥在齊氏的院子里見了趙旭,如今的趙旭已和-圖-書經是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見到記憶中妹妹的臉,一瞬間驚喜的笑開了,走上前激動的連連點頭笑道:
還是碧眼金鷹,可不就是小金那傢伙。
「不過就只能兩天,兩天後我還有事要去辦。」
「它能闖什麼禍?它就是發現了一個邪修道觀而不作為,但它只是只畜生我原諒它,可你是它主人,拿出邪修所在的道觀,你去給解決了。」
「弟子不敢!」
「不敢?那就是有咯?記恨我掐你脖子?」
趙紫玥垂眸
「是!弟子遵命!」
但她能做的就是恭敬站好,恭敬的搖頭
「說吧!怎麼會遇到那位的?」
趙紫玥驚訝抬頭看他,心道: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敏銳了?
「不可能啊!修士被雷劫劈死那就是形神俱滅, 哪裡還能這麼快就轉世的?
怎麼回來?自然是來查她的。
哎呦!對了,你弟弟過兩天要成親,你這次回來能不能留兩天?也喝一杯你弟弟的喜酒!」
www.hetubook.com.com「不知晚輩這靈寵可是闖了什麼禍?」
看一眼腳下的小金
「好好,你回來就好,」然後又輕咳一聲換上嚴肅臉「咳!你還知道回來啊?」
趙紫玥拎起地上的碧眼金鷹恭敬告退,飛回趙家她的院子后,
敏銳的察覺到了她的表情變化,趙紫玥並不在乎,畢竟她跟他們的關係又是一層,淡薄些反而更好。
她那壓縮靈力的手法,還有那洞府隱秘性極好的風格,都跟你一樣,真是奇怪,你說她會不會是你的轉世?」
說著他自己都搖頭否認了
如果說是你奪舍成了那丫頭我倒是還相信幾分,可距離也太遠了,當時你可是在渡雷劫,雷劫之下,你如何會跑來這凡人界奪舍那丫頭呢?」
他自言自語的將杯中酒飲盡,然後又道:
「回師叔祖,正是!」
「你妹妹難得回來一次好好說話!」
流觴真君看她
「弟子見過師叔祖!」
趙紫玥就笑著點頭
這一天兩家人和*圖*書都挺熱鬧的,而她回來的消息也只有這麼幾個人知道,等到晚上眾人都睡了時,她躺在床上忽然睜開眼起身。
見她這般,流觴真君往石頭上一躺,朝她擺手
「主人,我也不知道啊!誰知道這凡人界還能有您的師叔祖,還是位元嬰修士。」
見他們笑,趙紫玥也笑道:
小金真是委屈死了
「你的靈寵?」
趙氏也上前將有些僵硬的兒子給拉到趙紫玥面前
「就說你這個丫頭狠心,走的時候也不去看我們一眼,那個時候娘都生你弟弟妹妹好幾年了,看看,你弟弟如今都十六了!
可不就正是第一次見面就莫名其妙的掐著她脖子的流觴真君,這人怎麼來了這裏?
再看那拎著它的人,趙紫玥忽然就頭疼了,但還是乖乖抱拳行禮
沈懷謹這個十六歲的少年一直打量她,只微微點頭沒有說話。
「弟子沒有。」
「允許你再耽擱三天,三天後務必去將那邪修道觀毀去!」
流觴真君擺擺手
不過也沒和_圖_書有人在乎他心裏想什麼,都圍著趙紫玥說話,他就拘謹的看著,見她問自己話,就答一句。
見他這個樣子,齊氏白他一眼
或許如今唯一能讓提起興趣的就是修鍊,而他修鍊的目標就是飛升仙界。
「好啊!」
不過正好看見了她跟齊氏和趙氏那母女情深的樣子,便也不再懷疑她了唄!
「那也行啊!」
將小金放開,在周圍打下隔絕禁制
他是走了,可趙紫玥不知道,她在這裏第二天就是沈懷瑾這個便宜弟弟成親,她留在這裏喝了杯喜酒,第二就是認親,過了這天她就得趕緊去處理邪修的事。
「沒有?那就是敢嘍!」
模樣看著跟前世的紫玥魔尊有幾分像,反正就是整個一黑色泥人,他就對著泥人說話
會不會不一樣,沒有人回答他,他就帶著小黑泥偶,祭出一枚楓葉飛行法寶,站在楓葉上回宗繼續修鍊!
趙紫玥:「……」你大爺!
忽略耳邊小金呱噪的給她傳音「主人你快來救救我啊!這人好可怕和-圖-書,他會吃了我的!」
而沈懷謹的姐姐沈懷玥也是第一次見到趙紫玥,想到她自己的名字,懷玥,懷念玥,那個玥可不就是面前這位從未見過的姐姐么?
身上的衣服原本就沒有脫下,直接推開門走出去,拿出青竹劍御劍來到皇覺寺的山峰之巔,那裡正有一人斜斜的坐在大石頭上,手裡拎著一隻雞的兩個翅膀,嗯,是一隻鷹!
沈懷謹狐疑,末了又想到什麼眼睛忽然瞪大,跟著他去了國公府。
也不是不懷疑,流觴真君一人獨自坐在山頂大石之上,手裡把玩著一枚白玉酒杯輕呡一口,蹙眉,從袖子里拿出一枚黑色人偶。
面色僵硬了幾分,對面這個傳說中的姐姐可比自己大上十多歲,可這面容卻如同少女一般,讓她勾起的唇角再也彎不上去了。
沈懷謹的妻子也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開始見到趙紫玥的時候驚艷了下。
「我怎麼覺得那丫頭身上有你的影子呢?
「真能多待上兩天?那可太好了!」
「弟子沒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