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四十四章 城外以北80里

第二百四十四章 城外以北80里

那修士義憤填膺的,氣呼呼的指著傳送大殿的方向道:
轉移話題問程采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只能用雷電之力探入對方的丹田中,才能觸動那潛伏的團蟲,從而知道誰的身上被下團蟲。」
「真不知道衍城的人都在搞什麼?咱們回去吧!如非必要還是不要出來走動的好,我立刻將這件事上報給宗門。」
他說話間伸手拿起桌上團蟲母體拉的,分裂出來的子體,說著起身道:
片刻后,手在這人頭頂一壓!便將手下之人給化成齏粉,同時一個雷電組成的雷球被她拿在手上,裏面是一小乳白色光團,小小的白色光團不時伸出幾個觸手觸碰外面的雷球,然後就被電擊的縮回去。
「那行我這就回去跟邱傅道友說一聲。」
之前跟著他和程采出去的弟子恭敬站在外面,臉上依舊是焦急,就見他上前幾步來到趙紫玥面前道:
說著手上靈力一動,被雷電裹成的光團就被雷電之力給電成一道黑煙。
「好!我這就回去帶人離開,師姐也跟我們一起吧!」
趙紫玥手裡把玩這紫雷竹,聞言挑眉
同樣收到囑咐的還有趙紫玥,是衛楚師兄再次發來的傳音玉簡
聽到起舞仙子的傳音,趙紫玥趕緊伸手在傳音玉簡上,打上一層靈力。
她問完,玉簡那邊傳來齊舞斷斷續續的傳音
「你可知,邱傅師弟和那位織火仙子是怎麼認識的?」
「程采師姐,這次煉丹大比,我們這些分神修士也要參加么?」
我們還想要離開這裏,這下可好了,走不了了!」
「侯琅師弟,見到你就好了,我正要去找你,走,咱們去城主府一趟,城外的妖獸好像有異動,情況不太妙。」
「行!那師兄也要多加小心。」
這弟子只是化神後期和自己的差距大了,竟然也妄想刺殺自己,而且,自己貌似也沒有幹什麼天怒人怨的事,竟然還需要人來對自己搞刺殺這種高大尚待遇。
「哪裡就有那麼多水木靈根修士給hetubook.com.com你用了?可惜了那個顧家小丫頭,那可是個單一水靈根的女修,也不知道那丫頭怎麼下的去手,說殺就殺了,這性子,我可當真是喜歡的緊!」
趙紫玥拿著傳音玉簡看向一旁的程采道:
程采興緻不高的嗯一聲,和她並肩往外面走,還忍不住回頭看一眼邱傅和織火,轉頭問一旁的趙紫玥
「那我們如今怎麼辦?繼續去找衍城的修士幫我們找人嗎?」
要不是不知道對方是誰,她可能早就殺過去了。
「師兄,外面已經有不少修士選擇從外面離開衍城,衍城的護城大陣已經開啟,我們要不要也離開這裏。」
「你個名字里有艹字頭的王八蛋,那衍城城主都大乘了,你就不能找個合體修士給我?」
「可能是上輩子就認識的吧!」
同時,戒靈上一層光芒閃過,將他的攻擊給擋住。
聽程采說,趙紫玥一笑點頭
傳音玉簡那邊,衛楚的聲音淡漠疏冷
不用她說,以趙紫玥的經驗自然也發現了衍城的問題,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讓她走她可不會在這裏當英雄,而且就她這修為也當不了英雄。
「師弟,衍城此地不易久留,我現在懷疑衍城此番的煉丹大比另有緣由,你立刻回去帶弟子們離開衍城。」
話說這位師兄到底記不記得自己?
路上,趙紫玥神識一動,又拿出一塊傳音玉簡,裏面是齊舞仙子求救的聲音。
「不想,你特么的想要弄死老子啊!別給老子再去撩騷那雷靈根的女修,趕緊完成主子的任務,不然咱們兩個都沒好果子吃。
「上輩子?」
相對於問話她還是喜歡直接搜魂。
「走!我們去找找,這已經不是咱們宗門失蹤的第一個弟子了,上個月就有弟子失蹤沒有找到,今次竟然又有弟子失蹤,我看他們衍城這次的臉是要徹底丟到姥姥家去了。」
竟然連大乘聖人都找不到那些失蹤的弟子,趙紫玥想那還真沒她什麼事了。
和_圖_書程采對是一眼,程采面色沉沉的道:
還吃雷,去吃屎吧!」
「知道了,你這團,讓我想想要放到誰身上好!」
「我跟你一起。」
程采搖頭
是不會往自己體內鑽,但是會往自己身邊人的體內鑽,然後時不時對自己來個猝不及防的出手,這就煩人了。
「看來我們也走不了了。」
「這位道友,請問這裏發生了什麼事?」
這待遇,她真是受之有愧啊!
「不要!你要凍死老子啊?能不能好好合作了?」
「師兄我知道了,只是我剛才接到齊舞的傳音,她好像也出事了,還說了城外以北八十里,落雁山,不知到她是不是在那裡。」
若是別人定然防不勝防,可以趙紫玥多年經驗,在他靠近的時候就微微蹙眉,暗暗戒備,不管是誰,只要超過了讓自己覺安全的距離,她都會戒備起來。
三人飛快前往城主府,將這件事報給衍城城主,得到確切消息的衍城城主立刻派人前去。
「你個千年老光棍要動凡心也不看時候,就算你不看時候也應該看看對象,人可是個雷靈根,你這一身邪氣的也敢往人家面前湊,表臉!」
「走!」
卻不想她剛準備閉關,就有人來敲門
程彩仙子嘆口氣
他們正往回走,忽然聽到一聲巨響,三人朝著巨響發生的地方跑去,竟然是在傳送殿這裏出事了。
趙紫玥眉頭緊皺的看著那小光球,竟然有是這個蟲子,想到蟲子對面的人能夠看到自己,她乾脆對那光團蟲子道:
少年勾唇一笑,桃花眼中波光流轉,伸個腰懶散的往外走,他的目標自然就是城主府。
沒有回答他就自己回答
發現這邊已經聚集了不少修士,二人對視一眼,攔住一修士詢問
黑袍人溫如白玉,修長有力的伸出兩根手指,捏起那白色團蟲的母體,放在另外一隻手心中一下一下的撫摸著,一邊不知是對團蟲母體說,還是自言自語的道:
衛楚頓了片刻道:
「那異www.hetubook.com•com蟲的名字就叫團蟲,是從地龍體內培育出來,能夠無聲無息的鑽入修士體內,並且會寄居在修士丹田中,喜食修士靈根,無法拔除。
收起傳音符,趙紫玥聳肩,繼續回去閉關修鍊。
「無關之人無須多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
他們三人便在衍城中等消息,沒有等到將人救回來的消息,卻是等來了三清宗又有弟子失蹤的消息。
聽她詢問,程采倒也耐心的給她解答
就在少年出去之時,迎面一獸皇宗修士朝他而來,他上前拍了下那修士
道號裴冠的獸皇宗男修見到他就笑
這個反差有些大,但那黑袍男子卻是不動聲色習以為常的看它一眼,嫌棄的將它從手上拎起來扔到桌上。
「是否要離開還要聽程采師姐的,我去問問程采師姐。」
「竟然有這等事?」
「你是誰?」
伸手在周圍用雷靈力凝聚出一道雷電將人綁住,讓他不能動彈的同時直接對他搜魂。
「呃!那還是算了。」
「知道了,師兄!」
「我打算去城外以北八十里的地方探查一番,你們先走,不用擔心我,我自有保命的法子。」
趙紫玥說完看向程采道:
不過不重要,因為自己已經和程采出來了。
黑袍人站起來,將身上的黑袍收起,裏面是一身寶藍繪金紋的寬袖長袍,原來黑袍遮蓋下的是一張陽光俊逸的少年面孔。
能被他派去的自然是大乘期跟合體期修士,向趙紫玥他們這種分神期修士,在他們眼中就根本不夠看。
「如今也只能先去衍城那邊上報,看看他們那邊的進展如何了,不然這煉丹大比也不會推遲到如今。」
她有保命的法子趙紫玥是信的,因為她身上后大乘修士的神魂烙印,誰都不敢請輕易殺她,不怕讓大乘修士追殺嗎?
「進來!」
「兩位前輩出事了,今天和我一起上街的的師弟不見了,傳音也找不到他。」
「齊舞仙子?你在哪裡?」
程采招呼一聲趙紫玥和另外一https://www.hetubook.com.com個分神修士離開城主府後,程采對趙紫玥道:
程采面色凝重的道:
「師弟閉關修鍊,我便沒有打擾師弟,而且這種事即便是跟師弟說了也沒用,就連衍城的大乘聖人都找不到那些失蹤的弟子。」
這個趙紫玥還真不知道?
「走吧,這個就給衍城城主那個老傢伙好了,控制他,你可有把握?若是沒有,任務失敗就是你的無能所導致的。」
趙紫玥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位是將自己當成什麼瓷娃娃了嗎?
這東西可比魔種難以對付多了,拿出傳音玉簡給衛楚傳音詢問那東西到底是什麼?就連被她搜魂的人,都不知道那團蟲子是什麼時候被種如體內的,這也太防不勝防了!
「再拉一團,我有用。」
「最近衍城中失蹤的弟子較多,你出關后莫要到處亂走,待找到了那些失蹤弟子,查出幕後之人你再出來。」
不用她說,趙紫玥也不會逞一人之勇。
白色團蟲忽然從他的另外一隻手掌心上支起上半身,並且長出兩隻胳膊做叉腰狀,說話的聲音是粗啞的男子聲。
趙紫玥看著他,這人離她的距離超出了她心裏的安全距離,讓她不由得眉頭微皺,本能的保持戒備。
「多謝道友告知。」
「悟冥道友,救命!」
不過你根本不用擔心,你的雷電之力對團蟲是致命的剋星,所以它們是不會自己找死的往你體內鑽的。」
他們三人正往衍城中心的城主府而去。
「要你命的人!」
那團蟲自己長出兩個白色翅膀飛到袍人肩膀,然後通身就化成了跟黑袍人一樣的黑色,堪比變色龍,說出的話毫不客氣。
「下次再派人來刺殺我,我可要對你不客氣啊!」
三人回去見邱傅還陪著織火,二人坐在涼亭里膩膩歪歪,趙紫玥轉頭看一眼一旁的程采師姐,不知道這人會不會因愛生恨做出點別的事。
哦!那不是它的粑粑,是它分裂出的又一個小團蟲。
「師兄有沒有什麼辦法勘察到誰的體內被下了這團蟲,和-圖-書我想我上次滅殺了那隻團蟲,可能得罪了那蟲子的主人。」
她儲物戒指中的傳音玉簡就有消息發來,神識探看進去一看是衛楚發來的。
趙紫玥可不打算出這種風頭,二人走出這邊的院子,迎頭就遇到趙紫玥帶著的那個小隊中那個領頭的青年。
他此時正急吼吼的往這邊來,見到他們二人趕緊進上前道:
如今只希望衍城的大乘修士和渡劫修士能將齊舞仙子給救出來。
「那倒是沒有規定必須要參加,但如果你的煉丹之術異常厲害也是可以參加的,據說獎勵很豐厚。」
趙紫玥和程彩,帶著來通報的弟子剛走出三清宗分支的大門。
「城外,以北八十里,落雁山,救,」
剛要起身,忽然一陣靈力波動,那化神弟子就在離趙紫玥最近的位置發動攻擊,一柄長劍就要穿透趙紫玥的身體。
「合體修士?倒是有個冰靈根的要不要?」
「師弟,你不能一人只身前去,咱們快就去衍城的城主府,將這件事報上去,走!」
「那我和師姐一起去!」
黑袍人低低笑上幾聲道:
「裴冠師兄,你這是要去哪裡?聽說城中個傳送陣不能用了可是真的?」
看向一旁的程采仙子,對著玉簡問
「好啊!正好師姐你順便給我說說這煉丹大比的情況。」
「你放心,等那團蟲的母體被剿滅,所有團蟲就會自己斷絕生機,對你夠不成影響。」
「好伶俐的小丫頭,明明不大的骨齡,戒備之心卻這樣重,你說我要不要將她給抓來呢?」
「還不是剛才那聲巨響,也不知是誰將傳送陣給炸了,如今若要離開只能從城外走!
一家酒樓後院內單獨的院子中,全身都罩黑色斗篷中的男子,看著面前的一條白色肉蟲,肉蟲蠕動兩下拉出一團粑粑。
傳音玉簡那邊的衛楚道「」
「不行,不好抓啊!她可是雷靈根呢!小東西,你想不想嘗嘗雷靈根的滋味?」
「師姐!」
程采面上看不出如何,只過去將城中的情況說了下,然後囑咐他們不要出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