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9章 許仙生前是個好人

第29章 許仙生前是個好人

接連發生的命案,逃匿在外的兇手,無端失蹤的人口,讓整件案情愈發的撲朔迷離起來。
在這湖裡打魚多少年了,哪曾聽說過有吃人的魚,幾十上百斤的大青魚倒是見到過。
說話的功夫,李公甫也已經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那剛被撈起來的半截屍身邊上。
謝必安也沒有往老者身上套那鎖鏈,免去了鎖魂之苦。
「那張麻子其後可還扔過其他人下去?」
所以杏兒決定回去問問自家小娘子,她也看到了,不可能兩個人都會看錯的吧。
一般情況下,人死之後,都會變成一個好孩子。
加上湖中的水流動性不高,因此人落水之後基本上也是沉在哪裡就在哪裡。
這才過了幾天,又出事了,只是這一回,肯定是最後一次了。
身旁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耄耋老者,身後是悲戚啼哭的家屬。
只要找准落水點,由一水性極佳者潛入湖中,基本上就是一摸一個準。
太慘了,實在太慘了,前兩天還好好的人,一轉眼就只剩下了半截。
「哎……還是要做個好人啊!」
但也無法確定此人的身份,因和圖書為這面部,實在是浮腫的有些過份。
「頭兒……這……這好像不是小官人的屍身。」
縣衙連夜為半截無名屍畫了畫像,還發了通告榜文,開始追查死者的身份。
「呃……啊……?!」
然而又突然聽說撈起來的人不是許仙,這怎麼可能,她明明看到許仙被人給扔到湖裡的。
一路相隨,漲了不少見識的許仙悠悠嘆道。
小藍回到家中,又被她娘親訓了一頓,不懂事的丫頭喲,這都還沒過門呢,怎麼能跟過去哭湖!
打撈工作一直持續到很晚,沒有許仙,也沒有大魚,除了半截不明身份的屍首,再也沒撈到什麼。
想必生前定然遭受過非人的虐待,好歹毒的兇手。
「應……應該不會錯的吧。」
屍身還非常的新鮮。
此時,剛剛轉醒過來的許嬌容再度開啟了嚎啕模式,亭外吃瓜的群眾,也由之前的議論,
「那之後可還有其他人不慎落水?」
嘴還特別甜。
聽到撈起來的半截屍身不是自家小弟,許嬌容瞬間就恢復了一半的活力,抹了把眼淚,堅持要跳到船m.hetubook.com.com上去親自確認一下。
只是這臉部似乎被人反覆地錘打過,已經很難辨認出原本的樣貌。
漢文只剩半截了,死的好慘!
打撈隊很快就有了收穫,當繩索把屍體吊出水面的時候,
屍首被撈出湖面的那一刻,不小心被她看到了一眼,此時的她已經被嚇得不行了。
老船家應該是沒有看清楚的,他站在船尾,視線被船蓬擋著。
小藍兒捂著砰砰亂跳的胸口,以及陣陣的暈眩感,再次詢問一旁的杏兒姑娘。
杏兒姑娘在許嬌容與小藍的連番詢問之下,意志終於發生了動搖,肯定是的,也變成了應該是的。
「沒有了,就扔了一回。」
縣尊大人開始懊惱不應該揍爛李捕頭的屁股。
雖然那船家說得誇張,卻也都沒怎麼當回事。
詭異的疑雲漸漸籠罩整個錢塘縣。
當時被扔進湖裡的人到底是不是許仙這事,也終於變得不確定起來。
但是也沒有找到活的許仙。
招呼眾人繼續用竹竿仔細探尋湖底,隨後又迴轉身來,疑惑地看向一旁的杏兒姑娘。
「也沒有和*圖*書了。」
亭外曲廊上站滿了前來吃瓜的群眾,許小哥三天兩頭搞事情。
「漢文啊……我可憐的小弟喲……你死得好慘啊……」
所以在這一刻,許仙也理所當然的成了十里八鄉有名的好孩子。
李公甫越問越糊塗,杏兒姑娘也是越答越糊塗,自己明明看到的是許仙被扔到了湖中,可撈起來的怎麼就不是了呢……
打撈隊都是附近熟悉水性的漁民,
再次仔細辨認了一番之後,確定這人不是許仙,無論是面部的輪廓,還是身上所穿衣物,都可以斷定絕對不是。
「不是,絕對不是。」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人絕對不是漢文。
所以魂魄散去之前,還能讓死者最後看一眼生前的家人。
因此大家的議論聲也有些大。
之前也有過在湖中落水的,因此打撈隊的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
李公甫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事情也在這一刻變得撲所迷離起來。
再加上當時的距離有些遠,也沒看清楚樣貌,追查起來的難度,也更大了些。
這誰受得了啊,而且許仙那麼好的一個人,又俊又會說話。
難道說真m.hetubook.com.com的看錯了?不可能的呀,腦袋暈乎乎的,之前發生的一切也越來越漿糊起來。
「啊?不是漢文?」
看過,哭過,吐過之後,
亭中的許嬌容同樣也哀嚎一聲,第三次昏厥了過去。
其實他壓根就不認識許仙。
許家小哥果真是個不消停的,三天兩頭鬧妖蛾子,傻丫頭也似吃了秤砣,愁死個人了。
「不會有錯的,之前發生的一切,杏兒看得清清楚楚的,張麻子領著幾個潑皮圍了上去,然後就看到許仙摔倒了,然後就被那張麻子撿起來給扔到湖中了。」
「杏兒姑娘,你當真確定落入水中的是我家漢文?」
殺人兇手張麻子也失蹤了,其餘幾個行兇者也不知所蹤。
也終於收起了悲傷,原來真的不是漢文,嚇死個人了。
老者回身望了一眼依榻悲哭的家人,目露慈祥緩緩點頭,隨後就跟在黑白無常身後向著院落外飄去。
「真的不是?」
湖中有大魚吃人的消息也不脛而走,人心惶惶,蘇白兩堤在一天之內成了禁區。
而此時,失蹤人口許仙,卻出現在了離錢塘縣縣城百里之外,名為山陰縣縣城和-圖-書某百姓人家的後院內。
圍觀的人群發出了一陣激|情飽滿的驚呼,當場暈眩的就有好幾個。
這是一個善始善終的有福之人,家庭和睦,子女孝順,乃是壽終正寢。
看來只能等到將張麻子幾人緝拿歸案,才能把整件事情弄明白了,只是那張麻子現在已經潛逃了。
隨後又叫過眾捕快過來一一辨認,也都說不是。
許嬌容也終於止住了眼淚,開始一遍遍地說服自己,小弟只是頑皮,跑去哪裡玩了。
變成了對兇手殘忍手段的痛斥,以及對許小哥悲慘命運的唏噓。
「杏兒姐姐,你真的沒有看錯?被扔到湖裡的,真的是許仙哥哥?」
「夫人夫人……夫人先莫哭,事情有蹊蹺,那並非漢文的屍首。」
每次在路上遇到,大老遠就阿叔阿嬸地叫開了。
沒有任何消息,成了失蹤人口,不過有時候沒有消息,也是一個好消息。
作為命案現場的第一目擊證人,杏兒姑娘正緊閉著雙眸,身子微微地顫抖著。
加上邊上的老船家也一直好像可能也許大概式的含糊其辭。
另外杏兒姑娘也只認得那張麻子,並不認識其餘幾名行兇者。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