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1章 家裡的人一個都不能少

第31章 家裡的人一個都不能少

隨後又說了句早飯在鍋里熱著。
然後許仙就徹底混亂了。
許仙就被姐姐打回了卧房,一直到躺倒在床上的時候,許仙還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只是這氣氛雖然略顯凝重,卻好像也沒有要塌下來的意思,姐姐甚至還賭氣似的說她要坐在這裏等著那臭小子回來?
禁不住脫口而出道。
李氏舉著長勺,憤憤地瞪了許仙一眼,這個臭小子,又要過來招惹自家丫頭!
「姐……姐姐?你……你能看到我?!」
繼續小跑著趕到藥鋪,隔壁阿嬸見到許仙氣喘吁吁的模樣,又是搖頭一嘆。
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給。
李公甫聞言也從床上爬了起來,弓著背一瘸一拐地走到許仙面前,怔怔地看了片刻,還伸手探了探許仙腦門,一臉嚴肅地說道。
於是,尋求答案未果的許仙,又馬不停蹄地趕往了陽春|葯鋪,準備再找瘦猴問問昨天的事。
這事很嚴重,分明就是精神錯亂的先兆,那些電影中的知名精神病,也都是因為腦袋突然出現了一段並不存在的記憶。
「姐姐,小弟我新結識了兩個朋友和圖書,打算跟著他們去外面闖蕩一番,我不在的時候,姐姐千萬要保重自己,萬莫挂念,還有……」
「許哥,你可來了,昨日那位叫杏兒的小娘子又來過了,見你不在,就回去了。」
之後還說什麼明天去方家峪那邊找找,小弟小時候經常去那裡找放牛的瘦猴玩耍什麼的!
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方面出了問題,因為這樣的場景,在一些電影里也經常出現。
「什麼看到?你又在說的什麼胡話!」
通過姐姐姐夫,和小藍母女的表現,許仙也稍微有了一點頭緒。
穿戴整齊後來到院中,有兩個衙門的捕快大哥站在那裡等候。
姐夫的模樣似乎也更凄慘了一些,背後的傷口,又滲血了,顯然也是奔波了一天。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是什麼時候睡過去的,待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又是一個美麗的大晴天。
看著一直胡言亂語的小弟,許嬌容都快急哭了。
好壞的許仙哥哥,明知道這事很羞人,還一直說。
心說謝范兩位大哥營造出來的夢境,也和*圖*書太真實了吧!
彷彿是置身於魔比斯環,想不起起點,更找不到終點。
不可能吧,夢境也能無縫連接?不是說夢境中會有一種朦朧感的嘛,但是這夢境怎麼跟現在毫無區別?
反正他們也看不到自己,在窗外等了片刻之後,許仙索性直接進到了屋內,準備坐等姐姐睡著。
「漢文啊,這事是你不對,看把你姐姐都著急成啥樣了!下回出門要記得先跟姐姐說一聲。」
嚴頌公子一臉不屑地斜了許仙一眼,輕哼一聲,腦袋一仰,袖子一甩,無比厭憎地與許仙擦身而過。
自己應該是平白無故地多出了一天的記憶。
「漢文……!你沒事吧?公甫你快過來看看這孩子,是不是魘著了?怎麼盡說胡話……」
「昨日……」
託夢自然是要等人睡著了之後才能成,可看姐姐這模樣,似乎今晚都不打算睡了,這就讓人頭疼了。
不等許仙把話講完,姐姐手中就多出了一根搗衣杵。
「趕緊吃,吃完了就滾回去睡覺,都這麼大了,還不讓人省心……」
倒是那新來的夥計,還算個勤快m.hetubook.com.com人,一大早就把鋪子張羅開了。
姐姐依舊在那嘮叨,根本不給許仙插話的機會,說了一會之後,還起身到廚房為許仙煮了一碗面過來。
夜已深,家裡的燈依舊亮著,姐姐靠坐在桌旁發獃,神情憔悴,偶爾與趴在床上的姐夫說上幾句。
因此就只能飄著過去,其實也可以走著回去,但是飄可以走直線,顯然更快一些。
姐姐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許仙出來,威脅似的揚了揚手中的搗衣杵。
「等等,瘦猴你先等等!」
從而徹底放飛了自我。
聽他們剛剛交談的內容,似乎是在說王書生家的案子有眉目了?
突然間感覺頭好痛!
此時的許仙,更加確定自己的精神方面一定出了問題,而且是很嚴重的問題。
而且無一例外,下場都極為凄慘!
姐姐煮的面也依舊美味,吹散麵湯中的蔥花,蒸騰的熱氣凝結在了眼眶中,許仙感覺鼻子酸酸的。
「我讓你志在四方……!」
幾乎是一路小跑著趕往藥鋪,經過斷橋的時候,眼前出現的一個人,更是讓許仙驚出了一身的冷汗hetubook.com.com
哎……這個許家小哥,太貪玩了,這都什麼時候了,才來藥鋪。
瘋了瘋了,這個世界全亂套了!
「對!你哪都不準去,就給我好好在家待著,咱們這個家,一個都不能少!」
一提到昨日的事,小藍的臉瞬間就羞成了一塊大紅布,又捂著臉躲到灶台後面害羞去了。
范無救解釋說,他們只能出現在壽終之人的百步範圍之內,北山道那邊此時又沒人嗝屁,自然也就切換不過去。
前往許仙家裡的時候,身邊的場景沒再發生無縫切換。
「漢文……!你個兔崽子,又死哪去了嘛,玩這麼晚才回來,越來越不象話了!」
「嚴……頌!」
瘦猴已經換上了一身全新的工作服,看到許仙進來,就一臉神秘地湊了上來。
隨便扒了幾口早飯,許仙就抱著腦袋逃出了家門,他決定先去找小藍問問昨天的事。
恍恍惚惚間覺得,昨天發生的一切,倒更像是一段離奇的夢境了。
呆坐床頭良久,依舊毫無頭緒。
伸手摸了摸藏在袖中的發簪,紅撲撲的臉蛋愈發的火熱。
姐夫齜牙咧嘴地正了正身子,邁www.hetubook.com.com著小碎步領著倆人出門了。
「哼……小人!」
「漢文!你可莫要再嚇你姐姐,這好好的,說什麼胡話呢,那外面也是你能說闖蕩就能去闖蕩的!」
憤憤地說著要把許仙的腿打斷,看你還怎麼個志在四方。
「瘦猴,你確定那位杏兒姑娘昨日來過?」
感覺像是已經徹底地迷失在了現實與夢境之間,腦海里的思緒宛如一團亂麻。
原來自己沒死,只是離家出走了而已!聽得片刻,許仙終於聽明白了姐姐話里的意思。
然而一隻腳剛剛跨進去,就見姐姐騰得一下從凳子上躥了起來,快走兩步走到自己跟前,手指都要戳到腦門上了。
想到這裏,許仙不禁打了個寒噤,如果不儘快把事情理清楚,自己一定會瘋掉的。
「可是……好男兒志在四方……」
許仙聞言,感覺腦中愈發的混亂,伸手用力往自己腦門拍了幾下,把「昨天」發生在藥鋪事又重新理了一遍,方才開口問道。
比如禁閉島,比如穆赫蘭道?
一旁的姐夫也強撐起身子,不輕不重地說了幾句,許仙聽罷直接懵了,這不對呀,難道說已經在夢裡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