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冰靈根

第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冰靈根

她也不在這裏多待了,好在戒靈這次的速度夠快,已經將鯤鵬羽給她改造好了。
「冰靈根!就他了!」
「不必,你可以走了!」
「那也還成,你是什麼靈根?」
而且主人也越來越不重視它了,連根毛都不肯給。
好在玄雷石洞穿那人身體后,就要回到趙紫玥識海此時正好擋在趙紫玥身前,玄雷石上泛起一道黑色雷幕,竟是能將對方大乘修士的一擊給擋下。
可他還沒走多遠就,身後那罌姝仙子就從自他面前飛過,這……?
「主人,鯤鵬羽能不能給我,這樣我的速度就能提高,我,」
仙界,玄雷殿中
「雷!」
「算是修仙界的第三大宗門吧!」
小金:……
玄雷石是擋住了大乘修士的一擊,與此同時
火蛟渾身是寶不說,不管死活,它的血都能用其開啟神龍秘境,據說神龍秘境已經有一萬多年沒有開啟過。
「師兄……!」
「不能!」
「果然還是直接抹殺了好,什麼因果,本君何懼?」
衛楚跟著雷澤仙君回到玄雷殿外,一身藕荷色的水霧蓮華裙,梳著流蘇髻,黑如瀑布的長發上,斜插著一金鳳流蘇簪,娉娉婷婷優雅從容的站在玄雷殿外。
「我可是好心好意來通知你,太虛秘境要開啟了,到時候跟我一起組隊可好?」
雷澤仙君忽的睜開眼,那是一雙彷彿承載了無盡星空雙眸中,忽的迸發出璀璨星芒,又似有驚雷閃過,薄唇輕啟
罌姝仙子身形一動擋在她身前
「正是!」
衛楚懵圈的看看周圍,又聽了他的話,反應過來倒吸一口涼氣。
「雷澤仙君,你這是不將我放在眼中呢,還是,視我如無物?」
趙紫玥來到太極宗拿出身份牌,自然就有看守宗門的修士奉她若上賓的領著她去宗主處。
趙紫玥伸手放在身前拱手,恭敬的行禮道:
隨手將那朵如同蒙塵的紅蓮收起,再抹乾眼淚看向那枚羽毛,將羽毛拿在手中。
一向沒有什麼表和*圖*書情的臉上,唇角微勾,將趙紫玥的魂燈給收起后便將那枚儲物戒指扔下,人也消失在原地。
感覺到那殺機頓消他這才鬆口氣,然後他面前一黑再一睜眼,就倒吸一口涼氣
「主人,這可是好東西,我能在保持鯤鵬羽外形不損的情況下,幫主人煉製成飛行法寶,速度絕對是那隻肥鳥的數倍。」
趙紫玥嘴角抽了下,面色一變,急急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周軒的魂燈。
所以這裏修為最高的也就是分神修士,她也算是知道了剛才那修士為何要搶小紅了。
「好極!」
趙紫玥:……
……
她眼中霧氣升騰,一滴淚珠從眼中滑落,這是她重修之後第二次流淚,第一次是流觴,這次,是周軒!
另外一隻手上的元神一送,雷澤仙君的元神就進入了衛楚的體內,衛楚眨眨眼看向雷澤仙君勾唇一笑。
反正你也是咱們無極宗內第一位雷靈根修士,你就自成一峰就行,稍後你大師兄,
將鯤鵬羽收入儲物戒指,看一眼身形滾圓的小金
「本君乃是仙界的雷澤仙君,佔用你所在靈界的軀體尋物,作為補償,你可以提出一個條件。」
口中輕輕低喃出聲,吸吸鼻子,深吸一口氣,抬眼就見小金已經將那人的東西都給划拉到她身前。
翅膀一展,圓鼓鼓的鳥身往上一飛就將那株金玲草給叼在嘴上,直接幾口吃下。
雷澤仙君一揮手,周軒的身體就化作飛灰消散無蹤,原地只留下他的儲物戒指。
收起魂燈,她跌坐在地上吸一口氣,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奈何那淚水越抹越多,最後再也忍不住,她也不壓抑了,抱著膝蓋嗚嗚哭出聲,聲音哽咽中可以聽出她的悲傷和難過。
他見到趙紫玥的時候眼睛一亮,隨即就點頭笑
只有將鯤鵬羽祭煉過的趙紫玥才知道,這鯤鵬羽的速度有多快,她全力使用起來,不比那些合體期的修士速度慢。
「不行了,腰和圖書疼,我還得再睡會兒。」
為什麼?
衛楚內里換了芯子,對上面前的對手也不過是一招而已。
不管為什麼,她趙紫玥一定會努力修鍊,找到那個殺了周軒師兄的人,報仇!
「拿去!」
果然不負鯤鵬羽之名。
衛楚突一下肚子上的魔槍給他看,雷澤仙君撇一眼,手上雷系仙力包裹那魔槍,只一瞬間就將其消融的無聲無息,如同從未來出現過一般。
無法再留在靈界的雷澤仙君回到他的玄雷殿,伸手一團神魂出現在他面前
「敢殺我清泓聖人的親傳弟子,給我死!」
「仙君仙君,我這肚子上還插著一柄魔槍呢!」
「分神修士可以自己玄山峰,你自己玄一個修整一下,至於這個師父,你可選可不選的,自成一峰就行。
閉目給靈界的分身吩咐一聲讓其自去尋找,他便前往太虛秘境去了。
趙紫玥收拾一下心情,拳頭緊了緊,現在她閉上已經腦海中還都是那人的樣貌,便是他長的再好看那也是殺了周軒師兄的兇手,這張臉,她不會忘記的。
哦!老夫說的你大師兄,是老夫那不成器的弟子,他跟你一樣也是才飛升上來,只是比你早一點,又剛好跟老夫一樣都是冰靈根,老夫就收他做唯一的弟子了。」
雷澤仙君如今修身養性了,準備衝擊先帝修為,但聽他眉頭一動道:
不等衛楚答應,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玄雷仙域,雷澤仙君拿出趙紫玥的魂燈看一眼,唇角微勾的將魂燈收起。
這靈界的太極宗內看著挺氣勢恢宏的,佔地面積是下面太極宗的三倍有餘,就連人數也不少,竟只能在靈界排在第十的位置。
「交給你了!」
「呦呵!仙君了不起啊!說用我身體就用我身體,你徵得我同意了么?」
這兩股力量相撞,趙紫玥手上儲物仙戒亮起金光將她給護住,饒是如此她也被震的倒飛出去,身上氣血翻湧,真,不是什麼好開局。
「本君要去太虛秘境,hetubook•com•com你自去玄雷仙域修鍊吧!」
趙紫玥進去就見這老者長的,還好,跟柏松沒有任何相似,那就應該不是柏松的祖父之流了。
開局就得罪一位大乘修士,所以說,她果然還是最討厭那些識海內有神識烙印的修士了。
三息?衛楚還想說要考察一下身份背景,資質和身體情況的,這樣看來只能點兵見將,點到誰就是誰了!
老者一聲灰色長袍,背著手,頭髮黑白參半臉上皮膚也如同六七十歲的老者那般,倒是難得不注意顏容的。
「隨你!」
不管了,小金厚著鳥臉對趙紫玥道:
「這裏,應該有玄雷石出現過,只是,」
「開局不利,勸你最好先苟著!」
小金此時的體型就是一隻肥母雞外形,整個鳥身圓滾滾,看的趙紫玥都擔心它會不會撐爆。
手中衛楚的神魂往那仙人的身體中一按,衛楚的神魂就進入了那位仙人身體中。
為此她還拔了小金的一撮鳥毛,所以鯤鵬羽看上去就像是,用過碧眼金鷹的羽毛煉製的飛行法寶。
這位宗主絲毫不加掩飾臉上的喜意,一邊點頭一邊道:
從這位三清宗的修士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株金鈴草給小金,小金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無妨!」
「五千年的金鈴草!吃了這個我絕對能夠進階的。」
「你來作甚?」
態度冰冷眼神都沒有給罌姝仙子一個,罌姝仙子沒好氣的道:
抬手,那儲物戒指飛到他手上,伸出一修長白玉般的手指在戒指上一抹,一枚魂燈就出現在他手上。
但是,這人,卻殺了周軒師兄。
衛楚驚訝嘀咕「這就是仙界的仙女啊!果然風華無雙。」
那個是人是誰?為什麼要殺他?為什麼!
「這這,這是?」
有著鯤鵬羽的加持,她不過片刻就飛出了這片山脈。
說起這個,趙紫玥心中哀戚一瞬扯出個笑容道:
別說那裡的天材地寶,就是個蘿蔔長一萬年也能長成靈藥,如何能不讓這些人趨之若鶩和_圖_書
這什麼這,罌姝仙子剛才大胆的上前對雷澤仙君伸出咸豬手,然後被雷澤仙君給打飛了出去就這麼簡單。
玄雷石擋下大乘修士的一擊后,直接回到趙紫玥的識海
這森林內圍其實並沒有六階妖獸,修為最高也就是五階頂峰,六階的妖獸也是有追求的都往別的山脈去了。
抬眼看去,半空中一朵蒙上了灰色的紅蓮,是混沌天火在吸收紅蓮業火,異火之間的互相吞噬並不少見。
「大佬,帶帶我,我很好帶的!」
「宗主,有下界飛升的前輩來了!」
「等等,我有要求,我,我,你給我在仙界隨便找個資質好的小仙人奪舍就行。」
這位宗主趙紫玥看不出什麼修為,倒是戒靈能給趙紫玥解答,竟然已經是合體修士了,又聽他問
雷澤仙君的也是同樣的動作,微微點頭
雷澤仙君身形一動來到那名仙人身邊,手一揮那魔將就被一道驚雷給化成飛灰。
雷澤仙君跟沒有聽到一樣,他甚至就跟瞎了一樣,看都沒有看看一眼那衛楚稱讚的罌姝仙子,直徑往大殿中而去。
話落他身形消失在原地,再出現之時,他人已經在修仙界周軒的洞府之中。
「好好!你在下界可也是我太極宗的修士?」
收起那張獸皮,她將六個人儲物戒指內的玉簡都給看了一遍,也更加清楚的了解這個靈界。
「哇!厲害了!仙君仙君,以後我能在你手下做事么?」
死死盯著魂燈之上顯現出的那張臉,她不會忘記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她一定要找到那人給師兄報仇!
「主人,我好像還差那麼點,如果能有更高階的,」
周軒放下手中的一塊雷系礦石,看向對面的雷澤仙君。
這次不能找那已經死去之人的,那,就隨便找一個好了!
看著鯤鵬羽被主人收走,越發的覺得鳥生要崛起,不然指不定哪天主人缺少龍鳳燉的材料就將她給燉了。
頓了下,她拿出一張白色獸皮,手上靈力一動,在那獸皮上刻hetubook.com.com畫上那人的樣貌,這樣就更加萬無一失了。
裏面的老者對外面喊一句,「知道了進來!」
他又找不到了玄雷石的氣息了,他在靈界也不能多待只能故技重施,再次分出一抹元神出來,好看的眉頭微蹙。
見他要走衛楚趕緊跟上
剛才她拿到鯤鵬羽的時候,就聽器靈傳音
「仙魔戰場上每天都有死去的仙人,你隨便找個,限時三息!」
一揮手人便消失在原地。
「吃了這麼多都還沒有進階?」
那麼,她接下來就要往太極宗去。
雷澤仙君出現在衛楚面前,正在打鬥的衛楚和對手齊齊靜止,雷澤仙君抬手在衛楚面前一招手,衛楚的神魂就被他攝入在手。
「玄雷石在靈界了!」
宗主大殿位於最高的山巔處,整個大殿也是就建造在山尖尖上的,大殿門敞開著,隱隱能夠看到裏面一老者背著手走來走去
一道法覺打入魂燈之上,就見魂燈上顯出一身淡紫長袍,臉如刀削眉目如同星月,尤其是那雙深紫色的眸子讓人見之忘俗,只見過就絕對不會忘記。
周軒那個,和自己一起從凡人界修鍊上來的不愛換衣服的師兄,那個在知道自己前世是魔修還護著自己的師兄,能舉全宗之力為自己找來雷系天材地寶的師兄。
唯一一點就是,他在趙紫玥使用過玄雷石的地方發現了點端倪。
「你別睡太沉,下次遇到大乘修士的攻擊還要靠你!」
「那就那個,不是吧!被人給捅穿了。」
「好好好!下屆的太極宗可還好?」
這對話, 有些隨意啊!
話落他手指微動,衛楚頓感一股龐大到無法反抗的殺機籠罩,趕緊道:
他這冷冰冰的態度氣的罌姝仙子咬牙,瞪一眼他身邊的衛楚,衛楚摸摸鼻子走開。
就在她來到太極宗山門前的同一時間,雷澤仙君也來了靈界,他的元神覆蓋靈界,在靈界找了一圈兒都沒有找到玄雷石的蹤跡。
「師兄,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趙紫玥身邊的弟子對著裏面喊一句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