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81章 最快的賺錢方式

第81章 最快的賺錢方式

果然啊果然!
「錯不了!我與賢弟一見如故,以兄弟相稱,有何不可!」
「請大哥賜教!」
「呃!」
「當……當掉了!」
「大哥?可是得了眼疾?」
「崔大人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崔判官磕磕巴巴地說了一大堆,倒是把個許仙給聽得一愣一愣的。
「賢弟莫要自謙,今日賢弟你若不認我這個大哥,那日後咱們也別再來往了。」
認完兄弟之後,許仙隨口口出狂言道,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打草稿。
「咳咳……賢弟可知那凡間多有因故而亡者,或落水,或失足墜崖,或迷路山林被猛獸吞食者,又或有盜匪分贓不均而自相殘殺,多不勝數……
頓時計上心來,神情一肅道。
咳咳,凡此類因故而亡者,其隨身攜帶財物……嗯……亦大多下落不明,或沉于湖底,或散落於崖澗,亦或藏於洞窟被人遺忘……
暗道好好好,果然夠無恥夠狡詐,我果然沒看錯人!
演技什麼的,我也是有一點的。
「好吧大哥……」
「賢弟要十萬鬼卒有何用?」
我去!
正想著反駁兩句,卻又聽崔判https://m.hetubook.com•com官又開口說話了。
「封鎖一處極其危險的道觀!」
莫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崔判官這才想起這小子在陽間似乎沒啥營生,開了間小藥鋪謀生,家中生活過得也很是拮据。
一點小摩擦就要來討要十萬鬼卒,崔大郎聽罷,心中又是好一番激動,一個好字差點又脫口而出。
「嘶……賢弟與那道觀可有什麼過節?」
一臉嫌棄還差不多,怎麼轉眼就變成一見如故了?
他的意思是讓我用鬼王令招個百十千的小鬼出來,去世界各地尋找失落的寶藏?
這腰牌真的能招來好大一群鬼。
這是霸王硬上弓啊。
心裏委屈,索性就順著話頭說道。
崔大郎聞言,又是一聲悶哼。
如果再聽下去,這崔大郎可能會讓我帶著鬼丁鬼卒去盜帝王的陵寢了!
這幾乎也是自己數次出入地府以來,所聽到的最好的一個好消息。
「先要十萬吧。」
你這也太奇葩了吧!這讓一個心性純良的好少年如何把持得住。
倒是這臭小子,沒回來此必耍滑頭,雖和-圖-書無賴至極,常被噎得喘不過氣來,但自從認識了這活寶,這單調乏味的陰曹地府,倒也增添了些許顏色。
許仙無奈,賢弟就賢弟吧,反正也不用燒黃紙,燒了也不頂鳥用,該坑的時候,還是得坑。
許仙秒懂。
隨即也是一臉嚴肅地問道。
「哦對了賢弟,你那金牌可莫要再拿去當掉了,賢弟若是缺錢,為兄這裏倒是有個不錯的法子。」
聽說這小子要拉十萬鬼卒去道觀鬧事,崔大郎頓時心中一喜,一個好字差點脫口而出。
看著許仙吞吞吐吐的模樣,崔大郎頓時有些急了,那腰牌可事關重大,整個地府都沒幾塊的東西。
「那是自然,能結識賢弟這般少年俊才,乃是崔某莫大的榮幸,哇哈哈哈,賢弟裏面請!」
「那煩請大哥速速派上十萬鬼將鬼卒於我,愚弟有急用……」
可是這好像也不靠譜啊,
又聽他剛才說什麼手頭緊。
「是大哥!」
還有,你偷偷摸摸塞給我一塊鬼王令的事,還沒說清楚呢!
既然人家崔判官已經入戲了,許仙自然也不好再醒著。
這不是標準的發死人財嘛hetubook•com•com
一聽到「錢」之一字,許仙當即也認真了起來,心道對啊!這麼大一個地府,要搞點錢還不是跟撿一樣。
這是好事啊!
「腰牌?」
一想到這裏,
現在算是明白了,在這黑黑的陰曹地府中,能發的財,大概也就只有死人財了。
崔大郎聞言又是嗯得一聲,差點背過氣去,轉眼又看到許仙臉上略帶戲謔的笑容。
「哦!」
「大哥啊,那腰牌……那腰牌……」
這主意聽上去似乎也確實靠譜,就比如說一條船在江里沉了,那還有比鬼卒們更清楚沉船地點嗎。
不過……
別說是地府給的,也別說這腰牌是哪來的,總之你要去掀道觀,就隨便去掀好了,地府完全不知情。
啪嗒。
還能搞活一下經濟。
「那大哥到底給是不給?」
聽到這裏,許仙是徹底無語了,這崔家大郎的演技,進步神速,這前後幾次見面的差距也太大了。
想自己久居這地府,每日審案無數,但凡陽間人犯見他,無一不瑟瑟發抖。
「哦!」
幸好定力足夠,被他給生生咽下去了半個,隨即又換上了一hetubook.com.com臉關切的模樣,溫言問道。
真真切切的一塊作死令牌。
要不……
真的合適嘛!
咳咳……賢弟若欲取之,可持……額可持鬼王令招鬼卒千百,令爾等於江河湖海,山野洞窟中尋取……」
「那腰牌如何了!」
拿一些出來,
上回還信誓旦旦地說什麼絕不會有所欺瞞,果然全是鬼的地方,說得也都是鬼話。
「嗯,當掉了,小弟我最近手頭有些緊,我看那腰牌也是純金打造的,所以就拿來應急了……」
「咳咳咳咳……賢弟,你那腰牌可帶在身上?」
「多……多少?」
崔大郎的意思也很明顯,要調派鬼將鬼卒何須來地府,用你身上的這塊腰牌自個去召喚便是。
「過節倒談不上,只是有點小摩擦罷了。」
「崔大人您可千萬別這麼說,許仙何德何能,怎敢與崔大人稱兄道弟。」
尤其是大河以北,那山林中多有前朝王公貴族的墳冢,內里所藏寶物,不可計數……」
「呃!」
「咳咳……賢弟若是覺得以此法得財過於繁瑣,也可以用鬼王令遣些鬼卒于那荒山野嶺中尋覓。
倒是許仙先忍不住了,心裏www•hetubook.com•com那是一個勁地腹誹。
仔細想想,崔大郎的生財之道好像也挺靠譜的,那些被埋在地下的財寶,跟一堆石頭也沒什麼區別。
太壞了你們這些人,真的太壞了,都那麼大歲數的人了,這樣教唆一個品性純良的小少年去幹壞事。
崔大郎磕磕巴巴的同時,眼神卻對著許仙的腰上狂瞄。
「真的是一見如故嗎?」
「咳咳嗯……這個……賢弟啊,滋事體大,茲事體大,額……額……」
崔大郎聞言,眼皮又是一陣狂跳,便是知道這小子嘴上沒個把門的,但張口就要十萬鬼卒,仍是把他駭了一跳。
「十萬!」
於是佯裝吃驚地繼續問道。
許仙都聽得兩眼發直,下巴直接掉了下來,整個人都呆掉了。
「好吧崔大哥……」
「那腰牌被我當掉了……」
「賢弟莫不是瞧不起崔某?」
「這……不太好吧崔大人,許仙區區一凡間塵埃……」
心知又被這臭小子給耍了!
好你個崔判官,盡學壞,如果我說要去掀那凌霄寶殿,你也會拍手稱快吧?
招了之後就直接去莽。
弄一點過來花花?
而且這好端端的,為什麼張口就要十萬鬼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