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八十八章 超越自己

第一百八十八章 超越自己

周軒這個師兄還是很稱職的在他不遠處護著他,見他這般不由搖頭,仙界那位可是早早就能凝聚出妖魔劍的,這小子還是太稚嫩。
流觴真君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竟然靠著變幻莫測的情緒,愣是跟一個元嬰後期的殭屍打了半天。
木棺上的黑色棺材蓋砰一聲打開,裏面一身黑衣黑髮,英挺劍眉斜飛入鬢,細長蘊藏著銳利的黑眸淡淡掃視在場眾人一圈兒。
那殭屍奕辰聽他這般說話,冷厲的眸子就看向他,身形未動,從他出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棺材,人就站在棺材中樹立在他們對面。
趙紫玥聽他這麼說有些擔心的看他
就沒有見過這麼情緒變化多端的修士,剛才一陣煩躁的亂斬,愣是生生激發了這人自己的潛力,不過這人自己光顧著【泄】憤了還沒反應過來。
趙紫玥聞言也只好點頭「好,那幾位師弟,咱們一起!」
霞青仙子他們還沒有走,這個時候聽趙紫玥說靈液,便眼睛一亮問
不能攻城進去,那就往回跑,穿過這如今廢成了小沙漠的山脈,定然可以再找到別的適合修鍊的地方。
流觴真君見人逃了,看一眼地上的那幾塊棺材板,不能浪費了,回去劈了當柴燒也是好的。
他已經想好了,他要做火鍋,做燒烤,做牛排,嗯?
這話聽的周軒點頭
玄中目光沒有離開趙紫玥的身影
「不了,我想要學師姐那樣,用靈力凝聚成數柄飛劍對敵。」
說完哦一聲對霞青仙子道:
說完伸出食指和中指點在玄中后心,一股靈力引導著玄中的靈力,玄中在心裏將大師兄給他引導的路線記下。
隨著胡琴的話音落下,他們地底不遠處那黑色木棺也在上升,不過片刻后就衝出沙土在眾人上空遠遠停下。
每一柄雷劍旋轉著,就如同一股旋風,一個電鑽一般,能將碰觸到的四階一下,相當於元嬰一下的妖獸瞬間絞殺。
正好北孚城被妖獸攻擊,那麼多妖獸不是可以讓他和圖書好好選上幾隻,等回頭做上幾道,自己曾經紫玥魔尊一起吃的菜送到玄北面前,再看她的反應如何。
殭屍奕辰背後的棺材可不是普通才來,甚至是一件靈寶,只是他修為不夠不能激發而已。
聽他這口氣好像自己提升了兩層很少似的。
「不錯,妖魔血脈的修鍊主要靠靈力凝聚的飛劍,第一次凝聚出的妖魔劍等階越高,就說明體內的妖魔血脈越純正,修鍊起來的速度就會更快,也更厲害!」
「可是萬年石鐘乳兌的靈液?道友你那裡還有多少,可否賣些給我?」
這個時候不知他怎麼回事,兩眼放光又變成了興奮的心情,他這一興奮,自己剛應付出規律的招數,這會兒又變了。
「咳!如果你們需要幫忙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幫忙,至於報酬,好說。」
玄宿一笑寬慰他道:
「幾位若是想要出手便出手,報酬就是你們殺的妖獸材料,至於其他,沒有!」
「老子不跟你歪纏了,受死吧!」
這個想法一旦冒出來,他就不管不顧的直接打出了柏松尊者給他的符籙。
玄宿聽他這般說便也不強求,雖然他們都知道他的腿好了,但見到他坐在輪椅上,還是不自覺的想要照顧他。
玄中說完便在他自己周身開始凝聚飛劍,轉頭就聽大師兄道:
雖然是個很模糊的想法,但他越想越覺得可行。
「好,多謝師兄指點,我試試!」
「師兄,北孚城中發出了求救信號,怕是有高階妖獸攻城了。」
「咳咳!師兄,這不是屍傀,是殭屍。」
「小師弟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組成五行劫滅大陣?」
「師兄,你還是先療傷吧,我這裡有靈液師兄拿去用。」
「尚可,我身上的傷不打緊,走吧!」
流觴真君說著,往嘴裏吞下一顆丹藥,剛解決一位元嬰中期修士,他心中的火氣也消了不少,不過口氣依舊很沖。
卻在這時趙紫玥睜開眼,周軒給她布置的聚靈陣消散一和-圖-書空,那些布置聚靈陣的靈石也化成碎粉。
就連說話的霞青仙子都無語了,看看遠處對戰元嬰殭屍奕辰的流觴真君,又看看這邊護著中間那女子的幾位,他們幾人傳音一番,便打算直接去增援北孚城。
「你凝聚出來的妖魔劍很不錯,算是中上之資了,日後好好努力,將你自己凝聚出來的妖魔劍修鍊好了,同階無敵!」
一頭身上長著很多五角星的黃色巨大牛獸,正從北孚城的方向往回跑,那邊有可怕的雷修不跑做什麼?
「多謝師兄為我找來靈果,日後師兄但凡有事喊我一聲就行!」
接果師妹遞來的玉瓶,周軒打開喝了口後點頭
「自然不是本君,不過沒關係,今天你們就全部都留下,本君要抽了你們的元嬰補充靈力。」
趙紫玥和周軒他們趕去的時候,妖獸正兇猛的在攻北孚城的防禦,她才進入元嬰三層,也不用掩飾靈根屬性。
仙界還真沒有殭屍這東西,他所見到的多是魔界中人煉製的屍魁,便以為這也是一隻不會說話的屍傀,卻沒想到對方還長了張嘴。
「你們覺不覺得,這幾位太極宗的新秀,仗著他們的資質好都挺目中無人的?」
就在他的妖魔劍凝聚出來的瞬間,南離魔宗的一處洞府內,一身黑衣錦袍之人忽然睜開眼。
他的話音落下,人也直接朝流觴衝來,手中指甲迅速長長,如同十柄飛劍一般,就和真君瞬間交上手。
丹陽宗的霞青仙子說完,美目中帶著期盼看的看向周軒,卻聽周軒道:
「你是四靈根,但同時有妖魔血脈也是個優勢,可以先如同我這般,凝結出四系飛劍,然後,你嘗試凝結一柄妖魔劍,若是不成,就分魔劍和妖劍,分開凝聚!」
聽玄宿問,周軒想著這事還是他造成的,便道
「抱歉,沒有多餘的!」
他們跟在趙紫玥幾人身後,剛飛出北孚山脈不久,果然就見到成群的妖獸在攻擊北孚城。
他一符籙打出去和-圖-書,對面的殭屍奕辰見到他手中符籙之時,面色大變,只來得及一個轉身用棺材對著打來的符籙。
「這北孚山脈中的靈力被抽空,裏面的妖獸都跑出來,北孚城如今正被從北孚山脈中出來的妖獸攻擊,那便是北孚城的求救信號,大師兄我們怎麼辦?」
「嗯?」
殭屍奕辰氣的呲牙,這人打架竟然靠心情的么?能不能認真和自己這個修為比他高的好好打了?
「天星烈風牛?就你了,紫玥魔尊愛吃七分熟的牛排!」
聽大師兄這麼說,玄中瞭然的點點頭,看著自己凝聚出來的妖魔劍問
「有兩下子,不過悟出了一絲劍意而已,卻敢在本君面前囂張。」
聽了流觴真君的話,那黑色棺材蓋直接朝著流觴真君打來。
因為他觀師妹馬上就可以將凝雷果給煉化完,屆時正好讓她去歷練一番。
流觴真君都不用往城門處去,他就在後面就能堵住一堆往回跑,或者做別的打算的妖獸。
「師兄,流觴真君不會有事吧?」
帶著鋒銳劍意的一劍,直接將那黑色棺材板劈成兩半。
一會兒一個情緒的,他發誓,這人是他見過最討厭的人,沒有之一!
「好!」
呃,雖然他的身體是殭屍,但他也是人,絕對是有心的。
那位依舊是在棺材中的殭屍跟他越打越心累。
流觴真君想到好點子了,他的點子就是吃!
「霞青仙子所言甚是,但不管他們,咱們也去吧!」
飛身來到他身後道:
流觴手中飛劍對著那飛來的棺材蓋,狠狠一劍斬出。
這些妖獸能不往回跑了,前面北孚城外的援軍太兇猛。
流觴真君這會兒就是發泄打法,不是有句話叫亂拳打死老師父么?
朝著對面的殭屍就是一陣毫無章法的亂砍,倒是將對面相當於元嬰後期的殭屍給打愣了,不知道他這是什麼路數。
「跟著我的指引來!」
「好大的口氣,果然是在地底下埋久了多年不見天日,這一開口就要抽取我等元https://www.hetubook.com•com嬰,當我們是泥塑的不成?」
為何自己的修為提升就這麼慢?
玄中眼睛一亮看向大師兄,見他眼中帶著欣喜,周軒一臉淡然的微微頷首一笑帶著鼓勵的意味,讓玄中大受鼓舞,開始用這柄他才凝聚出來的妖魔劍對敵。
「嗯!如今北孚城被妖獸攻擊,你既然煉化完,那我們且去幫忙對付妖獸!」
流殤真君引著他打,離趙紫鑰他們那邊越來越遠。
那邊幾人卻對視一眼,那叫報酬么?
稜角分明的輪廓,薄唇輕啟聲音冷厲如刀
手中雷劍外觀變幻后,她身周凝結出的其他雷劍也跟著變成重劍的外觀,在她神識操控下朝著獸群中絞殺而去。
霞青仙子頓了下撇嘴,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對身邊的幾人道:
玄中由衷的感慨一句,其他幾人也是齊齊點頭。
如今自己元嬰四層,她就已經元嬰三層了不說,自己的壽元更是一大把,人家的壽元才是自己的零頭,啊~自己資質明明不差啊!
定然就是玄西給的那枚靈果的效果,不行啊!他要爆發,再這樣下去玄北那丫頭的修為豈不是也要超過自己?
見對面的流觴真君還要追來,一個血遁轉身逃走。
結果遇到了正要找食材做牛排的流觴真君,這頭天星烈風牛的命是保不住了。
收好棺材板他就趕緊去挑選他的食材。
聽師兄這聲疑惑,玄宿嘴角抽了下趕緊解釋
「等!師妹將靈果煉化后,咱們就去幫忙,你給師父傳音讓宗門派人來。」
這話其他幾人同樣聽在耳中,不由暗罵一聲流觴真君好運氣。
有了流觴真君給爭取時間,趙紫玥就多了些時間煉化凝雷果。
「竟然還真是三千年的殭屍,莫非是他造成的這整個山脈靈力枯竭?」
「放心吧,流觴真君雖然是元嬰初期,可他身上必然有化神師祖給的,相當於化神修為一擊的符籙,不然咱們這位的流觴師叔祖可不會這麼囂張。」
玄中有些擔心流觴真君會吃虧,畢竟和圖書流觴真君只是元嬰初期,而那殭屍看上去已經是元嬰後期修為。
根據周軒的指點,他果然凝聚出了和大師兄一樣的四柄飛劍,然後等到妖魔劍的時候,他確是如何也凝聚不出來,急的饅頭都是豆大的汗水。
心裏只要一想到玄北都馬上要超越自己了,那股緊迫感就能將他自己給逼瘋!
「那行,你自己小心些!」
聽他還這麼問,胡琴就道:
「修為只提升了兩層?也罷!」到底是下下界,若是在仙界怎麼也能提升一個大境界。
「師兄,我這?如何鑒定?」
不過他的修為到底還是不夠,最後只能拿出他師父柏松尊者給的,相當於化神修士一擊的符籙來對付面前這殭屍。
「難道不是你嗎?」
周軒詫異「竟然還是個會說話的屍傀!」
反正他靈力枯竭就吃上一顆丹藥恢復靈力,再次吞下一顆丹藥之時,他手裡拿著丹藥頓了下,看著手裡的丹藥他靈光一閃,有了個想法。
流觴真君卻還在跟那殭屍糾纏,見他們都去增援北孚城,並且玄北的修為竟然從元嬰初期一層,提升到元嬰三層,這個速度也太快了。
就在這個時候,北孚城中升起數道顏色各異的光芒,這個玄宿也知道,蹙眉看向站在師姐身邊的師兄。
御獸宗的賢濤贊同她的話
「師姐好厲害!」
乾脆周身凝聚出一百柄雷劍,手中也拿著一柄,看了眼手中雷劍,她神識一動稍加變換,這柄雷劍的外觀就成了一把,有成人一個手掌寬的重劍外觀!
「是誰抽走了北孚山脈的靈力?」
靈寶必須是化神修士以上才能使用的,這張符籙下來,讓他背後的棺材直接炸成了三塊木板,一長兩短,倒也替他擋下了大半攻擊,可他還是受傷嚴重。
使出全部靈力的幾番運轉,忽然,一股黑色了靈力他身前化成一柄黑色飛劍, 這雖然是靈力凝結的成的飛劍,可它給人的感覺就是古樸厚重。
他說話這會兒,流觴真君也解決了那位弘升真君回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