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沒有什麼好心思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沒有什麼好心思

「妖魔血脈!就你這一身妖魔血脈,不是應該去南離魔宗才對么?憑什麼入我無極宗?」
那執事殿弟子在看到桓雲峰的時候一臉驚奇,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練氣弟子,再看看手上的身份玉牌。
「景曼師姐慎言,我師父如何還用不到你來說,畢竟你我只是小輩,我可從來就沒有說過炎鑫真君收徒的眼光讓人看不懂,畢竟他連你這樣都收,不是么?」
「勞煩這位師兄了!」
日後見到了記得打招呼,畢竟咱們師父和炎鑫真君可是親兄弟,咱們兩峰之人也應該比其他幾峰關係親近才對。」
「是,師姐,師弟一定謹記師姐教誨!」
心裏在想一個問題,到底是這位弟子走運呢?還是千川真君真的很好說話?
「你若是不是魔修的卧底,為何這麼盼著將一位身上擁有強大妖魔血脈的弟子往魔宗推?
這坐在椅子上是怎麼回事兒?腿受傷了?」
那執事殿弟子聞言點頭,想來也是了https://m•hetubook•com.com,好模好樣的誰會一直都坐在椅子上?
罷了,
趙紫玥哼笑一聲,想說資質好有什麼用?周軒那小子還不是四靈根,看看他還比自己先築基呢!
「不勞煩不勞煩,只是沒想到千川真君這麼快又收一位親傳弟子,這位玄中師弟的腿是?」
趙紫玥眯轉頭看向景曼,她這般故意將傳音符中的聲音放出來讓大家都生聽到,一定是有目的的。
「正是!」
「的確,他的腿受傷了,暫時要坐一段時間椅子。」
「我來給師弟辦理身份玉牌,這是我師父新收的親傳弟子,恆雲峰道號玄中。」
她說著伸手去指向桓雲峰,被趙紫玥一巴掌將她的手打開,擋在桓雲峰面前,看向景曼的眼睛一臉嚴肅,氣勢逼人的問她
「真不知道千川真君是怎麼想的,難道他收徒的門檻就這麼低么?連腿腳不好的四靈根弟子都收,真是讓人看不懂。」https://m.hetubook.com.com
嗯!自己也是師姐了呢!
趙紫玥見她發愣就出聲提醒
說話之人還是個認識的熟人,景曼帶著兩個師妹走進來,趙紫玥淡淡看她們一眼便不做搭理。
「千川真君收徒還真是什麼樣的都不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外門的四靈根弟子吧?
見到這位傻大姐,趙紫玥就想笑還有些無語,但還是替新上任的師弟解釋一句
果然這景曼小丫頭沒有什麼好心思,竟然在這裏將傳音符中的內容公開。
趙紫玥不想在這裏跟她們多說,畢竟讓人看笑話不好。
「這是什麼情況?」
說著看了眼景曼身後的二人道:
「就是,就連我這個三靈根也比他個四靈根的殘廢好多了,你說是吧師妹?」
「師妹, 千川師叔又收了個弟子,你們回來的時候記得準備一份禮物,只是。」
傳音符是飛到景曼手上的,就見她抬手接到傳音符后,在身前打下禁制,然後和圖書才往那傳音符中打入靈力。
桓雲峰點頭接過玉牌,客氣點頭
她猜測周軒一定不是真的四靈根,說不定也用了他教自己的秘法,掩蓋了真正的靈根。
「多謝師叔,」
保持師姐該有的風範嗯一聲淡笑點頭,揮手打出一張白兔皮毛毯,將他和椅子搬到白兔皮毛毯上,帶著他往執事殿去辦理身份玉牌。
果然不愧是傻大姐,被問了一臉的孟蘭愣了下,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只是,自己兩世可就這麼一個小師父,這個徒弟還是自己給他撿回來的,自然不能任由她這麼說。
看向撤去了隔絕禁制的大師姐,就見大師姐撤去禁制后,面上怪異一笑,隨即靈力打入傳音符中,便聽那傳音符中傳來大師兄沉穩清朗的聲音
「哎,叫什麼師叔,叫師兄就行。」
就聽那裡的那個男聲話音一轉,帶著擔憂的語氣道:
她不搭理人,景曼還不願意了。
她這話將景曼給氣懵,怎麼就扯到自己是魔修的卧底上了www.hetubook•com•com
一般只有金丹之後才會用傳音玉簡,並且傳音玉簡價格也是這傳音符幾千倍。
趙紫玥覺得吧!這位景曼小丫頭一定是有病,用流觴的話說就是那什麼,瘋犬病!
收起傳音符,見整個執事殿中的弟子,都跟被施了定身咒一樣的看向這邊,景曼對於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是滿意。
「我怎麼了?我好歹還是個雙靈根,資質可比他個四靈根要好的多!」
司徒末撇嘴看一眼他坐著的椅子
孟蘭嗯啊兩聲,應完便撇開目光,長睫眨動不去看坐在輪椅上的人,而是將頭轉向另外一邊。
「他的腿受傷了暫時無法站起。」
尖尖瓜子臉的景曼聽她還敢這麼跟自己說話,一下就來氣了
那築基中期弟子趕緊笑著道:
「玄北師妹。你莫要胡攪蠻纏,」
「只是千川師叔新收的這位弟子,身上有離謙魔尊身上的妖魔血脈,也不知道對咱們無極宗是好是壞!」
將桓雲峰的身份玉牌遞給那執事弟子
見小師弟的周身hetubook.com.com氣壓瞬間降至冰點,趙紫玥蹙眉看向對面的景曼
桓雲峰看了眼三人,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近乎面癱的對三人點頭
「玄中,見過師叔師姐們!」
只是她還沒說話,遠處就飛來一張傳音符
「景曼師姐,你這麼說我就不懂師姐你是哪邊兒的了,莫非師姐還是魔修在我無極宗的卧底不成?」
「啊,嗯!」
「抱歉,在下失禮了,這是辦理好的身份玉牌,玄中師弟給!」
桓雲峰伸手摸摸自己的腿剛要說話,趙紫玥就道:
「玄中師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們炎鑫師叔的弟子,景曼師姐,她身邊的這位師妹是司徒末,這位是孟蘭師妹。
「呦!我道是誰,原來是咱們無極宗的天才弟子,玄北師妹啊!」
妖魔血脈怎麼了?誰規定妖魔血脈就不是好人了?」
司徒末撇嘴,景曼就垂眸看一眼桓雲峰坐著的椅子,翻個白眼兒
傲慢的抬高她那瓜子一樣尖細的下巴,丹鳳眼睥睨趙紫玥一眼,轉眼去看坐在輪椅上的桓雲峰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