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三十九章 窮鄉僻壤

第一百三十九章 窮鄉僻壤

桓雲峰扒著地面的雙手緊緊握拳,自己身上竟然有魔尊血脈,何其諷刺!
離謙魔尊那個人,竟然會將一身精純血脈傳給這兒子,莫非離謙魔尊對那婦人才是真愛?
趙紫玥一邊說一邊去將桓雲峰的娘給帶到他身邊然後又去將他的那兩條被斬斷的腿給撿起來。
而他起身轉過來后,趙紫玥暗道一聲果然,還真是桓雲峰那小子。
那婦人在地上滾了圈兒后,趴在地上看到兒子被斬斷的雙腿,忍不住目赤欲裂,撕心裂肺的喊著她的父親
桓雲峰想要爬到他娘面前,忽然眼前一雙淺紫色繡鞋出現在面前,他抬頭去看,就見到了是自己認識的一位同門師姐。
會有人突然站出來都愣了一瞬。
「爹!爹!他是你外孫,你怎麼能如此狠心啊!」
將桓雲峰給搬上椅子后,撩開他的褲腿看了眼。
唯一信的只有流觴真君,如今卻又是那個死德行。
站在不遠處的金丹後期老者目光一凝,而和*圖*書金丹中期的中年男修劍指趙紫玥
「那也沒辦法,誰讓他是那離謙魔尊的種呢!」
「如何不會?我師兄就是四靈根,是我師父的親傳弟子,你有懷疑可以親自去問我師父。
再看桓雲峰那小子,面上極力忍著痛苦之色,雙手撐在地上,艱難的往前爬,腿從膝蓋處被斬斷,拖行出兩條血痕。
想到這裏,趙紫玥不由打個冷顫。
將一旁他的兩條腿拿過來,蹲下身,正好驗證一下流觴真君說的是不是真的。
想起來了,她知道那跪抱著白裙婦人的小子是誰了!
原本不相信的修士們,竟然在聽到她說出『窮鄉僻壤』這四個字時信了大半。
他對面不遠處的婦人見此,眼中忽然一亮,隨即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
算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那怪了!
他南離魔宗有秘法,能將一身精純血脈融入精|子之中傳於心愛之人體內,與其結合后便會生下集雙方所有hetubook.com.com優點的優良品種。
不過是你安家的外孫而已,你們安家憑什麼就能斷我師父千川真君的弟子生死了?」
就聽那同門師姐開口對他身後的安家人道:
「這丫頭,勸你不要信口開河,千川真君如何會收一個四靈根修士做記名弟子?」
這話一出,眾人盡皆嘩然。
你這無極宗的小女修怕還不知道,你面前這所謂無極宗弟子,身上可是流著離謙魔尊的血脈。
其身上都流著我安家的血,我想怎麼處置他們就怎麼處置他們。
她正回想著就見那小子抱著他娘起身,他娘胸前的劍傷除了要受萬蟻噬心之痛,還會讓其全身血液流盡而死。
還沒有人活夠了替他們出頭來真的招惹自己,就連那趕來阻止自己的殷縱魔尊,也只是護著他那好友離謙魔尊的兒子,不被自己弄死而已。
「他們是我安家之人,我不過是在處理自己家族之人,更不要說他們一個我生的和-圖-書,一個是我外孫,
想起這些,當真是恍如不久才發生的一般。
她就說當時那小子眼中閃過的墨綠之色她好像是在哪裡見過,可是誰能想到啊!
而我出現在這裏,就是來接我這個小師弟回去的,不然我為何要來你們這窮鄉僻壤?」
流觴真君說過,人的肢體斷了后只要儘快接上,還是能夠恢復如初的!
周圍圍觀的修士不由都倒吸一口涼氣。
桓雲峰有些赫然,想要用衣擺去擋一下他斷腿之處,被趙紫玥一巴掌拍開。
「這也太狠了!」
就連安家這位金丹中期的修士也不相信,元嬰真君會收一四靈根弟子做記名弟子?
怕就是你無極宗前輩來此,也會贊同我的做法,今日這對母子絕不能活著離開安家!」
「這個,不太可能吧?」
他此時,怕是全部心神都放在他娘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那自己要不要轉身離開呢?
「若我非要帶他們走呢?我可不管他們是不是你安家m.hetubook.com.com血脈,我只知道他是我無極宗弟子,欺負我無極宗弟子,是當我修仙界第三大宗門是擺設不成?
趙紫玥說著話,不耽誤她手上動作,又拿出一件椅子法器,誰能告訴她,為何那位老者煉製的法器都這麼的,貼近生活?
恩,最後確認一下,可別按反了。
是啊!趙紫玥也想問一句,何必如此?
嗯,那離謙魔尊還是個半妖,體內有一半木樨岩龍的血脈。
「斷了雙腿就跟廢人沒有兩樣,日後是無法修鍊了!」
婦人一邊說一邊朝著兒子爬去,想要扶起兒子,奈何她身上的一身精血流失大半,根本無法爬動半分。
安氏這個小修仙一族的族人也都沒有想到,
眾人正看安家處理他們家的魔種呢,卻不想一位姿容絕色的女修會突然落於安家,這女修的修為也只是築基初期吧?
「峰兒!峰兒!」
而且, 他,是我師尊千川真君定下的記名弟子!
但當時說離謙那傢伙的死跟自己沒有關hetubook.com.com係,卻是根本就沒人信。
真是!真是欠了他的,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善事做多了,竟然一口氣飛身來到安家上空,落於桓雲峰面前。
趙紫玥此時已將無極宗內門,兩儀峰的身份玉牌掛在了腰間。
桓雲峰聽她說出這句話后,眼淚瞬間就落下了,原本一直強做的堅強不知為何盡數瓦解。
竟然這麼有膽量!
手上水系靈力運轉,將他腿上清理乾淨,然後轉換成精純的木系靈力,包裹著斷掉的小腿和他膝蓋下方。
「別動!」
「那廢物小子竟然還是元嬰真君的親傳弟子?」
「師姐,你走,」
竟然一劍斬斷了他腿上的經脈和筋骨,他摔倒之後,他的兩條腿就斷在距離他一米之地。
「我無極宗弟子什麼時候輪得到你們欺負了?」
「那直接殺了不就得了,何必如此?」
噗通一聲,桓雲峰抱著他娘的身形就倒了下去,他一個不穩,就將他娘給摔了出去,趙紫玥看的清楚,是那金丹中期修士,應該就是他外公。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