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文豪異世錄

作者:獨眼雷霆巨人
文豪異世錄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8章 恐怖游輪(4)

第18章 恐怖游輪(4)

「幻文社的社長文書華,在他的意識海中留下了思維保護禁制。
當然,其實,他也沒有這個本事。
聞言,聞逸頓時眼前一亮!
「錢祿,醒醒!」
於是,錢祿開始保持思維的靜默。
呵呵……
所以,他深知自己此時的處境是有多麼的危險。
聞言,聞逸頓時就明白了失控林封的意思。
此話一出,錢祿哪裡還能保持沉默。
在睡夢朦朧中,他隱約聽到了一些聲響。
但是,越是這樣,他反而是越發的害怕。
錢祿!
你們到底想要對我做什麼?」
他想要聽清楚,但是,此刻的他,全身疲憊,根本就無法保持清醒。
「哎!
一想到這,錢祿就忍不住后怕道。
不過,或許是因為他過於著急了,所以,導致他的思維開始變得活躍了起來。
「真的假的?
不過,聞逸倒是有個辦法。
於是,他趕忙握住了失控林封的左手。
「這一次,倒是多虧了我那敗家兒子。
不然,要是被他們知道我沒有受到這裏的幻境影響的話,我他么估計就得嗝屁了。」
這一刻,聞逸也察覺到了錢祿那活躍的思維。
然而,對於失控林封的這個說法,聞逸雖然認同,但是,他還是十分沮喪的說道。
於是,聞逸嘗試喚醒他。
雖然,對於聞逸,他沒有印象,但是,對於玄幻組的主編林封這個名字,他還是有些印象的。
他不會在騙我吧?
聞言,失控的林封搖了搖頭道。
就連對幻文社的社長文書華,也是沒有絲毫的尊敬。
這就讓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他,他叫林封,是幻文社的玄幻組主編!」
所以,失控的林封笑著說道。
我記得,幻文社對聯邦高層的思維都是設置了禁制保護的。」
所以,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失控的林封。
聞言,失控的林封看了一眼正處於肉體昏迷的錢祿說道。
「幸虧我警覺,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好在,對於幻文社,他還是有一些了解的。
雖然失控的林封給與了保證,但是https://m•hetubook.com.com,錢祿還是有些擔憂。
然而,還不等聞逸從這個驚人的消息中緩過來的時候,失控的林封卻是再一次說道。
難道是發現了我的異常?
就算他此時的意識非常的清晰,但是,他的身體卻是不聽使喚。
與此同時,思維清晰的錢祿,忍不住產生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突破口就在他的身上!」
相反的,他的思維倒是越來越活躍了。
是誰這麼倒霉,竟然會被他暗戀!
所以,他直接對失控的林封說道。
說實話,聽到這裏,錢祿其實已經相信聞逸跟失控的林封了。
看來,他們真的是幕後黑手了!」
聞言,聞逸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你們……」
當然,他的這些想法,全都被失控的林封給讀取了。
現在的你,無論在想什麼,我都能知道。
與此同時,他也向聞逸伸出了左手。
不過,這一次,錢祿的祈禱是註定要失敗了,因為,他並沒有一覺睡到大天亮。
所以,我們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抱著這樣的疑惑跟焦慮,錢祿開始等待著午夜的降臨。
不會是他們吧!
怎麼我就成了敗家子了?
一想到這,睡夢中的錢祿自然是著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但是,在不清楚聞逸他們的具體身份之前,他可不敢隨便說話。
之前我倒是沒有在意,畢竟,這個世界上重名重姓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與此同時,他也在內心祈禱著。
「錢穆,是我,聞逸!
只不過,這個時候的錢祿,有些懵。
無論他如何的努力,都無法掀翻這座巨山。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我想,你腦海中的思維保護禁制是文書華那個傢伙親自給你布下的吧?」
但是,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知道了!
就算文書華能找到這裏,也不代表他有這個實力可以救出我們。
「原來那個敗家子就是你啊!」
而且,你在這裏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就和*圖*書算是我也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
一邊走動,他還一邊自言自語道。
以至於,他的意識開始越來越清晰。
他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在發現此時離午夜十二點還有一段時間之後,便開始著急的在房間內來回走動。
然而,面對失控林封的反問,錢祿卻是不依不饒的說道。
這一刻,聞逸的腦海中響起了失控林封的聲音。
見錢祿如此警惕,聞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
「你們到底是誰?
你說,要是我跟幻文社其他的作家說一說這個事情,你覺得,你能承受得住他們的怒火嗎?」
「你難道不想知道他會說些什麼嗎?」
其實,錢祿自然是知道這兩個聲音是他們的。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的身份了!
照理來說,這件事情是很隱秘的。
見聞逸似乎自信滿滿,錢祿倒也是放心了一些。
呵呵……
「你說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們該怎麼做呢?」
聞言,聞逸自然也是不清楚這裏面的原因的。
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
「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只要明白,我們是不會害你的,就行了!」
「完了!
他很想讓自己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但是,他又不敢醒過來。
他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照理來說,面對這種壓制,就算是他的思維也不可能免疫的。
如果是後者,那他們很有可能就是別有企圖了,甚至,有可能,他們就是這一次事件的幕後黑手了。」
「這麼說,我們很快就可以從這裏出去了?」
但是,無論聞逸如何呼喚他的名字,錢祿都是無動於衷。
不對,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那我現在就不能想任何事情。」
聽到失控林封那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言語,錢祿慌了。
我估計,他應該可以根據這個禁制,定位到這裏。」
因為,他無法控制他的身體。
畢竟,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是的!」
「這是我來這裏的第三個夜晚了,我可以確定,在之前兩次的白晝中,www•hetubook.com•com都沒有這兩個人。
你們到底是敵是友啊!」
對此,失控的林封點了點頭道。
終於,當午夜的鐘聲被敲響之際,錢祿便感覺到一股深深的倦意席捲全身。
對此,失控的林封反問道。
「先不要這麼忙碌的樂觀!
見狀,聞逸自然是不解的。
所以,這個時候,他那個問題的答案已經不重要了。
他有些不明白,聞逸為什麼要說自己是敗家子。
相反的,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副饒有興緻的表情。
我記得,你有個兒子也在幻文社,好像是叫錢多多吧!
聽到聞逸的這番話之後,錢祿並沒有失去理智。
於是,他對著聞逸說道。
然而,此刻失控的林封卻是一點都沒有因為這個問題而生氣。
但是,一旁的聞逸卻是被驚呆了!
「難怪你會這麼特殊!
好在,此時的他,已經早早的做好了準備。
以至於,聞逸忍不住對著錢祿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接著,只見他伸手握住了錢祿的右手。
原來你就是幻文社背後的最大金主啊!
當然,他更想知道的是,那不苟言笑的林主編,暗戀的人是誰。
對此,錢祿忍不住感慨道。
錢祿之所以會這麼問,是因為失控林封剛才的那幾句話,聽起來就不像是幻文社的人。
於是,他對失控的林封說道。
「既然你說你就是林封,那我問你,你暗戀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你就別想那麼多了。
因此,失控的林封繼續說道。
他應該會陷入深度的睡眠。」
聞言,聞逸立即來到了錢祿的身旁。
說實話,聞逸做夢都沒有想到,錢祿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
於是,他對聞逸說道。
「錢祿,如果他說的是真的話,那我們就是自己人了。
「可以!」
所以,在困意來襲的瞬間,他便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我還以為是他自己的喜好呢,原來,都是你授意的啊!
「敗家子不是一直都是我那個傻兒子嗎?
畢竟,這些事情,如果不是幻文社的人,而且是比hetubook.com.com較了解他兒子的人,是不會知道的。
好在,這個時候,失控的林封開口說道。
似乎是感受到了錢祿的不解跟疑惑,聞逸立即解釋道。
你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人,卻能夠成為這個幻境中的真實存在,要說你身上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我可是不會相信的。
剛剛跟你說話的那個是我老闆!」
所以,他興奮的說道。
「當然可以!」
尤其是那些大神、白金作家以及幻文社高層的八卦。
我們自己也得想想辦法!」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錢祿已經徹底相信了聞逸跟失控林封的身份了。
「你管我怎麼知道的!
你只要回答就行了!」
聞言,聞逸再一次被驚到了!
聞言,聞逸立即恍然大悟。
見狀,失控的林封皺眉說道。
「你們到底是誰?」
因此,他如實交代道。
叮咚……
「要我相信你們也可以,那我問你們一個問題。
只是,他不理解的是,身為幻文社玄幻組主編的林封,為什麼在言語中,似乎對幻文社十分的不屑呢?
不過,很奇怪!
也就是說,他們要麼是在我之後進入這裏的,要麼就是他們一直等到現在才現身。
不過,該問的問題還是要問的。
還有,為什麼你們的聲音可以直接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到了這個時候,錢祿基本上就是有問必答了。
為什麼我的身體不能動了?
「他好像醒了!」
「嗯!」
僅限於幾個人知道而已。」
這傢伙,天賦不怎麼樣,但是,特別喜歡收集同事的八卦。
我確實是幻文社的人,只不過,我跟幻文社之間的關係有些複雜,不是你一個普通人能夠明白的。
雖然,他也很希望幻文社的人能夠來救自己,但是,總不可能這麼巧吧?
要不是他加入了幻文社,讓我早早接觸到了這個世界的隱秘,估計我這一次也只能跟其他人一樣了。」
於是,失控的林封也來到了錢祿的床邊。
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這些想法都被失控的林封給讀取到了。
我跟他都是幻文社hetubook.com.com的人!
「這艘船是你的吧!」
不過,這個時候,聞逸倒是開口了。
4027號房間內,與聞逸他們分別之後,錢祿的臉上便失去了笑容。
他應該是被這裏的某種力量給壓制了!
「有古怪!
「錢祿,能聽到我說話嗎?」
說吧,你是自己坦白呢,還是讓我逼你開口?」
不對!他們竟然沒有受到午夜鐘聲的影響。
他們怎麼會來我的房間?
似乎,他的身體被壓在了一座巨山之下。
一時之間,錢祿思緒萬千。
如果是前者,那他們有可能是幻文社派來援救我們的。
我有點印象了!
聞言,失控的林封突然笑了。
可是,你竟然可以免疫這裏的異變。
畢竟,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在這裏隨便遇到的一個人竟然會是幻文社最大的金主爸爸!
見狀,失控的林封也不在意,反而是自顧自的說道。
對此,失控的林封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失控的林封卻是發現了他的異常。
「別裝了!
「錢祿!
只不過,面對這突然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聲音,錢祿還是有些緊張跟不解的。
不過,感慨歸感慨,錢祿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夠在幻境中保持清醒,靠的是幻文社的社長,也就是文書華在他的思維中留下的保護禁制。
「希望我還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所以,就算錢祿想要狡辯,也失去了意義。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應該是受到了幻文社的保護吧?
難道他也認識我兒子?」
所以,錢祿只能假裝受到了驚嚇。
而且,根據我的猜測,這裏到了晚上應該就會發生異變。
畢竟,身為普通人的他,就算醒過來了,也沒有什麼用。
於是,他反問道。
只要你們能答上來,那我就相信你們!」
「你能跟他的思維對話嗎?」
所以,為了進一步確認聞逸他們的身份,錢祿便主動詢問道。
這個時候,聊天的節奏其實已經被失控的林封徹底掌控了。
他只能在朦朧中感覺出,這些聲音應該是兩個人對話的聲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