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3章 餛飩店偶遇老乞丐

第13章 餛飩店偶遇老乞丐

於是,為了診所的整體形象考慮,許仙擅自作主,從今日的銀業額中挑出了一錠品相最次的銀子。
轉眼間,鋪子上就只剩下了許仙與准丈母娘倆人,氣憤顯得異常凝重,板凳上好像突然長出了一根刺。
於是,准丈母娘立馬就把集火目標對準了老乞丐。
「阿……」
哪有正經小哥開那種藥鋪的,而且他許仙的運勢也不是很好,挖個蓮藕都能挖出一截斷臂。
「丫頭……!」
「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呀…哈哈哈……」
「許哥,我覺得這桂花糕還是保安堂的名氣大,要不我現在就替你跑一趟?」
「娘……?!」
於是餛飩也不吃了,當即就辭別了許大哥,準備照他說的,去拾掇拾掇。
「哎呀!娘……你幹什麼呀,嚇我一跳……」
真是掃興,丈母娘總是這樣肆無忌憚地摧毀著倆人間難得的小幸福,手段太過殘忍。
「丫頭,去打兩斤醬油過來。」
小藍趕忙過來小聲提醒,好奇怪的許仙哥哥,變得會說話了,又不會說話了。
這才發現他腳上只穿了一隻鞋子!衣服也www•hetubook.com•com相當的零碎,模樣凄慘。
然而這一幕看在准丈母娘的眼中,卻是如此的刺眼,於是只在灶台上隨便掃了一眼,就找到了拆散這對小情侶的借口。
如此至真至誠的話,沒有博得准丈母娘的感動,換來的卻是一把異常眼熟的苕帚……
緊接著,站在一邊的小藍也是驚呼一聲,臉蛋瞬間漲成了一塊大紅布,小腳一跺,就捂著臉躲到灶台那邊害羞去了。
接過那幾盒包裝異常精美的禮包,准丈母娘的心情顯然好了許多,淡淡地說了句坐那吧,就回到鋪子後面煮餛飩去了。
「嘿你個老乞丐,老娘好心給你吃餛飩,你倒先埋汰起老娘來了。」
「你這臭小子!還來做啥,我們家的餛飩鋪不做你的生意,有多遠滾多遠!」
「許仙哥哥,你可千萬莫要再叫阿姨了!」
正端著那隻異常醒目的大碗,一口一口喝著碗底僅剩的幾口餛飩湯。
不等許仙搞清楚其中的邏輯,准丈母娘又開始趕人了,甚至還拿起了那把異常眼熟的苕帚。
「伯母息怒,小侄和_圖_書此來,是真心過來道歉的。」
「娘……您不要這樣子嘛……」
「啊……?這……這不太好吧?」
還不等許仙開口,准丈母娘就擺出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勢,不是說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的嘛,怎麼到了自己身上,就變成了越看越不順眼了呢。
「丫頭……」
這一聲娘把個准丈母娘叫的嗷一聲跳了起來,頓時又眼露凶煞之色,瞬間就把許仙的後半句話給噎了回去。
「不瞞伯母,小侄最大的優點,其實是很會給小藍幸福……」
不過有現在這樣一個局面,許仙已經很是知足了,感情需要慢慢培養,在准丈母娘眼中的形象,也是可以一點點改善的嘛。
舀一口滑嫩美味的餛飩,舉起筷子在空中劃出一個騷情的半圓,頓時惹的灶頭的小妮子掩嘴輕笑,這樣的日子,好美妙。
一路上,無比執著的瘦猴兄,想的念的,依舊是那五兩銀子的跑腿費,轉頭看去,只見他走路的時候一高一低的。
許仙哥哥變得不一樣了,那天跟自己說了好多話,還跟她一起洗碗,真希m.hetubook.com.com望他每天都來。
「嘿……你這人,怎的這般油嘴滑舌,你這既沒功名,又沒個正經營生傍身,也敢自詡貴人!你倒是說說,你身上還有什麼拿的出手的優點?」
我又不是那種許仙,幹嘛非得要遵從劇本中的故事,更何況那是一段悲劇。
「許哥你真是太仗義了……」
靈隱寺的高僧說了,自家丫頭是大富大貴的面相,怎能毀在這樣一個臭小子身上。
「你怎麼還不走!」
說話間,許仙便異常恭敬地奉上了手中的大禮包,並表示為了準備這份大禮包,一大清早就跑遍了半個錢塘縣,到現在還都沒來及的吃上一口早飯。
小妮子聞言,再次伸手捧住了自己發燙的臉頰,隨即又飛快地吐了個小舌頭,然後就抱著個陶罐打醬油去了!
瘦猴接過銀子,咧著嘴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才上班第一天,就分到這麼大的一坨,從小到大都沒摸過這麼大坨的銀子,甚至都感覺自己要膨脹了一般。
「許……仙哥哥……」
電光石火之間,沉穩如狗的許小哥馬上又重新組織了語言,眉宇之間,「和圖書真誠」倆字清晰可見。
「我幹什麼?你魂都讓人勾走了!還我幹什麼!」
小藍藍百無聊賴地縮在矮凳上,雙手抱著膝蓋,下巴頂著肘彎,一頓一頓的,說不出的可愛。
時近中午,餛飩鋪子鋪里空空蕩蕩的,一個食客都沒有,倒也不能說一個都沒有,鋪子外蹲著一個破衣爛衫的乞丐。
無一處不顯示著此人的不凡身份,機緣!這分明就是老姐口中那個修仙修傻了的濟顛和尚嘛!小藍兒一直照顧的老乞丐竟然是濟顛和尚。
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這一點點波折,真的算不得什麼,此時的許仙,早已經忘了自己是誰,更不曾記得自己命中注定要與一隻千年蛇妖糾纏不清。
許仙一聲阿姨還沒叫出口,之前還蹲在地上吹餛飩的老乞丐舉著個海碗攪和了一句。
看到許仙哥哥過來,小妮子騰的從矮凳上竄起便迎了上去,只是剛剛邁出兩步就生生地止住了,一聲甜膩膩的許仙哥哥也在一瞬間低了下去。
片刻功夫,熱氣騰騰的餛飩就端了上來,只有蔥花,沒有打雞蛋,說明她還沒認這個女婿。
還有這個老乞丐,https://m.hetubook.com.com莫名的眼熟,破衣爛衫,一把經典款的爛蒲扇插在腦後,還有那不羈的髮型,以及一雙四面漏風的布鞋。
「許家小哥,老娘就把話直說了吧,我家丫頭,將來肯定是要許給貴人的。」
「桂花糕就免了,再好吃也比不上阿嬸家的好吃,這個拿去,先去把自己拾掇拾掇,頭髮也去修一下!」
「走走走……!你們全都走開,別再這兒打擾老娘做買賣……趕緊走!」
濟顛和尚搖著那把經典款的蒲扇大笑著離開了,那略顯浮夸的腳步,似痴若狂,全無半點得道高僧的模樣。
准丈母娘說話的語氣一點也不客氣,事實也是如此,許仙開了家不正常藥鋪的事,整條街都傳開了。
轉頭望向邊上垮著臉的娘親,馬上又像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般,怯生生地縮了回去。
「呀……」
「伯母您太抬舉了小侄了,不過小侄最大的優點不是這個……」
小藍這麼一走,許仙頓時感覺剩下的那半碗餛飩,也少去了大半滋味,變成了一碗普通的餛飩。
然而許小官人仍是一臉懵懂,心說難道是稱呼上出了問題?是因為阿姨這個稱呼太生分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