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1章 勸解

第21章 勸解

尤其是對那些起步很低的寒門學子而言,其中投入,甚至可以說是孤注一擲。
這樣的生活,對生性洒脫不羈的許仙來說,無疑會是一個可怖的牢籠。
許仙不知道這樣子值不值得,對或不對,但是他清楚,姐姐姐夫家的日子,其實過得相當拮据。
所以,別說自己沒有真才實學,即便有,也不會看著姐姐每日起早貪黑地磨藕粉供自己去讀書。
如果讓許仙知道那金玉良方的生意,突然就嘎然而止的真正原因,是眼前這位盧小娘子搗的鬼,他非跳腳不可。
這以後萬一要是穿幫了,豈不成一文賊,而且自己對文人那個圈子,也實在提不起興趣。
「愚以為,若事不可為,當適可而止,讀書也是如此,如果確實不是那塊料,那就安心做個田舍郎。」
活生生的例子就在身邊,那王書生家的娘子,每天天不亮就起來磨豆腐,不論寒暑,把家中所有的錢都拿去買筆墨範本了,可結果呢?
雖是美意,卻也只能拒絕,於是起身告辭,趁時間尚早,得趕緊回去,把自家藥m.hetubook.com.com鋪的那招牌給砸了。
卻也大差不差,另有一套搖頭晃腦的之乎者也作為科舉模版。
為了儘快完成本次交易,許仙不得不把話題強行拉到「錢」這個字上面去。
「無他,許仙就是認為自己只適合當一個郎中,坐堂問診,懸壺濟世,順便賣幾張金玉良方。」
盧玉憐依舊堅持付出終有回報的信念,讀書人,就應該耐得住清苦。
盧小娘子的語氣顯得有些焦灼,只是礙於身份,糟蹋兩字始終沒有說得出口。
連續的拷問,直達盧家小娘子的靈魂深處。
「什麼……?」
只能讚揚妹子的才華,不能去拉她的小手,
更奇葩的是,這年頭替官家幹活,連個最基本的保障都是沒有的。
「許是時運不濟,若能從一而終,未必不能有所作為。」
姐夫是個老好人,捕快這個職業,薪俸不高,還有一定的危險性。
世人只看到王書生年年落榜,卻從不曾想過每次落榜的背後,還有王家娘子日復一日地辛勤勞作。
和*圖*書此自前日偶得那所謂的金玉良方,她便很快把那幾個方子給收了過去,隨後又悄無聲息地把這件事給壓了下去。
帷幔後面,一時間安靜異常,這些斤斤計較的銀錢小事,她還真不曾考慮過。
好在此時許仙,不但被蒙在了鼓裡,甚至還非常的慚愧,自己只是一個文學作品的搬運工而已。
這創業之路,還真是幾多波折!
聽她這話的意思,分明是想斷自己財路啊!
既不還價,也沒看貨的意思,依舊是溫婉的語氣。
這樁轟動整個錢塘縣的命案,至今都還是一個謎,也不知道是哪個歹人做下了此等惡事。
實際上許仙以金方之名兜售詩詞的事情沒有傳揚開來,其背後真正的原因,恰恰就是這位盧玉憐姑娘。
萬萬沒想到,原來這個玉憐小娘子不但要自己的詩詞,甚至還要自己的人!
「可是……小官人之大才,怎能與王書生相提並論。」
也就能背幾百首唐詩宋詞而已,賣賣金玉良方,泡泡小妞,偶爾裝個嗶還湊合。
在她看來,這樣的才氣,浪費在一方小藥www.hetubook.com.com鋪中,很是心疼。
如果有同僚因公致殘之類重大事故發生,往後的日子,也基本都是靠老兄弟接濟度日。
「自然是記得的。」
窮山溝里,要培養出一個大學生,何其艱難。
因為識才,所以才更惜才,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方美玉沉向湖底。
「我聽說那王書生考了十年,連個秀才的功名都沒考上。」
「小娘子可還記得城東頭的王書生?」
帷幔后再次沉默以對,盧玉憐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
帷幔后的說話聲帶著一絲顫抖,不但記得,還經常做噩夢呢。
賣不得了?
世人皆知錢塘縣有四大才子佳人,然而在錢塘縣的文人圈子中,真正當得起才女之名的,卻是這位盧家小娘子。
「我還聽說,王家娘子每日天不亮就起來磨豆腐,不論寒暑。」
「許仙只是略有薄才,未曾想過考取功名,當不得小娘子高贊。」
至於什麼考取功名,那還是算了,這世界雖沒有孔孟論語,
彷彿是有一方美玉,正在緩緩沉入這湖底一般。
盧小娘子堅持認為許小https://www.hetubook.com.com官人應該捧起課本,成為一個風度翩翩的讀書人。
帷幔后的小娘子顯然想要先培養一下感情,然後再談生意。
這筆生意看來是談不成了,她不是來尋醫問葯的,而是過來勸解自己尋訪書山小徑的。
一種讓人不齒的行徑!
「咳咳……小娘子可知市面上一卷科舉策論的範本,售價幾何?」
「小娘子又可知市面上最廉價的一套文房四寶,售價又是幾何?」
考取功名,的確是一條平步青雲的金光大道。
盧小娘子再留,甚至焦急地掀起了帘子,那幾首詩詞,每一首她都至少讀了一百遍。
許仙也知道自己的斤兩,哪有什麼才華。
「你……!」
「怕是賣不得金玉良方了。」
「人各有志,許仙別無他求,只想賺一點小錢,讓姐姐過得不那麼辛苦,僅此而已。小娘子若無其他的事,許仙這便告辭了。」
去野外郊遊都要賦詩一首,吃面還不準捧著大碗喝湯,
「小娘子還可知赴京趕考一次,需備銀幾許?」
在她眼裡,把優美的文字換成白花花的銀子這種行為,顯然是對才和圖書華的一種褻瀆。
這種事情,即便是在自己的前世,也還有存在。
可你也不得不承認,並不是所有讀書人都適合去走這一條獨木橋,也不是所有努力必定都會有回報的。
「小官人可有什麼難處?玉憐可請家父為小官人舉薦。」
「多謝小娘子美意了。」
不過就是隨手點了個轉發,想的也只是從中賺一點辛苦費,怎麼能被人捧到一個大才子的高度上去呢。
十年寒窗,換來的卻是家徒四壁,明明不是那塊料,你非得強上,最後不但耽誤了自己,還連累了家人。
「小官人既有大才,何不潛心苦讀,將來去博取一個功名?怎可將滿腹才華……怎可將滿腹才華……」
像姐姐外出打工,然後供弟弟上學這種現象,又不是沒聽說過。
「小官人當真執意如此?」
「小官人可否告知緣由?」
其實這也是那些富家千金公子們的短板,他們可以無憂無慮地陶冶情操,而不用擔心家中的柴米油鹽。
許仙委婉推辭,盧小娘子卻是關懷倍至,這讓許仙很是為難。
見許仙起身告辭,帷幔后的語氣頓時有些焦急起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