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章 迷茫的許仙

第1章 迷茫的許仙

那時的他沒得選。
這個好像不算悲劇。
心咋就那麼大呢,那麼多的古代愛情故事,偏偏選了一個難度最高,過程最糟,下場最慘的白蛇傳。
我果真不是那種許仙。
就因為翹了半天班,就要遭到一頓搗衣杵的招呼,這就是如今這個許仙的生活狀態。
「漢文在藥鋪做學徒也有些時日了吧?」
似乎,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點長得像那個葉阿姨。
絕對不會有人指著一條蛇說,哇這條蛇好可愛。
「姐,咱不在這裏打成不?」
「呃……好像是吧。」
還好,只是臉蛋長得有點像。
撿起一粒石子,拋向平靜的湖面,盪起層層漣漪,許大仙人發出一聲長長的哀嘆。
「我家漢文終於懂事了呢,那好!回家再打。」
「漢文……!」
這才來了西湖邊思考人生。
你可是有理想有抱負的新世紀好青年,怎麼可以這樣心安理得做小白臉!
回到家中,姐姐把搗衣杵往水井邊一扔,那頓招呼也就算揭過去了。
這一點,光從那八度的女高音就能聽得出來,還是帶著顫音的那種。
好好的躺在床上,做著美夢,一覺醒來,就發現周圍的一切全https://www•hetubook•com•com變了。
可現在不一樣。
隨手一揮,將墳地幻化成了牙床,稀里糊塗的,當天就拜了堂成了親,把生米煮成了稀粥。
也沒有功名,更沒有一技傍身,就連那前身記憶,也如那一把握不住的沙,正在迅速的從指縫間溜走。
這就是傳說中那個很賢惠,很疼愛小弟的姐姐許嬌容,然而事實卻是,嬌容不但沒有姣好的容貌,甚至還非常的潑辣。
不等許仙回話,姐夫繼續接話道,隨即姐姐也在一旁附和道。
可是這樣真的合適嗎?
醒了睡,睡了醒,渾渾噩噩兩天後,終於被拎著搗衣杵的姐姐許嬌容趕出了家門,滾回藥鋪當夥計去了。
隨便找了個借口溜了出來,或許是無法接受眼前的現實,又或許是對這陌生的世界還沒有大概的規劃。
遠望遊人如織的斷橋橋頭,似有一青一白兩道靚麗的身影翩然而至,回眸間百媚叢生,令人浮想聯翩……驚坐起。
可一條蛇……
為什麼偏偏是一條蛇呢。
既然夢非夢,醒未醒,乾脆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一生算了?
或者是一隻狐狸,也勉強能接受,和_圖_書再不濟也能當成一隻貓,有事沒事擼一擼,也能愉快地相處。
姐夫李公甫,錢塘縣縣衙捕頭,正兒八經的公職人員,在錢塘縣,享有李三天的美譽,任何疑難雜症,三日必消,而且還是祖傳的手藝。
許仙只在藥鋪里待了半天,就不肯再去了,因為他覺得,再待下去,肯定會攤上大事。
好嘛,這劇情,自己都還沒有個具體的規劃。
真的可以安安靜靜地做一個草莽英雄?
他知道她是一條蛇。
姐夫一臉運籌帷幄的得意神色。
但總之,不管是哪個版本的許仙,他的結局都是很凄慘的。
「劉掌柜託人帶話來,說你又沒去上工,我就知道你又躲這來了!一座破橋,一天到晚的看看看!能看出朵花來!給我死回去。」
老婆被一個和尚收走了。
姐姐姐夫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往偏路上帶了。
眼前一晃,那搗衣杵就已經架在了許仙的肩膀上。
許仙很想告訴他們,自己這抓藥的手藝,不但白學了,還全給忘光了。
應該會幸福的吧?
以前的那個許仙,只是因為與白娘子同乘了一條船,然後就被她拐騙到了荒郊野外。
許仙知道和-圖-書,這白蛇傳,就是一個民間的傳說故事,沒有具體年代,沒有固定的故事背景。
這個許仙三天前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是的,他穿越了。
想到這裏,不由得再次把頭探出堤岸,照著水中的倒影,細細打量起自己的容貌來。
許仙聞言,當下便是一愣。
你再看,這個許仙的身世也不是很好,自幼父母雙亡,家境貧寒,連表妹都沒有。
「那這手藝,也應該學得差不多了吧?」
那可是一條千年的古妖!
而且版本也有好多個,不知道自己穿越過來的是哪一個版本。
許仙才在家裡躺了兩天,就被一腳踢出了家門,甚至還揚言,若再敢偷跑出去玩,就打斷腿。
「不錯,所以呢……明日就叫你姐姐去跟人家劉掌柜打個招呼,咱們漢文這就算出師了。」
碧波粼粼,山色空濛。
苦思冥想兩晝夜,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再睡一覺,這一定是在做夢!
什麼都不用干,只要做個優雅的美男子,靜靜地等待那一段命中注定的緣分。
只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姐姐,還是一個潑辣的家庭主婦,暫時在藥鋪當夥計,沒有工錢的那種。
此刻卻也是翹班在家,抖著https://m•hetubook.com.com二郎腿,嘬著龍井茶,一臉愜意。
藥鋪是一間小藥鋪,掌柜是一個老掌柜,每次看到許仙,都會搖兩下頭,緊接著再嘆一口氣。
他叫許仙。
「漢文吶,姐夫跟你商量個事。」
想想都能讓人發毛。
如果是一隻魚變的,倒也馬馬虎虎湊合著過了。
許仙斜眼瞅著許嬌容手上提著的那根搗衣杵,悻悻地說道。
只是短短几天功夫,許仙就已經想不起原來那個許仙的任何記憶,童年的美好回憶,也已經蕩然無存。
不像早期版本中的那個白蛇,只是因為春天到了的緣故,並不是為了什麼傳說中的報恩。
看來。
「你也知道疼了!」
萬一生了個女兒,以後遇到一個種葫蘆的老爺爺又怎麼辦!
姐姐的八度高音自身後傳來,剛剛燃起的鬥志,也在看到姐姐手中那搗衣杵的剎那,消散於無形。
一條千年古妖幻化的大蛇。
「姐丈請說。」
等待那個如雪蓮般潔白的女子,披著春日的晚霞而來,含羞帶笑地把我娶回家?
自己最後也成了一個和尚。
唯一的兒子,最後還被迫娶了他的表妹……
「你個兔崽子!」
「咱家呢,在北山道口有一間和-圖-書祖上留下來的鋪子,最近空出來了。」
話音剛落,許仙就覺耳朵一疼,整個人就被姐姐給提了起來。
如果真的是那個經典版本中的許仙,倒也勉強可以接受,至少那個女人,那個自己命中的羈絆,是很溫柔的一個形象。
但他不是那種許仙。
萬一將來生出一隻娜迦怎麼辦?
一個連童年都沒有的可憐蟲,一個被兩隻蛇妖惦記的許仙,一個在家裡混吃的小舅子,嗚呼哀哉!
看到自家小舅子進來,李大隊長將手中茶碗一放,伸手招呼許仙道。
「哎喲喲,姐,疼的很……」
風光秀麗的西子湖畔,有個臉色灰白的灰衣男子,蹲在青石鋪就的堤岸邊,靜靜地思考人生。
所以,即便是一隻美若天仙的蛇,也是一隻年紀很大的蛇。
這抓藥可不是隨便抓的,尤其是讓一個連當歸都不認識的小夥子去擔任這份工作,是對他人生命安全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是呀漢文,姐當初引薦你去藥鋪當學徒,其實就是為了日後咱自己也開一家藥鋪。」
只是因為姐夫也翹班了。
「漢文……你又死哪去了!」
但不管怎樣,既然我不是那種許仙,總是要想個法子與這註定的命運鬥上一斗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