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娘出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娘出面

景曼說完,司徒末也道:
「玄北!你這個縮頭烏龜,我可沒說讓你跟我比,我說的是讓你跟我師弟比試你敢不敢?」
「師姐,是我連累你了!」
「師姐,師兄說的對,咱還是回去將這件事告訴師父吧!如果師父沒有時間不如跟師娘說說。
「行吧!師姐您在這裏稍等。」
「行了,我知道了,這件事先這樣,她不出來你也進不去,在這裏叫囂有何用?
「師兄你看我的臉,她玄北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在執事殿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打我的臉,師兄,我今天不教訓她,實在是難出心中惡氣!」
隨即又看向流觴真君道:
「老祖,山下有千川真君的弟子玄北師妹前來,說是要找您,不知您是否一見?」
「讓她進來了吧!」
面上不動聲色的微微點頭垂下眼帘,轉身離開主峰,來到正在叫囂的景曼這邊。
他說完起身,轉身之際看了眼不遠處的芙慧真一眼,芙慧真君對他一笑點頭,那一笑宛麗柔美,如https://m.hetubook.com•com同一朵開放到極致的芙蓉花一般。
「這位師妹,請問您是來找流觴真君的么?」
「是師父!」
就見那宏偉宅院的門被打開,一身丹青長袍的流觴真君從裏面走出
趙紫玥心裏掂量一番后,飛快的看他一眼道:
有小弟子在上前攔下她
趙紫玥飛快的瞟一眼他道:
流觴真君側身斜眼看她
「師弟你先進去修鍊,我去找流觴真君來一趟。」
「好!咱們這就回去!」
趙紫玥就在景曼他們後腳離開的片刻,去的流觴真君洞府處。
「你去看看你師妹,將她帶回來,成何體統!」
「因此,特來將這交師叔祖。」
「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有些人她對你叫囂,你就無視她,她自己都能氣個半死,說不定還能生出心魔呢!
「師妹,
「晚輩玄北見過流觴真君!」
「可是,」
你要在哪裡找個洞府,我給你挖,然後你就去修鍊,等回頭師父給你https://m.hetubook.com.com找來合適的功法,你再專修也不遲,反正你還沒築基呢!」
景曼還在叫囂,她臉上的紅印子已經沒有,只是這一巴掌如同打在她心上一般,讓她對趙紫玥恨之入骨沒有之一,總之就是不狠狠打她的臉一頓,不足以平她心中怒氣。
築基弟子轉身離開,他親自去了流觴真君閉關的院落前,在外面恭敬對著裏面禁制稟報。
「何事?」
趙紫玥將手裡的儲物袋往他面前遞了遞道:
就知道這人會這麼一推二五六,也沒抱希望這人會接手這善事,有些怏怏的情緒低落的收起儲物袋。
尹軒正在一旁聽兩位仙君辯論,這個時候聽到師父的話,眼中暗光閃過,點頭應道:
「玄北,你可敢應下我的挑戰。」
那築基弟子上下打量她一番後點頭道:
「不敢!景曼師姐可是築基後期,我才進入築基初期的小小弟子,如何敢挑戰築基後期的師姐。
趙紫玥擺手
讓師娘出面幫我們教訓玄北,這www.hetubook.com.com樣的話,千川師叔,應該,不會幫著玄北吧?」
平白讓人看了笑話,走吧,先回去,任何事都有師父定奪!」
趙紫玥想都不用想直接回
趙紫玥被領著來到一處,佔地面積極大的宏偉宅院前,躬身對立面道:
「玄北!玄北!你給我出來!」
景曼深吸口氣點頭
「本君還要修鍊,哪裡有時間去搞功德之光和信仰之力,你既然將他們帶來,那你就想辦法淡化他們身上的血煞怨戾之氣就行。」
小師妹說對,走,正好如今師父跟千川師叔,還有師娘都在,你去將這事給師娘說說,我猜,即便是師父不好出面說,師娘也會站出來為何你的。」
師姐慢走不送!」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瘸了,總之那玄中就是坐在椅子上的,玄北說他的腿受傷了暫時不能走路。」
孟蘭趕緊幫忙勸,她也不想在這裏讓人看笑話
景曼氣的在她的飛行法寶上跺腳,一旁的孟蘭咬咬唇站出來
尹軒點頭,眉頭輕蹙的道:
她也是和圖書偶爾聽他們說起,那如同芙蓉仙子一樣的師娘,曾經可是同千川仙君是青梅竹馬。
他們離開不久,趙紫玥給桓雲峰挖好了洞府也離開了
「那好吧,晚輩既然接手了,就一定會將他們六人送入輪迴的,只是晚輩此時有一件事想要求師叔祖。」
「何事?」
尹軒挑眉,他的關注點只有這兩個字。
流觴真君神識一動就蹙眉躲開她遞來的儲物袋。
「師叔祖交給弟子的任務已經完成,只是這裏還有六個鬼嬰要輪迴,因此,」
這位流觴真君的洞府建造在一處單獨的山峰上,趙紫玥還真從來沒有來過流觴真君的洞府。
流觴真君正在閉目打坐修鍊,聞言蹙眉后睜眼,頓了片刻才開口
「師兄!」
她剛將靈力從留影符中收回,就見那景曼又追來,站在兩儀峰上空對他們下挑戰書:
「是呀師兄,她還護著那個要妖魔血脈的瘸子,說一些大道理。」
看一眼守門弟子的修為,築基後期,嘖!守門弟子都修鍊到築基後期的,這個流觴仙君竟hetubook.com.com然才結嬰。
「瘸子?」
「啊,對!我是來找流觴真君的,勞煩這位師兄幫忙通傳一聲。」
「師妹,你這般樣子成何體統?」
「玄北!玄北!」
「好,有勞師姐,師姐隨便給我找個地方就行。」
司徒末癟癟嘴
尹軒忽然眸色一亮,孟蘭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
她說完一揮手,將兩儀峰外的迷霧陣法給合上,讓外面的人看不到裏面的情況,這就是不搭理他們了。
「師叔祖的一本修仙傳記《彪悍修仙記事》中提到,如果有人肢體斷掉后,是不是能重新接上,這個,您沒有詳細說明,這個?」
「師兄,你錯怪師姐了,都是玄北師姐,她竟然掌摑了師姐,師姐才會如此生氣的。」
流觴真君斜眼看她,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她在這裏的叫囂被人傳到了炎鑫真君耳中,炎鑫真君正在跟千川真君據理力爭,忽然神色一動拿出傳音玉簡,嘆口氣對一旁的尹軒道:
可是,這個玄北竟然躲起來不出來,實在是可惡!
「流觴真君?師姐有事且去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