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一章 應該是真愛

第二百二十一章 應該是真愛

「這樣就失去陣法本身的意義了啊!師弟你還是繼續破陣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可若是這樣,那他體內的魔種就必須拔除,聽昱辰真君問自己,便道
『我愛破陣,我愛陣法。』
「為何?」
聽到九陽玄化丹的名字,對面的嚴寧真君頓了下,眸子微眯的打量一樣對面的女修道
這拉扯間,千川真君感覺要疼暈過去一般。
趙紫玥……還真是您乾的!
來人是位身穿白袍的老者,這老者趙紫玥是沒有見過,但看他修為也只是元嬰後期,便道
自然是好的,趙紫玥面上一笑點頭
她抬手招出九霄,一劈之下就將那陣法和禁制屏障給打破,飛快的來到千川面前,一手放在他後背上,還沒開始幫他強行拔除魔種。
見焱鑫真君還是老樣子,趙紫玥也對他一笑點頭
這位小弟子哪裡有昱辰真君的傳音玉簡,就連傳音符都沒有,他只能給金丹期的執事傳音,然後再讓那位執事給昱辰真君這位元嬰後期大修士傳音。
她身上雷光閃動下一刻就消失在遠處,給那發出傳音符的弟子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隨著昱辰真君的話音落下,他也給焱鑫真君發了傳音玉簡,不多時,正沉著臉聽完司徒末講述的焱鑫真君閉了閉眼,再睜開道一句
「是為師道心不堅,被魔女蠱惑犯下大錯將其給放走了。」
趙紫玥神識在兩儀峰上查看一番,沒有看到玄中的身影,再去了後山,果然就看到玄中在練習他的妖魔劍。
執法峰的弟子見到她,趕緊上來打招呼,同時詢問她的來意。
那築基弟子無語的收起傳音符,讓他個築基後期去攔元嬰期,咋想的?
趙紫玥也不為難這些小弟子
「的確是我做的,我覺得這個陣法和禁制不行,應該換個更厲害些的!」
趙紫玥接過裝著,煉製九陽玄化丹材料的儲物袋,神識掃了眼果然東西都齊全,掃一眼那三位道
「抱歉了!我一時擔心師父而和*圖*書已,不知昱辰前輩可在,九陽玄化丹的材料可有準備好?
九陽玄華丹被千川真君服下后,他整個人就如同一直烤熟的大蝦一樣,捂著肚子躬身躺到在地。
「你這樣我都不用煉丹了,日後的煉丹煉器是不是教給你就行了?」
千川真君詫異看向站在自己前面的徒弟,這是什麼意思?
「那你要不要用你的符籙再來炸陣?」
趙紫玥上前一步將千川真君護在身後,對嚴寧真君一拱手道
執法峰的築基弟子有些猶豫,額頭暗暗冒汗,誰讓金丹修士都修鍊去了,周圍走動的都是築基弟子。
就在她抹除魔種的瞬間,控制魔種的芙慧魔君噗的噴出一口心頭血。
「玄北!沒要再攻擊這禁制和陣法,這樣會觸犯宗規的。」
在這半個時辰內,焱鑫真君已經給韓昶傳音,讓他出關去將孟蘭給帶回來。
「嗯,知道了,你繼續。」
耳朵微一動,就聽到了一旁嚴寧真君的傳音,抬眼看一眼千川真君的院子上的陣法,不由蹙眉問趙紫玥
「因為等下我要為師父拔出他體內的魔種,為了防止魔種逃出去,自然是應該換個更厲害的陣法和禁制,兩位說是么?」
「他們為何要將師父關在這裏?」
趕緊往趙紫玥去的方向追,這個時候一道流光而來,裏面是一個男子聲音
昱辰真君有些無奈,不動聲色的將陣法和禁制給修補好,趙紫玥跟千川真君說了聲,自己找個房間打上禁制進去。
「兩儀峰,玄北,我來看我師父,不知前輩是?」
就聽對面那老者蹙眉,一甩袍袖開口
就聽一聲立呵
玄華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看一眼玄東面前的陣法,搖搖頭
「那行我知道了。」
「見過玄北真君,不知您找誰?」
疼的站不起身,原本冰藍如海色的袍子瞬間就被汗水打濕,然後極快的蒸發,趙紫玥站在對面,就這麼看著千川倒在地上顫抖不停。
當她白問,還和-圖-書是趕緊去找人吧!
這個環節她可幫不上忙,神識一直在觀察他體內的魔種,見那魔種被九陽玄化丹追著在千川真君體內到處遊走。
「師父呢?」
種下之時無聲無息,但你想要拔除,那絕對是比拔下滿口牙來的痛苦。
聽他這麼說趙紫玥停手,看一眼搖搖欲墜的陣法和禁制
玄東白他一眼,繼續來到陣法前困看一眼,又是個陣法套陣法的陣中陣,有些無力嘆口氣,心裏默念
「行行!我,我便在這裏等著!」
尹軒和這位芙慧魔君應該是真愛了,芙慧魔君逃出來后第一個來找的就是尹軒,也是她教會尹軒,用木系單靈根的女子修鍊,能夠快速的提升修為的秘法。
「你當真能夠煉製成九陽玄化丹?」
「不是在洞府修鍊?」
抬起一腳進入陣法中時頓了下,回頭去看玄華
不過她也懶得管這些,她正在給千川真君拔除魔種,魔種這東西她在了解不過了。
這個時候就是趙紫玥出手的時候了,伸手貼在千川真君後背,一道雷電之力進入千川真君體內,拉扯著將那被藥液包裹的魔種給往外帶。
「師父!您趕緊去救師妹啊!」
玄宿「有可能!」
「那是嚴寧真君,為人嫉惡如仇,你莫要得罪他。」
嚴寧真君說話之時用上了元嬰後期的威壓,趙紫玥是不懼的,一旁的千川真君已經是元嬰中期修為。
一個雷遁朝著後山而去,玄宿,玄華,玄東,玄南,四人站在原地看著大師姐飛走,啞然無聲,互相看一眼
「是是,您稍等!」
千川真君剛才已經給她傳音
玄華繼續躺平
原來這樣,趙紫玥還以為不管什麼丹藥,只要將材料扔給戒靈就行了。
「稍等,我給焱鑫真君傳音,東西都在他那裡,他也是一年前才回來,為湊齊東西他可是差點丟了半條命,不過也契約了一頭火紋獅子,算是不需此行了。」
「嗯!剛回來,檢查一下你們都https://www•hetubook•com•com做的怎麼樣,你做的很不錯,再砍上八年就不用砍了。」
「你師父犯了宗規,就應該接受懲罰,你這般做是視宗門規矩如無物么?
「玄北真君,玄北真君您稍等!」
說話間昱辰真君從遠處趕來,見到趙紫玥,神識在她身上查看了一圈兒,發現她的修為竟然已經是元嬰中期了,這……?
趙紫玥不是怕他,而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見到千川真君已經是元嬰中期的時候,趙紫玥就有個想法。
「對了,你不會也不知道師父在哪兒吧?」
還不出來!」
「主人你想多了,主人不會的我也是不會的,我只能練出主人會的,等主人到了靈界后,靈界的丹藥都要主人煉製一遍后,戒靈才能再煉製出來。」
「是!師姐!」
「真君稍等,我給昱辰真君傳音,這個,晚輩也無法做主。」
千川真君嘆口氣點頭。
那兩團玩兒的還挺歡樂,忽的,九陽玄化丹融化成的藥液一個猛撲,將那團魔種給撲倒,壓在下面將它整個給包裹其中。
「你就不要狡辯了,東西都準備齊全,你若是真的有九成成丹率的話,那就罰你將其他八顆九陽玄化丹交出來如何?」
「玄北仙子竟然已經是元嬰中期了,這修鍊速度當可真是讓我等望塵莫及啊!」
有些頭疼,她忽然就對這樣的師父有些小無力的心情,不過,算了!
「師姐!你回來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焱鑫真君的身形就消失在眼前。
「等下。」
時間不過是用了半個時辰她就出來,拿出八顆丹藥給昱辰真君。
「你怎麼樣,沒事吧?」
「既然知道我的道號,那就應該我來找誰,帶我去千川真君所在!」
「這是你做的?」
「那我就這開始了?」
不過片刻昱辰真君還沒有來,她就找到關著千川真君的地方,抬腳往那個方向而去。
「師父不在洞府修鍊么?」
昱辰真君和嚴寧真君聽了https://m.hetubook.com.com也是無語的很,昱辰真君不由一笑問她
「師父,可是體內的魔種衝破我布置下的封印了?」
當時就挺詫異的,這個時候才知道後悔?
她想,還是趕緊轉移注意力的好。
趙紫玥還是特地用了大力,讓那魔種少掙扎幾次,這樣千川真君也能少受些苦。
正坐在院子里修鍊的千川真君睜開眼,見到外面是女徒弟來了,不免心情大好的一笑,只是見外面的玄北徒弟愛還在攻擊陣法,趕緊大聲道
「我已經通知了昱辰師叔,昱辰師叔馬上就來,你先攔著些。」
她一開口將正在用力砍竹子的人給嚇了一跳,玄中如今還是坐在輪椅上,轉頭去看,見師姐竟然在看他砍竹子,唇角不由勾起
聽師姐這麼說,那就是肯定他的劍法了,玄中眼睛一亮,聲音中帶著愉悅道一聲
昱辰真君失笑搖頭
焱鑫真君來到執法峰上,見到趙紫玥回來了,立刻一笑道
「不知道啊!」
「好,這陣法和禁制就不用你來修補了,我來就行!」
「好!那我現在就開始煉製,還是?」
趙紫玥就負手而立站在原地等候,其實神識已經在這整個執法峰上查找起來。
「自然!我有把握做到九成的成丹率。」剩下一顆,管它有用沒用,她可要自己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四人齊齊傻眼的看向她
那位嚴寧真君眉頭微蹙不發表任何意見,只給昱辰真君傳音,意思是趙紫玥這個行為不能就這麼算了。
實際就是用的陣法和禁制,趙紫玥抬手一揮,一道雷電之力打在了禁制上,觸動了裏面的陣法。
但還是施展出御風訣追著趙紫玥而去,趙紫玥來到一處院落,那院落前沒有人守著,因為整個院落就如同一個倒扣的玻璃罩一般,將整個院落都給扣上了。
「不錯!」
「嗯!本君已經找到師父所在,先過去了。」
說完轉身去了執法峰,執法峰也不是隨便進入的,但她顯示的是元嬰中期的修為,還是可以上https://www.hetubook.com•com去的。
玄中砍了十二年之久的竹子,如今這個速度,再砍上十八年差不多就能完成師姐交給的任務了。
昱辰真君點頭也道
可是十年內他們的修為竟然是沒有任何增長,這個速度就讓趙紫玥蹙眉,想著手裡的混沌明玄丹,看來還要再等等。
「好好,那你快開始吧!」
「不如我就在這裏煉丹,正好,給這裏將陣法給重新布置上。」
玄南「師姐是不是把我們忘記了?」
趙紫玥可不知道這位後悔了,當初她都將事情說的那麼明白了,在她看來,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忍住被帶了綠帽子,還留對方活著的。
「玄北丫頭你回來就好了,東西我都已準備好,你可是要現在就開始煉丹?」
趙紫玥在一旁看了會兒他的出劍速度和力道,微微點頭道
「何人敢在我執法峰上放肆?」
魔種被拔除后瞬間掙脫開束縛,就要往外面沖,趙紫玥抬手一團雷光將那魔種給徹底抹除。
「好!不過本君耐心有限!」
材料都給了戒靈,戒靈很快就將她要的丹藥給煉製出來。
他只能硬著頭皮道
若是有準備好,那我也就不用強行為師父拔出魔種了。」
就跟生孩子一樣,只是這是從丹田中被拽出來的,魔種還拚命的往使勁,肯定是不願意出來的。
「師父不是在閉關修鍊么?」
千川真君一身淡藍如水長袍,身形挺拔的站在這處單獨的小庭院中,聽徒弟詢問,微薄的薄唇緊緊呡了下道
「師姐一定會再來接們的,反正我的一百沓符籙已經畫完了,如今成符率九成,我可能已經無敵了!」
這混沌玄明丹,她要給千川小師父一顆,助他直接進入化神。
在徒弟和弟弟之間,焱鑫真君選擇了先將東西給送過去,然後再去救徒弟。
一定是他沒有教好那個大徒弟,如今竟然走上了邪路,或許當初就應該除去他,就不會有今日之事了。
趙紫玥覺得十有八九,這位師弟也不會知道千川真君在哪裡,果然就聽玄中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