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68章 問與不問

第68章 問與不問

就這麼著吧!
你這哪還是奇遇……
「對!經過本掌柜與幕後大老闆的商議,陽春|葯鋪決定正式聘請白小娘子為本藥鋪座堂郎中。」
像小白這樣的妖修,證了仙位之後,估計也就是一個山神之類的十八位末等小仙。
卻也只會顧及別人的感受。
「是合夥,素貞與官人是合夥開得藥鋪。」
想著想著。
許仙于白素貞而言,是情劫,是證道飛升之路一個必須邁過去的坎。
倒是許仙,完全跟個沒事人一樣,而且一路都是躺著過來的。
只是這平躺飄移的姿勢,宛如一具浮屍,略微有點不雅,以至於一路上讓同行的白素貞笑場了好幾回。
顯然不會!
也不能說是幫,應該是還。
唉!
甚至還覺得擺著那樣一個古板的造型飄來飄去,非常古怪,且尷尬。
走一步算一步?
「唉……小白啊,我們每個人呢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軌跡,你可以有所奇遇習得法術,我許仙自然也有可能遇到,人生就是這樣,會有很多不確定。」
白素貞聞言,心中無由來泛起一陣苦楚。
哪料想會是如今這般?
「法術而已嘛,我也會一點點啊,沒什麼好意外的。」
問你有何目的?
又不需要考慮www•hetubook•com•com空氣動力學,擺那麼一個吃力的造型幹嘛?
原以為與他的這段姻緣,會像俗世間的尋常百姓那般模樣,平靜而又安寧。
我現在手裡也拽著一份如此逆天的資本,將來的下場,會不會也會像那隻猴子一樣?會非常凄慘?
簡簡單單一句「官人為何不問」,足能說明她真的是一個溫婉善良的妖精。
於是一咬牙,也生生地咽下了這份苦果。
不能有絲毫的猶豫與退縮,一旦猶豫,就表示你道心不夠堅固,道心不夠堅固,就沒有資格證道飛升。
所以三言兩語肯定是不夠的。
問你是人是妖?
是趁機挑明真相?
至少在還沒有更清楚的了解這個世界之前,要保持足夠的低調。
彼此間的尷尬倒也消散了幾分,隨即開口說道。
隨即又搖頭揮散了這種可怕的想法,不會的不會的,我可比那隻猴子理智多了,不會惹出潑天大禍的。
「因為我是你的老闆。」
沒有如果,也不允許有如果。
走路不用雙腿,完全靠意念驅動,還可以擺出各種造型。
儘管也可能是別有打算。
一股莫名的心酸湧上心頭,到嘴邊的話也再度生生咽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下去。
感覺非常棒!
只是她臉上的擔憂之色,卻總也掩飾不住,幾次話到嘴邊,也都欲言又止。
或許她白素貞要走的,就是這樣一條路,只要恪守本心,未必不是另外一番天地。
正好,等小白過來藥鋪上班,倒是可以向她多打聽一些這方面的知識。
問你懂不懂我的心?
「老闆?」
於是許仙很快就放飛了自我,改用了非主流漂移的姿勢。
還是保持默契?彼此心知肚明,什麼也別說,什麼也別問?
等我將來有了成就……
官人之前說人生會有諸多不確定,但那是不對的,天道有常,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就已經註定。
我因意外佔了你的許仙,卻也因此斷了你的仙途,雖是無意,但終究是欠下了。
「問?」
對!低調!要低調!
「呃……」
不僅不夠,而且壓根不會信。
我不答應,你還能強上不成!
沉默良久,終究只是黯然一嘆。
而許仙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則又是黯然一嘆,終究還是越來越近了。
聽到許仙開口,白素貞心中亦是一顫。
辦法是想出來的,地府看到許仙這個小夥子很有潛力,二話不說就伸出了橄欖枝。
那猴子那m.hetubook.com.com大禍,也是他自己要惹的嗎……?
只要他不排斥就好!
前世時也有在一些仙俠武俠片上看過一些凌空飛翔的鏡頭,基本都是某種固定的姿勢。
世事無常啊!
許仙心裏突然咯噔一下!
邁過去就能成仙!
前車之鑒,後車之師,從現在開始,我的名字就叫低調。
問你為何神魂不傷?
而如今來看,這一步步走下來,似乎總有一無雙無形的大手,想要把這段本不應該存在的緣分,又重新捏在一起。
不就是證個道成個仙嘛!
想著想著,許仙打了一個哆嗦。
「行行行,依你!」
好渣男的想法啊!
白素貞賭氣似的莞爾一笑,心中大石,也終於落地。
許仙有些頭大,沒想到她竟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本來都已經下定決心,只要你敢問,我就敢回答的了。
節奏加快一點,三五年也應該夠了吧?到時她飛升仙界,而我也還很年輕,和平分手,還能有一個美好的回憶?
渡劫渡劫。
修道者面對證道之路上的劫數,擺在他們眼前的就只會是一個字。
無需過問!
同樣許仙也是暗嘆一聲后答到。
看著白素貞久久不語,陷入沉默,許仙也同樣若有所思。
這大概也是魂魄狀態https://www.hetubook.com.com下最大的一個福利了。
那就「渡」!
這個問題很好回答,我不光知道你會法術,還知道你師父是誰,更知道你白素貞根本不是人……
這讓一心想著通過報恩了卻俗世凡塵,得以證道飛升的她如何自處?
「呃……這個嘛……」
但誰敢保證天庭不會有這個想法,猴子很厲害,隨手就給了個弼馬溫,鬧一鬧,還能更進一步,成為齊天大聖。
「官人……」
若是趁機挑明,她可會願意離開?
這樣的仙位,以後幫你討一個來便是,應該能討來吧?
在渡而不在劫。
「那白小娘子為何不問?」
看如今官人的模樣,神魂離體毫髮不傷,手持鬼王令隨意出入陰曹地府。
問你為何失了命格?
怎麼問?
所以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神魂俱滅,她也會義無反顧地迎上去。
「嗯?」
一千八百年的夙願,一千八百年的追求,一千八百年的執著,
想至此處,心中也豁然開朗了不少,臉上憂愁亦隨之盡散。
無不說明,她也選擇了繼續保持這種奇怪的默契。
不如不問!
「不對!不是合伙人,我是掌柜,你是打工的。」
在西湖周圍來回搜尋了小半日,又在城隍廟與幾名鬼卒打了一架,此時的白素貞,明顯和-圖-書有些虛弱。
所以一開始的時候,許仙也是這麼飄的,但很快就發現,根本找不到想象中的那種感覺。
是容不下一個如果的!
問你可會介意素貞身世?
白素貞聞言噗嗤一笑。
此刻被這麼一問……
「那官人為何不問素貞是何處習得的法術?」
與之前料想的一樣,這真的是一個很善良的女人,儘管她心中也同樣疑惑重重,有更多的話想問。
那就繼續保持默契?
如果邁不過去……
要不就給她渡一下?
「官人為何稱素貞叫小白?」
可我已不是原來的許仙,這段註定的姻緣,也在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已經畫上了句號。
不但不會信,還會更加堅固她的本心,因為這就是證道的規則,且是唯一的規則
可是……
或許事情從算不出官人的命格開始,就已經不一樣了吧?想來也是,怎可能會有不在五行中的凡人。
同樣許仙也是如此,表面上看又是躺著飛,又是蹲著飛的,實則心裏也是在一個勁地糾結。
「為何不問素貞懂得法術?」
如何問?
「問……?」
這個劫可以是天打雷劈,也可以是闖情關,而我許仙,就是白素貞要渡的劫。
「官人為何不問?」
正思忖間,卻聽到白素貞最終還是開了口,許仙心中不由得一顫。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