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百零九章 不走尋常路

第三百零九章 不走尋常路

但等飛升的時候她跟雷澤說一起,是真的一起,只是她不能飛升,難道還不能從別的途經進入靈界了么?
雷澤出去后見到來人,正是御獸宗的化神尊者,
伸手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枚糖果扔過去。
如果他接收到的真的是他自己前世的記憶,那面前這個師妹莫非也記得前世之時?
就在大衍宗宗主不滿御獸宗的人挖牆角之時,胡孚尊者出來了。
「師妹要不要解釋一下金峪尊者和你是什麼關係?」
「如果你爹叫玄中的話,那你就跟我走吧!
「咳咳!我,」
為什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趙紫玥從黑狼背上下來,左手上還拖著丹鼎在燉肉呢。
「小黑,下去救他!」
「什麼不和規矩,她我們御獸宗四位化神的姐,我們來接姐姐回家有什麼問題?」
非要滅一個分身,又滅一個分身個的讓她誤會。
「你還沒有給我解釋,那為金峪尊者和你是怎麼認識的?還有,我明明聽到他叫你叫姐了。」
雷澤聽了她這話眉頭緊皺,這話好熟悉,記憶中在那一世的那個修仙界中,他貌似就說過這樣的話,只是……
「主人,下面有人被追殺,我們要不要救?」
「竟然是食修啊!唉,那可真是讓人羡慕嫉妒,食修是要有天賦的,沒有天賦可做不了食修,不然做出來的就不是靈餐而是毒餐了。」
「呵呵恭喜師兄竟然直接化神了,這修鍊速度,當真是史無前例哈!」
「你認識我爹?」
「好!那師兄你安心閉關修鍊吧,我去給師兄囤糧。」
順便給我說說你怎麼會單獨跑出來的,你爹娘難道就放心讓你一個人出來?」
手被人雷澤一把握住,拉回來的時候直接拉到了自己懷裡,一把攔住她的腰道:
她這話剛說完就反悔了,因為她神識看過去,那被追殺的人被逼入絕地之時,竟然露出了九條尾巴。
「九尾狐?」
呃……為毛師兄轉世之後這麼會撩了?
兩個化m.hetubook.com.com神的戰鬥一觸即發,不少化神趕過來,趙紫玥輕咳一聲,不知道這位是不是跟金峪一樣記得自己。
這個,這個,之前他們也只是互相表明心意,也,也沒到要吃肉的地步啊?
「啊姐現在就跟我回去,他們兩個都在閉關呢,回去我就將他們給喊出來,讓他們也見見阿姐。」
這氣息?
瞬便得了幾樣好東西,正在用丹鼎在燉呢。
趕來要勸架和看熱鬧的化神修士被這個翻轉給整懵了,尤其是大衍宗的化神尊者,一個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會兒聽了他的話,趙紫玥忽然就覺得,她明白了那些將教養壞了的女兒送到死對頭家裡,要禍害人家三代的老父親心了。
可惜被趙紫玥座下黑狼給毫不留情的拍死。
這個雷澤還是能夠接受的,只是到了渡劫飛升的時候,他都開始渡劫了,趙紫玥那邊也沒有個動靜。
他身邊的那位修士不僅有些艷羡
之後御獸宗里雞飛狗跳,那是不存在的,因為趙紫玥的修為也提升到了化神,下手的食材自然都是頂階的。
阿姐你這是也轉世重修了?是誰害的阿姐要轉世重修?」
最後只等了「師兄你先去,我隨後就到!」
雷澤一步步走到趙紫玥面前,見她這個樣子,無奈嘆氣。
雷澤說完伸手揉揉她的頭,趙紫玥愣了愣,這是原諒自己了?
大衍宗的修士都對如今發生的事很是無語,終於有人反應過來站出來
趙紫玥內心抓狂,啊啊~怎麼事到臨頭竟然慫了?
它是真的血脈不行,生生跟著趙紫玥吃到化神又吃到分神。
「嗯?不用多管閑事,直接去太極宗就行。」
「燕霆尊者,你這是要撬牆角啊!她可是我們大衍宗胡孚尊者的關門弟子,你這樣做不合規矩吧?」
這聲音一聽就是化神修士的,師兄妹二人對視一眼
趙紫玥笑眯眯的點頭,看一眼雷澤擺手
「金峪一個,他一個和*圖*書,御獸宗還有兩個,那就是,四個。嗯,未來可能還有兩個,就這些再沒有了!」
趙紫玥無語了,這個問題能不能揭過去?
這不是她來了靈界后打算直接往太極宗去么!
眾人啞然,這位難道不是應該來找事的么?怎麼又成了接人回家?
「是主人!」
「那什麼,我再去給師兄找百味雷靈湯的材料。」
燕霆聽著他們的對話,眼皮一條,什麼意思?
用黑狼不是就不用管了,想要去哪裡直接說一聲,她就可以坐在黑狼身上安心的燉肉,吃靈果。
卻不想,這位胡孚尊者一口答應下來。
黑狼的名字就是小黑,趙紫玥為了提升他的血脈之力,之前見到一隻疾風狼,就順手將那隻疾風狼給宰了,提煉出精血給他用,
身形如同一道黑色龍捲風一般飛下去,將那攻擊七階九尾狐的人修給滅殺一個。
所以即便有金峪弟弟給的白雲靈寶她也懶得用,還要分出靈力和心神駕馭。
趙紫玥也飛在給金峪給的白雲上往這邊來,見到來人蹙眉,這人的氣息怎麼這麼熟悉?
「還是師兄你先飛升吧!」
一代好兒媳,三代好兒孫,這話沒有錯。
說完對趙紫玥道:
趙紫玥伸手扒拉一下,
只是她這樣不走尋常路的往靈界去,唯一的壞處就是,出來的時候不可能是在靈界的飛升通道那裡。
不過她出來后修為也正常的調整道了分神期,然後在靈界遊歷,哦對了,那頭黑狼也因為趙紫玥來了靈界而跟來了。
「你在分心?」
「打了小的來了老的,也好,我才進入化神我們便來切磋一番吧!」
「狂妄的小兒,不過是借了我宗金峪尊者的光才進入的化神,就讓老夫來教訓教訓你!」
這小子不僅一臉戒備, 還惡狠狠的朝著自己呲牙,那身上臉上都是傷口,看的趙紫玥嘆口氣
下界?
於是看著雷澤飛升之後,她就不走尋常路的找了個空間節點最弱的地方,直接用那一www.hetubook•com•com絲神元,將空間斬出一道界面裂縫去了靈界。
「阿姐說的對也不對,我們轉世的時候並沒有帶著記憶,後來的每次渡劫,記憶就恢復一點,到了化神之後。
「回來!」
「你還真是玄中師弟和小狐狸的兒子,他們兩人呢?怎麼讓你一人在這裏?」
這樣一來他煉化了疾風狼的精血后,也繼承了疾風狼的速度。
再說她也不是自己吃的,而是多半給了師兄吃,至於他這個師父,當時在閉關就沒給他留。
雷澤聽她回答,又逼近幾分繼續問
「師兄,你先飛升吧,我隨後就上去。」
趙紫玥剛要說話,就見雷澤已經祭出了雷劍,對面的化神老弟哼一聲
「敢殺我後輩,大衍宗的小子給我出來!」
出來的地方就是在靈界的某個犄角旮旯。
趙紫玥:……
「小傢伙,你爹娘的名字叫什麼?」
趙紫玥好笑的看一眼這個便宜父,不就是吃了他一隻雞(鸞鳳血脈的幼崽),一條小蛇(已經要化蛟的),另外吃了他一顆蛋(雖然據說那是龍蛋),但她知道那真不是沒多就是有點龍族血脈,可那樣的蛋吃了不是更補么?
胡孚尊者也是位化神後期的修士,眾人見他出來,以為他一定會拒絕御獸宗邀請他徒弟的。
「我如今不想喝湯,想吃肉!」
「就是,以前在下界的時候認識的。」
剩下兩人家見到有忽然有人來救這頭他們看好的九尾狐,自然是分出一個人打算對付來人,
這是光明正大說出來的,后一句他就換成了傳音
「那你發誓你真的是我爹的師姐,你不會傷害我,我就帶你去找我爹娘。」
「阿姐跟我去御獸宗,我們還有兩人也都修鍊到了化神,御獸宗如今是我們說的算,阿姐你來我們御獸宗吧!
卻見那人目光看向從金峪的飛行法寶中露出頭的趙紫玥,目光一頓。
每處秘境的開放,看似她都沒有去但其實都去溜達了一圈兒,只將裏面最珍貴和_圖_書的靈藥給摘了,其他靈藥都很良心的留那些小修士。
保證誰也不敢給你氣受,阿姐在御獸中可以橫著走!」
「咳咳,那我就去御獸宗走一趟吧!」
見他還在糾結這個,趙紫玥要怎麼給他解釋呢?
還就這些?
想到自己這個操作,她就想要吐槽一下當初的師兄,分身不能飛升,不會『打個洞』偷渡到靈界么?
「師兄我去御獸中溜達一圈兒,回頭給你做好吃的。」
趙紫玥……差點忘記自己還受傷來著,不知道臨時補救還來不來得及?
坐在黑狼背上,一路往無極宗而去,順便還聽著關於自己和師兄留下的傳說,趙紫玥心情不錯。
「你們難不成都是帶著記憶轉世的不成?」
趙紫玥……
「下次不準再這樣了!」
來到那五六歲的小男娃身前,見他戒備著小臉兒惡狠狠的看自己,趙紫玥看一眼這小子身後的九條尾巴,對他一笑問
「那個,你殺了華冷仙子,他們御獸宗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你要小心了。」
「老夫看在家姐的份上不跟你計較,若是再有下次,老夫可不會就這麼算了。」
「御獸宗的有更多好食材,去那裡你適合!」
兩人大眼瞪小眼,半響後趙紫玥只能道?:
那可是用帝流漿煉製的靈果,不用說,帝流漿不管是對妖獸還是靈獸都有著之命的誘惑力。
可惜它自己不會做只能等著主人投喂。
但用在她身上,這個……御獸宗好像的確有不少好食材的樣子。
「啊姐?」
小傢伙一身傷,對趙紫玥也是戒備異常,看到仍在自己身邊的糖果,動也不動一下,但聞到了帝流漿的味道,還是忍不住咽咽口水問
別說那位不知道,他們大衍宗的人也不知道啊!
在哪裡見過可是又想不起,不對,她想起來了,這人竟然也是那五個鬼嬰中的一個,難道他們都投胎在這一界了?
「你果然還記得我,你們,」話到這裏改成傳音
燕霆尊者白一眼那位,站出來說話的化https://www.hetubook.com.com神尊者。
打聽過來一番,如今靈界十大宗門,太極宗已經從第十大宗門道了第三大宗門的排名。
不能說是大道匯聚,想起以前的全部,但阿姐幫我們收集功德之光幫我們轉世,我們還是記得的。
趙紫玥的這分身是不能飛升到靈界的,但她又不想要換個身體,至於這身體的死因她也厚道的查出來並且給報了仇,
趙紫玥勉強擠出一個笑,
「既然她們誠心邀請,徒兒你就去看看吧!」
「師妹先去吧!我閉關鞏固修為,日後師妹想要什麼食材我都給師妹找來。」
「是的主人,不過他的血脈中還有些妖魔血脈,不純粹。」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你到底有幾個好弟弟?」
「道友,你是大衍宗的,你給我解釋一下,你們宗這位到底是什麼背景啊?」
趙紫玥一笑
雷澤轉頭看自己這個師妹,有些無語
二人分開后,雷澤蹙眉又帶著寵溺的問她,趙紫玥眨眨眼轉移話題道:
「那,那什麼,我有,唔!」
「你等我,」
「不行,你先飛升,我隨後。」
雷澤眼皮一跳,隨後寵溺一笑
「這位自從加入我們宗門之後,就被胡孚尊者收為關門弟子,平時極少出來走動,我們只知道她是位食修,咱們吃丹藥,她吃各種靈餐,其他的一概不知。」
聽她這般傳音,對面的化神尊者眼睛一亮,面上就多了些喜色,也傳音道:
小男娃搖晃著九隻黑色的狐狸尾巴,一身白衣染血,紅白相間即為醒目,打量一番趙紫玥,還是有些不確定的道:
「要不我們兩個一起?」
「有你給我煲湯,我何懼之有?」
「啊,這個,嗯,以前認識的故人。」
趙紫玥倒是一直沒有契約它,就為了有個坐騎代步。
呃……她腦中一片空白,如同有煙花綻開,然後想到,這,這不是她的身體,算了,大不了用這身體飛到神界的時候融合一下好了。
「那師妹的傷如何了?」
妖魔血脈的九尾狐崽崽,這不會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