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四十章

第二百四十章

「那就走吧!」
「找到了!正好這次我們去衍城應該就可以見到她,只是她的修為還太低,不過我倒是不急。」
邱傅見二人你來我往的聊上了,便輕咳一聲道:
「程采仙子可真是好悠閑,以前可沒見你還親自做這種護送小輩的任務,莫不是,好事將近了?」
「你的秘法可是已經用過了?找到織火仙子了?」
趙紫玥一笑挑眉看他那個樣子,之前在下界的時候就覺得這人的性格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會兒又糾結了!
「你們是用飛船還是?」
見邱傅點頭,趙紫玥就沒什麼好說的,上了程采仙子的粉色小船,將那三十人都給統一安排好,邱傅就傳音問趙紫玥
「三天後!」
「你竟然還有?我的早就喝光了。」
就連這附近的修士身上的身份玉牌都是用的蟹殼,還有的身上佩戴的蟹鉗,這個趙紫玥到是從之前搜魂那位修士的記憶中知道。
趙紫玥坐在他對面,給他倒了杯靈酒
見趙紫玥閃開,邱傅有些無奈的看著她閃開的身影嘆氣。
終於她看清了那人手上的冰劍和那雙眼,是衛楚?!
「對了,衛楚師兄並非是奪舍,只是飛升上來的時候遇到了些事所以失去了記憶而已,你下次見到他可別在喊打喊殺了。」
「成!」
不對,師兄轉世之後定然不會再記得自己了,那……
所以從這處蟹海過去最好,而且這蟹海里的蟹類妖獸身上蟹殼是煉製法寶的好材料,即便有不少修士來這裏獵殺,它們的繁殖速度依舊是很快。
見她走幾步頓住問,邱傅就搖頭
她只是,只是覺得那麼好的周軒師兄被殺可惜了,所以才要找到周軒的轉世。
「那,如今這小琢峰只剩下你一人,你,大可在這裏修鍊,對了,這次要護送宗門化神弟子去衍城參加煉丹大會,你們小琢峰也是要出人的,我看上面有你的名字,不如我們一起如何?」
對面一獸皇宗男修,一和圖書身褐色長衫,錦衣玉帶,最明顯的是他手上帶著三個靈獸戒指,一看就是有三個戰鬥靈寵。
罷了,或許是跟自己一樣有什麼機緣吧,那她就更要接這次的任務,正好趁機離開這三清宗。
「悟冥師弟為何要他打那樣的賭?」
咱們不如就讓他們這些小子比試一翻,看看他們的實力如何?」
這人說著看向一旁的邱傅,邱傅蹙眉
下一刻魂燈再也堅持不住化成飛灰消失在原地,趙紫玥咳出一口心頭血
「悟冥道友是么!什麼時候有機會,切磋切磋如何?」
在見到『悟冥』后眼睛都紅了,看一眼他身邊的人和她腰間的身份玉牌
「悟冥師弟這話說對了,咱們三清宗的確不只悟冥師弟一人是雷靈根,倒是還有兩人一直在閉關,日後出關你們定然有機會的。」
程採的關注點在
丹陽宗的男修和獸皇宗的嘉馳對視一眼提議。
邱傅蹙眉看她,有些不信,一旁的程采伸手扶著額頭,面色微醺的往邱傅身上倒,看的趙紫玥只想,嗚呼嗚呼,閃人了~
路上遇到了其他宗門的修士就算了,遇到了獸皇宗和丹陽宗的修士,就……
「你們在喝什麼?」
趙紫玥看著他問
「程采師姐便是織火的轉世么?」
趙紫玥接過玉簡看了下,裏面還真是有那十個人的信息和影響,朝著邱傅微微一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安置好那些人的程采仙子,出來就見他們相對而坐的在小酌,不由來了興趣。
一行人下去后就可以見到,有不少和他們一樣的分神修士帶著幾個化神修士,都是去衍城參加煉丹大會和拍賣會的。
他們一行人上了傳送陣后不多時就被傳送到蟹海,這是一處比較獨特的坊市,裏面的建築風格多是用的螃蟹身上的材料建造而成。
「行!」
說話間拿出自己的紫雷竹在手上敲了敲,看了眼那邊飛仙宗的女修們,貌似其中領隊的兩人她hetubook.com.com還有些面善,想來是上次神龍秘境時見到的。
不等邱傅回答,程采就道:
「那邊,竟然讓咱們遇到了飛仙宗的女修,嘿,這次可是有艷福了。」
「我自然知道他不會放過我,所以我已經先下手為強,如今那小琢峰可知有我一人了!」
將玉簡放到石桌上,片刻后又將玉簡拿在手上。
跟著他們兩人就飛到一處小廣場上,那廣場上已經有三十個化神修士在等候,見到他們來,紛紛拱手行禮。
機會?自然是機會。
「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二位,走吧!儘快傳送到蟹海,哪裡可不輕鬆。」
「前面就是了,咱們這就下去座傳送陣吧!」
聽她詢問,邱傅真君帶著些暖意的一笑道:
自己如今可是分神中期了,這人不過分神初期就敢挑釁自己,還不是仗著這他的靈獸,想來他的靈獸應該是很厲害戰鬥型靈寵了。
一行人停留在蟹海邊緣,同時還有被的宗門修士,其中一個飛仙宗的女修隊伍就扎眼的很。
一旁的丹陽宗弟子走來,見到『悟冥』也是沒好臉色,丹陽宗和獸皇宗多年的友誼,他自然是選擇站在獸皇宗修士那邊。
邱傅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表情好,他們可能也沒有想到會請回來一個煞神,將他們師徒的命都給搭進去了。
「的確是沒想到, 竟然能遇到飛仙宗的女修,悟冥道友,不如咱們的比試換個比法,就比誰家弟子收的飛仙宗那邊的女弟子多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嘗嘗,這可是上次咱們一起摘的紅顏果釀製的神仙醉。」
「極好!你這神仙醉可比我釀製的還好。」
「什麼時候出發?」
有些看不太清楚這男子的面容,但見那男子手上凝聚出一枚冰劍,目光冷厲的朝她看來。
把小琢峰給收拾乾淨,來到山下就見邱傅已經在等她了,這人身邊還有一貌美仙子,她先拱手行禮
https://www.hetubook.com•com傅蹙眉看向趙紫玥,一旁的程采作為女修也是蹙眉
「的確是和邱傅一個下界得來的,師姐不會嫌棄吧?」
趙紫玥猝不及防的被餵了把狗糧,給邱傅傳音
邱傅好心情的拿起酒杯輕呡一口,閉目半響睜開眼點頭誇讚
「好啊!那就讓他們到時候和獸皇宗的修士好好切磋一翻,也是個機會。」
送走了邱傅,趙紫玥回到洞府後,拿出那枚玉簡,忽然就有些猶豫了。
「他們師徒?」
「此番任務是每人帶上十個化神弟子前往衍城,衍城此番正是在舉行百年一次的煉丹大比,另外還有拍賣會,應該會有不少好東西。」
「悟冥!」
「你日後有什麼打算,成器聖人隕落後就剩下玉琢,他,怕不會放過你!」
這三十人分成三個小隊,看一眼屬於她帶領的小隊,微微點頭問邱傅
嘉馳老神在在的搖頭,帶著些挑釁的看向趙紫玥道:
深吸一口氣,對的,她就是這麼想的,她可沒有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她是要一心大道的人呢!
見那十人面面相覷,有那有點良知的弟子站出來,對趙紫玥抱拳行禮后道:
「多謝!」
「你們三清宗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厲害的雷靈根修士,藏的倒是夠深的。」
蠢啊蠢!若是,若是自己細心一點,可能根本就用不著損失這千年壽元,人就在自己眼前只是換了個殼子,自己竟然沒有認出來!
在下界的時候自己也是認識衛楚的,那個時候,不對啊!師兄轉世的話,也不應該是衛楚,難道不應該是個新生命么?
不是的話,那可就好玩兒了,她還是離遠點,免得濺一身血。
說話間看程采和邱傅,一副譏諷的口氣道
趙紫玥到時無所謂反正那些也不是三清宗的弟子,只是,對面這人這麼挑釁,如果輸了豈不是很沒面子?
「說的也是,倒時候不如咱比試一番,看看誰家護送的弟子最周全如何?」
「這可不能賴和*圖*書我,是他們將我給找來的,我,嗯!我也只是自保而已。」
恢復了三天後就聽到邱傅傳音,既然已經準備離開,這小琢峰上有什麼好東西她自然是全部帶走的。
程采聽她這般說,打量她一翻后道:
轉頭對跟著他的十位弟子道:
「那行,三天後你來喚我一起,我也想要是施展秘法找個人。」
趙紫玥聳聳肩膀攤手
「在和神仙醉,程采師姐要不要來一杯?下界靈果釀製的靈酒,不知道入不入的師姐的口。」
對於丹陽宗這修士的話趙紫玥嗤之以鼻,目光在他身上掃了眼,就聽一旁獸皇宗的嘉馳道:
「嘉馳,你這口氣可夠酸的啊!我們三清藏龍卧虎,厲害的修士多了去了,你羡慕是羡慕不來的。」
這附近有一片蟹海,說是海其實就如同藍星的渤海一般,他們也不是不能從陸地上繞過去,只是那樣耽誤的時間更多不說,並且上面還有渡劫修士才能過去的迷障。
對的!就是這樣,將玉簡往半空一拋,玉簡懸浮在半空,拿出周軒的魂燈,裏面只餘下一點點殘魂也不知道好不好用。
「那,恭喜你,」
當初她這個身份,可是在神龍秘境中直接用的獸皇宗修士揚名的,這可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程采仙子是分神後期,對面之人只是分神初期,竟然敢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她還真不將這人給放在眼裡。
「兩項一起,敖蟹獸也順便獵殺好了。」
嗯!她什麼都不做,她就是想要看看,順便給送去點修鍊資源,僅此而已!
那叫嘉馳的男修嗤笑一聲,掃一眼程采,目光放在趙紫玥身上
她忽然就有些不知道該不該用這秘法找人,莫不就是近鄉情怯,她竟然有些些怕,怕自己找到的師兄轉世並不記得自己。
「那還等什麼,咱們走吧!對了,我的任務要不要單獨去接一下。」
看著酒杯中的酒液澄澈透粉,是她喜歡的粉色,再轉頭看向邱傅,眼中愛意流轉,人也是她喜歡的和*圖*書人。
那自己為什麼還要找師兄的轉世呢?
「悟冥道友敢不敢跟我比試一番,就用,你下面的那些弟子和我下面的這些弟子,正好個十人。
趙紫玥也喝了口傳音道:
「好啊!難道我還會怕你不成?」
這為眉眼艷麗的女修說完,趙紫玥一笑,
「你們可是聽到了我和嘉馳道友的話,有沒有信心贏過他們?」
邱傅愣了下,沒想到她會這麼乾淨利索的解決那師徒。
趙紫玥還想要鞏固一翻修為施展秘法呢!這樣一來?
「下界的靈果釀製的?是和邱傅一起下界么?」
「不用,你的任務我已經幫你接了,這是你的任務玉簡,上面有你要帶著的是十個人的信息,你看一下就行,人已經在等著我們了,我我們這就去吧!」
「三清宗是第一大宗門,我不加入三清宗可說不過去,不過想來三清宗這麼大,雷靈根的修士應該不止我一個才是,日後有機會可要切磋切磋。」
邱傅有些無奈的看著趙紫玥
魂燈漸漸幻化成齏粉,然後擴散開來,緊接著消失在原地,片刻后又重新凝聚,魂燈中折射出一長身玉立的男子。
「不如用我的飛船吧!」
「不是!」
趙紫玥挑眉一笑,給她倒上一杯道:
「原來你是三清宗的人,」
趙紫玥只笑笑不說話,她自有盤算,就聽那邊嘉馳已經在跟他帶著弟子吩咐了,趙紫玥加一句
「在下悟冥,見過這位師姐!」
隨著她手上法訣變幻,正是剛才玉簡中記載的秘法。
「悟冥師兄!獵殺敖蟹獸我們可以理解並儘力,只是,對付飛仙宗的女修,這個?」
「程采!久仰悟冥道友大名,今日一見當真是名不虛傳,神龍秘境中緣慳一面沒想到道友會加入我三清宗。」
只是,誰能想到?怎麼會是衛楚呢?
從三清宗到衍城,路上還是要經過兩個傳送陣和一個丘陵。
等他走了,整個小琢峰就剩下趙紫玥和邱傅,邱傅才面色複雜的問她
將酒杯放在嘴邊給他傳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