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52章 逃離荒野

第52章 逃離荒野

這一次,許仙的態度非常堅決,你們也太過份了,是不是等會又要說,住都住下了,要不再順便成個親吧?
也不知飲了多少,果不其然,酒足飯撐之後,她們終於又提出了一個更加過份的要求。
瘦猴對金錢果然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度,連怎麼抓都沒問,就打算先把榜揭了,太給力了!
恍惚間,小青已經斟滿了一杯酒,許仙皺眉看著杯中物,想象著喝下去之後將會遭遇的屈辱。
「這個菜……這個菜……吃……吃吃得……?」
許仙越聽越感覺頭大,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這樣赤|裸裸的表白,卻仍舊要假裝什麼都沒聽懂,太難了!
「小官人請滿飲此杯。」
「天色已晚,小官人不如就在寒舍暫歇一宿,明日再歸不遲。」
「也是,他那種人,想來也不會自己出錢替百姓們捉那水妖。」
「瘦猴,你知不知道城裡那個鐵匠的手藝好一點?」
「天色尚早,不準飽,小官人滿飲……」
「那走……」
「不行……!」
越想越有可能,因為自己姐夫,不可能是那種姐夫。
「許仙既無功名,又無顯赫家世,習慣了一個人上路。https://www.hetubook.com.com
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那條大鯰魚撈上來燉湯喝,還街坊鄰居一個平靜的西湖。
「無礙的,素貞願與官人同路。」
「六百兩?不是說五百兩嘛!」
「白姑娘請留步,剩下的路,就由許仙自己來走吧。」
說話間,熱情好客的小青,又把那隻白玉杯塞到了過來,許仙盛情難卻,被迫再飲。
「飽了……飽了飽了,真的飽了……!」
「許哥說的可是湖裡的水妖?」
一杯酒就一口菜,那隻可怕的酒壺,好像有倒不盡的酒,還有眼前的碗碟,在小白的關照下,始終處於飽和狀態。
「小官人……?」
「這倒沒聽說,要不咱現在過去問問?」
「太好了!據說衙門裡已經開出了六百兩的賞格,朝天觀的天全子道長也把價碼提高到了一千兩,已經卯上了,許哥咱得先去把榜揭了。」
瘦猴百無聊賴地趴在櫃檯上,已經很多天沒有做過一筆生意了,他也很迷茫。
「官人真會說笑,都是些山中野味,為何吃不得?」
她們既然可以幻化姐夫,自然也能幻化其他人和其他https://www.hetubook.com.com東西,幾乎可以預料的是,自己以後的生活,將會在一片虛幻的假象中度過,悲催的人生啊,像是一條沒有盡頭的泥路。
「那還等什麼,趕緊走起!」
「小官人又在說胡話了,喝……!」
「不行,兩杯都要喝!你若不喝,我便打你。」
那麼這個酒菜,必然也是假的,雖然說看上去都很美味的樣子,但誰知道都是些什麼食材!
「什麼買賣?」
很有可能會是一些蚯蚓,癩蛤蟆,老鼠,林蛙之類蛇最愛吃的那些東西了。
這一趟入山,損失慘重,不但半間藥鋪又被砍去一半,還讓白娘子趁機表明了心意。
妖怪會障眼法!
「不錯!」
「有筆大買賣。」
「素貞亦是籍籍無名之輩,只願路上有良人攙扶。」
「你若不吃,我便打你。」
白素貞輕抬皓腕,一杯清茶推到了許仙面前。
「今早剛加的,已經有不少人想要試一試了,許哥咱們得趁早。」
再走下去,就到靈隱寺了,許仙回身推辭,白素貞盈盈一禮,表示要再送一程。
一個個,都跟個提線木偶似的,既不說話,也沒有任何表情,和_圖_書甚至連走路的聲音都沒有!
「哦……許仙……許仙今年才十五,尚未到飲酒的年紀。」
不久之後,白府下人果然端上來了一桌豐盛的酒菜,菜品看上去都很精緻,顯然是精心調配的,酒香四溢,菜香撲鼻。
「這位道友,可是要揭那張榜告示?你我一道組隊如何?」
「小青不得胡鬧,既然官人不勝酒力,我們便以茶代酒。」
這樣做,不但能換來一個英雄小少年的稱號,還能就此打響陽春|葯鋪的名聲。
湖裡出了大妖,最近城裡的艾草賣得很不錯,每家都要買一捆回去,屋裡屋外的熏一熏,去去邪氣。
不但及時阻止了小青新一輪的武力脅迫,還親自出門相送,送了很長一段路。
再趁機把融資的價碼往上抬一抬,這樣她們拿不出更多的錢來了。
「有人揭榜啦……!」
「有搞頭?」
這個咬牙切齒的「喝」字一出口,整個房間的空氣瞬間都凝固了,彷彿有一股莫名的威壓按在許仙的後背。
「哎哎哎……你聽說了嘛,城中嚴老爺家正在廣邀四方道家門人,可是要撈那湖中水妖?」
臨別時,白素貞依舊固執地把兩錠大元寶塞到了和*圖*書許仙懷裡,小青依舊很小青,捏著小拳頭憤憤地瞪了許仙一眼,彷彿在說不知好歹。
「來,官人吃菜。」
「唉……不妥不妥呀,據說那湖中水妖異常兇猛,道友我道行粗淺,怕是撈不到這一口油水啊。」
「啊…什麼?有人揭榜了!」
而且這天色,哪裡晚了嘛!剛過晌午而已,幸好小白還是講一點道理的。
這酒水倒是不醉人,這裏的酒水都不醉人,澀中帶點甜,宛如肥宅快樂水,喝再多都不會醉。
想著想著,許仙的寒毛就豎起來了,肚子里如翻江倒海一般,桌案上的兩錠大元寶,好像也變成了石頭。
「有搞頭!」
「城東倒是有一個,許哥?找鐵匠做什麼?」
「不是不是,據說是要做一場七七四十九天的羅天大醮,為他死去的兒子超度亡魂。」
渾渾噩噩地出了靈隱寺,徑直來到了陽春|葯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目送美人離去,看著懷裡的兩錠大元寶,又想到之前的遭遇,許仙感覺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道友,你說的那羅天大醮,酬資幾何?」
還有,那湖裡的水妖,縣衙衙門剛剛開出了六百兩的賞格,要和-圖-書不跟許哥胖虎他們商量一下,咱們去碰碰運氣。
「大師……!寶鏡大師……你在哪裡啊……!」
許仙苦著一張臉說道。
雖然說這這酒這茶這菜的口味沒什麼問題,可心裏那關過不去呀,於是當許仙抬起頭來的時候,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
「抓魚!」
把個許仙看得一陣陣犯噁心,連整棟白府都是假的,這些府中的下人,看上去也都很不正常。
縣衙門口果然擠了不少遊方道士,紛紛在那組隊,竊竊的私慾聲不斷。
因為前世的自己,不是一個受女孩子青睞的帥鍋,完全沒有拒絕表白的經驗啊。
難道說剛才遇到的姐夫!
能為自己的人生指路的寶鏡大師也不在了,前路更加迷茫了。
我許仙就是在被山裡的野獸叼走,失足掉落山溝里摔死,也不會答應這種過份的要求的。
感情的漩渦,已經張開了猙獰的爪牙,往後的道路,更難了。
一聽說有大買賣,瘦猴的眼睛瞬間就發綠了。
之前許哥弄出來的那什麼金玉良方,只賣了一天就涼涼了,終究還是靠不住。
索性就不再說話了,一個人悶頭趕路,一直到了靈隱寺後山石亭,才終於勸回了一路相隨的白娘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