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九十五章 給我吐出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給我吐出來

「師兄,你可真厲害,你這腦子怎麼長的?」
周軒的唇角也忍不住勾起,正想著要如何將這流觴真君給支開,這就有了好法子,不然每次遇到妖獸這小子都沖在前面,他還想要順便鍛鍊師妹的戰鬥力呢!
遠處的趙紫玥和周軒:……
「咱們商量個事,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師兄了?叫我師兄不行么?說不定日後你的修為高了我還要叫你師姐呢!」
「那我用這個試試,這可是變異金蒼耳。」
「快換一件防禦!」
「這隻蝕天芒虎很強啊!」
他本能的趕緊收了斷龍傘換了一件盾牌法寶抵擋。
趙紫玥:「咱們還是往遠處飛一段距離吧!這周圍都是變異金蒼耳子霍霍的,可能遠處空氣會更好些,師叔你那身上的臭味就能淡一些。」
搬家這個說法就有些扯了,那不然就是,這裡有問題!
「那當然!」
當時那叫一個慘,易子而食啊!眼看自己就要被人下鍋給燉了,柏松師父忽然出現,施展雲雨訣下了場靈雨後,將自己給帶走,然後照顧著還是嬰孩的自己長大。
「你一定是猜的對不對,我聽說這女修的第六感特別准,你別也是有特別準的第六感吧?」
「玄北,你可知這蝕天芒虎的洞府在哪裡,咱們去看看這蝕天芒虎的洞府內有沒有什麼好東西,這次總不能再被人給捷足先登了吧?」
「當然沒有啊!都是一次性的,這個,我買的時候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效果,不然,我可能不會用,畢竟太難得了。」
流觴真君想著,如果玄北是紫玥魔尊的話,那就必定來過這裏自然會知道這裏的情況,她既然說這裡有蝕天芒虎的洞穴那就必然有,除非那頭蝕天芒虎搬家了。
流觴真君怒瞪出來的女人,伸手將衣擺,其實就是大腿上的變異金蒼耳子的刺給一根根拔|出|來。
就這麼好巧不巧的朝著流觴真君迎面而來,流觴真君倒吸一口涼氣,又被臭的咳咳幾聲。https://m.hetubook.com.com
周軒也不知道用的什麼遁法,速度竟然不比自己的雷遁差?
將周軒要往別的地方去,就連玄北也不自信的跟著走,便蹙眉道:
「沒,看,清?!受死吧!」
流觴說著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噗!哈哈哈~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這個厲害了,這倒底是金蒼耳,還是板栗樹啊?」
「果然有問題!」
說著將那金蒼耳樹一拋,一個個雞蛋大渾身長刺的黑球就飛了出去,四面八方而去。
周軒原本也是衝著這些來的,他神識在這裏方圓千里掃視一周後點頭,隨意找了個方向繼續走。
「我傻呀我不躲!你差多行了啊!不要在小輩面前失了風度,你這人不是一向自喻翩翩公子的么?怎麼能失了風度呢?」
「柏松尊者那裡可沒有我師父千川那裡的規矩,我師父給我們定製強者做師兄的規矩是為了激勵我們修鍊。
離殤真君那個氣,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的說完,手中白玉簫從丹田中幻化出來,然後想到什麼,還沒將白玉簫給握在手上又收起。
「哎呀!竟然是流觴真君你啊!剛才沒看清不好意思哈!」
流觴真君一想也是,他才出生沒多久就遇到了荒年,即便是他帶著前世記憶出生,他個嬰兒什麼都做不了。
甚至連殺她之心都有就不免有些心虛。
好高明的陣法,而布陣之人也是個大美女,雖然比自己差了那麼一點點!
「你怎麼知道是往這邊走?」
可如今不同啊!他若是猜測沒錯的話,玄北就是紫玥魔尊的轉世,那她如今是正道修士了師父一定不會再反對自己跟她在一起。
「去他娘的風度,你給我站住,好!我不出劍了,你過來給我把這塊給弄乾凈!」
他整個人估計都要臭了,就在這個時候,啤呦~一聲,一個變異金蒼耳子落在他衣擺上,爆開!
瓊琳仙子可是三清宗宗主之女,和_圖_書單一土靈根的絕佳資質,修為更是到了元嬰中期,對上流觴真君根本不懼。
「沒有很正常,畢竟你只是感覺又不是真的確定就在這邊,我們再去別的地方看看!」
「流觴師叔你可真厲害,這蝕天芒虎的皮竟然完好無損,你竟是從它的頭部攻擊的!」
好慘!但她還是好想笑。
周軒挑眉也跟著一起,同時問趙紫玥
原本是泄憤的流觴真君越砍越來氣!
「小心!」
哪個該死的變態培育的這東西,這刺如同鋼針一樣,扎在肉里那叫一個疼。
如今她修為高了也用不上這東西,但用來試探這裏還是很好用的。
趙紫玥恍然一悟,這小子說的有道理啊!
趙紫玥略帶嫌棄的白他一眼
聽趙紫玥這麼說,周軒搖頭
怒意之下他嘴邊的音調,直接換成了戰場上殺伐果斷的刀劍金【戈】之聲,也能將那頭蝕天芒虎快速解決了。
前世孤兒的流觴,有了柏松的照顧一步一步成長,他對柏松尊者如同親生父親一般,聽趙紫玥說起師父,就想起師父對她還是紫玥魔尊時的各種不待見。
「你那變異金蒼耳子,這東西,可有解?」
趙紫玥看他一眼,又將目光放在那隻已經死去了的蝕天芒虎身上,忍不住感嘆
想起師父那裡確是沒有千川那小子兩儀峰的規矩,而且師父還是個很注重規矩的人,算了算了,叫師叔就叫師叔罷!
「這東西絕了,你在哪裡買到的,回頭我也去買一顆,哈哈,嗚!這味道真是臭的受不了了啊!快走!」
「那咱們快去,師叔你將這頭蝕天芒虎給收好,虎皮我就不要了,你自己留著煉製披風吧!」
只適合於我們兩儀峰,可不能往宗門裡放,你的輩分在這裏擺著,我要是敢叫你一聲師兄,回頭柏松尊者不要劈了我?」
等到他們來到嗜血魔狼的老巢之時,就發現這嗜血魔狼的老巢不知被誰給捷足先登,連坨狼糞都沒有留下!
「這個www.hetubook.com.com,也不是絕對的哈!」
可不是么,蝕天芒虎的頭都被打成篩子了,它身上的皮毛卻是完好無損,果然最適合煉製一件披風。
趙紫玥看到了,原來她記的沒有錯,那處真的有那蝕天芒虎的洞穴,只是洞穴前被人給用陣法擋住了。
瓊琳仙子就左邊蹦一下,躲開他一劍,右邊蹦一下躲開他再一劍。
「這頭蝕天芒虎的虎皮不錯,紫,玄北要不要用這虎皮煉製一件斗篷?」
簡直氣死他了,如果是別人他真要將人給砍成八段才解氣,可豪橫的這仙二代加三代,他是沒法將對方怎樣,可要泄憤才行,氣死他了!
若是自己的本命靈寶斷龍傘,那還怎麼往丹田裡收啊?
一聲虎嘯朝著流觴而去,虎嘯和簫聲在空中碰撞,二者都後退一步。
「瓊琳!你有本事就別給我躲,你看我能不能將你給劈成兩半!」
「等一下,這裡有沒有問題我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是你!瓊琳仙子!」
聽出了他話中帶著咬牙切齒的意味,瓊琳仙子鳳目眨了眨,忍住笑意,蔥白如手一攤還聳聳肩膀
瓊琳仙子一身嫩黃法裙,頭上還有條明黃絲帶穿插在如瀑黑髮間,顯得整個人都俏麗幾分。
被他這麼一說還真是
上面的金蒼耳子已經不是金色,而是黑色帶刺的小球,足足有雞蛋那麼大,對了,像是沒有砸開的板栗一般。
流觴真君飛身而起,手一伸,手裡就多了一隻白玉簫,簫聲化作萬千絲絛,又如同金石拍岸,朝著岸那隻蝕天芒虎席捲而去。
說話間趙紫玥道:
流觴真君說完被熏的就要飛身而跑,然而就在他衝出去的方向,那個方向的變異金蒼耳子卻沒有爆炸開,而是統統倒飛回來。
周軒朝他一笑,伸手敲一下她的頭
趕緊祭出他的本命斷龍傘抵擋,就聽身後玄北喊一句
真難得,這東西若是用在對手身上絕對能讓對手抓狂,就連隱匿行蹤都做不到,走到哪裡哪裡https://www.hetubook.com.com飄著惡臭還怎麼隱匿行蹤?
正在對付蝕天芒虎的流觴真君,見到他竟然敲趙紫玥的頭,眉頭一簇,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股怒意。
無疑,這防禦盾牌不能用了!
這二人都飛走了,留下的流觴真君悲催的待那些變異金蒼耳子炸完后,才敢將那防禦盾牌給撤去。
「太臭!」
「噗!哈哈哈~太臭了,你離我一百米遠,咱們保持距離我給你想辦法。」
「我來!」
周軒有些好笑,小丫頭還真以為她的每次感覺都會准么?感覺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虛無縹緲。
一團團的臭雞蛋一樣黑色液體,帶著那獨有的臭氣,將他的防禦盾牌塗滿。
蝕天芒虎的攻擊中也有虎嘯這一技能。
「對!流觴師叔你真厲害,這你都知道!」
趙紫玥手上靈力轉化成木系靈力,注入變異金蒼耳中,就見這株變異金蒼耳在木系靈力注入的一瞬間,長成一棵結滿了黑色金蒼耳的茂密盆栽一般。
面上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完,看一眼前面
「好傢夥!這誰啊?坐收漁翁之利簡直是,趁著咱們在那裡斬殺嗜血魔狼,她竟然將這裏給搜刮一空,別讓我找到人,不然我一定要讓那人將吃進去的給我吐出來。
周軒唇角抽了下直接道:
「對手錯了,應該你上的,而且大音希聲,流觴的簫音還是欠些火候。」
「啊~!是誰乾的?給我出來,我要殺了你!」
試試?趙紫玥眼睛一亮,拿出之前從裴雲芝那裡得到的變異金蒼耳。
「我感覺,那蝕天芒虎的洞穴應該在這裏,奇怪了,怎麼沒有?」
流觴真君說著給她使個眼色,趙紫玥:……
有個化神後期的爺爺和化神初期的爹,瓊琳仙子身上什麼保命的底牌沒有?
「其實流觴還是個劍修,他完全可以用劍的,我記得之前他就領悟出了劍意,偏偏他的本命法寶又不是劍。」
大音希聲,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落下之時還會爆炸開來,炸開后一股黑色m•hetubook.com.com的液體帶著臭雞蛋的味道彌散百米之遠。
若是他每次都沖在前面解決妖獸,那不是就不能順便鍛鍊師妹,如今這倒是不錯,看著從一處隱秘陣法中走出來的人,眉頭微不可見的動一下。
雙目死死盯著對面從陣法中走出來的女子。
目測,入肉三分!
趙紫玥和周軒飛快快後退,趙紫玥乾脆連雷遁都給用上了。
趙紫玥其實對那位叫青竹的很是好奇,不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夠培育出各種變異靈植。
很顯然這二人是認識的,流觴真君也不會真的將人給殺了,但泄憤是一定要泄憤的。
反手拿出一柄飛劍,就朝著這對面的瓊琳仙子劈去。
流觴真君將地上的蝕天芒虎收好對趙紫玥道,趙紫玥白他一眼
「還真讓我給猜對了,你們看,那邊就應該是他們的老巢,咱們去看看!」
可惜用之前不知道還有這種效果,如此一來,她對那位青竹更加好奇了。
嘖!瞅瞅流觴那傢伙,在美女面前竟然一點,呃,好吧,他如今衣擺處被炸出一團黑色黏液不說,除了散發臭味還被那些刺給扎在了衣擺上。
接著那些倒飛而回的變異金蒼耳子就在他面前炸開!
「啊?哦,我,」
流觴真君氣的胸口起伏,咬牙忍了,轉頭去看躲得遠遠的玄北,欲哭無淚!
「這個,變異金蒼耳,正好用來試試。」
「你要記著,如果一個人領悟出了劍意,那不管什麼在他手上都是劍,都可以斬出劍意,沒有必要拘泥於形態。」
沒走多遠就遇到一隻蝕天芒虎,這隻蝕天芒虎朝著他們走來,迎面和她們對上,絲毫不廢話,一聲虎嘯就朝著他們衝來。
「你們兩個躲那麼遠作甚?」
流觴真君深吸一口氣
「我說你這人別這麼大的火氣,大不了我幫你將身上的那,臭味給祛除掉還不成么?」
「小丫頭日後的路還很長,慢慢學著就是了。」
「走吧!我這個第六感也不咋滴,竟然什麼收穫都沒有,咱們再繼續到處看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