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60章 慘遭天打雷劈

第60章 慘遭天打雷劈

小青的話,倒是提醒了白素貞。
心中一驚加快腳步,急奔向那處,赫然發現地上躺著一截焦炭!
剛才的一幕發生得太快。
不對!她還有靈草!
「范大哥謝大哥!別來無恙……」
現在過去,運氣好還能收攏幾縷殘魂,到時再請師尊她老人家想想辦法,或許還有一絲迴旋餘地。
路上的行人很多,也不敢使用法術飛來飛去,只能一路小跑。
渾身烏黑,滋滋地冒著熱氣。
五雷轟頂,那得是做下了多大的惡事,怎麼可能降臨在官人身上。
此時這樣做,不但有違天庭律法,而且還有可能對自己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小青,幫姐姐護法。」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
都成木炭了。
雖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沒見過此等異像,卻也大概知道,這似乎是天罰時才會有的景象。
與先前所見稍有出入。
「姐姐,許仙他有救了!」
眨眼的功夫,自己那多災多難的肉身,又讓人給拾走的!
死狀之慘,無法用語言形容。
他怎麼會遭了天罰!
隨後又將煉化后的千年靈芝緩緩度入許仙的口中。
「小青別急和_圖_書,慢慢說話,官人他如何了?」
飄然而至藏屍洞,果然屍身被小青藏在了那個山洞里,人沒在,估計是去找小白去了。
許仙蹲在自己的肉身邊上,仔細打量了一番,看來這一回怕是真的不能用了吧?
而且比上回還要凄慘,通體焦糊,宛如泥哥,都已經沒有人樣了。
不過也知道是被小青拾走的。
此時,剛從呆愣狀態回過神來的許仙,剛剛檢查完自己魂魄,發現果然還是完好無損。
之後又擠過一大堆密集的行人,都在說什麼神仙顯靈了,也看到了遠處湖岸邊那個對著空氣指指點點的許仙。
「……」
一定是這樣的!
「姐姐要做什麼?」
又不會掉什麼裝備,幹嘛這麼著急撿屍體呀……
「這……對呀!」
正當小白小青為拯救許仙絞盡腦汁之時,完好無損的許仙卻已經出現在了城隍廟門口。
一般只有證得仙位,獲得元神不傷者,才能無需顧慮的神魂離體。
只是這一切發生得太快,都沒有看清楚罷了,自然也沒人注意到被燒成焦炭的許仙。
又或是去城隍處問上一問,打聽一下他們可有收走和_圖_書官人的魂魄。
「許……許仙他遭了天罰了!」
神魂離體,對此時的白素貞來說,也是非常冒險的越級施法行為。
「小青,你快說說,官人是如何遭的天罰?」
只是,官人若是無礙,那他的魂魄又是去了何處呢?
又過片刻,只聽烏雲中發出一聲沉悶的驚雷之聲。
天空也很快變成了原本的模樣,已經走遠的人們,正朝著這邊張望,顯然剛才的動靜,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得知許仙是因為罵天而遭受的天罰,白素貞更是一陣無語,要說許仙是因為罵天才遭的天罰,她是萬萬不信的。
「姐姐之前不是說過,許仙他已無有命格,不在五行中了嗎?乾兌屬金,震巽屬木,既如此,天雷地火豈不是……?」
炭化地很徹底,全身上下,無一處完好,而且還在冒著青煙。
「管不了那麼多了……」
「小青也不知……」
「什……什麼?!」
她終於動手了!
「姐姐姐姐!許仙……許仙他……」
壁畫上那栩栩如生的哼哈二將,各有一腿微微向上彎曲,比以前的形象,立體了不少,也生動了不少。
官人命格既和圖書然已不在五行中,那按理說,雷火應該是傷不到他的。
「唉唉……」
「還不好說……千年靈芝雖能令枯木逢春,但是官人的魂魄,怕是已經不在了……」
……
「姐姐可是要神魂離體?不可以的,姐姐還未證得仙位,萬不可行此險事!」
上回從南極仙翁那兒「借」來的千年靈芝還留著,或許還能救上一救。
仙草果然是仙草,不但能起死回生,更有枯木逢春之效。
正想著過去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見遠處天空忽然間被一團厚實的烏雲籠罩。
仍在許仙家做客的白素貞忽聽得小青的密法傳音,被告知許仙遭五雷轟頂而死。
這麼一想,心中倒也消了幾分凝重,又想到上回溺水之後的生還,這事倒也能說得通了。
似乎在說要滋什麼東西?
白素貞與小青兩人見狀,緊鎖住的眉頭,也終於舒展開了一些。
事不宜遲,馬上出發。
一路尋找過來的小青,在路上打聽到許仙的下落之後,就沿著蘇堤找了過來。
嗯,更加高尚的靈魂。
說話間,倆人已來到了存放許仙遺骸的山洞,與上回一樣,官人確實已經死透了。
https://m•hetubook.com.com此時的白素貞,心亂如麻,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一回生二回熟,此時的許仙倒也不著急,意念一動魂魄便已飄至半空,移動的速度,也比前次有了大幅度提升。
正想飄下去再檢查一下自己的焦炭,就見一道綠光在眼前一閃即逝。
「小青也不太清楚,之前只看到他站在湖岸邊仰天上指,罵罵咧咧的,然後……然後就……」
但是時間緊迫,考慮不了那麼多了,現在去找,可能還有機會找到幾縷殘魂。
凡遭天罰而死者,皆是神魂俱滅的下場,這一回,怕是真的沒得救了啊!
「我要去尋官人的魂魄……」
被度入靈草之後,那焦糊的屍身,猶如破繭的飛蛾,開始一層一層的蛻皮。
故稱家中有急事,慌忙告辭出來,也沒把許仙的事情告訴他姐姐,打算先過去看看再說。
城隍廟還是那個城隍廟,與以往並沒有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是門口的那兩幅壁畫。
不過還是有一個人看到了。
而且天庭的仙家,怎麼可能會因為凡人的幾句怨憤之言,而大動肝火降下天罰,這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聽路上的行人說,水妖已經和圖書被撈起來了,許小哥也撈上來了,倒也放下了心。
看來天雷不但沒有傷及魂魄分毫,似乎還淬鍊了魂魄,變得更加精純,更加完美更加高尚了。
臉色頓時一白,這怎麼可能呢!
否則,怕是真的要煙消雲散了。
「這……這……那可知他為何事罵天?罵的什麼?竟能招來天罰?」
沒有遲疑,當即自懷中取出那株用絹帕包裹著的千年靈芝,將之置於掌心,以自身靈力將其煉化。
當下也顧不得許多,趁著濃墨般的烏雲消散之前,撿了許仙的屍身就化作一道綠光,消失在了原地。
在凡間,怒罵蒼天不公者,大有人在,也沒聽說過有誰會因為恨天不公而受天罰的。
這也是小青第二回替自己收屍了,想來會與上次一樣,搬去那個秘密的藏屍洞。
許仙的肉身在千年靈芝的作用下,漸漸恢復了本來的樣貌,卻也只是一具沒有魂魄的空殼罷了。
許仙只是下意識地抬手一擋,然後就感覺渾身一陣舒坦,低頭下望,腳下也已經多出了一塊黑炭。
「這……這可如何是好?」
還是得再去一趟地府,上回崔判官說過可以重塑肉身的,不知道這種程度的給不給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