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文豪異世錄

作者:獨眼雷霆巨人
文豪異世錄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15章 融合

第115章 融合

下一秒,整個黑暗之地便只剩下了憤怒這一種慾望。
他們嬉笑著,得意的,談論著他是如何的為了救他們而賣力,嘲笑他的愚蠢。
跟隨著《七宗罪》來到這裏的《黑暗森林》自然是看到了這本書籍。
如果你在第一時間就跟烈陽天他們坦白的話,那我的計劃也就不會成功了。」
最終,一本黑底金邊的書籍凝聚而成!
你應該知道的,一旦被它種下了種子,那聞逸就等於成為了它的玩物。
但是,就是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是給《黑暗森林》帶了遠比《七宗罪》更加強大的壓迫感!
不過,隨著聞逸這股充斥著憤怒的思維之力的注入,原本混亂的黑暗之地,瞬間變得有秩序了起來。
只見祂,雙手抱頭,痛苦的怒吼道:
於是,《黑暗森林》忍不住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硬來了!」
而等到祂再一次出現的時候,祂已經出現在了聞逸的意識海中。
原來,在怒火的燃燒下,金箍終於不堪重負,要碎了!
「你他么給我鬆開!」
緊接著,只見祂大手一揮,燃燒的怒火化作了金甲,覆蓋了祂的全身。
烈陽天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陸紅依就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一樣,立馬就反駁道:
被《黑暗森林》纏繞住的聞逸,瘋狂的向《黑暗森林》傳遞著自己的思維。
只要它想,隨時都可以讓聞逸失控,並將其吞噬。」
你體內的起源禁書一旦被釋放,到時候,這裏的所有人都將成為祂的食量。
晚了!
並且,伴隨著祂抽出的動作,那根金燦燦的東西越變越大,越變越長,越變越粗。
但是,之前還對他露出善意的史詩明,竟然也是無動於衷的站在一旁看著,這就讓聞逸不能接受了。
他只後悔,當初救了周琦。
「齊天大聖!」
咚!
到時候,永恆烈陽的人都死光了,那這個封印也就沒了,我也就可以脫困了。
「那就讓我再推你一把吧!」
禁書這個東西,雖然危險,但是,對於他們而言,同樣是重寶。
下一秒,只見祂從自己的耳中掏出了一根金燦燦的東西。
這一幕,直接把《黑暗森林》給嚇傻了!
那一絲絲人性的黑暗,對於《黑暗森林》而言,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雖然不刺目,但是和_圖_書足夠的醒目。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這些充斥著憤怒的思維之力,在一瞬間,湧入了聞逸體內的一處黑暗之地。
接著,只聽《七宗罪》如同神棍一般,開口道:
因為,這分明就是把《七宗罪》給吞了啊!
這一刻,《黑暗森林》感受到了!
那樣的存在,無論是我,還是他們,都把握不住。」
但是,看到此情此景的《黑暗森林》,卻並不認為這是什麼好事。
區區情慾成精,也敢跟本大聖談合作?」
而此時,沐浴在怒火中的齊天大聖,卻是不再嘶吼了。
沒過多久,一道清脆的聲響在聞逸的意識海中響徹。
連身為起源禁書的《七宗罪》都能被吞,那對方吞它這種級別的禁書,還不是跟鬧著玩一樣?
這一刻,整個意識海都在回蕩著祂的這句話!
見狀,《黑暗森林》更害怕了!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都有機會!
得意的,將自己的計劃都全盤托出了。
「來吧!
但是,《黑暗森林》根本就不想聽。
有的,只是一絲蠢蠢欲動。
於是,伴隨著一道震天巨響,一股無形的波動向著四周擴散開去。
見狀,《黑暗森林》自然是更加不敢靠近了。
「艹!
所以,它十分的不解跟好奇。
不過,他後悔的可不是沒有跟烈陽天他們坦白。
因為,她知道,史詩明說的是對的。
「這又是什麼東西?
然後,它就像是過於飽和的能量一樣,竟然開始緩緩凝聚。
於是,在它的注視下,《七宗罪》來到了那本虛幻的書籍旁。
聞言,聞逸掙扎著看向了烈陽天以及史詩明他們。
接著,祂抬起了頭,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
並且,祂順勢將剛從耳朵里掏出來的金箍棒給狠狠的砸在了虛空中。
但是,如果它不是禁書的話,那又是什麼?
聽完史詩明的話語之後,陸紅依沉默了。
果不其然,正如《黑暗森林》所說的那樣,無論是烈陽天他們還是史詩明他們,都只是站在那裡看著,一點都沒有要來救他的意思。
接著,只見那道人形身影對著那道類人猿虛影說道:
畢竟,在聞逸看來,烈陽天他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相比前一道身影,這道身影更像是一個人。
「烈陽會長,剛才我們和圖書幻文社的史大家可是說了,這是《黑暗森林》在故意騙我們的!
「啊!」
在對方沖向祂的瞬間,便主動融入了對方體內。
那裡沒有光,那裡只有各種慾望在交織,在纏繞。
他們都知道,在我將你吞噬掉的那一瞬間,你體內的禁書將會重現天日。
「你到底是誰?
所以,它激動壞了!
這讓陸紅依在不解的同時,還有一些憤怒。
這一刻,齊天大聖發出了一聲怒吼。
說著,祂便準備對那道人形虛影發動攻擊。
豈不美哉?」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接著,它開始在聞逸的思維中灌輸一個個畫面。
說這話的時候,陸紅依故意將「我們幻文社」這幾個字咬的很重。
「為什麼?
他只後悔,自己不應該去多管閑事的救魏薇薇。
越想越不甘,越想越生氣的聞逸,情緒開始緩緩失控。
「怎麼會沒有意義呢?
但是,這個時候,一旁的陸紅依卻是看不下去了。
誰讓你是禁書的持有者呢?
所以,它開口勸說道:
不過,就算聞逸知道了它的計劃也沒有用。
他只後悔,自己實在是太過弱小了。
感覺也不像是禁書啊?
「後悔了?
此刻,如果聞逸的意識還清醒的話,那他自然是會大呼一聲:
而就在《黑暗森林》為此膽戰心驚的時候,手持金箍,身披金甲,頭戴金冠,腳踩雲靴的齊天大聖,卻是興奮的開口道:
「你是他創造的,他死,你也死。
聞言,史詩明卻是沉默了。
連身為起源禁書的《七宗罪》都只能躲藏在聞逸人性的黑暗面中,它為什麼可以佔據聞逸的整座意識海?」
自從我第一次找你私聊的時候,我就已經在你身上種下了種子。
「俺老孫回來了!」
說完,祂的口中便有熱氣在蒸騰。
因為,它覺得,這不過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於是,他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怒吼道:
已經來不及了!
一定是起源禁書!
起源禁書怎麼可能會被吞噬?」
如果不是他實力弱小,那他就不會被人魚肉。
要怪就怪你自己沒實力,還貪心。
此刻,祂正雙手抱頭,痛苦的嘶吼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虛影卻是出現在了《西遊記》的上方。
因為,此時的聞逸,別說是開口說話了,和-圖-書就連思維傳遞都做不到。
不過,不管是人還是猿,此刻,對於《黑暗森林》而言都是無法對抗的存在。
相反,《七宗罪》竟然化作一道光芒,融入了其中!
並且,在融入的前一秒,祂再一次開口道:
這裏,宛如物質世界的大海一般,一望無際。
於是,在它的等待中,變化再一次發生。
所以,他只能苦苦掙扎。
我能感受到你內心的怒火。
畢竟,從一開始,他們就是為了聞逸體內的禁書。
只不過,並沒有出現它預料中的衝突。
聞言,聞逸雖然了解了烈陽天他們無動於衷的緣由,但是,他也對《黑暗森林》的所作所為更加氣憤了。
何方妖孽?」
它這是把《七宗罪》給吞了嗎?
「你到底想要幹嘛?」
《西遊記》!
接著,隨著《七宗罪》的氣息不斷強大,那道類人猿虛影也在不斷凝實。
如果不是他為周琦擋下了那致命的一擊,那說不定就沒有了現在的事情。
他們嬉笑著,得意的,看著他被不斷的吞噬,看著他苦苦掙扎。
而且,說不定我還會得到祂的嘉獎。
而隨著這股能量的擴散,原本巨浪滔天的意識海,頓時就變得風平浪靜了。
如果不是他為了救魏薇薇,那他就不會被出賣。
不可能啊!
「呔!
結果,魏薇薇沒事了,我卻被出賣了!
「晚了!
只是,還不等它搞清楚這裏面的緣由的時候,《七宗罪》便飛向了那本虛幻的書籍。
而這一道破碎聲,就像是導火索一般,引發了連鎖反應。
所以,它十分的得意。
但是,這個時候,那道人形虛影卻像是早有預料一般。
「放開我!」
但是,無論祂如何嘶吼,融入祂體內的《七宗罪》都是無動於衷。
但是現在,聞逸的意識海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只要我想,隨時都可以將你吞噬。
接著,憤怒之欲強勢的將其他的慾望給全部吞噬了。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
這一刻,整個意識海都在祂的這一棍之下,變得異常的安靜。
我明明是為了救魏薇薇!
這是很正常的。
「都他么給我去死啊!」
這種壓迫感,絕對不會錯!
「別白費力氣了!
很顯然,此時的《黑暗森林》已經認為自己是勝券在握了。
聞逸和圖書已經失控了!」
這一刻,聞逸看到了烈陽天跟史詩明他們那醜陋的嘴臉。
最終,一個雷公嘴,頭戴金箍,一身金毛的類人猿出現在了聞逸的意識海上空。
最終,在一連串的「咔嚓」聲中,金箍徹底破碎了!
對於烈陽天他們,聞逸自然是理解的。
於是,她著急忙慌的來到史詩明的身邊,哀求道:
這一刻,聞逸看到了周琦以及一眾仙俠組的嘴臉。
對此,史詩明只好對不死心的陸紅依說道:
……」
雖然這一眼,聞逸看不到,但是,他們之間的對話,全都被聞逸一字不落的聽到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烈陽天卻是主動開口道: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你體內的是起源禁書。
隨著祂的話音落下,一道金紅色的火焰便從齊天大聖的體內燃起。
他們沒有一個人會來救你!」
不過,此刻齊天大聖的狀態,看上去並不好。
為什麼會這樣?
「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不過,正常來講,這裏雖然不至於是風平浪靜,但最多也就是微波濤濤。
兩相比較之下,前者更像是一個類人猿。
只是,這一聲怒吼中,沒有絲毫的痛苦。
雖然它很想跑,但是,它又想看看這個類人猿到底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下一秒,他思維中的憤怒達到了極限。
對此,《黑暗森林》似乎是看出了聞逸心中的疑惑,所以,它「仁慈」的解釋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虛影出現在了《西遊記》的上方。
咔嚓!
然而,就在它震驚不已的時候,在吞噬了《七宗罪》之後,那本虛幻的書籍竟然逐漸變的真實了起來。
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陸紅依,你難道忘了嗎?
甚至,她的內心深處,已經產生了一些可怕的想法。
《黑暗森林》之所以能夠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吞噬聞逸,是因為,它早就在聞逸的身上種下了種子。
現在,他們甚至為了得到我體內的禁書,竟然眼睜睜的看著我被吞噬!
你看到了嗎?
火紅的斗篷在其身後,隨風飄揚。
這一刻,正在吞噬聞逸的《黑暗森林》敏銳的捕捉到了聞逸那活躍思維中的一絲黑暗。
由此可見,聞逸此時心情是有多麼的糟糕了。
這他么到底是怎麼回事?
畢竟,對方可是把《七宗罪》都給吞和圖書噬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聞逸的情緒,《黑暗森林》便繼續火上澆油道:
聽到《黑暗森林》的解釋之後,聞逸自然是無比的懊悔。
「史大家,請你救救聞逸吧!」
所以,她的想法跟意圖真的很明顯。
對此,《黑暗森林》桀桀陰笑道:
破碎的金箍,在怒火中,化作了點點星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是,在這巨浪滔天的意識海上,一本虛幻的書籍正穩如泰山的懸浮著。
讓他們感受到你心中的怒火!」
見狀,《黑暗森林》差點就跟上去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它還是放棄了。
幾乎是在瞬間,憤怒之欲便將其他的慾望給壓制了。
很顯然,對方的說話方式,讓《黑暗森林》有些適應不了。
那是金箍破碎的聲音!
難不成,你打算睜眼說瞎話嗎?」
「既然如此,那你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
「滾!
隨著祂的話音落下,《黑暗森林》便發現,那道類人猿虛影身上竟然爆發出了屬於《七宗罪》的氣息。
然而,陸紅依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為此暗自神傷的時候,史詩明與烈陽天倆人卻是不動聲色的相互對視了一眼。
所以,《黑暗森林》想要逃了!
所以,這一刻,聞逸的情緒真的崩潰了!
說完,它便入侵了聞逸的思維。
而我也需要他活著,所以,合作吧!」
釋放吧!
所以,他忍不住向《黑暗森林》質問道:
頭頂的金箍雖然沒有了,但是,一頂金冠卻是熠熠生輝。
最終,祂從自己的耳朵里掏出了一根足有一人高的金箍棒。
終於,當最後一幅畫面,最後一聲嘲笑,最後一句話語,成為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之後,聞逸徹底被憤怒給吞噬了。
當然,《黑暗森林》也明白,這是必然的。
然而,就在下一秒,那本虛幻的書籍徹底變的真實了。
但是,就在它以為聞逸體內的起源禁書即將破體而出的時候,祂卻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了。
因此,《黑暗森林》終於看清了它的書名:
原本相互交織的慾望,在這股憤怒的注入之下,頓時分出了高下。
然而,對於對方的提議,那類人猿虛影卻是不爽的說道:
快從本大聖的腦子裡滾出去!」
這一刻,一幅幅畫面,一聲聲嘲笑,一句句話語,都成為了聞逸跌入深淵的罪魁禍首。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