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好囂張的小輩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好囂張的小輩

昱辰真君見此,打神鐧立刻祭出,就要將尹軒的融火劍給打開,可他的打神鐧還沒到,一柄雷劍憑空而出擊在融火劍上,竟將那融火劍給打飛。
尹軒開始還不太敢認,這身穿淡紫衣裙的女子就是玄北,看了她腰間玉牌后才認出來是千川真君唯一的女徒弟!
各位看熱鬧,看的可還過癮?」
千川真君一頓
來人不是一路用雷遁趕回來的趙紫玥又是誰?
「嗯!」
「好!」
突出一口哽在心口的血,反倒是讓他暢快些,看到自己的弟子一個在度結嬰雷劫不由欣慰,另外一個在凝結金丹。
這麼一想千川真君拿起碧水參,放到嘴邊咬一口,都不用咀嚼,一股精純的水系靈瞬間流入丹田
他還有弟子要護著,不能退!
修仙界的敗類,你欺辱我師母,打傷我師父!你的大徒弟玄西,更是對我師妹不軌,今日我就替我師父討回公道!」
「你竟然已經金丹後期了?」
見他竟然還有力氣持劍,尹軒說完就和-圖-書朝著他動手,如同一團火焰般的融火劍,帶著烈焰朝著他斬來。
這時的兩儀峰上,一個跑去渡劫,一個在凝結金丹,其他四人在護法。
眾人聞言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千川真君手裡的飛劍緊了又緊,一團藍色覆蓋在水劍上,朝著對面攻來的融火劍而去。
如今徒弟卻送到自己面前,讓自己將就著吃,這實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他一時有些糾結。
可是,他還有徒弟要護,不能因為自己讓他們受傷,砰的一聲
「如你所見!」
竟然在這種地方凝結金丹?
玄宿幾人見他過來,很是擔心
她這話自然是帶著些責怪之意,其他元嬰真君紛紛蹙眉。
那些被她責怪只看熱鬧不出手阻止的元嬰真君,剛才還覺得她小小年紀雖是金丹後期,卻出口有些狂妄。
就連再次劈到他身上的雷劫,都沒被他看一眼就一袖子擋開。
他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見千川真君從洞府中出來,他嘴角身上都是血https://www.hetubook•com.com,眼神凌厲的看著敢用劍劈他洞府的尹軒。
千川真君捂著心口後退幾步,咽下涌到喉頭的一口老血,對面的尹軒眸光一動,乘勝追擊。
遠處正在渡結嬰雷劫的周軒,見小丫頭回來了不算,竟然還比之前霸氣的很,不由得眼中多了一分笑意,直達眼底。
趙紫玥對他禮貌一笑
趙紫玥將碧水參往他懷中一塞
「這,」
趙紫玥飛身來到千川真君身邊,腳下的紫雷竹化作一根竹棍被她拿在手中。
「嘶~」
「無妨,你們繼續為玄中護法!」
「師父!」
昱辰真君沒想到他會這麼做不由蹙眉
「無極宗好歹是個大門派,竟這般行事,可真讓我失望啊!」
融火劍朝著千川真人的丹田而來。
「好吃!」
徒兒回來晚了,讓一些小人得志之輩,在我們兩儀峰上犬吠,師父且稍作休息,待徒兒將這些人趕走。」
千川真君看著面前兩千年份的碧水參,再看看自己的女和圖書徒弟,有些不知說什麼好。
「師父喜歡就好!
千川真君抬手制止他們說話
他的運氣是真的好,竟然能平白撿了這麼兩個,修資質心性都及其上佳的好徒弟。
千川真君聽話退後,趙紫玥站在以軒對面。
尹軒的目光掃一眼正坐在輪椅上結丹的殘廢,目光又移向見千川真君的洞府,身形移動,竟然朝千川真君的洞府斬出一劍!
這會兒,見她隨手拿出一支兩千年份的碧水參,不由得眼睛都要瞪直了。
無極宗內兩儀峰外的弟子,多數都見到了周軒凝結元嬰的過程。
這還是他第一次收到女徒弟的孝敬,不吃豈不是讓徒弟傷心。
她說著拿出一方玉盒打開,裏面是一株兩千年份的碧水參,拿出碧水參遞給千川真君道:
趙紫玥說完看一眼在場的眾人,目光從昱辰真君等幾位元嬰真君身上掃過。
原本還想要賣給宗門換點積分的,如今看來,那才是暴殄天物。」
趙紫玥也笑
「尹軒真君,」
「師父,您m•hetubook•com•com的傷?」
這可是兩千年份的碧水參,是水系靈根之人修鍊的最佳靈藥,
「你?玄北!」
「我不需要知道事情的經過,我只知道有的時候,眼見未必就是真的。」
但他知道,如果再次受傷,很有可能會被魔種趁虛而入的。
尹軒嗤笑一聲
千川真君正在療傷,剛剛將魔種壓下,洞府就被人劈來一劍,被這動靜驚動,神識一看,好囂張的小輩。
煉丹峰的一位元嬰真君見她這般浪費靈藥,忍不住出聲對趙紫玥道:
「就憑你,不過是個金丹後期而已,就想越階挑戰我這元嬰初期,莫不是那些修仙傳記看多了吧?」
「這位師侄,你那碧水參有兩千年份,是煉製高階碧水丹的最佳主葯,直接給千川真君吃下,效果反倒沒有煉製成碧水丹的好。」
「玄北師侄,你才回來恐怕不知道事情的經過。」
自己只護了徒弟一次,這次卻要讓徒弟來護著自己,不由得失笑搖頭,後退兩步,來到玄宿幾人身邊。
「欺負一個和-圖-書傷重之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跟我去生死台上較量一番。」
「師父先吃著,徒兒有機緣,不差這點靈藥。
如果煉製成碧水丹,可大大增加水系靈根之人靈根的純凈度不說,其中還蘊含著大量精純的水系靈力。
「沒時間煉製靈藥,師父將就著啃啃吧!」
「這位元嬰前輩說的是,不過沒關係,千金難買我願意。
「這不是出來了,躲在洞府里裝死,吐幾口血在身上以為就能博取同情么?
只要我師父喜歡吃,我這裏還有五千年份的,隨便他愛怎麼吃就怎麼吃。」
尹軒見他出來勾唇邪魅一笑
見到周軒在渡劫,都遠遠觀看。
雖然極快,卻也可以讓他們有不少感悟,就連其他元嬰真君也有幾個被驚動趕來。
千川真君看著手裡兩千年份的碧水參,唇角勾起,笑容漸進蔓延開來,眼角眉梢都被染了笑意。
那麼剩下千川真君洞府門口,就沒人護著了,當然護也護不住。
「我今日若是再晚回來一步,是否我師父千川真君已經隕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