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零一章 0點02克

第二百零一章 0點02克

「渣男!剛跟蔓蔓分手你就又找了新女朋友,看你這女朋長的這麼好看,竟然是個瞎的會看上你個撲街廢渣。
「美玉無瑕膏。」
虧的蔓蔓那麼喜歡你,真是一片痴心為了狗!活該你寫的東西都撲街沒人看!」
可他說話又傳不出去,神識也不能外放,只能全力晃動斷龍傘,結果還被外面的女人給誤會,啊~好難啊!
戒靈有些不好意思的傳音
別寫了!我看到肖磊了,他竟然剛跟你分手,轉身就又找了個女朋,雖然長的是挺好看的,不過一看就是個漂亮的花瓶,跟我們有才華的蔓蔓是比不了的。」
跟著他去辦理完所謂出院手續后,二人離開醫院站在醫院大門口,趙紫玥驚呆了。
「看你長的也還行,我好心勸你一句,找男朋友要擦亮眼睛,就他這種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行的,嗛!要來有什麼用?還是個死渣男!」
「啊?還要買一部?行!」
看來防禦並不如何,默默將那三個巴掌大的包給收起。
趙紫玥拿著手裡的包看了看,類似皮布一樣的材料,手在包上微微用力一捏,竟然就出了拇指大的洞?
有讚歎的也有發酸的
體內元嬰再次吸收了靈石中的靈力又精神幾分,將身上的衣服換成她自己的淡紫色織金百褶流仙裙,頭髮用一根流蘇釵梳攏在腦後。
「一定是玄北,我剛剛聽到玄北的名字了。」
「原來這就是手機,而不是手『雞』。」
這個時候聽到外面的女子在打電話,斷龍傘掉下來的時候正好被這叫李玖玲的女子撿到,然後就一直被她給帶在身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再遇到玄北。
肖磊帶著她出去,想著她這樣便替她想了個借口道:
就連肖磊都被趙紫玥給驚艷到了,下意識的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他,他,他要用什麼來形容面前女子的美呢?
趙紫玥好笑的看著手裡有四塊玉簡那麼大的手機,看他怎麼操作,她就跟著學,很快就用和*圖*書手點各種軟體了。
沒一會兒女子停車下車的時候,還不忘記將她的幸運紅傘給帶上,伸手摸摸紅傘的傘面嘀咕
「怎麼了?」
看著走過的長廊,周圍的人群穿著都奇奇怪怪的,這是個比較複雜的小世界,而且很多元化。
艾瑪!他都會用請了,趙紫玥朝他一笑道:
李玖玲聽她那口氣還有些不放心,不過也她還有事要忙不能去安慰她。
趙紫玥將手機放到儲物戒中,在等肖磊去劇組還劇服的時候她就在一直點手機,看裏面的東西。
「我將我花掉的錢拿回來,然後這些是你剩下的錢,我給你放在包里。」
「我懂了,我要如何才能快速了解這個,世界?」
肖磊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表達,只能嘿嘿笑一聲
「那好,走吧!」
「沒事,我帶你去買手機。」
肖磊不知道她為何還要買一部,趙紫玥她自己還能不知道么?
「再廢話給你換外形。」
「好!」
罷了,總歸這些人是好心。
「對不起主人,傘傘沒辦法放你出去,除非有人在外面對我輸入靈力,只要不多的靈力,真的,只要不是很多,傘傘就能放主人出去。」
「這有什麼?不漂亮能在橫城做群演么?她這個樣子頂多就是給特簽,有什麼啊!」
這次戒靈不磨磨唧唧了,直接給她兩塊,兩塊石在她手上化成齏粉。
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再遇到那個叫玄北的,說不定她真就是玄北也說不定啊!
肖磊深吸口氣,雙手在身側握了握拳,他,忍了!
肖磊嘴角抽了下,心裏的猜測實錘了!
「好吧!我不跟你說了,我剛才還潑他一身水呢!對了,我要去東北買人蔘,鹿茸這些,你要不要什麼我給你帶回來。」
「哦!可以可以,請!」
「還挺好玩兒的。」
「那好吧!」
斷龍傘器靈,一朵長著兩隻胳膊和小手的蘑菇器靈,此時它的兩隻手正在對手指,如同一個犯了錯的孩和圖書子囁喏一句
「行!」
反正不是他的錢,這位一定是哪個神秘界面掉下來的大佬,他要伺候好了。
「李玖玲,我不想跟你解釋太多,我跟她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樣,而且這位也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叫玄北,」
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用這些線將傷口縫上,就是不用縫,自己身為元嬰修士也有自動的恢復能力。
做完這些她乾脆將身上傷口被縫合的線都給抽出來,每隻胳膊上都抽出了兩三跟一分米多長的線,看的她眉頭緊促。
趙紫玥看看那被潑了一臉水的肖磊,輕咳一聲
沒一會兒肖磊出來后就帶他回公寓,趙紫玥站在原地,眉頭微蹙沒有動。
「那可說不定,萬一哪天就火了呢?」
東北?流觴真君感覺真要瘋了,這女人也太能跑吧?
「幸運傘,保佑我這次談生意一定要成功!走,上飛機嘍!」
「玄北啊!你是不是不記得很多事,你失憶了對么?」
真是的,腦子都遲鈍了。
「你也覺得我這次的生意一定能談成是不是?我就是知道你是一件寶物,哈哈哈!」
以前還帶女朋友來過,可如今,算了,回去再用小號給她寫的《母老虎升仙道》來個全訂好了。
「想要儘快了解這個世界,我先帶你去買一部手機,然後咱們再去我的劇組,將我的戲服還給人家,啊對了,你有包么?」
「好了,你都說了好幾遍了,你是因為在空間風暴中護著我,所以才會靈力耗盡無法放我出來的,我懂!
「哎!我說你是不是還在寫那網路小說呢?
「這也太漂亮了吧?」
「肖磊!」
戒靈……
見他將包帶給拉長,然後在自己身上比量了一下給自己看,趙紫玥懂了,拿過包斜跨在身上,深紫色跟自己的淡紫衣裙還是很配的。
有文字還有人,而且裏面什麼樣的人都有。
「美女啊!」
只是,她後面車座上一把紅色雨傘,在聽到外面玄北兩個字的時候動了動,再和-圖-書動了動,使出了好大的力氣也只從後座位上掉到下來而已。
眉頭微蹙的看著臉上的傷口,用線給縫上了?抬手將那傷口上的線抽出來,伸手在空中對戒靈道:
「我怎麼會知道?」
就在剛才,戒靈把她放進去的手機給分解了,得到了,零點零二克的黃金……
「確切的說,我能感應到一點點。」
再次伸手「靈石!」
要我說,你根本就是腳踏兩條船,你說你當初是不是就因為勾搭了她才跟蔓蔓分手的?
「可以!」
趙紫玥別有深意的看著他點頭「對!」
「走,這裡有賣包的店,你看這個紫色包包怎麼樣?」
剛叫她一聲,人就被潑了一瓶礦泉水。
「哇~!」
「沒事,我在想劇情。」
趙紫玥察覺到那女子的動作已經一個側身躲開了。
「幹嘛?」
就在他低頭給趙紫玥往包里放錢的時候,一輛紅色跑車經過他們身邊,然後,倒車回來。
趙紫玥頓了下,看著手裡的手機問戒靈
一瓶美玉無瑕膏就這麼憑空出現在她手上,打開瓶蓋只用了一小點抹在剛才被她抽出線的地方,不過片刻就讓剛才被她抽出線地方,恢復如同上等白玉般毫無瑕疵。
車窗門被搖下來,裏面下來一位卷著長發披肩,身穿黑色時尚修身皮衣,下身牛仔短裙的女子。
趙紫玥見他先是驚艷后是沮喪,不知他在想什麼便直接問。
「主人,主人,可以給我一個么?我可以幫主人分解裏面的金子,這個裡面有金子。」
「蔓蔓,你沒事吧?」
「你們,我們這裏的人,就是住在這種蜂窩裡面么?」
李玖玲見她還對自己笑,直接給她個大白眼,轉身回到車上將車窗搖上,一扭鑰匙開車離開。
又買了一部手機后他們就往劇組去。
「還是你帶路吧!」
去了那什麼東北,他要怎麼再見到玄北啊?!
「什麼玄北,我看你是故弄玄虛!渣男就是渣男,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果然男人靠得和*圖*書住,母豬會上樹!」
趙紫玥拿著衣服朝她指著的小房間走去,身後的肖磊見她拿著一套樣式古裝的衣服,深吸一口氣,激動,興奮,就跟中了五百萬一樣,不對,是幾個億!
「李玖玲?啊!你幹什麼啊!」
「沒,沒什麼,就是你挺好看的。」
和她的興奮相比,電話那頭的女子有種漫不經心,心不在焉的感覺。
李玖玲不屑的翻個白眼,雙手環胸的上下打量一番趙紫玥,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女的是比蔓蔓長的好看那麼一點,個子也只是高了一點,有什麼?
趙紫玥微微一笑,是個性格潑辣的小姑娘,有點像司徒末的性子。
倒是這叫李玖玲的女子還是熱情無限,帶著些激動和八卦,又有些氣氛不過的口氣道:
小金就在靈獸空間修鍊也方便,所以她身上多餘的裝飾都不需要。
來到他們面前喊一句
「不用了,我不跟你說了。」
我就是聽到了玄北兩個字,想著應該是玄北,能不能讓她發現咱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們應該是掉到了我以前的家鄉,藍星。」
美!美的令人窒息,就是眼前一亮,果然,他還是不適合寫小說的,他的詞彙量好匱乏。
「你猜我剛才看見誰了?」
「你能知道哪裡有金子了?」
兄台?
戒靈帶著哀怨的委委屈屈一句
趙紫玥搖頭,深吸一口氣「沒事!我還想再去買一部手機。」
電話另外一頭一個女子的聲音「嗯!」一聲
「好!」
好吧!問完他就發現這位身上什麼都沒有。
流觴真君要瘋了,他在傘桿空間內躺平,剛才廢了好大的力氣才讓斷龍傘動了動,他想說不要去啊!
腿上還有,臀上也有這就尷尬了……
電話那邊的女子久久沒有回她,她這才發覺不對,趕緊問
「哎呀,我都沒有來得及拍視頻!」
「對!你失憶了不記得一切我來告訴你,這些是樓房,我們都是住在這裏的,別看從外表看上去一個窗戶就那大,但https://www.hetubook.com.com裏面的空間足夠我們活動和生活。
對於這個效果還是很滿意的,對了!靈力不能外放,那應該能在體內遊走修補傷口。
流觴真君:……
買手機倒是好說,只是手機卡要用身份證,這個趙紫玥沒有隻能先用他的辦理一張用。
並且想要買下那麼一個很貴的,最少,要你那三兩金子的,五十倍或者更多!」
「你怎麼不將包給背上?我來教你。」
二人出了那家賣各種包包的店鋪,就聽他問
轉身打量一番這個狹小的房間,竟然還有一面水鏡一樣清晰的鏡子,照射出來的人很是清晰,抬手將臉上的紗布給揭開。
「你沒事吧?」
「怎麼了?」
進入到衛生間,將門上造型獨特的把手給擰了下,眉頭一動,鎖上了?
「哦!兄台過獎了!我們現在可以走了么?」
收拾好自己,看看腳上是靴子,又換了雙新的,完美!
「喂!蔓蔓啊!」
他如今的情況是只能聽到外面的聲音,就連神識都還不能外放,不然他就能知道外面那個玄北是不是真他要找的玄北。
兩手空空的趙紫玥,手裡什麼都沒有,只有肖磊身上有個銀行給的臨時裝錢袋。
因為都被趙紫玥給放到儲物戒指中,好在這儲物戒指能夠接受儲物袋,並且戒靈很勤快的幫忙將儲物袋中的東西,都給分門別類放好。
她剛說完,她手裡的傘動了動,這讓李玖玲很是驚喜,臉上笑容擴大的對著紅傘道:
剛想將手機放到儲物戒指中,她忽然想到,剛才那叫肖磊的青年幫她辦了個電話卡的,那個東西好像不太好辦,便對一旁的夏磊道:
見周圍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她趕緊收斂表情
「我要再買一枚手機。」
肖磊轉身一看,正是他前女友,的富二代好閨蜜。
「主人,能不能換地方住?」
流觴真君躺在斷龍傘的白桿桿內,一臉無語的抽了抽嘴角
流觴真君被帶著上了頭等艙飛往大東北……
肖磊伸手抹一把臉上的水,苦笑一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