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待如何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待如何

「你還不知道你們這位流觴師叔跟那位紫玥魔尊是好友吧?」
瓊琳給她個微挑的『你懂的眼神』二人相視一笑。
並且,」
手中斷龍傘祭出,面色凝重的看著對面那位化神後期的殷縱魔尊,這次別是要玩完吧?
那被鐵鏈鎖著的女子「呵呵呵」的笑起來,自己識人不清信錯了人而已。
趙紫玥這個當事人聽著二人爭吵很是無語,手在身側張開,九霄就出現在她手中,朝著對面的紅嬌魔尊以雷霆之力劈去。
殷縱魔尊不悅看他,卻聽他說
流觴真君搓搓胳膊,趙紫玥看他
「玄北丫頭,你家這位師叔有沒有再做好吃的?他那裡有沒有存貨?你偷偷告訴我,等下有危險我第一個保護你!」
「你胡說!」
流觴的話被離殤魔君打斷,趙紫玥上前一步,右手拿著九霄,左手跟那仙戒內的器靈溝通「空間裂縫你都沒有問題,化神修士的攻擊你應該也能擋下來吧?」
「嗛!我們需要你幫?」
聽流觴要解釋,瓊琳仙子立刻伸手打住他
這次打斷趙紫玥話的是瓊琳仙子
「我那是,」
「好大胆的小輩,連我的人都敢動!」
趙紫玥神色穩了穩,一番思索后道:
「總之我要讓她還紫玥魔尊一個公道!」
見流觴真君看自己,趙紫玥道:
「能的主人,只是要消耗一點點你戒指中的天材地寶而已。」
趙紫玥想說,她還有個身份是天欲魔宗的長老,也就是說她擅長魅惑人心之術,所以殺了才能永絕後患。
哦我知道了你怕你身後這位知道真相。」
將我囚禁在這裏的正是離謙魔君的兒子,如今南離魔宗的宗主離殤魔尊!
瓊琳不屑的白她她一眼,卻聽她道:
周軒看一眼兩女,微不可見的搖頭,他是搞不懂這些女修們的心思,流觴真君走在前面忽然頓住。
「你怕是被裡面的魔給蠱惑了吧?能短短時間就修鍊到元嬰,看你也不像是心智不堅之輩。」m.hetubook•com•com
「這麼怕人知道你爹是你跟你娘害死的,你還知道要臉啊!」
毫不猶豫的將流觴給出賣了,反正她挺喜歡看這兩個人鬥嘴的,就覺得挺歡樂。
「可以順便還紫玥魔尊一個公道,證明那件事根本不是她做的。」
話音落下兩團魔氣轉瞬從他們頭頂飛過,擋在紅嬌魔尊身前,來人正是準備去取妖魔之劍的南離宗宗主離殤,他身邊之人看的趙紫玥瞳孔一縮。
「我……」
一個【弒】夫一個【弒】父,怎麼也得讓天下人知道他們的真面目才行!
「我發現我有什麼你比我還清楚,那可是化刃符,我憑什麼要用來救這人?她可是魔修!」
「聽到了,天魔音而已,用來引誘人的,說明這裏關押的魔想要出來,這才誘導我們去救他的。」
「魔修那邊的人都道殷縱魔尊夠朋友幫老友照顧孤兒寡母,可實際上你殷縱不過就是虛偽至極的小人,你不是要為老友報仇么,你老友的仇人就是你一直護著的他的兒子,你待如何?」
一打聽之下才知道他運氣不錯,竟然成了無極宗元嬰修士的親傳弟子,不過這也不妨礙自己的取劍。
流觴真君如今最討厭別人提他的年紀,跟玄北一比,他有種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不行,不能殺她,我們不但不能殺,還要救她,讓她去說清楚,當年可不是紫玥魔尊殺的離謙魔尊,而是離謙魔尊那個夫人同他兒子,如今的南離魔宗宗主殺的離謙魔尊。
「住口!別以為你有個化神尊者的師父我就不敢殺你,今日你們誰也別想離開。」
還以為是化神修士做的,卻不想竟然只是幾個元嬰期的小輩
「停!你可別在他面前說那位紫玥魔尊的壞話,不然這位可要發飆了。」
她當然不是被裡面的聲音給蠱惑了,她是聽到了裏面的聲音覺得很是耳熟,一想后她便想到了裏面的聲音是誰的。
趙紫和_圖_書玥對這些魔氣再清楚不過,只是她好奇這裏到底關著誰?
「可是有什麼不妥?」
轉頭看向殷縱魔尊快速開口道:
「你們快來看,這裏面的山洞應該就是剛才炸出來的,瓊琳,這裏要是有好東西還好說,要是有魔你可得負責幫忙給滅了。」
可偏偏有那手賤之人破了他的封印和結界,不可饒恕。
趙紫玥搖頭,就聽瓊琳撇嘴不屑的看向流觴,上下打量他一番道:
最不理解的應該是旁觀者清的周軒,周軒迷惑的看看這三人,紫玥魔尊是誰?回頭他了解一下?
「我聽到聲音了,有人在喚「快來~快來~快來救救我~」我曹,好瘮人啊!」
我是南離么魔宗的人,是離謙魔尊的侍妾,可這些隨著離謙魔尊的隕落我的厄運也開始了。
「你在胡說什麼?」
「你快去前面,這裏可是你炸開的,你頭鐵你上,十盤烤肉。」
我勸你們趕緊幫忙將我給放了,好歹我也是個化神魔尊,還能幫你們一把。」
殷縱魔尊!今天想要脫身怕是難了。
流觴真君看看趙紫玥,又看看那兩人眨眨眼
當初她也是信誓旦的說離謙的死跟她無關,如今……
「不急,我覺得這個地方很有問題,可以進去一探!」
「假惺惺!」
「我們還沒問你是誰,你倒是先問我們了,說說你是誰?為何會被封印關押在這裏!好好編,編造的越慘越好,說不定我們一個心軟就能幫你離開這裏。」
九霄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卻在接近紅嬌魔尊身體前被一柄魔劍擋回。
「她所言可都是真的?」
趙紫玥倒是不懷疑她的話,只是很想問問,跟著保護離殤那小王八蛋的是不是殷縱尊者。
「那你還往裡走?」
轉頭看向一旁的離殤問
如果是的話,那就好玩兒了。
瓊琳叉腰回懟!
見流觴真君這玄北師侄驚訝的看向自己,瓊琳一笑撇嘴,對她道:
不僅是周軒,還有瓊和*圖*書琳也道:
「殷縱魔尊,虧你一直以離謙魔尊的好友自居,卻不想離謙魔尊一死,你就接收了他的夫人和兒子,莫不是,他其實是你兒子吧?」
「我有沒有胡說你問問她不就好了,做都做了,如今你可是南離魔宗的宗主你還怕什麼呢?
「這人留著,饞丫頭,快將她身上的鎖魔鏈給解開,你那裡不是有化神魔尊的化刃符就用那個,將她四肢和琵琶骨的鎖魔鏈給砍了。」
離殤魔君閉關出來去安古城的安家要人,結果就被告知那小子被無極宗的人帶走了。
流觴真君跟她說不明白,就看著趙紫玥道:
瓊琳打量她一番不由蹙眉
「這裏絕對是關著魔,咱們要小心些。」
看一眼趙紫玥,不行,玥玥可以重生一次未必就能重生第二次,自己怎麼也得護著她。
他說著話音微頓看向一旁的趙紫玥道:
「不是!」
「比起我的命,那些都不算什麼。」
她還沒有說完就被流觴真君給搶先道:
「怕什麼,我看這裏八成是魔修封印東西的地方,就是不知道裏面封印了什麼,咱們進去看看,說不定有好東西!」
周軒也點頭
只是,離殤魔君竟然沒有殺她,而是將她給囚禁在了這裏,這一行為就很迷惑了。
「成交!」
那個被離殤魔君殺了的倒霉庶弟的娘,嗯,這麼算起來,這人好像還能跟玄中扯上點關係,嘖嘖!
聽她這麼一說,幾人不由得對視一眼。
「我哪裡軸了?當初我不能站出來那是因為我要為宗門著想,宗門養育我長大,我不能反手站出來說我支持紫玥魔尊,那我將宗門置於何地?
「少數服從多數,咱們還是進去看看,反正瓊琳她頭鐵!」
「我也聽到了!」
「我沒有站出來說,我是讓她說,誰給紫玥魔尊潑的髒水,就讓她自己擦。」
「不如別去了,」
趙紫玥蹙眉,她對救魔修可沒什麼興趣,前世就沒有幾個魔修朋友。
「不知道www.hetubook.com.com就是感覺有些不妥,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看看。」
「呵呵,就在你們炸開這處禁制之時,就已經驚動了離殤魔君,信不信他馬上就會趕來,而他每次離開宗門,身邊必然會跟著兩個一個化神大能保護,就憑你們這四個元嬰修士的修士想要跟化神大能對抗?痴人說夢!」
周軒看了眼這山洞周圍,目光停留在幾處有雷靈力殘留的地方搖頭
無極宗雖大,可他身邊有殷縱這個化神後期的大能護著,哪裡去不得?
「還不都一樣?管他呢!」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虛弱的道:
白一眼流觴真君,她背著手走在前面一邊走一邊打出月光石照明,這個山洞黝黑中泛著魔氣。
「此人,」
能被離謙魔尊納為小妾的女子又怎麼會丑了?
她說完瓊琳仙子也道:
「晚了!外面的封印被幾位炸開,就已經驚動了封印我的人,幾位這個時候想走也不行了,不如好事做到底,幫我離開這裏,我會感謝你們的。」
唇角不由勾起,這女人她還真認識,離謙魔尊的小妾!
「人都死了要什麼公道有什麼用,並且,那紫玥魔尊原本就是個魔修,我們,」
「人家活著的時候,不見你站出來對整個修仙界宣布你倆是好友,人死了你到是出來護著她的名聲了,什麼人啊?」
趙紫玥想,幾人你們都聽不到,那我?還是也聽不到吧!
「德行!有我在怕什麼?」
殷縱魔尊面色沉沉的看向對面手持雷劍的小女修,剛才有那麼一瞬他好像見到紫玥魔那個女人一般。
只此時她的臉色慘白沒有一絲血色,那雙嫵媚的雙眼在看到他們的時候瞬間亮了。
流觴見她剛才還說要離開,這會兒竟然直接抬腳往裡走,不由擔心的趕緊跟上,還不忘記將瓊琳而已給拽上。
趙紫玥瞳孔微縮,垂下眼帘眉頭微蹙:
這麼一想,流觴真君看向殷縱魔尊道:
離殤魔尊當然不會承認,趙紫玥指和_圖_書著他身後
「有!他有很多存貨,仙子儘管套就行。」
趙紫玥說完,就見到山洞下面一個被鐵鏈鎖在其中的女子,一頭黑髮毫無束縛的垂在身後,身上法衣明顯等階不低卻殘破不堪。
終於讓她見到修士了,哈哈哈哈,有修士就好,有修士就比那頭只會挖個破洞的傻獅子強。
「當然不是!他們不過就是想要挑撥們之間的關係,你若是信了他們的話那你就中了他們的圈套。」
將對我有救命之恩,撫育我長大的師父置於何地?」
「我可沒有胡說,除非你不知道離謙魔尊其實是被,」
就在他和殷縱要前往無極宗的路上,發現他封印在幽澤山脈中的陣法竟然被破了,那可是自己的專屬爐鼎,就等取了妖魔之劍后,見那紅嬌魔尊一舉採補乾淨,如此衝上化神十拿九穩!
「那叫伯牙子期!」流觴真君忍不住糾正
這女子的聲音就在不遠處,幾人對視一眼,趙紫玥最先抬腳往裡走去。
「你也聽到了?我這會兒也聽到了。」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軸呢?」瓊琳仙子不理解,趙紫玥也不理解。
「那如今人死都死了,你又站出來說?」
「停!別跟我說什麼你師父不讓之類的,也別說你們是什麼伯牙子琪之交的,沒種就是沒種,再說就你那修為,我都懶得說你。」
瓊琳挑眉幾步走到趙紫玥前面,看著前面不回頭的對趙紫玥道:
「嗯?不對,流觴真君你可不是元嬰期的小輩,難得你也能進階元嬰,本君還以為你早就隕落了呢?竟然還活著呢!」
心裏有底了的趙紫玥上前一步飛快開口,不給對方打斷的機會道:
「好奇而已!」
瓊琳仙子抬腳就朝他的臀踹去,流觴真君往前跑兩步,瓊琳仙子哼一聲湊近趙紫玥問
「殺了吧!她不僅僅是魔修還,還是化神魔修,萬一救下后她要對我們不利,我們的修士都不足以對付她。」
哪知流觴這貨這個時候跳出來反對
「你們是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