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八章 好

第二百二十八章 好

與此同時,流觴眼見師父一劍刺來,他趕緊上前擋在趙紫玥身前。
「好!」
「師父,前世盡消,您就不能收起對玄北的偏見么?」
「老夫的事不用你管,你不配做太極宗的宗主,給老夫下來!」
周軒抬腳坐到宗主之位上,目光看向周圍幾座山峰的代表開口
他真的不希望他們這樣啊!
「師父!」
「有沒有信心拿他練手?」
「去看看師父和玄宿師弟如何了?我若是不能應付,你們在這裏也是無用。」
裴雲芝的修為在她的努力修鍊下已經是元嬰初期,比司徒末這個金丹期說話更有力度。
「瓊琳!」
柏松尊者不敢將劍從徒弟身上抽出來,他竟然怕了,默默嘆口氣,就聽流觴還在求他
伸手對這一旁掉落在地的九霄伸手,九霄劍身震動幾下,嗖的飛回到她手上,拄著飛劍站起,流觴跑到她身邊伸手去扶一邊道:
周軒看向焱鑫真君聲音凜冽肅容問
「日後我便是這個太極宗宗主,會帶領太極宗更好的發展,你們,應該慶幸。」
他為何遲遲不能飛升?都是因為那次輸給紫玥魔尊,這個魔女不但勾引自己徒弟遲遲無法突破,上次還重傷了自己,讓徒弟給自己求情。
「如今不是我說了算的,即便我不出手你師父也不會放過我!」
「我,師父,答應了,你們,不要,再,打了,好么?」
「別說,我,我知,你心中,只有大道,我,心悅你,只是,我自己的,事。」
柏松尊者怒目瞪像趙紫玥
趙紫玥大怒,手持九霄指著柏松尊者
「哼!」
趙紫玥呡唇,心緒複雜,眼底有水霧瀰漫,點頭道:
「我贊同玄西尊者做宗主!」
留下趙紫玥和柏松尊者對持,他們中間還有個流觴。
趙紫玥白他一眼,伸手推開他
這三個字落下他手臂滑落,人也徹底的沒了氣息,整個人都漸漸化成飛灰消失在原地。
「豎子可惡!」
「流觴你讓開!」
「玄hetubook.com.com北!」
「師姐,你也不是師祖的對手。」
「我也贊成師兄做宗主!」
柏松握劍的手緊了松,鬆了又緊,遲遲沒有說話,
「你,」
「我不服,我,」
化神初期和化神後期大圓滿比起來,依舊就不是輕鬆就能越級挑戰的。
趙紫玥看著他
玄華幾人對視一眼,只能去看千川。
聽她這樣說,柏松尊者冷冷一哼身上威壓就朝著她去。
周軒蹙眉給她傳音
「求?你為了這個魔女,竟然求為師?
下面看著太極宗這般變化的文德尊者,眼中笑意一閃而過。
趙紫玥即便曾經是紫玥魔尊,可如今也只是化神初期,憑藉著雷靈之威對上化神後期大圓滿,三招之後,依舊就被打的倒飛出去。
回去后閉關修鍊,早日將修為提升,否則浪費了你這一身好資質!」
周軒目光看著他,眼神冰冷傳音
瓊林帶著裝著流觴鮮血的玉瓶離開。
「住口!」
二人眼神對視一眼,趙紫玥再看向柏松尊者對面前的流觴道:
柏松尊者目光冷寒的看向坐在宗主位置上的周軒,他如何不想飛升,可他心中有心魔,那個心魔就是對面的紫玥魔尊,只有殺了紫玥魔尊,他才能徹底放開心魔。
「我贊成玄西做宗主,無論從修為還是能力,他都足以勝任。」
「對不起,我,」
文德尊者飛快的在瓊琳身前打下禁制,隔絕她對外界的一切感應。
「沒用,的。」
趙紫玥手中九霄祭出,耳邊是周軒的傳音
「流觴!」
「師父,徒兒怕是不成了,求師父不要再對玄北出手了好不好!這是我求師父的最後一件事!」
一旁太極宗執法峰的昱辰真君等人也有些懵,但好在這次他們執法峰和其他峰的化神修士都在閉關,他們這些元嬰修士也管不了那麼多。
柏松尊者怒髮衝冠了,全部威壓朝著周軒碾壓過去。
「不知者不怪,我自願的,我,」
hetubook.com.com「師父!徒兒求您了!否則徒兒死不瞑目的!」
「你給老夫閉嘴!你這個魔女!」
他丟掉的臉,一定要找回來。
「有!」
「師父,前世的紫玥魔尊也不是您想的哪樣,她並沒有無緣無故的去隨便殺別人,都是,」
柏松尊者搖頭失望的看流觴
「可要我出手?」
柏松尊者要氣瘋了,他剛才衝上去要對玄西動手,卻被他一道靈力給擋的倒飛回來。
「下去!
「玄西,」
她才開口說了一個字就被流觴阻止
他做完這些卻沒有看到,瓊琳忽然睜開眼隨即又閉上,兩行清淚隨著她合上的雙眸落下,身側的手死死攥緊。
「師父,求您不要再對,玄北,出手,好,不好?師父,師父,求,求你了。」
「偏見?她一個魔女,即便是轉世了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夫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滅殺了這魔女。」
「好!師兄給你掠陣,關鍵時候我會出手,你放心一試吧!」
這會兒倒飛回來聽到趙紫玥的話,又直接朝著趙紫玥而去。
這就扎心了!
「師父不用說了,今日這太極宗主徒兒坐定了,有不服了,就來請教好了,我!奉陪!」
別忘了你的大徒弟還在逃,你連身邊相處多年的夫人是么魔女都察覺不出來,你不配做宗主。」
等到百年後我會再次施展秘法,希望,能夠找到轉世之後的個流觴,
不用他再繼續糾結,柏松尊者和趙紫玥就打在了一起。
「柏松尊者,你如今修為已是化神後期大圓滿,可有想過你為何遲遲不能飛升?」
最後一句幾乎就是用吼的,柏松尊者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握緊后又鬆開,深吸一口氣眼看徒弟馬上就要咽氣,他最終還是開口答應道:
看著自己兩世的好友就這麼死自己面前,她心中也是難過,一滴眼淚砸在流觴伸出來的手上,他手上一個黑色泥偶朝著趙紫玥送去,
「好!」
看一眼焱鑫真君道
「師hetubook.com.com父,」
忽的,她再次睜開眼,抬手一個法訣,將身前的禁制打破,一旁的文德尊者嚇了一跳。
「玄西,你,」
「你別說了,吃丹藥,我這裡有很多丹藥,一定能夠保住你的命的。」
「柏松尊者,你快點答應啊!你快點答應他啊!」
「不要在跟我師父打了,你只是化神初期,不是當初的大圓滿境界,你怎麼就這麼倔呢?」
周軒手一揮,一枚盾牌就出現在裴雲芝身前,幫她擋下所有威壓。
「老夫怎麼會想到他會突然衝出來?都是你這個魔女害的!」
流觴一笑搖頭
趙紫玥從他們身後走出來身上靈力釋放對他們幾人道:
「先不用,我再過上幾招,不行再讓師兄出手。」
流觴轉頭看向趙紫玥,口中鮮血溢出,努力的想要扯出一個笑。
司徒末站出來,被打下來的是她師父,就算玄西的修為比她師父高,她也不服。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對不起,」
流觴說完又去看趙紫玥,為什麼這兩個自己最在乎的人一定要兵戎相見呢?
玄宿幾人見到千川被打飛出去,還口吐鮮血,都是一驚,
「對對,我也有丹藥,你快吃,你快吃,你一定不會有事,流觴,只要你沒事我,我再也不纏著你了。」
「師祖!我們師兄,」
今日他勢必要一雪前恥!
「師父,求您了!」
「你們讓開,這是我跟柏松尊者的恩怨。」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這樣,流觴真君的血我收了。
他的話讓眾人啞然,這是什麼情況?
你若不愛他,他的下一世你便不要出現,讓給我好么?」
「你若不應,我便讓人直接對你奪舍,相信別人一定會真珍惜你這單一火靈根的身體,並且修成大道。」
焱鑫真君雖然知道自己廢,可這宗主之位是他爹的,他不打算讓
看台下面各大宗門的人都傻眼了,這不僅值回票價,還超出票價了啊!
周軒放開她蹙眉看著被洞穿身體的m.hetubook•com•com流觴
玄宿的話還沒說完也被柏松尊者給打飛出去,其他幾人對視一眼依舊是擋在趙紫玥身前。
「夠了!你已經被她給迷惑了,自然覺得她千好萬好,今天老夫說什麼也不會放過她的!」
趙紫玥說著才反應過來, 趕緊將儲物戒指中的丹藥都給拿出來,雖然她知道,沒用的。
「流觴!」
「謝謝你!」
周軒面對柏松尊者的威壓,只冷哼一聲,衣袖一甩就將其威壓給震了回去,他人也直接飛到焱鑫真君的宗主位置上。
我自認比你強太多。
玄宿幾人對視一眼,這,情況有些怪啊!
「你瘋了么?連他都下的去手?」
流觴被推開,對面的柏松尊者化作一抹流光而來,劍鋒直指趙紫玥。
「你別說話,我,我有秘法,我能救你的。」
趙紫玥也驚訝的看著被柏松一劍捅穿的流觴。
看一眼已經坐在宗主之位上的玄西,裴雲芝垂下眸子道:
電光火石之間,流觴上前擋劍和周軒上來將趙紫玥帶走,就這麼在同一時間發生了。
焱鑫真君從來不知道千川這個平時不聲不響的弟子,竟然這麼狠!
周軒的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趙紫玥身邊,伸手攔住她的腰身帶著她後退,躲避柏松尊者的這一劍。
為師對你多年的撫育之恩,難道在你心裏為師還比不上一個魔女么?」
千川眉頭緊皺,見到祖父要對徒弟動手,便想要上前阻止,被柏松尊者一道靈力給打飛了出去。
聽到師父這個『好』字,流觴唇角綻出一個笑,轉頭看向一旁的趙紫玥笑道:
真的,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那可是宗主之位,這也能說做就做了?
原地,只餘下一柄劍和一灘血跡,瓊琳伸手拿出玉瓶將那血跡給裝到了玉瓶中,看著趙紫玥道:
「咳!」
「師父!對不起,徒兒,有負師父教導!」
瓊琳不理會他,飛身來到流觴身邊,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流觴心如刀絞
「你是不是瘋了?就為了那和*圖*書個女人值得么?你,」
柏松尊者驚訝的看著自己徒弟,再看看手裡的劍,一臉的不可置信
「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心悅你!對,不起,我,」
「不是的師父!」
「你讓開!」
焱鑫真君沒想到會這樣,就,挺心累的。
「流觴,你讓開,我跟柏松尊者的恩怨並不全是因為你,大道者,心若窄如雞腸不能寬廣而行,只會將自己給走進死胡同,或者說,其實你就是個心胸狹窄之人!」
柏松尊者可不認為他自己是個心胸狹窄之人,在他眼中都給趙紫玥這個魔女的錯,當初那種瀕臨死亡的窒息感,他至今都不會忘記。
流觴看看玄北,又看看自己師父,他很苦惱啊!
瓊琳急急催促
瓊琳哪裡有什麼秘法,她沒有,她救不了流觴,她要怎麼辦?
「好!」
他還想說什麼,就見玄西對自己一點,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動的就被扔下了宗主位置。
「裴雲芝!表姐,你瘋了么?」
柏松尊者說完身形一動就朝著周軒而去,趙紫玥也真心覺得周軒當宗主比焱鑫真君好。
她目光中有悲傷有祈求有複雜,趙紫玥點頭
流觴轉頭看柏松,面帶哀求
一旁的瓊琳見了也道:
流觴驚訝的瞪大眼睛,看向握著劍柄的師父,隨即心中不知為何有些釋然
若非是流觴出來阻止,他相信這個魔女一定會殺了他的,
「不,」
流觴對她擠出一個笑,
「你我之間誰更適合當宗主?你收的徒弟都是什麼品行修為?
柏松尊者一劍刺入徒弟腹中,就連流觴的元嬰都被穿透。
以報三百多年前她對自己的羞辱!
焱鑫真君眉頭微蹙,千川尊者有些焦頭爛額,這邊祖父要對徒弟動手,那邊徒弟要奪兄長的宗主之位,他太難了!
司徒末驚訝詫異的轉頭去看說話之人
你的修為又如何?你心裏不清楚嗎?
伸手接過他手上的黑色泥偶,是自己前世的樣子,一滴淚水滴在人偶上,順著泥偶的臉滑落,好像泥偶也在哭泣一般。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