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66章 大羅金仙級別

第66章 大羅金仙級別

「崔某確有一良策……」
「被天雷劈死的?那感情好,哈哈哈……」
「品性……」
「嘶……」
然後為地府賣命!
「只是不知那許仙品性如何?」
秦廣王的意思是許仙得了精神分裂,崔判官聞言悶哼一聲,心道還是您老人家總結得精闢。
即便不是上仙,也要恭敬以待。
顯然,牛兄已經深深地被許仙的人格魅力所征服,老牛堅信,像許仙這樣的魔鬼。
「那這樣吧!本王這便許他一個陰司典獄之職,領三州城隍司槽,崔判以為如何?」
「此子跳脫卻不頑劣,無恥卻又不胡鬧,執理而不守禮,心性純良卻品行不端,心思縝密然行事卻張揚。」
「不過此子或有不同。」
好像就數奈何橋頭的孟婆婆了?
「唉好!此計大善……哈哈哈……」
「我們不如……」
走得很突然。
而這地府之中,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唯一一個看著還算過得去的。
想想那連桌腳都只有三條的陰律司,再對比這大門口的路燈都用活物的鬼判殿。
「唉……崔判www.hetubook•com•com啊,你說此子如此不凡,他日真得了大造化,可還肯屈居在這陰曹地府之中?」
「那許仙生無命格,日後必得大造化。」
都說工作狂都是很實誠的人,只知道埋頭苦幹,看來一點不假。
不過話說回來,這鬼判殿的工作環境也不怎麼樣,在裏面工作的,儘是一些造型抽象化的不知名生物。
說起許仙的人品,就立馬又想到了那位嚴頌的遭遇,崔大郎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噤。
嚴公子在許仙的幫助下,愉快地奔向了他下一輩子的歸宿。
鬼判殿是一座很富有地府特色的大殿,整座大殿整體被鑲嵌在了一面光滑的石壁上。
老牛呵呵乾笑兩聲,笑得比哭還難看,朦朧間,彷彿看到眼前站著一隻魔鬼。
「啊……!那……那此子品性,豈不與那妖猴相仿?」
許仙可以打包票,他倆肯定是在密謀些什麼,從崔大郎無緣無故地向自己發出邀請就能知道,他肯定有想過要把我許仙收歸地府。
各種各樣的石屋,縱橫交錯,猶如迷www.hetubook.com.com宮,而且都是那種異常磅礴大氣的裝修風格。
簡直就是該有的一樣都沒有!
話剛說完,就見崔判官自主殿大堂內飄了出來,一副諸事已定的模樣。
這人哪有品性可言,不但無有命格,也無人品,還無恥無賴。
鬼判殿的內部,也是大有乾坤。
綠色似乎是地府的主色調,難怪老牛會如此熱愛他的這份工作。
連孟婆湯都沒來得及喝。
「前面就是鬼判殿,上仙這邊請。」
黃泉路東面盡頭的鬼判大殿中,十殿閻羅首座秦廣王,正與手下第一大臣崔判官同流合污。
「啊……!」
秦廣王重重一擊掌,給許仙的人品下了最後的總結。
「這個……這個……呵呵呵……」
許仙哪裡知道,自己已經被兩個精明的老貨給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嗯……照崔判所言,那子倒也算個講道理的無賴。若如此,崔判以為當如何善用此子?」
沉默良久,待兩人消化胸中憋悶之氣,崔判官再度出言說道。
「上……上上仙,他……他他還沒喝湯!」
和_圖_書唉……!」
許仙聞言一陣無語,心說你倆都在那密謀老半天了,現在跟我說你家老大公務繁忙,沒空搭理我?
「呃!這個……」
如此尷尬憋屈的處境,如果那個許仙他日真有了不凡的成就,真的還會願意留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府嗎?
「他此番身死,貌似是引來天罰遭天雷而死。」
「牛兄啊,其實呢,許仙只是一個凡人,不是上仙,牛兄不要怕。」
也不知道那崔大郎是怎麼想的,住著那麼破舊的衙門,還這麼拚命地工作……
不然也不會那麼爽快的答應修改生死簿,而且連嚴頌的輪迴也給一併改了。
「哦?細細道來。」
「咳咳……牛兄莫要見怪,嚴公子生前乃是許仙的友人,給他留份前世的念想,也算是相識一場。」
這一點,與崔判官那寒酸到極致的陰律司,簡直不能比。
一旁的老牛,把這一切看在眼裡,頓時發出一聲驚呼,顫聲道。
若那個許仙真是這樣一個人,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
秦老大也對那隻把地府鬧了個天翻地覆的妖猴心有餘悸。和*圖*書
「不妥不妥,此子生性不羈,雖年少心思卻縝密,且滿腦子壞心思,不可以常人度之。」
處處受天庭節制不說,還經常煞有介事的過來插上一腳,不但挖人,還挖坑,隨便下來個末等小仙,就能在地府橫著走。
「嗯,小官人久等,只是秦廣王公務繁忙,今日恐怕……」
秦廣王聽罷,深吸一口氣,思索片刻總結道。
「哦?有何不同之處?」
「絕對不假,天生崔珏一雙陰陽眼,斷不會看錯。」
「若如此,此子莫非患有心疾?」
從外面看,就像是一個沒有窗戶的窯洞,殿外有幾隻造型醜陋,體型巨大的不知名生物,馱著幾大盆燃燒著綠色火焰的火盆。
「不,在俺老牛眼裡,上仙永遠都是上仙。」
簡直能讓人瞬間抑鬱。
兩個無恥的老傢伙,因為許仙的悲慘遭遇而開懷大笑。
「倒也完全不似,那子雖滿腦子壞心思,卻也頗有幾分古道熱腸,且恩怨分明,若我地府賣好與他,日後定不會相忘。」
「牛兄啊,能不能進去催一催?這等得也太久了。」
雖然說,那九天之上和_圖_書,儘是禽獸不如,但至少還有很多養眼的仙子姐姐。
而且若是論麾下鬼丁鬼卒,何止千萬論,然而真實的情況卻是凄涼到不敢直視。
只是……
走馬觀花般一圈逛下來,仍不見那秦廣王召見自己,也不知道他跟崔判官在密謀些什麼。
一圈轉下來,就沒見過一個稍微長得正常點的,更別說遇到一個養眼的地府小姐姐了。
此時的他,正饒有興趣地參觀著秦廣王所在的鬼判殿。
崔大郎聽罷秦廣王的擔憂,一時間無言以對,沉默片刻之後,兩人又同時長長一嘆。
「唉……」
這也是目前的地府最為無奈的地方,雖說這天地人三界,地府也是三者占其一的存在。
秦廣王聞言,頓時虎軀一震,崔判官看人最准了,這一點他是信得過的。
這樣欺負一個善良懵懂的小少年,真的良心不會痛嗎?
這樣他的牛生,才不會有意外。
這一點,跟天庭簡直是不能比。
「嘶……此子當真如此了得?!」
又聽秦廣王說道。
崔判官喃喃自語一句,回想起許仙那小子無恥嘴臉,控制不住地抽了抽嘴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