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她1個人換你們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她1個人換你們

一道火浪朝著這邊而來,火浪過後是一隻體型巨大的紅色鸞鳥,確切的說它也不屬於真正的鸞鳥,而是只不知什麼品種的火鳥和鸞鳥結合的後代。
他這話一出,立刻就有更多的修士附和,趙紫玥蹙眉,她搞不懂衍城這樣的行為是什麼操作。
「的確你的比她的更強一些。」
「我已經給宗門發了信息,相信很快會有渡劫修士過來的。」
不多時果然就見織火仙子朝著他們這邊跑來,衍城的陣法對立面出來的人沒有限制,織火仙子一身藕荷色的百褶輕紗裙,一臉欣喜的朝邱傅跑來。
「那怎麼行,三清宗和我們獸皇宗一向交好,咱們自然是要一起的,倒是這位衛楚道友。」
之前分好的哪個宗門和哪個宗門組隊也不存在了,瞬間就成了散沙。
「不成嗎,我覺得還是我帶著她更好些。」
邱傅第一反應就是搖頭,他們能將玄北一個人扔在這裏?
要我看,如今咱們無法進城不如去別的地方,既然衍城對咱們不仁那也不能怪咱們不義,何必還給他們守城呢?」
衛楚卻是面含笑意的趁機考效她
本皇的耐心有限,我數上十個數,你們可要儘快做抉擇哦!」
「咱們在城外拼死拼活的,可是為了衍城在戰鬥,他們可倒好,將城門一關,什麼意思啊?」
笑什麼笑,狗糧還不是一起吃的?
「衛楚道友何必跟一個不懂事的分神修士過不去,這豈不是顯得你氣量狹小。
程采頓了下看向一旁說話的邱傅,又看了眼身後他們這次帶出來的弟子,再看向趙紫玥。
「不過一區區分神期修士,敢跟合體期這般說話,便是你們獸皇宗的風格?」
「那你給她發信息,看她會不會出來?傳音符發不了,傳音玉簡總不至不能發進去吧?」
衛楚便道:
「既然人來了我們就走吧!眼看獸潮就又要來了。」
「如今且看吧!實在不行咱們也只能離開,只是想要離開這裏,對www.hetubook.com.com面那些妖獸就又成了最大的阻力。」
跑到邱傅面前仰頭對著邱傅甜甜一笑,邱傅伸手將她給攬入懷中,嘖嘖!
衛楚淡漠的看他一眼
她說完紅色羽扇掩口輕笑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紅色火焰直接朝著趙紫玥而來,待看清那紅色鸞鳥后,就見那紅色鸞鳥尖銳的喙一口啄在一朵紅蓮上。
不知是誰說了句眾人就看向身後,發現身後哪裡還有衍城?
獸皇宗的修士也沒有動,趙紫玥對那侯琅可沒什麼好感,直接開口攆人
趙紫玥身後的化神修士,同樣祭出自己的飛劍懟回去。
難道這小小衍城,還真的敢跟十大宗門對著幹不成?」
衛楚面無表情的淡漠看他一眼
侯琅的面色和大家一樣,搖頭道:「不知!」
不遠處,丹宗的修士也道:
「竟然是本最喜歡的異火,桀桀桀,這異火本皇要了。」
「桀桀~小蝦米身上只要有本皇看上的東西,本皇也會彼此辛勞的取來,尤其是對本皇大有裨益的異火。」
「侯琅道友還是帶人先離開吧,不用跟我們一起等。」
你能不能聯繫到主子,衍城已經不在了,他這獸潮也沒有任何意義,不如將這些人給送到裏面去,我契約那雷靈根的悟冥,其他人都給他填肚子好了。」
「一!二!三……」
就見那紅色鸞鳥下一刻,幻化成一身紅衣飛舞的女子,她手中一枚紅色羽扇輕輕一扇,帶起一片火焰。
「侯琅師兄說的對,他們不讓我們進城我們憑什麼還給他們守城?」
「你的異火當真厲害,只是為何看著有些像宗門內一位師弟的紅蓮業火。」
衛楚淡漠看他一眼
說完他轉頭問就在她們不遠處的衛楚
趙紫玥手中祭出紫雷竹看了眼對面的獸潮,此時這裏就剩下他們三個宗門的修士,而妖獸卻是一眼看不到盡頭。
不知道是不是這次的妖獸,實力明顯沒有上次的妖獸實力強hetubook.com.com悍,還是怎麼回事,竟然讓他們一路沖入了獸潮中。
衍城消失了,獸潮還在,趙紫玥他們一邊對付攻擊到身邊的妖獸,一邊朝著一個方向移動。
聽他這樣說,侯琅就低低笑出聲
「是么?可能是巧合吧!我這可是混沌天火。」
「快看身後!」
「對對!我這就給織火發傳音符。」
「厲害了!竟然整個衍城都能傳送走,那?」
「師兄你怎麼看?」
「你真覺得織火仙子出來跟著我們一起闖出去好?其實我覺得如果城裡更安全的話,不如讓她留在城裡更好一些。」
聽他這樣說,其他修士面面相覷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說著就開始給織火發傳音玉簡,就在他發傳音符的時候,城外的修士們陸續分散開來。
侯琅面色不善的搖頭傳音
「師兄!」
「道友說的對,咱們走去,另外一邊還不跟這些妖獸打了呢!」
「那位道友說對,不讓咱們進城咱們還不給他們守城了呢,乾脆咱們直接離開,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那些妖獸不成?」
「那他們既然有安全脫身的法子,為何就不能帶上我們一起?」
「你們獸皇宗是只看出身不看修為的?那也好,等到十大宗門大比之時,再看吧!另外!」
「不行,衍賈那廝應該是故意的,我對他神識的控制根本找不到他。
「已經來了,這個時候想走怕也不是那麼容易。」
倒是衛楚沒有動,太極宗的弟子裏面他的修為最高不說,還是掌門的親傳弟子,他不動其他人自然也是不動的。
立刻就有人附和他
衛楚冷著臉搖頭
太極宗弟子有些著急,衛楚心意已決擺手讓他們離開。
「該死!我看我們不如往另外的方向去,繞開這些妖獸,這衍城都不管我們的死活,我們又何必替衍城守著?」
聽程采問,趙紫玥只笑了笑
「你們個排名第十的宗門,就是有修士來也不過如此,還能怎麼樣?」
相當https://m.hetubook.com.com於渡劫期的八階大妖!
「你們走!這次宗門出來的弟子交給你,帶著他們出去。」
異火飛回到趙紫玥手上,幻化成一朵蓮花的同時,趙紫玥也戒備的看著對面的紅色鸞鳥。
衍城城外的獸潮轉瞬就來到他們近前,其實之前走的那些修士也未必就真的能躲過,獸潮可不是只對著衍城大門衝來的,其他方向同樣有。
「我試試吧,這裏的人都沒什麼好吃的,哪裡有之前咱們弄出去的人靈根好吃?主子未必能願意,不過看在你好歹有點功勞的份上,應該能答應幫你一把!」
整個衍城竟然在一片光芒中消失不見
他這話說完,周圍修士一靜,立刻就有獸皇宗的另外兩位帶隊的修士站出來贊同他的話
「衍城這是要將咱們十大宗門都給得罪了么!」
「這怎麼可以,不行!」
「當然是真的!本皇說話可一言九鼎,說到自然會做到,她一個人換你們這麼多人,可是划算的很啊!
面色最難看的莫過於一旁的侯琅,還有他頭頂上的那條透明的蟲子,沒好氣的給他傳音
聽程采這麼說,紅衣飛舞無風自動的艷麗女子,手中扇子輕輕扇動兩下,目光掃過程采和眾人,落在***臉上。
「倒是這位衛楚道友,你們太極宗,沒必要等我們了,倒是可以先走。」
趙紫玥說完邱傅也冷冷的接話
有些無語的轉過頭,正好同衛楚對上,見他眼中含笑看著自己,趙紫玥也笑著給他個白眼。
「織火還在那裡面,這可怎麼辦好?」
不僅是獸皇宗弟子動心毫不猶豫轉身離開,就是太極宗弟子也是互相看看,有人站出來對帶隊的衛楚道:
「倒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明他們蠢不可及,你覺得他們為何會這樣做?」
「難道那衍城的人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咱們幫他們對付妖獸?」
他頭頂上的那隻蟲子動了動傳音。
侯琅伸手一拂,化解了那搖https://m.hetubook.com.com搖欲墜的弟子身上威壓。
這些修士說完,當真就開始往另外一邊而去。
幾人對視一眼,獸皇宗的修士心裏不痛快
這裏兩個合體沖在前面,衛楚祭出的是寒冰劍,同時周身數柄冰靈力化成的飛劍在他身前旋轉朝著那些妖獸絞殺而去。
「不知!」
「並不知,當時可沒說會關閉城門不讓我們進去。侯琅前輩,你們獸皇宗跟衍城之人比較熟悉,可有聽說什麼?」
「你看我作甚?我又沒有什麼更好的法子,你們為何不給宗門發消息?
「閣下!勞煩你這個修為來對付我們這些小蝦米了,當真是一點臉都不要了么?」
聽趙紫玥問,程采面色凝重的看著開啟陣法的衍城搖頭
「我自然知道你不是在等我,莫不是你們太極宗想要投靠三清宗了?所以才這般極力討好他們?
她說著,手中紅色羽扇對趙紫玥一指
獸皇宗的弟子立刻問對面的紅衣女子,紅衣女子咯咯咯的笑一聲
「衛楚道友,你可知道什麼?」
「隨你!」
沒有說話。
邱傅急的不行,在原地走了兩圈兒道:
趙紫玥聳肩
「你先走!」
在這入目都是妖獸的地方,他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他們身上的靈力會被消耗殆盡。
「我又不是他們,怎麼會知道?」
他們這裏修為最高的也只有合體期,對上這位,他們都是送菜的。
趙紫玥手上的紫雷竹飛出去的同時,她手上異火也幻化出數朵紅色蓮花,被她打出去,那些碰上她異火的妖獸,就跟是紙片兒做的一般,紅蓮所過之處盡皆恢化成飛灰。
「等了半天還以為是個什麼修為呢,結果竟然只是一個練氣期,要不要這麼搞笑?」
趙紫玥真心覺得這人的嘴挺賤的,正要說什麼就見衍城內有人出來。
「個老子的,這衍城裡的人是不是故意的,竟然給咱們來這麼一手,他們竟然遁走了,你快看看你那契約之力,看看能不能控制衍城內的人,但願他們沒有傳送的太遠。」m.hetubook.com•com
「我們怎麼辦?要不要跟他們一起?」
別說獸皇宗的修士,可能就連太極宗和三清宗的修士都有些埋怨。
衛楚說著身上合體期的威壓朝那人輾去,瞬間就讓說話之人額頭冒汗,腿腳顫抖,隱隱有些站不穩。
剛才懟趙紫玥的那位獸皇宗修士繼續懟
重要的是這隻紅鸞直接朝著趙紫玥而來。
他說著轉頭去看趙紫玥,趙紫玥蹙眉回看他
「師兄你,」
邱傅當然不想離開,因為織火仙子還在衍城內,程采仙子就道:
不過不要緊,等我回去,別讓我再遇到那個衍城大公子,不然我非得讓他脫層皮不可。
是這個意思,既然能夠脫身,帶上他們一起難道就這麼難么?
「你不等可以走,又沒讓你們等。」
聽衛楚這樣說,太極宗說話的人著急的道:
那還不如舔一下我們獸皇宗,我們獸皇宗說不得也會庇護你們一二呢?」
「我沒有在等你。」
只是!沖入獸潮中的他們好像更慘
前無去路,後面獸潮虎視眈眈,這個是還要被這兩人給喂一嘴狗糧。
「師兄!咱們走吧!人家三清宗可是靈界第一大宗門,這原本就跟咱們沒關係。」
邱傅好不容易找到人,不將其給留在身邊是絕對不放心的。
「前輩說的可是真的?」
「師姐,這情況你們提前可知道?」
趙紫玥搖頭
「他們是不敢跟咱們十大宗門對著干,可這怎麼解釋?」
聽到趙紫玥傳音,衛楚對她搖頭,他也不清楚衍城的舉動是何意。
他說著看向衛楚,面上帶笑不如不笑的道:
「衍城這操作是不是有病?」
「這,是傳送走了?」
忽然想到一旁的程采仙子,轉頭去看程采仙子,見她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兩人道:
一旁聽趙趙紫玥這麼說的獸皇宗修士問
二人傳音這會兒,之前那些退去暫且休戰的妖獸們,已經又開始虎視眈眈的漸漸靠近他們,顯然是給準備再來一輪的意思。
「她留下,你們都可以走!這裏的妖獸不會為難你們任何一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