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89章 綠茶好

第89章 綠茶好

「啊?大哥此話怎講?」
也不但心上面派人過來革了你的職?這倒是有趣。
「不種雪菜,就沒有鹹菜了啊,大哥。」
「額大哥啊,出大事了呀,我家的菜地里長金子了!」
「對了大哥,大哥可知道除了證道飛升之外,還有有什麼法子可以飛升仙界的?」
又來了!
聽臭小子的意思,顯然是想要精進修為了呀,他終於開竅了。
「嗯!」
聽到這裏,崔大郎幾乎要暴走,臭小子今日的路數,宛如一塊牛皮糖,故意給你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整得你沒脾氣。
「哦,後面的愚弟記不清了。」
一聲怒吼,倒是把講故事的許仙給嚇了一跳。
「嗯!都聽大哥的!」
哈哈哈……
真希望有一天,能與他有一個正常一些的交流模式,不要每回都以戲劇表演風格的方式開場。
前腳剛剛邁進陰律司,
且若要飛升仙界,亦只有證道一途,條件苛刻不提。
「我跟你說啊大哥……」
「啊?!賢弟,這地里都長金子了,你還種雪菜做啥?」
「嗯……何話?」
「額?這……這就完了?那後來呢?之後那武松如何了?」
確定了那裡面沒有藏別的東https://www•hetubook.com.com西,我才好放心地投入你們的懷抱。
心道我送你的金元寶,還不如兩碗鹹菜湯了?當真憋悶!
很想豁著老臉,讓他把下面的故事給講講完。
「哦對了大哥,我們錢塘縣近日還發生了一件大事,大哥可知道。」
崔叛官這一大段的慷慨陳詞,語氣激動,火山爆發一樣的臉上,也愈發地通紅。
這事要是傳出去,他地府崔判的威名就得掃地,可這心裏,卻又像是螞蟻在爬一樣。
「嗯……嗯……」
這轉變,倒是讓許仙鄂了一下,心說您老也太激動了,我只是隨便問問,而且是幫小白問的。
所以崔判官,只能對不起了,我還要再風箏你們一段時日,至少也要等到你們把地府的底褲扒下來,讓我看上一眼。
「賢弟可知,如今的天庭中,四職功曹,四大天王,五斗星君,五感生帝,六丁六甲六星君,十二元辰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將三十六天宮,七十二寶殿,皆已齊備!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埋的,分明是想讓我沒有鹹菜湯喝,太缺德了!大哥你說是不是?」
「呃!」
「不說便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說,只要賢弟日後斷了那念想便好。」
心道只要你肯學,整個陰曹地府都會傾盡全力,助你精進修為。
講到關鍵處,許仙及時斷了章,準備就此告辭回家睡覺。
此時的崔大郎,心花怒放,幾乎幸福地想要大笑三聲。
「嗯……那就好,賢弟你可千萬莫要有那種想法。
「不對吧大哥,沒有鹹菜湯,那活著還有滋味嘛,大哥可曾聽說一句話?」
「好好好!哈哈哈……」
看得許仙都差點笑場。
嘿嘿嘿,你就再也無法與地府脫開干係了,只能乖乖地待在閻羅殿中,一心做你的第十一殿閻羅。
於是接下來,許仙從武二郎三碗不過岡,講到手撕吊睛白額虎,又從潘金蓮葯瀆武大郎,講到武二郎為兄報仇刺配孟州,再到血濺鴛鴦樓,落草二龍山。
「哦?是何大事?」
當真難受!
幾乎把許仙給聽傻眼了,原來這崔大郎,竟然動了真情!
「大哥啊,不好了呀!」
到那時……
「那故事愚弟真的想不起來了。」
「賢弟莫慌,且將事情原委道來,大哥替你做主。」
可這話能說嘛!
見崔判官哼哧哼哧地喘了幾口和-圖-書粗氣,許仙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似的,開口再道。
突然就打了個惡寒……
「額對了大哥,那故事……」
聽說許仙不準備去當神仙了,崔大郎頓時開懷大笑,許仙見狀,再度無語,暗暗發誓,這輩子,絕不當舔狗。
只是話剛一出口,赫然發現崔判官瞪著雙眼,痴痴地看著自己,眼神之中,滿是驚恐。
有那麼一瞬間,許仙甚至就想著直接飛撲過去,從此投入地府的懷抱了。
「大哥……您別再說了!」
我陰曹地府當真是如此不堪了嘛!想到這裏,那語氣便也不自覺地稍重了些。
「額大哥……大哥啊!」
「賢弟證那玩意做甚!」
看看看,又來了。
心說雖然你崔判官昨日已經表明了心意,但是很抱歉,我許仙還是覺得綠茶好喝。
一看我有投入他們懷抱的苗頭,立馬精彩的故事也不理會了。
而且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瘋狂地往家裡送錢,讓姐姐兩天都沒睡好覺,大半夜了,還在院子里挖坑藏寶。
「這不對吧大哥?地里都長金子了,那我的雪菜還怎麼載呀?」
日後處處受氣不說,連那仙府,亦是一處無名山洞而已,當真不值當,不值當。」
「咳咳www.hetubook•com•com,大概就是這麼個事了……」
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需要請教崔判官。
「大哥你怎麼了?」
但見崔大郎捂著胸口蹬蹬蹬往後退了三步,許仙見狀,趕緊上前一把扶住,關切地明知故問道。
其實許仙也很無奈,他甚至想撲到崔大郎懷裡大哭一聲:大哥我真的累了!
「好!好漢!」
所證得的仙位,也皆是些無名微末小仙而已。
「嗯?那還不簡單!」
「哦?那故事後來如何了?」
這段話猶如一劑強心針,崔判官瞬間就活了過來,臉上神情也在這一刻變得無比嚴肅。
便是地上天仙,也皆名山有主,賢弟若得飛升,至多不過證一無名山神,以賢弟之天資,怎能屈就那種無名無份的微末小仙!」
「嗯……咳咳,賢弟啊,這地里……咳咳,這地里長金子賢弟不是好事嘛?」
「一天不喝鹹菜湯,兩眼就會淚汪汪,愚弟與鹹菜,一天都不能分離的!」
不過崔判官剛才講得這些話,倒也是話糙理不糙。
不是因為不想接受你的這份濃情,而是因為我許仙不相信自己腳下的那條路啊!
後腳許大仙人的演技就上線了。
崔大郎重重的嗯了一聲,眼皮狂跳,當時就想抽m.hetubook.com.com自己兩耳光。
「哦對了大哥……」
這樣想著,
許仙都聽得傻眼了,心道老哥你這樣子編排天庭,這真的合適嗎?
「嗯!賢弟此話甚有道理。」
回回都是這樣,心好累!
崔大郎聞言,嗯地一聲,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他算是知道這小子的心眼有多壞了。
這太好了!
「那大哥你說這事怎麼辦?雪菜秧子這兩天不栽下去,愚弟一個冬天都沒有鹹菜湯喝。」
看著表情浮夸,一路奔逃過來的臭小子,崔大郎心中泛起一陣無奈。
「大哥啊,那若不走仙道一途,又如何……精進修為?」
心道地府請你來任那第十一殿閻羅你不答應,如今竟想去上面當個連名字都沒有無名小仙?
崔大郎的表情非常精彩,從一開的眼皮子狂跳,到之後的眨眼出神,直到最後側耳細聽至意猶未盡!
「咳咳……賢弟莫擔心,這金子應該是……應該是有人不小心遺留在那裡的,明日……斷不會再有!」
「賢弟何故如此……?」
「大哥你誤會了,愚弟只是隨便問問,斷沒有那個意思的。」
看來你們愛我真的愛得很深啊。
「這……都有金子了,賢弟為何還要吃吧鹹菜?」
「嗯!」
又不是我自己想要升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