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年的經驗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多年的經驗

「玄西來了,過來一起吃。」
四道傳音符飛到千川,玄西,玄北,流觴面前,裏面是焱鑫真君的聲音
他們師父都跪了,他們這對內里是大佬的師兄妹對視一眼,只能也無語的跟著跪了!
「痴兒!」
走吧!這就過去。」
聽他這麼說,千川真君點頭
「不錯!你竟然比你老子先進入化神,甚好!」
見她已經站在了大典的台上,流觴真君趕緊走出來拉著她的胳膊要帶她下去,他擔心瓊琳跟他一樣。
瓊琳仙子鼓著腮幫子,哀怨的看自己老爹一眼
「你們來了,為師這次去本應將你們師伯最小的弟子帶回來,只是可惜,為師去晚一步,她已經被採補隕落,而尹軒竟也將修為給提升到了化神。」
趙紫玥默默深吸一口氣,神色淡然:
柏松尊者的目光掃過他們二人微微訝異,神識在他們身上查看了下骨齡,更是眉頭挑起
「你冷靜些,我跟你真的不可能, 你這丫頭怎麼就這麼倔呢?」
而你又因此損失了一千年壽元,不管結果如何,你都應該放下一心大道。」
「……玄北拜見老祖!」
「我不是來搗亂的,我是來成全你的,你看!」
「行吧!您老若是早點將我個生出來,讓我趕在紫玥魔尊之前認識流觴,說不定結果會不一樣呢!」
「都是命,走吧!去客院休息片刻,用不了多久化神大典就會開始。」
千川告別松柏尊者,帶著徒弟一起過去大典舉行會場。
「這是什麼?」
「師兄你快來,流觴這個芙蓉金絲卷餅做的可好吃了。」
「在下道號千川!」
「別看了,看他們去的方嚮應是松柏尊者的洞府,你那個驚喜還是等化神大典到時候,當眾送給他的好,相信為父,以為父追你娘多年的經驗來看,他必然會感動無以復加。
趙紫玥:「是!謹記老祖教導!」
將玉瓶拋入空中,手上快速結印,隨著一個個手印發覺打出去,玉瓶在空中碎hetubook.com.com裂。
然後就是焱鑫真君這位宗主,和其他宗主之間的交談,還有就是來參加的宗門修士都是要準備禮物的。
趙紫玥被點名,心裏默默抽一下嘴角
「主人,這絕對是仙器碎片,我能夠感受到裏面蘊含了那麼一絲絲的仙力,主人快給我。」
然而第一個送禮環節都都還沒有走完就出事了,三清宗是修仙界的第一大宗門,自然是先送禮。
後面那句話千川真君沒好意思說出口。
柏松尊者還要再說什麼,一旁的流觴
這麼輕易給它可不是自己的風格。
「祖父出關,我的確是應該帶著弟子們去給他老人家請安才對。
她在施展秘法之前,還特地在他們和下面修士之間,打上了一層隔絕修士查看的禁制。
但看在太極宗一次出了四名化神的份上也就只能送了。
流觴一收傳音符,對柏松尊者道:
「主人,主人?將這東西給我溶解了,我得到裏面的那一絲絲仙氣就能升級,能夠更好的幫主人。」
「不用了,關鍵時候我用這個抵擋可不用消耗天材地寶,用你?我怕我用不起!」
可不是贈寶么?剛才聽到器靈的聲音
二人坐在一株靈果樹下的石桌旁一邊吃一邊聊,見到周軒過來,趙紫玥對他招手
對著下面眾人一拱手道:
流觴就笑的一臉慈和
「多謝老祖贈寶!」
瓊琳無語的轉頭看她爹一眼,忽然就覺得她家老爹這個主意不靠譜,她娘都轉世三次了老爹都沒有將人給追回來,老爹的話真的能信么?
千川真君帶頭跪在柏松尊者面前,趙紫玥只能也跟著跪下,真不知道為何要來見這老傢伙,還要給他下跪磕頭……
「在下道號玄北,多謝各位能來參加我們的化神大典!」
只要師父不知道,等到生米,咳咳!
「進來!」
再怎麼天資聰穎也不能這麼逆天吧?
跟著千川進入大殿中,就見大殿上首和_圖_書坐著一須髯老者,頭髮皆白的老者,老者一身白衣綉著藤雲樹符紋,見到他們進來睜開雙目,目中有金光閃過。
「這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流觴,我心悅你,」見流觴要說話她抬手制止道:
柏松如今是化神後期大圓滿,只差一步就能飛升,但也就是這一步,不知困住了多少化神後期大圓滿的化神大能。
他們太極宗這次可是四個人化神,那就要準備四份禮物,就跟去隨禮一樣,一下要隨四份禮。
「這?」
流觴莫名的看一眼他手上的玉瓶
是的,周軒給的那個裝了多種天材地寶的儲物戒指,趙紫玥也沒有給戒靈,小樣兒吧!就防著它,除非關鍵時候,不然絕對不能提前給。
這麼快?撇一眼流觴,只能跟著一起去柏松那老頭兒的洞府。
「孫兒千川拜見祖父!恭喜祖父修為又有進益!」
被瞪了,流觴一笑回看她一眼,給她個安了的眼神,得到趙紫玥的一個白眼。
趙紫玥這個時候還在嗑瓜子看戲呢,覺的這兩人說不定要上演一部愛恨情仇。
「這兩位是孫兒收的徒弟,玄西和玄北。」
流觴轉頭去看的時候,就見瓊琳仙子已經祭出玉瓶開始施展秘法,為了不讓下面的人看到。
見松柏尊者點頭,後面的玄中坐著輪椅和玄宿等人一起跪拜,各自報上道號。
若非是因為那芙慧仙子,怕是還不能看透情愛一心大道。
此時前來參加化神大典的修士們,已經按照修為高低和宗門排序坐好了,千川率先飛入大典中間上首的位置,對著那些來參加化神大典的修士們抱拳含笑道:
「那魔女也下落不明,可以說是空手而歸,為師想著等化神大典結束,玄西,玄北,你們二人若是不忙著閉關修鍊,就跟為師一起去尋找一番那二人。」
「玄北是么?」
「我不是來砸場子的,我是來給你送一份大禮的。」
千川都一撩衣袍跪在地上,趙紫玥和周軒並肩站在https://m.hetubook.com.com他身後,而他們的身後再一次是五位師兄弟。
文德尊者高深莫測一笑,撫撫不存在的鬍鬚道:
坐在千川真君的飛舟上,看下面都是來來往往的弟子,其中有很多都是這次來參加他們化神大典的宗門修士。
流觴笑眯眯,他都沒有跟師父說過玄北的事,不對是說過他看上了一個弟子,之說是玄北,沒有說她前世是紫玥魔尊的事。
再看他收的這幾個弟子。
這處洞府在外面看上去沒有什麼變化,裏面確是別有洞天,山水清幽,正中一處大門敞開的大殿。
「也罷!這是我化神初期之時使用的法寶,現在贈與你們一人一件吧!」
流觴真君頓了下,這可是專門做給她吃的,不過算了,他嚴重懷疑玄西那傢伙也是個大佬重修,不然修鍊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偏生這小子的眼光就是與常人迥異,不是之前看上個魔女,就是這會兒看上個雷靈根女修。
「化神大典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四位到舉辦大典的廣場上坐好。」
下面的瓊琳仙子也在看他們,她身邊的灰白道袍老者順著她的眼神看去,哼一聲
趙紫玥面上淡然看不出表情的回它
「你們先去,老夫怕去了搶你們風頭,再說我在此也能看到你們的情況。」
目光從千川身上掃過,滿意的點點頭,這給孫兒是但靈根,資質悟性都是上乘。
周軒面色坦然不卑不亢:
「好吃啊!你做的還能不好吃?食修都沒你厲害,回頭教教我唄!」
「我們快過去吧!」
「正是!」
「饞丫頭你是不是故意來砸場子的?」
「嗯!對了師父出關了,你無事的話可以去看看師父他老人家,順便,將你的這些個弟子也帶去,師父還沒見過他們呢!」
周軒點頭,看一眼桌上的靈餐一笑坐在二人中間,誰讓他們是坐在對面的,他不管坐在哪邊都是他們中間。
流觴眼睛一亮
柏松尊者的洞府禁制便裂開一道大門,同時m•hetubook.com.com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等一下,我有一份禮物要當眾獻給流觴尊者!」
流觴的目光都在趙紫玥身上,自然看不到瓊琳仙子他們,跟著千川一起去了他師父柏松尊者的洞府前,打出一道靈力。
「咚~咚~咚!」三聲鐘聲響起。
「師兄,師姐,師叔祖,師父回來了!」
「不是!」
他是傳音,可瓊琳不是,瓊琳直接開口道:
三人面前一張傳音符,裏面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玄華的。
流觴:……他要怎麼幫自己?隱晦的看一眼趙紫玥所在的方向。
被戳到死穴,這位文德尊者立刻閉嘴不言,只斜眼看自己閨女一眼,也罷,自己生的閨女自己寵。
這還沒說上兩句話呢,臭小子就護上了。
柏松尊者沒好氣的撇他一眼,原本他想要給這小子定下個木系靈根弟子,當然若是有單一水靈根的女弟子更好,可以在和他雙修之時讓他霍得更大的好處。
流觴聞言眼睛一轉,他也要去,到時候說不定就有機會和玄北一起。
正常送禮環節過後,就要進入下一個什麼宗門弟子比試什麼的,反正在趙紫玥看來就是吃吃喝喝,外加保持笑容就完了。
「你別說話,我來說,我知道你心中只有一人求而不得,我今天就是來幫你的!」
「可見流觴在美食一道很有前途,可以嘗試走食修的路子以美食悟道了。」
「……玄西拜見老祖!」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下面的修士們紛紛站起來,對他們四人道賀,恭喜他們進入化神。
「師父,我們去了啊!您老人家不去給我們撐場面么?」
三清宗的送禮結束后其他宗門送禮,最後,三清宗的瓊琳仙子走出來,她也是化神修為了,原本也是要舉辦化神大大典的。
「咳,咳咳!」
趙紫玥聞言忽的轉頭瞪他一眼,不知道自己跟柏松那老頭子不對付啊?還讓自己往他眼前湊?
看著面前懸浮的一柄金色盾牌碎片,就聽上首的柏松尊者道:
聽柏松和圖書尊者這麼說流觴點頭看向趙紫玥道:
「流觴師叔若是願意出手自然最好!」就怕耽誤師叔修鍊。
「不錯,你和你師兄年紀輕輕就有這番修為,當真的難得。尤其你還是變異雷靈根,實在少見,日後更要努力修鍊勤勉不綴。」
默默將這東西放到之前周軒給的儲物戒指中,戒靈:……
輩分上還好說,就是這個靈根,雷靈根與他雙修的話,再好的雙修功法也無益。
「沒有雷系盾牌,這金色盾牌碎片中蘊含了無上奧義,希望日後你能潛行參悟對你或許有些益處。」
說到這裏他頓了下後繼續道:
又看著他身後的弟子滿意的點頭,目光在玄北臉上停留片刻繼續道:
趙紫玥起身,其他兩人也跟著起身,來到千川尊者的洞府前,果然就見千川被無名弟子給包圍了。
周軒撇他一眼,看她那津津有味的樣子不覺得有些好笑。
「您老一邊讓我放下兒女私情一心大道,一邊又讓我當眾感動他,我怎麼這麼看不懂呢?」
瓊琳一身湘妃色流仙裙,伸手掙脫他的手道:
他是要給玄北表白的,他就擔心人家也是給他表白的,到時候整的下不來台多尷尬啊!
「沒問題啊!你什麼時候想學我隨時都能教。」
聽趙紫玥這麼說,流觴真君咧嘴笑
「爹就會說我,您對我娘又何嘗不是痴?哼!我這也是隨了您了。」
「你爹就是你爹,聽你爹的不會錯!」
不由得咧嘴笑的眉眼彎彎,那種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而別人都不知道的感覺不要太好。
「別說還真可以!」
接著是流觴,他的輩分在那裡自然是應該他先的,然後是玄西,緊接著就是她。
「師父回來了?我們去看看,不知道那魔女解決了沒有。」
見到他們一笑點頭
「師父,我們去了!」
「咳咳!算我一個,我也幫忙一起找吧!」
流觴聽她這麼說,給她使眼色傳音
「你收的徒弟也比你兄長收的徒弟省心,並且修為資質都上佳,很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